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春天里的温度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1-07 我要投稿
春天里的温度散文

  于小和说,北方的天气太冷了,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还不住的要往手里面呵气。说这话的时候,深圳却是温暖的三月的春天,我正穿着一件衬衣在办公室里改文件,手里拿着一支绿色的水笔在一张A4纸上一遍又一遍的涂抹着。就在这个下午,于小和与我通电话。我问她,你在干嘛呢?她说,在找工作啊。讨厌北方这座城市,是因为太冷了。我说,不对啊,你当初嫁过去的时候还不屁颠屁颠的?她说,是真的,我是受不了了,一分钟也不想待。吸溜着鼻子,我听到了声音中是感冒了,或是心情不好。我说,你还是过来吧。

春天里的温度散文

  认识于小和,是两年前在深圳龙华的那个公司里。于小和才24岁,刚大学毕业,那时候小和干净素雅却并不失可爱,那时候上班也是好玩,一起郊游,做做烧烤什么的。可是两年时间,要变化的太多。

  约好的时间是晚上的八点钟,地铁站的B出口,我去接于小和。深圳最近几天的天气也是怪,时冷时热的,穿着一件单衣,双手抱在胸前还感觉到微微的寒意。看着前方车流不息,一切都笼罩在黄晕的灯光里,是焦急无聊的等待,直到路灯的上方热气腾腾的雾气,在这个灯红酒绿的时候,有穿着短腰衣服的女子从天桥上跑来跑去,陌生的世界里一切都寂静无声。等了半个小时,于小和发来信息:不过去了,我在火车站附近开房间直接休息了。

  见到于小和,眼睛里通红,看得见深不见底的憔悴。眉梢处有细细的皱纹,于小和说,生了女儿后,就已不敢照镜子了。结婚后女人的衰老都是层级的,我的惊讶都印在了眼中。于小和故作轻松的说,没事啦,我很好啊。我还记起两年前或三年前的一天,那时候大家还年轻,都是大学刚毕业,我们公司组织一干人去大鹏的海边爬山,游山玩水,夜晚来临,就在海边上搭几个帐篷。在沙滩上举行篝火舞会,然后做自助烧烤,唱歌跳舞直到深夜。被啤酒喝醉了,脸红红的,眼睛里闪现的都是青春对未来的光茫。那个时候阿训突然在沙子上用蜡烛摆下了一个大的心形,向于小和求爱。阿训是小和两个月后来的,一脸的青涩稚嫩,胡茬还挂在脸上。阿训负责公司的网站这一块,我们公司新来的两个大学生,只当作宝贝一样供着。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却是青男俊女的“勾搭成奸”,帐篷前面,两双拖鞋终是摆到了一起。

  于小和很乖巧,办公室里谁要喝水了,都会伸出杯子问她要,早上的时候,是读书会的领读或做些活动。有一天,我说,于小和,这可不行,你干脆在早上的时候给我们讲一些笑话吧。于小和摆弄着办公室里的一个盆栽说,我可能要辞工了。辞工,可能也仅仅是可能。那时候是热恋中,只是都不能够懂得。为什么爱一个人就要将就一个人的城?阿训是东北人,阿训的父母都是公务员,在外久了,当然只想着是儿子快快回来。于小和说将在那个冬天看起来是冰天雪地的地方生活。

  于小和找到了心中的真爱,我当然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于小和,找到了爱情就要幸福哦。

  出租车在疾驰,路过地铁站,路过深南大道,又植物园路,于小和只盯着窗外,不敢看她的眼。看见路边有几幢老式的房子又在大拆大建,是靠近地铁站的.小区,建筑物的四边围起了绿纱的网子。我说到了,于小和才如梦初醒。她突有感慨的说,深圳改变了好多啊,我都认不起来了。是改变了吗?也不过是两年而已。许多时候,我们都以为世界改变的太快,其实变化的只是我们自己而已;许多时候,我们自以为的永恒,其实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一瞬间,便是这样的一生一世。

  于小和那时年轻,自以为在深圳找到了爱情,而我只不过依然在深圳漂泊。很多时候,孑然一身却并不认识到自己,很多时候,认识漂泊的状态比漂泊本身会更让人心怀不安。于小和说,我终究的努力,现在终于和你一样啦。这样也好。

  我陪于小和再次去盐田的海边,海风就要吹起垂下来的头发。太阳就要落下去,站在金色的海滩,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在海边拍照,女孩很漂亮,漫烂的笑容正像两年前于小和的表情。我和于小和靠在海边的栏杆上,只讨论着明天的天气,天气越来越暖和了,该换夏天的装着了。明天多少度?大概又是个大晴天。她大概是想起了家乡的寒冷,她忘不了的是,她说,故乡还在下雪。说完吐了吐舌头。

  于小和说,我不想和他过了,我要工作,所以来投奔你。于小和说起那个酗酒男人家暴的往事。我说,训哥哥以前可从来不是这样的人。可是我也从没看见过一个青春少女如此深沉的哭泣。

【春天里的温度散文】相关文章:

1.茶水里的温度散文

2.腊月里的春天散文

3.细节里的春天散文

4.心里的春天散文

5.深秋里的春天散文

6.春天里的散文

7.春天里的散文随笔

8.春天里的长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