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寻找的经典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2-17 我要投稿

寻找的经典散文

  一

寻找的经典散文

  南方的冬天总是湿冷的。天空昏沉,飘着毛毛细雨,路上的人很少,偶尔有几个撑着伞,裹紧衣服低着头踩着湿湿的地板在赶路。陌生人之间偶尔因自己的雨伞与别人的雨伞相碰,而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又继续走着。仿佛这个世界除了雨声脚步声就没有别的声音一样。这个鬼地方,碰上这样的天气,连说话都成了奢侈。

  又是一年的寒假,静姝拖着沉重的行李下了车,然后又拖着行李上了一辆农村公交车。车上,静姝看着窗外,路旁高大的树在快速倒退,远处的山蒙着一片云雾如仙境般。静姝低下头看了看手表,下午六点钟,回到家大概差不多七点了吧?她想。其实,对于回家,她并没有多大渴望。从两岁开始她就跟着奶奶到城里叔叔家住,直到到了上学的年龄,才回到那个小村庄。在家乡读完小学,便跟着刚出来工作的姐姐到别的地方读初中,高中的时候又辗转回到家乡,到现在大学了便是去省城。离开家乡求学的日子,也只有寒暑假才会回家。家,对于静姝来说,的确是一个港湾,但只不过是暂时的。

  公车在弯弯的公路上艰难地前行着,静姝托着下巴看着外面的风景,这个虽不陌生但却不熟悉的家乡啊,该怎么向你表达我的感情呢?倘若我说在家乡却有一种异客之感,你会难过吗?她心里也随着车的前进而晃动着。

  “终点站到了!”售票员的声音将静姝的思绪带了回来。她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六点四十五分。她赶紧下车,来到车箱时,别人的行李都拿走了,只有自己的行李孤孤单单地躺在那里,她没时间感慨,一把拖出自己的行李就走了。镇上的店铺都亮起了灯,静姝一个人拖着行李在街上走着,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父亲,让他来接自己回村里。在等父亲的时候,她来到一家百货店门口的椅子上坐着。她环顾四周,这个小镇没多大的改变,还是那么落后。当她往百货店里看的时候,她看到店主一家正在吃晚饭。那是一家三口,孩子正大口大口地吃着,他的父母笑着看着他。多幸福的一家啊!静姝心里感慨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来,静姝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呼出一口热气。她低下头,看到鞋子上溅到了泥水,她正想从口袋里抽出纸巾,就看到父亲开着摩托车来到自己的面前。

  “叔,你来啦!”静姝从小管父亲叫叔,因为父亲是一个乡村教师,因为生了三个女儿,已是超生,静姝是小女儿。

  “嗯,怎么这么晚啊?”父亲停好车,接过静姝手里的行李箱,绑在了摩托车后面。

  “车晚点了。”静姝捋了捋背包的带子说。

  等父亲弄好行李,静姝就坐上摩托车和父亲回村了。这时,雨停了,天已经全黑了,四周的村庄隐隐约约闪着昏黄的灯。

  二十分钟左右,摩托车就到了家门口。推门进去,静姝就看到了后母,还有同父异母的弟弟坐在饭桌前,等着他们。

  “婶……”静姝叫了一声后母,然后就拖着行李回房间了。

  “嗯,好了就快来吃饭吧,菜都要凉了。”后母一边盛饭一边对静姝说。

  “好!”静姝把背包放在书桌上,拿起桌面和妈妈的照片,用手抹了抹上面的灰,看着照片上妈妈和蔼的笑容,静姝也笑了,含着泪。

  晚饭过后,静姝把碗筷收拾好之后,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她听到父亲与后母在看电视的声音,弟弟大概是到楼上玩电脑了吧。

  静姝拿出日记本,开始写日记,每天写日记是静姝很久就养成的习惯,因为有太多的话只能跟日记说。

  “今天,我又回到了这个小村庄……”静姝在日记开头写道。窗外,雨后的天空带着朦胧的月色,有一点淡淡的忧伤弥漫在空气中,偶尔北风吹过,远处山林的树木被冻的瑟瑟发抖,发出一声声哀曲。

  “我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小村庄是否有感情,倘若有,大概也是因为我最爱的人曾生活在这里吧?”静姝在日记最后写道,放下笔,合上日记,她看着桌面上妈妈的照片笑了笑。她拿了一本《张爱玲传》,就躺在床上看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坐车实在是太累了吧,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睡梦里,她微微笑着,大概是见到了她最想见的人吧。

