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麦穗飘香,永远不会忘却的记忆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初夏的脚步总是匆匆又匆匆,家乡的美丽向来对我们毫不吝啬,还没有看够小满前后那一望无尽醉人的绿,芒种的金黄已经铺天盖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故乡大地的壮美和神奇把我们对家乡浓浓的爱恋都包裹在那些沉甸甸的麦穗里,又到芒种麦收时,稍显热辣的风把丰收的喜悦吹进了父老乡亲的心,吹开了那些黝黑笑脸上的一道道皱纹,童年时期久远而美好的记忆也随着金黄色的麦浪自心底的最深处翻腾起来。

  小满过后,麦穗儿开始灌浆饱满,天气渐渐炎热起来,麦穗的颜色也从绿色开始慢慢泛黄,少年的我看到娘从自家的责任田里用做针线活的剪刀剪下一小篮子麦穗时,就知道娘要给我们蒸麦穗吃了。那时候,家里穷,蒸麦穗对于儿时的我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蒸麦穗时,麦穗的清香从锅边嘶嘶溢出,而我的眼神里溢出的是农家孩子对生活的美好向往,看着开心的我,娘的眼神里溢出的是一位勤劳的农家妇女对自己孩子的疼惜和怜爱。娘把一大把蒸熟的麦粒塞进我的小口袋里,望着背着书包走向村头小学的我,远远的喊上一句:“放学后早点回来”,那样的场景,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芒种忙,麦上场。芒种忙两头,忙收又忙种。进了芒种,就到了农家人繁忙辛苦的季节。

  头天夜里,父亲把早已准备好的几把镰刀又拿出来检查了一遍,把不是太锋利的又磨了磨。两大捆草要子,已经挂在了西屋的墙上,修好的地排车也静静地待在了大门洞里。麦收时节松一松,风吹雨打一场空。机械化之前的麦收是农家人最紧张最辛苦的活计。我家责任田里的麦子熟了,两天之内必须把九亩责任田里的麦子收割到已经夯实整平的麦场里。

  第二天,当太阳开始灼热的时候,爹娘已经带着姐姐和我撂倒了好大一片麦子,而汗流浃背的我已经感觉腰酸背痛,直不起腰了,可是我知道,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割麦子是个累人的活,有句老话叫面朝黄土背朝天,这句话形象地形容了割麦子的姿势,左腿在前,右腿在后,弓着腰,左手抓过一把麦桔,右手的镰刀伸出去,顺着麦秸的根部割回来,然后把割下的麦子按顺序放好,接着再一次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偶尔会直一下腰,扯过肩膀上的毛巾,擦一擦满脸的汗水,弯下身子,又一次挥起那闪着刺眼亮光的镰刀,直到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再也看不到站立着的麦秸秆儿,才挺起坚实的背,满足地望着满眼倒下的金黄,黑中透红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毒辣辣的太阳底下,几乎感觉不到一丝的凉风,爹娘和姐姐娴熟地挥舞着镰刀,一片一片的麦子倒在他们的身后,父亲回头看了看已经被他们拉下一段距离的我,没有说话,擦了一把汗,又奋力割了起来,望着爹娘和姐姐被汗水湿透的后背,我突然感受到某种来自内心的力量,再次弓起酸疼的腰,举起了闪亮的镰刀。长大后的我渐渐明白那种力量源自我的亲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坚韧和无怨无悔,源自我的父辈们对家庭勇敢的担当和辛勤的付出。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割麦时父亲无声的眼神和被汗水湿透的背影一直激励着我,让我充满了勇气和力量。

  割完麦子后,用草要子把麦子捆起来,用地排车把一捆一捆的麦子运到麦场里,经过两天的翻晒,父亲请来了轧场的拖拉机,当轰轰作响的拖拉机拉着大石磙在晒干的麦秸上转圈时,大人们忙着翻场,而我的任务是为忙碌的大人们送上一碗又一碗解暑降温的绿豆汤,此时,大人们一边干活,一边谈论着今年的收成,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因为今年的麦子又是一个大丰收。

  大人们在场里忙活的时候,我和姐姐还要去割完麦子的责任田里捡麦穗,经历了麦收的我,对那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扬场是麦收最后一个重要的环节,也是个技术活,扬场一般在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开始,因为此时的风不大不小,最适合扬场。父亲用木锨把刚轧下来的麦粒扬向空中,在风的吹拂下,轻飘飘的麦皮飞得最远,脱皮干净的麦粒基本上是直直的落下,还有一部分是没有脱皮的麦粒、半半拉拉的麦穗和残存的麦秸,这一部分就落在麦皮和干净的麦粒之间,在父亲扬完几锨后,娘就会用一把大竹扫帚把这部分杂物捋到一边。现在回想起当时爹娘扬场时的场景,总感觉爹娘的姿势是那么的优美,动作是那么的娴熟,父辈们辛勤劳作的美好景象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当把干净的麦粒装进编织袋里,麦秸垛成垛后,紧张的麦收终于走向了尾声。

  麦收虽然只有十天左右的时间,但却是父老乡亲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情,民以食为天,望着家中刚刚收获的满囤的粮食,他们的心才切切实实地踏实下来。他们起早贪黑,顶着烈日,累弯了腰,晒黑了皮肤,流尽了汗水,无非是为了一家人一年中不会挨饿,他们是如此地辛苦,而他们的要求却又是如此的简单。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国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发展农业机械化,人工割麦渐渐被机械化收割所取代,到本世纪初期,大型的联合收割机已经相当普及,现在的农民已经彻底从繁重的农业劳作中解放出来,他们有的出去打工,有的出来做生意,现在农村的日子已经和我童年时期的生活有了天壤之别。感谢国家的好政策,感谢社会的进步,让勤劳纯朴的父老乡亲终于过上了和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

  又是一年芒种时,饱满的麦穗儿预示着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望着无垠的金色麦浪,那些带着亲情,温暖和感动的麦收记忆,爹娘割麦扬场时的身影,像一部年代久远的老电影,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一种似曾相识的紧张和冲动在心底油然而生,我知道,那是对童年时期那些美好回忆无限的怀念和眷恋,爹娘对我们无尽的关爱和父辈们在生活中的勤劳和执着成了我们永远不会忘却的记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