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寻找盘古山写景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登上山顶,大吃一惊。我的视线立刻被眼前的奇景吸引。墨绿色的群山、深绿色的林海、油绿色的农作物、明亮的水面,仿佛是被银白色的半透明的巨大的纱布覆盖,俨然是一个白色的大地。它仿佛是被浸泡在淡淡的白色液体里。它仿佛是被刚揭开笼盖的蒸笼冒出的白气笼罩。天气预报今天这里最高温度37℃,仿佛是40℃。高温令人们产生不可名状的难受!这就是丙申猴年六月的烈日赠送的礼品吧?

  树林里飘来男生唱的高亢优美的戏歌:“骄阳高照如下火,石头上热气熏脚脖。爬山爬得汗水流眼窝,衣裳湿完心快活。男男女女上山一伙又一伙,女女男男下山一拨又一拨。高声低语谈佛论道细切磋,一路欢笑一路歌。无阴盘古山香火旺飞上云朵,祭拜老祖凝聚人心建设一个强大的新中国!”这悦耳动听的戏歌犹如凉甜解渴的冰水,滋润着我这淌汗的机体,多么舒服啊!

  “今天是香节么?”我问向导。他说:“不是。今天是六月二十三。”我看着络绎不绝的祭拜者又问:“不是香节,天又这样热,怎么会有这么多祭拜者呢?”“这就是与他地的不同。”“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这里是无阴盘古山。”“无阴盘古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我心中暗想,不好意思再问。

  他领我走进管理处办公室。“您是人类归根文化研究者。一定知道不少人们与无阴、与无阴盘古山的故事吧?”“知道一些。您想知道哪方面的?”“请您讲讲寻找无阴盘古山的故事,好吗?”“好吧。”

  向导齐山民先生若有所思,话语像自来水从龙头里哗哗哗地流出:“先说一个发生在董毛妮女士家里的故事。”她今年89岁。那是40年前,即1976年秋。一天,董毛妮家里来了两位陌生的客人,50多岁。一进院,就走一步,跪下磕一次头,再走一步,再跪下磕一次头,一直磕到屋门里。他俩在盘古像前,上香、焚表、祭拜。董毛妮看客人行如此大礼,激动不已,握住客人的手说:“谢谢您,谢谢您,您是从哪儿来,来这儿有啥事?”

  他俩坐下,边喝开水,边对主人说端详。是从上海来,已出来两个多月了。寻找几个地方,与爷爷说的是完全两样。董毛妮很不理解地问:“恁爷爷说的是啥样的地方?”他俩郑重地说:“一是在无水之阴。这里是盘古的故乡。二是有两座盘古山。即分为东盘古山、西盘古山。这里是盘古居住的地方。三是有看管盘古山的人,世世代代往下传承,对盘古无限敬仰。来到您这里找到了,这里是爷爷说的那样。”董毛妮想不到客人寻找盘古山是那样坚持不放。十分感动地说:“找到俺这儿很不容易啊,两个多月要走好多路,遇到的困难多得不敢相吧?谢谢您。”

  他俩已在无阴盘古山祭拜盘古老祖,代表爷爷表示深深的敬意。打听出看管盘古山的人是董毛妮,家住盘古山东南长岭头村,院里有一棵大槐树遮天盖地。经人指点来到家里。他俩非常满意地说:“俺办成了一件大事,了却了爷爷的一桩心意。爷爷在天堂也会欢喜啊!俺要把无阴、把无阴盘古山牢牢记在心里。”

  董毛妮一生看管盘古山,为盘古老祖做事几十年;两位上海客人奔波数千里之遥远,不辞劳苦,寻找真正的盘古山,祭拜盘古老祖先。他们的行动都表达出对盘古老祖的崇奉的孝敬的真挚的情感啊!

  “你在哪儿呀?”齐山民简短地回答了对方大而亮的四川话。不一会儿,一位准川男子汉张明华站在我的面前。他那一寸长的短发,根根直立,浓黑的眉毛、稍高的鼻梁、较重的脸色、严肃的表情,透视出刚毅的性格。他微笑着说:“让您久等啦,不好意思。”“大热天,让您跑这么远,谢谢您!”我异常激动地说。齐山民用商量的口气说:“张明华先生的故事,让他自己讲吧!”我赞同地回答:“好啊。”

  张明华擦擦脸上的汗水,不紧不慢的介绍自己。今年64岁,男。现住河南省舞钢市杨庄乡袁老庄村,农民。祖籍在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铁溪镇桐梓园村。为什么要迁居这里呢?因为这里是无阴。是他师父派他来的。他师父是谁?他师父是四川省峨嵋山祖师大殿老法师刘柏榅。为什么要来无阴呢?他师父说,无阴是盘古的故乡,无阴盘古山是盘古居住的地方。派他定居无阴,为无阴盘古山做事贡献力量。他很听师父的话,2002年迁居这里毫不彷徨。他让三个姑娘出嫁无阴。2018年他让老伴也迁居无阴。全家人心往一处想。他迁居无阴已15年了,为无阴、为无阴盘古山做了许多好事,受到赞扬!

  张明华为寻找无阴盘古山,付出很多精力,付出很多劳累,付出很多汗水。他先找到无阴,然后寻找无阴盘古山。问一个村,村上人说这里有螃背山没有盘古山。又问一个村,村上人也是这样说。再问一个村,村上人还是这样说。走了许多路,进了许多村,问了许多人,一直问到螃背山下,所见到的人都是这样说。怎么办呢?他想起师父说,要找到无阴张国凡,困难就容易解决了。

  他找到张国凡先生很也不容易啊!说不清走了多少路,说不清进了多少村,说不清问了多少人,都说不知道谁是张国凡。800多天过去了,没有找到无阴盘古山,没有找到张国凡,真是难啊,怎么解决呢?他心中十分焦急!一天他去一个寺庙祭拜,问一个香客,又问一个香客,再问一个香客,都说不认识张国凡。他没有灰心,继续问,一位香客说,认识,马上要通了电话,约定时间,与张国凡见了面。张明华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停地说:“我找您找得好辛苦啊,帮帮我吧!”张国凡看着这位陌生的客人,像是见到老朋友一样,非常热情地说:“帮您,帮您,一定帮您!”

  张国凡是人类归根文化研究者,知道许多知识。给他说,这里的螃背山就是无阴盘古山。人们将盘古山字音念转了,念成螃背山,分为东盘古山、西盘古山。西盘古山的形状很像螃蟹在那儿趴着不动,山顶极像螃蟹的背,所以得此山名。念得时间太久远了,它的原名被不少人遗忘。其实,也有很多人知道它的原名是盘古山。舞钢市尹集镇梁庄村石家岭自然村,杨玉芝女士,今年72岁,农民。结婚前,在娘家西平县出山乡吴堂村上小学五年级时,历史老师宋中华讲课时说,无阴是盘古的故乡,无阴有盘古山,分为东盘古山、西盘古山。结婚后,听婆家村上人说螃背山原名就是盘古山,西盘古山形状像螃蟹背,平常念成螃背山。舞钢市武功乡田岗村沟头赵自然村,是明朝洪洞县移民时移来的山西省移民村。村中移民老中医赵国栋,医术高明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