  二

  放假了几天,静姝都觉得十分无聊,只是偶尔会帮后母做一下家务,因为是冬天,农活也不多。而且静姝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后母也很少使唤自己去干活了,难道是害怕以后我恨她,挣了钱也不养她?静姝心想,她冷笑了一下,那小时候天天看我不顺眼又是为什么?她转念又想,好像自己也整天看后母不顺眼。她笑了笑,这是嘲笑她自己。

  每次回家,静姝都称之为寻找之旅,因为她想寻找自己在这个小村庄留下的痕迹,同时她也想寻找自己对于这个小村庄的感情。她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冷血的人。所以有时候她就会把以前的老照片翻出来,看看自己小时候的样子,看看家人以前的样子;有时候她又会把自己小时候当作是宝贝的东西拿出来看看。每一次的寻找之旅,都是一次回忆之旅,因为静姝是一个念旧的`人,但过于念旧,往往会使她很痛苦,但是无奈的是她有改变不了自己,她也只能任由自己一边念旧一边前进了。

  这天,静姝突然很想到读了六年的小学去看看,自从小学毕业后,她就再也没有回去看过了。

  天还是下着冷冷的细雨,静姝撑着伞,戴上耳机,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慢慢地走在许多年前自己走过的乡村小路上。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条小路好像都没有变过,路边还是长满了杂草,要说改变的话,那应该就是小路不远处多了几间新房子,以前小路的周围都是田野。“你还认得我吗?”静姝在心里问,她是问小路,也是问路边的野草。她伸出一只手,冰冷的雨打在她的手上,但她丝毫不在意。她闭上眼睛,嘴角轻轻扬起,她在感受小路周围的气息,大概是想找回那熟悉的感觉吧,或许在那一刻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对于这个村庄的感情,不只是因为妈妈在这里生活过,也是因为自己也在这里生活过。

  “梁静姝?”突然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静姝把耳机摘下来,缓缓回过头,看到一个高高的男生正看着自己,很多名字在脑海里出现,可静姝却对不上号,只能一脸疑惑地看着那个男生。

  “真的是你啊,梁静姝,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那个男生笑着向自己走来。

  看到静姝茫然的脸,那个男生笑了笑,“怎么?不记得我了啊?”

  静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摇了摇头,“嗯。”

  “我是李雨辰啊!小时候经常跟你顶嘴的那个!”说完李雨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经常跟你吵架,我还以为我很难忘呢……”

  静姝想了几秒钟,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抬起头看着他说:“原来是你啊,记起来了。最近只是脑子不太好使。”

  “呵呵呵”李雨辰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对了,你是在A城上的大学,对吧?”李雨辰走到静姝旁边,两人就一边说一边走着。

  “嗯,对啊!你呢?”静姝转过脸看他,顺手把一边的头发掖在耳后。

  “我在C城。”

  “哦,那挺远的哦!”

  “嗯。”

  紧接着,就是一阵沉默。雨还在下,沙沙沙的。远处一片云雾缭绕,一阵风吹来,静姝下意识地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

  李雨辰看着静姝,静姝没有发现。“对了,你这是去哪里?”李雨辰问。

  “哦,我在家无聊,就想回小学去看看,我好久都没回去了。”静姝停下来,转过脸对他笑了笑。

  “你呢?”静姝问。

  “我啊?也是没事做,想随便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然后就看到你,觉得你的背影很熟悉,就叫了你一声,还好没认错人。嘿嘿”

  “你还记得以前教我们数学那个老师吗?”静姝又继续往前走。

  李雨辰跟上去,“你是说那个很喜欢掐同学们的手臂那个老头苏老师吗?”李雨辰笑笑,眼睛看着前方,好像是在回忆。

  “对啊,就是那个只要同学忘记怎么做题,就用掐手臂的方法让他想起来的老师,哈哈,好好笑,估计我们班都被他掐遍了。”说到这里静姝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因为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了那个画面,是那么的清晰,仿佛就在眼前。

  两个老同学就这样在雨中走着,回忆着,说着以前的事,向曾经装满回忆的小学走去。

  来到学校,雨就停了,静姝和李雨辰收起了雨伞。

  小学没有多大的变化,这个落后的地方,就算再过多十年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吧,静姝心想。推开生锈的大门,大门发出一声哀鸣,只有两栋教学楼的校园显得有点孤独,学校四周老化的围墙边还长了些杂草,参差不齐的,应该是学生放假前拔过,现在又长出来了吧。看着这个自己曾经度过童年的地方,它那沧桑的样子,让静姝红了眼,她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擦掉眼角的泪,她不想让李雨辰看到自己这样子。刚转身,静姝就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从教学楼办公室走出来。

  静姝睁大了眼睛,回过头扯了扯李雨辰的衣袖,说:“李雨辰,你看,那个是不是苏老师?”

