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长长的铁轨,长长的恋想现代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2-3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沿着长长的铁轨一直走下去,是生命的彼岸。

  每年在铁路上奔波,让人很是忘却,忘却了生命的来与去,忘却了生命的始与终,忘却了长长的时间,忘却了经年的记忆。长途漫漫,却是在铁轨上将生命延伸,将记忆拓宽,将时间积淀,将心魂沉淀。

  那是儿时的记忆,似乎总在青天白日里,听着遥远而悠长的火车鸣声,大人便放话说:再哭,就把你装进铁皮厢里送去远方卖掉。彼时,嗷哭声戛然而止。是的,那是一种很懵懂的记忆与遥想,并没有看到过火车是何样,也并没有铁皮车厢的意识,但幼时的遥想便是一种恐怖而黑暗的禁箍,两眼蒙黑被送去不知何处何方。遥想便是伤忧,所以尽可能的沉浸于好奇与遥想中。

  追着大人问:火车是什么样子的?铁路是什么样的?

  当时光渐长,从远远的街道上聆听伫望那从远方鸣来的火车汽笛声,听着轰隆轰隆的声音震天踏地从天的那边驶来,轩昂磅礴的火车头冒着黑烟如一头巨大的魔兽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向前冲来,,锵铿哐啷着近到眼前,修长而绵远地又从眼中渐渐远去,一节节封闭的车厢,沉黑的颜色,震住了久在乡间的人们,都忘了细数这火车究竟有多少节车厢。当然这是货运火车。从那时起,火车便有了淡远的概念。

  当有一天大人问起:你坐过火车吗?摇头神往地看着大人的吹侃:火车啊,绿皮车厢,一节连着一节,很长很长的十几车厢。坐火车哪,可爽了,可输服了,有盒饭吃,有风景看,可聊天,可睡觉。从此,心里进驻着一个梦想:长大后,要去坐火车,看远方。

  终于,要去坐火车了。当母亲第一次带着懵懂茫远的我站立月台上候车时,火车从远方传来的独特的汽鸣声,悠长清啸,呼呖而来,狂啸着刮起地上的风尘,扫起衣摆、发丝,吹得人发懵。母亲拉着我急急地后退,还在迷茫时,火车已停下。踏上火车时,才恍如做梦般,轻触这想象的记忆里如魔鬼般的绿皮车厢,清凉潮湿,踏上,坐下,从此便将生命的行程寄寓在这样古朴的车厢里。

  好奇地望着,触摸着,感受着。瞅望车厢里其它的人群,穿着五颜六色,形色各异,却都慵懒惺松,困盹在座位上,也凝望新上来的人,也依旧瞅着窗外,也或许依旧静坐凝神,不知神游何方。少小的年纪,故做深沉地学着别人,矜持而温婉。

  当火车启动时,哐当的一声响,车厢摇晃着将人唤醒,于是,征程启动了。车厢与车厢的连接处,在剧烈摇晃下,摆正了,扭顺了,耳边响起了火车磨擦铁轨哐啷哐啷的声音。继而,车厢里响起了好听的柔美的广播声。然后,生命安歇了下来,几多的想象都在单调而有节奏的铁轮滚动声中消散。

  眼前窗外一片片风景如幻灯片似的从眼中一一急速刷过。烟茫云色,人间烟火,都市喧嚣,山色田园,阡陌荒野幻化而过,浮光掠影,在心头抹上一笔最为纯净的色彩。那是第一次另一重世界的交割起始。

  恍惚中,一片明亮苍莽翠色倏忽被黑暗夺取。冥暗的隧道,生命陷入了窒息的期待,这幽长的隧道,畅想:是谁修建起这样广阔的隧道?是谁将这样雄踞绵延的山脉打穿取道?又是谁的神力铺筑起如此幽长的隧道和铁轨?那静卧于上的绵延巍巍群山难道在时光渐长中不会压垮这黝黑的一条隧道?这黑暗到底有多长?无尽的思虑如黑暗的河流滚滚倾泻生命。坎坷地冥想中,远方出现了淡淡的亮光,渐渐欺近,临至眼前,倏地一声,黑暗被推远了,迎来了光明和郁郁莽莽的翠色,那条宛如沉黑清亮的带子般的铁轨一直在生命的底版上呻吟着,哐啷着,单调而节奏。

  第一次的幸运,没有碰上人流大潮,轻松简单,至使我一直念想着第一次的光景,那般低静的上车,落座,又那么适意地遐想冥恋聆听。以至于,对于从最初的聆听到不耐烦到后来的专注欢喜,都是一种生命全新的裂变。

