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每一个寒冷的夜晚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1-0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每一天都会有人有人睡不着 在寒冷的夜里 人们用彼此的说话来取暖 温暖彼此的心灵 在万家灯火尽灭的此时 而我依然在黑暗中迷茫 每一个夜晚都尽量的让自己入睡 然而总是在在最后那一丝模糊的关头 却又迷茫的醒来 似乎怕自己一旦睡去 便会将所有的都忘却 在这个寒冷的夜里 似乎又想把所有的一切 都忘却 忘记所有的不快和烦恼 似乎却又不敢忘怀 回头看看自己 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忘记了过去却还是想起以前 想看看未来却又不敢睁开双眼 想倾听黑夜 却又更加迷茫 立体而多元的世界 还是那么模糊不清 孤独而寒冷的夜晚 本想与白雪为伴 却唯依寒风呼呼 迷茫 迷茫 迷茫 谁告诉我方向

  而今夜寒冷寂静的夜晚 我 又当什么时候?入睡 再次打开广播 听着《林云夜话》 依然………

  依然 还是在听着《林云夜话》;慢慢的 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 而在梦里荏苒还是那么凄惨 每一天都会有人睡不着 而我 偏偏就是其中一个 听着黑夜的诉说 仿佛迷茫更多 听着他的专辑《长歌当哭》------》在这个深夜 不知不觉 已经到了两点 一边在催促自己 早点入睡吧 而 又在想 当我这次睡下 还能起来吗? 什么时候才能起来 那寒风锋利的棱角 总是在最黑暗 最寒冷的夜晚刺激着深秋------入冬的早已发黄的躯体 破难的新装 同样 黑夜和回忆总是刺激我们早已疲惫的心灵 雪花还要覆盖我们我们微微泛白的头发 在这个深夜里我们等待雨的降落 流星的划过 然而最终黎明还是无情的逝现 整个夜晚 她都没有来临 不是听说有流星雨吗?

  或许 是被黑夜遮住 被乌云覆盖了吧!不过一切的借口仿佛在此时此刻都不能让自己信服 仿佛自己现在已经不能骗自己 在这寒冷的夜晚怎么会有流星雨呢?原来童真还依然似乎留在自己的心理 多少个漫长而寒风呼呼的深夜 看着秋叶的凋落 雪花的沉积 如此时间真的能让人长出耐心 冰泠的寒风继续璀璨的闪耀 黑暗的夜里 仿佛又在期待黎明

  广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掉 林云早已睡着 而夜更加的深 黎明离我还是那么的远 想看看时间 想知道 天边 此时到底有多黑暗 因为人们常说 黎明前最黑暗 成功前的那一秒希望最渺茫 也许真的如此 一切都还是那么的熟悉 才真的相信原来 自己真的还醒着 看看窗外 一片无人的沉寂 天边 一片 黑暗的黎明 都那么的的恐怖

  黑夜的温馨逝去 残酷的黎明的降临 家乡的夜晚也同样那么漫长 那么寒冷 寒风依然在苦苦的呼啸 而梅却孤然傲雪 不理风的微笑 偶尔还有几片大树的晚装 飘飘而下 依偎着寒风的温暖 也许……也许 每一个清泠的早晨 缠绵的睡意 不可分离的双眼 告诉我 明晚你应该安然的早早的睡去 而午夜却始终对我倾诉她的无奈 却又怎得知我的无奈 逝去的昨天早已不存在 有时候在黑夜里会有许多有创意或者说不切实际的花语

  让那些疯狂的想法萌芽 让天方夜谈总在白天 让黑夜也不再哭泣 让风儿不再孤单 不再如此凄惨 如此泠落 如此不堪让暗夜的迷茫无家可归 让黑暗的苦楚无处诉说 让飘落晚装无处着地 让寒风依偎着暖流逝去 把所有的无奈装在鞋底 告诉自己 该到哪去 看着漫天落叶飘零 看着蓝天绵绵阴雨 此时我该做什么?

  时光易逝 岁月催情!曾经的母校 物是人非 教室还是以前的教室 寝室还是以前的寝室 操场还是以前的操场 老师也都还是以前的老师 主席台也都没有变 只是感觉小了许多 当年眼中那么高的梯子 似乎那么矮 那么庄严神敬的大门 如今早已尘废 换上的是更高更大的大门 却早已没有昔日那种庄严神敬 不知是否是忘却还是生疏了许多 还是…… 忘记了 忘记了…忘记了那么多 变化了 变化了 变化了那么多

  我还是我,只是心意怆然,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 没有了当年的蓝空梦想 寒冷的夜里 我怎么突然想起了... 也许是怀念 也许是不舍 始终是这里给了我希望 给了我机会 很感激也不会忘记 虽是物非人已不是 但还能微微感觉到一点温暖 也略带刺骨 原来是我奢求太多 是我把梦想当成了幻想 把童话当成了未来 天真无知 奢求无限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我终于看透 原来是我奢求太多 太多一切来自心底 一切发自内心 不感人 不华丽 此日志永远续写 因为寒冷的夜晚总是存在 寂寞的我们总是很多 所以 我会一直续写 直到我逝去 似乎听很多人说 喜欢一个人就放手 看着她去寻找她的幸福 知道她平安就好 你只需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 在她需要帮助时给她以援助 可我以前似乎做不到 在每个寒冷的夜晚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她的身影 今天 我决定 放手 看着她幸福

  在这里 我真心的 衷心的 深深的祝福她 :祝你幸福 我会在远方看着你 看着你平安 幸福 你在我心里 我在你远方 不奢求你能看到 只是容颜未改 希望你幸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