  李雨辰顺着静姝的目光,看到了前面的一个老人,微驼着背。那个老人好像也在看着他们,大概是很好奇谁会来这里吧。

  “嗯,好像是的,我们去看看吧。”李雨辰拉起静姝的手就向前走去。

  “苏老师?”静姝和李雨辰小声地试探性地问道。

  老人抬起头,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看了看他们说:“你们是?”

  静姝与李雨辰对望了一眼,笑道:“我们是98届的学生,您曾经教过我们,我是梁静姝,他是李雨辰。”

  李雨辰向老师笑着点了点头。

  苏老师对他们笑笑说:“哦,人老了,好多学生都不记得了,你们不要介意。”

  静姝看着苏老师满头的白发和微驼的背,以及写满皱纹的脸,突然眼睛又湿润了,她笑着眨了眨眼睛,上前搀着苏老师说:“老师,没关系,您教过那么多的学生,不记得我们很正常啊,我们记住您就好!”

  苏老师慈祥地笑着对静姝点了点头。

  “老师,您不是应该退休了吗?怎么还在学校?”李雨辰问。

  李雨辰这么问,静姝也看着苏老师。

  苏老师笑笑说:“我是退休了,退休好多年了。因为我家就在学校附近,所以就主动跟学校说节假日就让我来值班,让别的老师都回家去吧,反正我也是闲着没事做,孙子都到外地上学了。”

  静姝和李雨辰听后没有出声,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特别是静姝,她怕自己一说话就流泪。

  苏老师好像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样,又说:“我这样做我也开心啊,我对这个学校都有感情了,天天来这里转转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呵呵呵呵。”

  静姝看着苏老师,微微地笑着。

  后来,苏老师说这个学校很有魔力,静姝他们问为什么,苏老师说:“因为每次放假都有很多像你们一样的同学会回来走走,看看,还有一些男同学还吵着要跟我下棋呢!呵呵呵。你们都是好孩子,还会牵挂这里。”说着,静姝看到苏老师眼里闪着泪花。

  告别时,静姝和李雨辰用力地向苏老师挥了挥手,并大声说道:“苏老师,下次放假我们还会回来的,您等着我们!”

  另一边,苏老师笑着点点头,举起手擦了擦他眼角浑浊的泪。

  冷风中,苏老师单薄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他身后的老学校也好像在跟着颤抖。苏老师的确是老了,学校也老了,而静姝他们却长大了。时间把过去的美好放在了记忆里,有时候害怕会被忘记,于是就督促着人们进行一次寻找之旅,纵使回忆过去的美好会伤感,但有时过去的美好会让我们有动力去寻找下一个美好。

  在回去的路上,静姝和李雨辰都没怎么说话,静静地走着,静姝随手在路边折了一根芦苇,低着头拿在手里把玩。

  李雨辰转过头看了一下一旁的静姝,问:“静姝,下次放假你还会回去看看吗?”

  静姝抬了抬头,看着远处,微微笑了笑,坚定地说:“会!”她停了停,有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下一次放假会是什么时候,毕竟我要毕业了,要工作了,工作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放假,但是有时间回来的话,我一定会回去看看的!”

  “是啊,我们都要毕业了,要工作了。那你以后回来了,一定要跟我说,我们一起回去,一起去看苏老师,好不好?”李雨辰突然停下来看着静姝,认真地说。

  静姝笑了笑,“那是自然,刚刚我们不是已经答应过苏老师的吗?”

  李雨辰看着静姝点了点头,笑了。

  那所小学在他们的身后越来越远,但在他们的心里越来越近了。静姝很开心能够回去看看,寻找过去的足迹,也很高兴能够遇上老同学,还有苏老师。她突然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小村庄又多了一层不舍。

  三

  很快假期就过去了,大概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吧,尤其是学生。

  离开家的前一个晚上,父亲做了他拿手的豉油鸡,这也是静姝爱吃的。后母也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好让她带去学校,弟弟吃完饭也不到楼上去玩电脑了,就坐在她的旁边喋喋不休地跟她讲着哪个游戏好玩,怎么玩。静姝突然发现这个家也没有那么糟糕,虽然父亲并没有表现出不舍,也不曾叮嘱她什么,但是她知道父亲跟所有父亲都一样,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对于后母,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至于太过讨厌了,她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没有后母,这个家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井井有条了。小时候静姝经常跟后母吵得面红耳赤,但现在后母变了,静姝也变了,就算是后母对自己态度有所改变的原因是对她将来有所图,静姝也觉得没有关系了。

