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小镇初夏夜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吃罢晚饭,信步离开了家院。

  路灯高高地照着,拉在地上的身影轻飘飘地随着脚步晃动。在我走向广场的六七分钟时间里,竟是一个人影没碰上,只出现了两条在一起的狗默默地陪着我走了一截,然后消失在黑暗中了。

  村中心的广场灯火通明,两旁的饭店已经打烊。透过玻璃 ,只看见饭店干净整洁的桌子,杯盘碗盏已经归回自己的位子了吧。小卖部的主人有的正站在门口台阶上弯腰踢腿。广场东端的篮球架下,有两拨人围了两个圈子,毽子被踢得飞来翻去。踢毽子的一个婆姨穿了绛红的裙服,灯光下雪白的臂膀和腿弯越发醒目,浑圆的脸蛋令人着迷。十几个十多岁的男女少年儿童,在广场中央跑来跑去,空落落的广场足以让他们放开胆子追逐,不用担心突如其来的冲撞。唉,这是他们的独享,城里生活的孩子怕是得不着的。

  走过明亮的广场,跨国横截的马路,就是村中心的花园。花园这里光滑的大理石舞场上,有正在跳舞的三对年轻人,有一对却是两个女士搭伴。舞场两旁的石条凳子上坐着人。他们自带的录音机里放出节奏明显的音乐和伴随音乐的歌声。音量不大,和谐着这安静的夜晚。花园里高高低低的花草树木斑斑驳驳,和间杂的悉悉簌簌的光斑一起编织着夏夜的梦。沙沙的音乐声浸透了这夜里所有的与会者,包括一石一草一树一花甚至每一堵墙,每一扇窗子,每一个人......一切的一切,都飘荡着音符。

  花园中心圆圆的喷水池里,今晚没有喷射美丽的水花,那是仲夏的夜里偶尔才会有的。光洁的水池地面反射着一片光亮。花园西端外面,灯光照耀下,古色古香的牌楼亮晶晶的,牌楼上雕刻的游龙飞舞了起来。一头犍牛在花园尽头距牌楼不远处挡着牌楼外面吹来的西风。健壮的花岗岩白犍牛,吃力地蹬踞在水泥底座上,脖子上松弛的皮肉一条一条的,背上的肌肉都耸向了前膀子,犍牛的头低低地挣向地面,挣向自己的前腿间,牛角已经不是冲着天而是冲着正前方,牛尾巴因为用力而弯成一个圈。可是,这头牛再用尽全身的力,它还是挣不出这牢牢抓吸着它的底座。看着这头永远在费劲的牛,我没法不同情,却不由得想到自己的人生:我们的生活或许就像这种情景,冥冥中的力量无法挣脱,可是我们还是要用力,也许会有那么一天,谁知道呢?

  我从西端弯进了花园一侧的小径往回走。小径两旁矮矮的树枝挨挨挤挤不断地亲近着我。光退隐到了背景中。远远的隐隐的声音陪伴着我,让我在黑暗中不觉得恐惧,只品味着深深的幽,深深的静。一种感激的情绪突然包围了我:这是我的家园!是我的家园!我如此幸福,如此依恋着她!她这样坦然,静默,镇定于沸沸扬扬的嘈杂中,谢怀于纷纷纭纭的熙攘中,像断臂的维纳斯微微颔首,像蒙娜丽莎朦胧着深邃的微笑。哦,此刻,我虽无福领略朱前辈面对田田的荷叶沉醉的滋味,但我却低吟浅酌着我的小乡村的甜美。

  我不禁想念起远方的友人。要是有三两个朋友一同坐在这石条凳上,亦或坐到那两旁的亭子里,悄悄低语,偷偷嬉笑,该有多美啊!

  带着一丝不舍缓缓离开广场,一个小姑娘从身旁擦过,走入我的视线里。小姑娘灯下的连衣裙子显出粉白的颜色。她用力把两只胳膊一左一右甩动着,小小的头也一左一右跟着摇摆,于是,一条长长的发辫在她粉白的裙背上一右一左扭动着。

  一只大狗跑出来大声粗叫着,引出一只毛茸茸的小犬站到路边起劲地尖吠起来。粗叫和尖吠因为没有扑咬的行为而尚且不太惹人讨厌烦。毛犬的尖吠一直送我上了一道小坡,拐出了它的视线,它还意犹未尽地多尖吠了两声,才无趣地偃旗息鼓。大约它觉得寂寞,无事可干吧,我想。

  小镇的人悠闲地生活着,在这静静的初夏夜。小镇的狗一样也悠闲地生活着,小镇的一草一树一石又何尝不是悠闲地生活着,在这静静的初夏夜。哦,独有那头犍牛还在那里一刻不歇地使劲。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