  后来,我也学会了在铁路上长长的漫步行走,跨一节节的铁轨,纵穿一条条的铁路,然后在野地高处观望火车从远处奔来。叫啸着雄纠纠气昂昂地直冲而来,那股喷薄的轩昂气势令渺小的我直面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感觉那列火车是从我的血脉筋骨上爬过,锵铿磅礴,咄咄逼人。然后,听着它哐啷哐当金属锃亮摩擦的声音,呼啸着远去,一节节车厢在天宇下摆动如一条长龙,轩昂着,扭摆着,瑰丽逶迤,又素朴绵远。

  少时问:铁轨是木的还是铁的。一时怔着。真的没有好好看过它是铁的还是木的。后来,脚踏铁轨,看着绵长而逶迤的路轨,有一时的迷惘,放眼望去,它如记忆铺泻在时光里的指引线,悠长绵远,寂寂荒荒,莽莽苍苍。有一种时间洗砺过的清婉,有一种尘世践踏过的锃亮。它有轨枕和钢轨。轨枕铺在路碴上,钢轨固定在轨枕上。宛曼延伸,至无限遥远处。

  月台。曾经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词时,很是懵懂。彼时茫荒的天宇是一片纯澈净霭,只有无边的群山,无限的天宇。那般美丽而凝久的名字是用来形容何方呢?当身处月台,依旧茫无所知。直至身陷浮尘,在净化的一片遐思中才惘然知之它是如此的古朴,与火车相连,等候火车,所以它用来叫月台。一个站接一个站的站立,等候,月台便是生命的一个又一个驿站,将生命里一个个陌生人带来,又带走。摩擦尘世的风云变幻,更迭生命里一程又一程的征程,嬗变时光里一重又一重的记忆。

  暮色轻薄,烟霭阑曼。你从远处走来,走近月台,他从月台上走去,走向远方,而我一直一直都在月台上,静静地站立,等候。生命的站台呵,从此不停地等着,站着,候着。一站接一站的下,一站接一站的上,又一站接一站的等。时光在日光下轻薄了烟霭,生命在尘世里漂白了绮丽,从此,烟黄色,伴随一生。

  火车,如今成了走向远方的最为主要的交通工具,而铁路也成最为重要的交通路程。从乡村走向城市,从城市迈向乡村,从一座城市奔波于另一座城市,火车都是那般静霭而沉稳。曾经,坐火车很美,感觉美,路途美,风景美。因人相对来说较少,不会出拥挤的现象,只要踏上火车,便可静静地端坐窗前,凝看窗外飘忽而过的风景,一程又一程的风景,变幻莫测。彼岸的风光,只有在火车上才能看到,只有那样浮光掠影的幻变才最显唯美而浪漫。因为隔着距离,所以美丽,因为端坐时光之子,急速前行,所以浪漫。即便就是不观风览景,只散神游逸,也是一种闲适,静坐闲瞅,聆听轻语,一节诺大的车厢里,上百人的观众,各色神情,各种形为,也可看个够,赏个饱。

  然现今,乘坐火车却是一件痛苦的事,人口流动太大,人数太多,节假日也太蜂拥。春节、元宵、五一、中秋、国庆、元旦,还有寒署假,开学放学,一波波的人流,打工的、上班的、出差的、进货的、旅游的、学生放假开学、城市务工家长接送留守孩子的,总有太多的人穿流不息,蜂拥而至,总有太多的行李拖挎在身,挤挤攘攘,摩肩擦踵,叠股粘背,奔波拥挤在火车站、月台、车厢。乘坐一次火车,如打一场战,身心皆惫,哪还能有闲心看车外的风景,哪还有闲情听铁轨摩擦的声音,即便想看想听,纵多的人群拥堵着,也看不到车窗外的景至了。再者从城市到乡村,乡村到城市的诸多路段,因时间历久,早已被破坏得满目疮痍。白色的垃圾,随处可见;开发建设,随处可看到不断拓展的城建;荒废的良田阡陌,一切都透着一股靡烂而荒芜的气息。不复曾经记忆中的那般唯美而清透,有着那般烟黄色的浪漫情致。

  然,依旧还恋想着火车。在流动人少的时节,乘坐火车进行长途的远涉,聆听那荡响在时光之外的声音,捕捉那飘忽而过的逝去的记忆,再重组,发酵,凝结成一段悠长的历史。漫浸时光的河流,让记忆点点的沉睡又复苏,丝丝垂绦经世流年。

  让长长的铁轨将生命带到遥远的他方,在他乡凝看日光之色,暮色之霭,品味人世的烟火味,遗忘尘世的繁喧忧悒。踏着火车,便是踏着时光,列车在行驶,生命在流动,心灵在沉潜,记忆在剥离。

  远方的远方,是铁轨带来的故乡。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