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周庄游记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初识周庄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是初识江南,还是初识周庄,还是初识了梦里的江南。”来到周庄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仿佛是前世的乡愁。一下子置身在梦里,柳条丛也似飞舞着,似那飞翔着的蝶。

  穿是桥头过,水从们前来。白墙青瓦,雕梁画栋,走在水乡的巷弄里,做梦成了是最简单的事儿。有人说:一个人是否爱上一个地方,就看他多年以后是否还有记忆沉刻着它就可以了。如果周庄是我们的一个恋人的话,江南永远是那写不完的诗,而且是一见倾心,或是倾梦,或许不要多赘,早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不然怎么过去了那么久了,还在时时的侵入我的梦,把窗外的明月装饰得那么幽雅。

  烟雨,街巷,还有那撑着油纸伞的姑娘。这就是江南,走在周庄的雨巷里,最好是清明时节,总不免使人错将周庄当做江南。青石板铺就的巷,沉积着多少时光的碎影,滴落的水花啊!竟把江南跌出几个故事。寻个午后的傍晚,最好是灰蒙蒙的,看不清你迎面而来的音容笑貌,只需要用你的指尖婆娑的触觉,逮着梦的衣袂,像是撞上了爱情一样。不要作声的响,再听听那哒哒的马蹄声,其实是过客也好,或是归人也罢,着雨巷早就给了你一个美丽的邂逅,无需看清你的脸,其实模糊着的流过,早已跌落在了江南的梦里。

  水,周庄的水。是流淌着的血脉,走街串巷的功夫像极了巧妇。撸声一响,船上两、三人,那是去认识这个古镇最惬意的方式。荡着篷船,用你那带着彷徨的眼神,徜徉在水乡的倒影里,“荡呀荡,荡到外婆家…”。卧在篷船里看风景,岸边喝茶的人在楼里看你,出现是那么美妙,你投入了别人的相册里,喝茶的人爬进了你的梦里,枕着周庄,连同那梦,让那爬满了虱子的思念,在水波里挠扰冬的晨。木撸子搅动着,倒映在水面上的石桥,楼房,柳树,还有行走在岸上的人影,轻轻的被这一来一去捣碎,碎成的光点,迷离着彩虹似的梦,似乎也只有诗人的茶杯里才能装得下相同的色彩。

  除了水,周庄最美的是桥,租一只篷船,穿梭在周庄的心房里,不需要呼吸,站在船舷上,看着穿过一个有一个的石桥。拱形的桥孔,一个又一个的将它穿心而过。过一座桥,看一座桥的风景。没有山一程的姿势,却有水一程的柔美。桥连接着两岸,连同古镇的阁楼、柳丛,还有那带着湿湿的忧郁。

  “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或许卞之琳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心里早已装着一个江南,如周庄一样的江南,站在如周庄一样的石桥。夕阳西下的时候,面朝夕阳的看着温柔的光芒,轻抚杨柳,似装扮着的金柳,等待着夜色的到来,月亮升起了,半弯着腰,像是拥吻着水岸的桥。由远及近,水乡的梦注定如诗意般的优美,不信,你试着闭上双眼。周庄的桥啊!你是用这温柔的桥静静的躺着,勾起了陈逸飞对故乡的回忆吧!如这水一样的柔媚,一样的勾走了我的魂,连同对故乡的记忆。

  如若可以,我也愿意化身石桥,做周庄的一座石桥,同水乡一样的受五百年的风吹,五百年的雨打,五百年的日晒,只愿那结着愁怨的一样的女孩从上过,她是有着江南烟雨一样的柔媚。周庄的桥,也和大多数的桥一样,迎来的是蹒跚,送走的是微笑,可是这里的桥多了些与明月的对话呢喃,还有那悠悠的韵味。

  不是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里住着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因此也爱上了一座城。或是周庄更像一个人,不着青丝粉黛,却能自然的让人爱上。或许她早已潜伏在我多次在夜晚的梦里,浸透了我江南的领地。周庄的每一样东西,柳条底下的茶馆,抵御风雨的楼宇,故乡回忆里的桥,还有那阿婆茶,似乎是那么自然的在心里安放,在小镇的客栈里,力透纸背,文字是最好的方式,你可以窃喜,你可以忧怨,似乎在提起的霎那,也和着你的文字,那么的诗意。总是拿都市里喧嚣来衬托它的宁静安逸,似乎不是那么的合适,或是不尽兴,周庄的静是富贵人家女子望穿秋水的焦虑。

  沿着小巷,在有石板的巷弄里徘徊一阵子,布帷上飘满古时的光景,爱茶之人,总是会舍得花上半天去寻找,找到那个雨季,那个走遍了撒哈拉女子下榻过的茶馆。不需要多,也不需要豪饮,一碗即可,心沉浸的懂得,那是世间最美的惬意。一样的是那破旧的石板,一样的是那悠深的街巷,楼中喝茶的人早已远去,连同那一次次的乡愁消逝又挥之不去。浅浅的抿上一口,沁着的味道早已胜却了茶味的本真,清水和叶,就像那人、那景、那情。

  迷恋着那水墨色,水墨的江南的神韵。周庄是不缺水的,流淌着的水,无声无息的就将那带回江南的梦里;周庄也是少不了桥的,看不完的楼台屋檐,走不完的桥。周庄从一开始就是镶满珍珠的冠,总是美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在小镇里溜达一会儿,画画的女孩那宣纸上流淌着的,答案是满满的,不然她的眼神怎会久久也不曾移望。

  来到周庄之后,你会抱怨自己不能作画,素笔生花成了奢望。站在桥上凝望,你总是会提起责怪的心思,抱怨成了诗人的忧伤,文字不美的哀怨。不是吗?周庄不只在水墨画里,还是诗人的诗行里,在几千年斑斓色彩里的一抹。

  来周庄,你不需要有人去迎接你,你不是归人也不是过客,你早已属于这里,陌生显得见外。去的时候正好是清明过后,与烟雨撞了个满怀,躲在楼宇里看水乡,自是有一种作画人的欣赏和思索。迷离水面迷篷船,迷蒙江南迷茶楼。在不是很矜持的时候,信步踏雨行走,不顾烟雨濛濛,谢绝伞的遮挡,那个时候整个古镇竟是那样的亲和、清脆。噢!需要一场雨。

  “一个转身,可以结束,一个转身,可以开始”。而我,不愿意转身,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只想是周庄的一缕清风,一座桥,不再邂逅,而是一次性的嫁娶。可以是抛锚的帆,不在远航,漂泊,只想在这里和周庄一样苍老,一样锈蚀。

  周庄的四季也是一样的美!秋叶落幕,在水的波纹里折叠着前世今生,飘着雪的古镇,寒梅逗雪,滴落莹纱,看雪的人,慢吟诗章。凝望是多么美的一件事儿。有些地方只想去一次,有些地方是想要永远的错过,而有些地方,总想把它当成故乡,或许还要亲,还要近,不肯离去的,于一个感性的人,我想周庄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