  吃过晚饭,跟父亲他们聊了一会,看了一会电视,静姝就回房间收拾东西了,当一切都收拾好之后,静姝拿出日记本,她写道:“现在的我开始慢慢懂得,过去不管是美好的还是不好的都已经是过去了。你经常缅怀美好的过去,它也不会再回来了;你拼命想忘记不好的过去,但它也的确发生了,并且抹不掉。所以,人是应该适当地怀念过去,却不应该沉溺于过去……”这也是静姝在这次的寻找之旅所认识到的。

  夜已深,静姝放下笔,拿起桌面上妈妈的照片,笑着说了一句:“妈妈,你说对吗?”

  窗外又下起雨了,大概是春天快要到了,下起了毛毛春雨,静姝站起来,来到窗前,把手伸出窗外,春雨还是冷冷的,但静姝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她知道这场春雨过后村里的人将要开始新的一年,播种,施肥……同时静姝也要开始新的一年,毕业,工作……这场春雨给大地带来了复苏,也给人们带来动力。

  第二天,父亲早早起来吃过早饭,就开摩托车将静姝载到车站坐车。静姝坐在父亲身后,她回头看到小村庄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突然间很想哭,一直以来她都无比渴望离开这个村庄,但是突然想到自己将要毕业工作,她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就觉得很伤感。她总以为自己对这个村庄没有感情,她不知道她的不舍是源于她对村庄的感情,还是村庄对于她的感情。她抬起头笑着眨了眨眼睛。

  到了车站后,父亲告诉静姝他要急着回去开始播撒水稻种子,就不陪她等车了,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钱递给静姝,说:“这些钱你先拿着,不够用再打电话回来跟我说。吃好点,别担心钱的问题。还有,注意安全。”

  静姝接过钱,放在口袋里,“嗯”了一声。或许是很像父亲,静姝本来想对父亲说“好好照顾自己,少抽点烟”,但是她没有说出口,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我到了会给你打电话的。”然后就拖着行李箱走进车站,没有回头。

  在候车的时候,静姝看到匆匆赶来的李雨辰。

  “李雨辰!”静姝站起来向他笑着挥了挥手。

  李雨辰笑着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拿着行李袋十分狼狈地向静姝走来。

  “哗,李雨辰,你也今天离开啊?你这是搬家呢?”静姝指着他的行李,取笑他。

  “还不是我妈,老是怕我饿着,家里能吃的都给我带来了。”李雨辰笑着说,“但也是她老人家一番心意,拿了她才会安心。”

  “你妈妈真好!”静姝笑着说。

  说到“妈妈”两个字,李雨辰怕静姝伤心,有点后悔了,就不出声了。

  “我没事……”静姝笑笑。

  “对了,刚我看到你爸在车站右转角处呢,他怎么在外面,不进来这里陪你等?”李雨辰说。

  “是吗?你看错了吧?他还要赶回去干农活呢!”静姝没有当真。

  “是吗?那可能是我看错了。”李雨辰也开始怀疑自己。

  直到汽车开离车站,在转弯处,静姝终于看到了父亲,他把摩托车停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支烟,在看着过往的车。静姝曾很近距离看过父亲,都没有发现他头上的白发,而在那一刻,那么远,静姝却发现父亲真的老了,头发花白。泪水终于从静姝脸上滑落,打在手背上,静姝擦了擦眼泪,打开车窗,笑着向着窗外不远处的父亲喊道:“爸,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你回去吧!”

  静姝分明看到父亲怔了怔,没反应过来,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木讷地跟静姝挥手。这是静姝第一次喊他爸。

  当汽车转过弯那一刻,静姝看到父亲在擦眼睛。

  汽车开始加速,离车站越来越远,离父亲越来越远。以前每次回来,离开都没有多大的不舍,或许静姝真的长大了,成熟了,懂得了许多。静姝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抽时间回去看看,看看老去的村庄,老去的学校,老去的老师,老去的家人,寻找老去的回忆。

  车一直向前走着,静姝静静着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与回来时的心情相比,静姝的此刻虽然是不舍的,但心情是愉悦的。车在路上前进着,静姝也在人生的路上走着,这一路可能会发生很多事,但是在静姝的心里,有一份情感始终都不会改变。

【寻找的经典散文】相关文章:

1.千寻经典散文

2.雪千寻经典散文

3.《寻》散文

4.有关于寻美的散文

5.寻水的鱼优美散文

6.寻药记的散文

7.寻龟记散文

8.众里寻她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