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西窗的雨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喜欢“西窗”一词,是缘于李商隐《夜雨寄北》里的两句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试想一下,在掌灯时分,有个温暖的归人与你共剪西窗的烛花,夜话他在外所遇的点点滴滴。一时间,烛火轻摇款摆,更漏守口如瓶,红尘的繁琐喧嚣都一一熟睡在门外,他们一个呢喃细语,一个嫣然浅笑,这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温馨惬意的呢?

  独坐斗室,我的很多时光都是在西窗边流连的。读书,喝茶,听风,看月。有时候更是很纯粹地什么都不做,只静静地坐在窗下,凝望窗外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红尘万丈,我追不过浮云翻飞的脚步,也挽留不了林间春红的身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一个渺小而卑微的看客,看春夏秋冬依序从窗前走过,看赤橙黄绿尽情在窗前演绎。

  西窗的月色是我钟情的,无论是盛夏的还是隆冬的,只要有,我是绝对不会错过的,哪怕只看一眼,也要看上一看。月色安静,清冷,并且孤傲,像置身世外的仙子,也像不染污泥的莲花,它能让摸爬于尘世之中的那个灰头土脸的自己清醒,并且能立马意识到该打盆洗脸水,给蒙尘的灵魂除除垢。

  而更让我欲罢不能的,是西窗的雨。

  天地混沌,灯火微醺,它轻轻地,轻轻地,打在你的屋檐上,然后不急不徐地,落成你西窗的缠缠绵绵。

  西窗的雨是有感情的,它懂得与你交流,并让你也感知它的心声。你忧伤着,它沉郁着。你欣喜着,它欢快着。你枯井无波着,它不骄不躁着。这一点上,它更像你久思却永不能见的知己。因为永不能见,所以思之如狂;因为永不能见,所以有着淡淡的挥之不去的哀愁。可那又何妨呢?它懂你的思念,也懂你的无奈和惆怅,懂你衣带渐宽的心事,也懂你万水千山的心情。

  面对着这一窗淅淅沥沥,你可以向它剖白你的心事,可以把藏在柔肠里的名字拿出来唤个千遍万遍,并且不用担心会被出卖,因为你们没有设防,你们肝胆相知,心有灵犀。它落成你西窗的雨,就只负责对你脉脉含情,娓娓吟唱,这个时候,你只管倚着窗,静静聆听,亦或对它低低私语。

  红尘滚滚,熙来攘往,西窗的雨能够慰藉你的来日方长。它眷恋着你的微笑,惦念着你的安好,即便它只是站在你的窗外,只能站在你的窗外。我一直深情地以为,西窗的雨定是某人深情的告白。它清清泠泠的,好似要告诉窗内的我,他满腔的热情我务必懂得。时光萧索,他依旧深情。岁月消瘦,他依旧痴狂。

  夜雨漫淋漓。今夜,我在西窗下听雨,我那隔山隔水永不能见的知己,苍穹下,你是否,也正在体味我那低眉时的温柔与寂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