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天竺邂逅三生石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我看到、接触到三生石真的是一种意外,是一个偶然。因为此前我虽然知道三生石,知道此石象征着缘已有约,代表着命已注定,但我却不是很清楚三生石的典故与传说,也更不知道三生石原来就在我已居住了有些日子、我已平时走游过很多角落的杭州。否则,我一定早去了,一定身临其境而眼见为实了。

  年前深冬的一个双休日,我去天竺的寺庙为一个人远在深圳、正在生病难过的朋友祈祷。说实在的,以前我进寺庙是只动眼而不动心,只看而不烧香的,因为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唯物主义者,事事在我不在天。但是今天由于相隔千里而无能为力,我实在不能继续保持冷静,因为她与我的关系非比平常,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是我们彼此关心、天天牵挂已经很长日子了,她是我的一个网友,也是一个在现代都市中飘且迷茫的人。“同是天涯飘泊人,相知何必曾相识”。在今天这个纷繁复杂而多变的社会里,我感觉真的相知比熟的相识显得更重要,也更为让人所渴望。

  之所以去天竺,是因为我住的地方有一班中巴直达东南佛国灵隐,而天竺就在灵隐寺的附近;之所以不去灵隐,是因为灵隐寺我已去过多次,而且都是都是由于旅游的原因,灵隐寺其实多是游人为游而去的,而今天我没有心情。

  天竺在历史上有西湖"佛国胜地"之称。从灵隐向西南,周围数十里,两边奇石秀岭重叠,峰峦幽深,丛山密林中从下而上散布着下天竺、中天竺和上天竺三個古寺:法鏡寺、法淨寺和法喜寺。天竺就是三個古寺的总称。三天竺寺均以佛教观音道场著称,又各具千秋:上天竺规模宏大,历史上曾经胜过灵隐寺而居西湖之首,寺内供奉有来历与法力均神秘奇特的香木灵感观音像;中天竺的创建者据说是位年逾千岁的高僧,于是人们自然把它与祈求长寿联系在了一起;下天竺位于飞来峰东麓,其前身是印度僧人慧理创建的翻经院,与灵隐寺最近,是从灵隐寺分离出来的,为隋朝古刹,历史久远,从北宋以来一直是演讲天台宗的“教寺”。

  我在灵隐寺下了车,过其寺前那块写着“咫尺西天”的照壁,顺着道旁涓涓小溪,往前行走不远就到了下天竺法镜寺。法镜寺为目前杭州市唯一的比丘道场,屡经兴废。如今寺内中轴线三大殿等已整修一新,佛像全部贴金,其中药师殿内药师如来坛,按《药师经》教义设计塑造,造型别具一格,为国内仅有。其实这才是我选择来此为生病的她祈祷的主要原因。在寺内,我认真而虔诚地拜了佛,烧了香、许了愿,祈祷完毕,立觉当下心安。正准备离开之际,我突然不经意间从门票上的游览示意图发现寺庙院后居然还标注着一个景点“三生石”。一看到这三个字,我心中顿时有一种强烈想见的渴望。可是东奔西走,在寺内我并找不到三生石。于是,我就问寺中正在打坐的年已老迈的法师,从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对我这位施主主动的询问很是热情,让我隐隐推测到这地方平时一定少有人去。她不仅指点了我具体的路线,似乎还简要的给我介绍了三生石,可是由于我不是本地人,她后面的话我多数没有听懂。

  走出法镜寺,不几步,便见路边有一座小石桥,过桥,在一家饭店与一群破旧房子之间,我沿着土路向山上寻去,原来三生石并不是如门票所示在寺庙的正后方,因此要左向而不是右拐;同时这块石头是也不在山上的而是在山脚边,因此也不要怎么爬山,虽然没有路标指示,但距离真的是很短,几分钟就到了。

  三生石其实很普通,是一点不起眼的,远远看去,只是一些形状各异、嶙峋而略显峥嵘的大石头散落在深沉的绿色里。若事先心中不知道,我相信没有人会认为那就是占领无数心世界的三生石,我也相信这里许多人曾路过走过,但却不以为然的错过了这平常但不平凡的石头。刻在石碑上的关于典故的文字,由于历经沧桑已不太认得清了,而且是从前的我们现代人不是很适应的繁体,但幸好刚刚被红漆描过,让我依稀可辩。传说古老而久远:唐时洛阳名士李源久居某寺,与寺中僧人圆泽交情甚笃,一次两人同游峨眉山,途中圆泽辞世,死前与李源约定,十三年后的中秋之夜相见于钱塘天竺寺。十三年后,中秋月下,李源如时赴约。就在此石旁,正当他独自喟叹当年的友情时,恍惚间,一牧童缓缓骑牛而来,隔涧高歌:“三生石上旧精魂,赏风吟月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李源知是圆泽,就想上前和他亲近叙旧,可牧童又唱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下瞿唐“,唱完就不知所踪……。一切如梦如幻了无痕,但一切又不可思议都是真。

  在不怎么温暖的阳光的照耀下,我孑然独立,轻轻抚摸着那刻在石头上的“三生石”三个字,犹如抚摸自己心灵上因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而曾经留下的一道伤痕。沉浸往事,我举目环顾,乱石丛中,到处是枯叶,一片萧瑟,四处少有人迹。面对冷冰冰、沉默无言的石头,我不禁感到孤寂的氛围环境无形中渗透出一缕莫名的残酷意味,我感觉眼前的景象呈现给我的不是什么情意绵绵的海誓山盟,恰恰相反让我联想到的而是“海枯石烂”,是所有的“海誓山盟”可以终结的地方,这里提供了一切都可不诺、一切都可反悔的条件!因为此处已无水,沧海已枯;此处乱无序,坚石已烂。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后世的圆泽又怎会“欲话因缘恐断肠”,“却回烟棹下瞿唐”,唱完就不知所踪呢?从古至今,不知人世间曾许下过多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以期能厮守生生世世,可是真正作到的又有几人呢?中国古代最著名的爱情——宝黛的爱情不也是从三生石畔的前生开始的吗?——“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仙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可是,林黛玉最后也只能“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沟渠”。

  山前庙后独愁索,哲学自己陷迷惑。

  不知前世谁是我,此生过后又为何!

  生老病死痛折磨,更有相思无人说!

  人有一辈苦已多,怎堪三生为践约!

  三生石前三声问,人间哪里修正果!

  看着这块千百年来存在于世人、情人心头的石头,我不禁陷入深思:人世间真的有轮回吗?一个人真的有前世、今世与后世吗?两个有情人之间真的有因缘相牵吗?如果有,那么又何以总是“天长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呢;如果没有,那么“世间到底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呀”。惆怅东栏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难道真的如佛家所云:“情是妄念,四大皆空,万物皆无”才是人生的真谛吗?

  看过三生石,我带着尚没有答案的问题顺便就上了山,真的又是一个意外:原来从这里上去就到达的是飞来峰,而无须门票的。这多少让我有些意外,感觉今天似乎真的“三生”有幸,不禁高诵了一句“阿弥陀佛!”。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