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踏着安阳的边缘行走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秋末冬初的早晨,空气清凉,昨日的细雨把阳光漂洗得干干净净。沐着晨曦,披着朝霞,让身心在山水间自由地飞。

  龙泉,具有灵性的地名,是花卉的海洋;一朵朵娇艳的花朵象小姑娘的脸庞。善应,多么朴实的佛学思想——善有善报;在佛理迷漫中生活,人们的心地应该都是善良的!

  彰武的静水依旧,只是加深了冷的色调。远山近坡退却了夏日的葳蕤,收敛了秋天的繁实,变得灰黄而苍茫,但表面一层淡淡的褚红彰显著大山固有的生机。零落的几片残叶悬挂在小树枝头摇曳在微风里,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溯流而上,南海古庙依然在静默里。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南海之滨永远神秘着,也许它真的能够保佑一方风调雨顺,暗助人们心想事成?!

  过河向南,依水而行,小南海水库就在脚下。明净的水面发着粼粼波光;大坝失去了原有的巍峨,好像只是一堵白墙。山连着山,水连着水;巴车在山与水之间蜿蜒,一直延伸向远方。

  一架多孔平桥像把条几横跨在河面上,桥身倒影在碧水里,给单调的河流增添了不少情趣。对岸一座村落规模宏大,房舍排列整齐,这在深山区村落中是不常见的。这便是巴车的终点站三苍村了。

  三苍村人口稠密,街道狭窄,依山势西高东低布局。顺街西行,出村上山,很快便置身于群岭环抱之中。没有了车水马龙,远离了人声鼎沸,身心完全浸没于空辽与静寂之中。阳光是那么地温和,空气是那么地清新,似乎还有淡淡的甜味。在这纯自然的环境里,我愿化作一棵小树,或者是一只小鸟,彻底融身于自然的怀抱。

  山终归是山,虽然不高,但依然具有山的性格。崎岖的小路曲折向上伸展,攀登的感觉无异于林滤太行。热血在体内涌动,汗水涔涔渗出,200米拔高很快完成。山顶风光无限,大好河山无穷,再次激发了指点江山的豪情。

  指着西侧山下,一个繁荣的村庄——岭头村。听说当年地下党闹革命之时曾以此为根据地,注视的目光不禁崇敬起来;仿佛看到了革命人年轻的身影。匆匆拜别只为日后郑重地瞻仰。

  双峰山圣地,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新的房屋,新的殿堂,新的院落,已完全不是十几年前的模样。入院寻踪,似乎还有当年的影子。雪花洞奇观,冬暖夏凉;洞口已被修整,但洞内依旧。时过境迁,现在的守洞人还是当年的老者吗?……

  一条山谷风光旖旎,青山秀美,溪水淙淙。依河而居的村庄是赵家河村,因道路不熟,虽近在咫尺未能谋面。面前的这条河权称为赵家河吧。这条河流是小南海水库的上游,也是洹河的源头,在行政区划上还是安阳与鹤壁的分界。踏着安阳的边缘行走,在河流由西向北折转处,走进了一个山村叫龙尾岗村。

  站在龙尾岗村,俯视谷底,悬深若渊。下至谷底,见水流湍急,但有些混浊;河滩上荒草茂密,是放养牛羊的好地方。河对面滩地上有一排杨树林笔直地挺立着,似乎在努力地向上生长,要把头探出深谷,与山岸争高,更多地感觉太阳的光辉;也许这表达出一种精神——勇往直上、不屈不挠的精神。

  从龙尾岗村东头向北至北村,再往东出村向河底下行。见两间小庙立于岑头,突入河道,甚是巧妙。河底有两架小桥相距百米。过桥后便是“之”字形台阶。依坡上踏,左侧有扩口浅底石洞,洞中央供奉三位龙王。山洞上面有一进神院,依崖而建,曰:无影山盘龙寺;寺中有块奇石被人工修葺得亭台栏榭,小巧精致,奇妙异常。此时,不知不觉中已站在鹤壁地界了。

  出寺门向北,山岗上荒草一派。几只黄牛在草丛间埋头啃草,对来人不理不采;道旁的几棵柿树上红果累累,独自招摇,无人问津。这是一条荒芜的小路,很少有人涉足。行走间有一沟壑横在面前,不知前路何处?沿沟向东行走,过拱形石门,见房舍和羊群,方知“柳岸花明”了。

  一个村庄规模属于中等,从墙壁上的村政公告栏知是善应镇化象村。道旁有大面积的苹果树种植,有的枝头还挂满苹果。出村不远,左下观看,三苍村全貌及多孔平桥尽在眼底了。

  山、路、民居、流水、小桥,齐全的风景元素,奇妙的搭配组合,这是深山里最实在的风景画,这是安阳最南部的奇葩!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