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猴年的春节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1-0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农历岁末,在孩子们想着厚厚的红包或与分别了一年的打工父母团聚的期盼中;在大人们想着七天假期或纷纷从城里走向自己故乡的大迁徙中,猴年的春节渐渐地来到了。奔波与安宁,欢乐与期盼,汗水与热泪,全融合在年三十,那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和初一清晨的阵阵钝响里,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而空气中弥漫着的硝烟味,向四周扩散着,浸入到了每个角落。是的,中国的春节,总让人们暂时忘却了所有的不快与烦忧。可是,今年的这个春节,于我,却是有些分外的寂然与酸楚呢。

  倘在万家团圆的除夕夜里,本可以团聚但却不得不主动分开的情景,是一种什么的感觉呢?倘亦或在其乐融融的年三十夜里,远方有一个你无法与之联系,也更无法与之见面的至亲好友,而不论你与这至亲关系如何,此时此刻那种心情又是怎样的呢?大约也只有唏嘘不已与喟然长叹了吧。

  记得十年前,我从百里之外的小家独自一人来到H城,经过初期的奔波与操持,终于渐渐地安定下来,后几年竟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大约也算是H城的人了。儿子大学毕业后,也留在了H城,算是先来到我的身边,可惜他的生活与工作总不大如意,情绪时有波动,这让我与已是花白头发的妻子不免有些忧虑。近一两年来,儿子因工作的不如意,愈发地愤懑起来,以至于不能很好地把持机会,在虚幻与不断的后悔中纠缠着,难以自拨。因他的不快,往往转向我们的不快,极让人苦恼。现在的年轻人,在面向复杂的社会,面向不公平的起跑线,面向不断变化着的环境时,若不能正确对待,加之自身的生活能力与经验的缺失,一定会出现各种不快的事情来的,而我等只是一介平民,没有任何东西可给以孩子直接的帮助,有的只是空洞的劝说。这种情况,在为人父为人母的内心是如何的煎熬。妻是一位心地善良而性格喜好较真的人,每与儿子的沟通时难有较好的效果。再者,自老泰山过逝后,岳母基本上与我们在一起。然岳母的生活能力实在差强人意,却又有洁癖,这便每每发生冲突。有些冲突近年来也是愈发地严重失和,这更让人烦恼。

  去年的春节,我让妻把百里外的岳母接来H城,但正是过年的几天里,儿子因工作不稳定而闹着要远离家中,岳母也因为一件裤子没有洗好烘干而大发脾气,结果是不欢而散。这样的团聚,实在是失去了欢乐的气氛。鉴于此,今年的春节,我与妻商量着在两地过节,即她带着她的老母,而我则与儿子在H城。随着春节的临近,妻记挂着我与儿子,分别在两地忙了些年货等,这已让我更感到凄楚与无奈了。这些年,我是稍稳定了些,至少不再来回奔波于两地,但却让妻更加牵肠挂肚起来,她反倒成了两地奔波的人。妻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目前虽只有一年退休了,然单位却抓得愈紧。每次来回,总要请假,一不小心却让其单位里有本事的人们抓住不放,甚至要大做文章一番,好好地休理一下才痛快。这些也让妻的情绪大受干扰,愈加地苦闷。大年三十时,我与妻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一家家的欢聚,而自己却只有两地的记挂与思念。妻与我自然心是相通的,不知儿子是如何地感想,不知老岳母又将是如何地想了,大约也是有一种异样的感叹吧。这便是一种酸楚了。可是,在今年的春节里,还有比这个更凄凉的事,连同那阵阵的酸楚一起倒入肚里,五味杂陈可谓一起涌上心头,岂又仅仅地是酸苦的了呢?

  去年春季,正是繁花盛开的时节,然忽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了一则消息,我的一位亲戚身陷囹圄了。乍听这个消息,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激,好几夜都从梦中惊醒,以至于泪流不止。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是想不通的,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就去了那种地方了呢?妻听说了此事,也从百里之外专门赶来H城,陪伴了我好几晚上,自然也顺便找了一些人,可惜根本无用。日子一天天过去,也是不断地传来坏消息,从春到夏,又从秋到冬,郁闷了近一年。那位亲戚是患有高血症的,听说进去后的一次,血压达到300,整个脸通红,头胀得象皮球一样,可是我们并不能去亲自过问,只好任由里面的人瞎搞,其受到的罪是何等地痛苦了。今年的冬天又特别地冷,近十几年来从没有过的,冷得让人感到莫明其妙,冷得让人说不出话来。春节临近了,那位亲戚身上可能还只是走的时候穿的单衣,也没有棉鞋,脚全部冻成大疱,这种状况就连委托的律师都感到难过。人呵,一旦失去了自由,是怎样的一种境况,而将来要面对面则又是一无所有。可是法律是严酷的,底线突破了就要受到惩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然话又要说回来,无论如何,倘谁的一位至亲走到了那一步,除了无奈,是否还有同情与牵挂呢?而这种情感愈是到了年关,愈是到了万家团圆的时候,愈是浓烈了。由于无法见面,我只好让弟弟在春节前把买好的冬衣与棉鞋委托人送到那个地方去。但弟遇到了怎样的一种情形呢?弟说,东西根本送不进去,他们只要金钱,再好言相说,他们就把东西全部扔了出来,并讽刺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我愤怒了,心想这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呵?寒冷,除了寒冷,我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可是,虽然我不想再多言了,也不想如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般地到处诉苦了,可我最后还想说的是,处于底层的人之于世间或社会上,是极其不易的。一些所谓的社会精英或贵族们,希望你们多体察一些民情民意才好。任何时候,无论何地,平民有平民们的烦忧,草根也有草根们的苦楚。但不论怎样,家对一个人总是极其重要的,家和谐稳定了,对国也是一种贡献,反过来,重典治下之国,是否也要有一些更多的人性化成分在里呢?在某些方面是否也可以再改善一点呢?这,对家,对国将更美好,更温馨。

  唉,今年的冬天,今年的春节,我可是体味最深的一次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