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收藏美丽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0-2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一]

  这个季节总会让人的思绪浮游在一汪清澈的水波里,特别是在黄昏的时候,若有一阵风吹过,便可看见几瓣花用最袅娜的姿态飘落在铺满青石子的庭院里,随风溢开的还有花的香气,一不小心便唤醒了那血脉里深藏的柔情。于是,那些曾经被时光忽略掉的记忆,在一朵花绽放的空寂里,镌进了爱的痕迹,嵌入内心,深入骨髓。

  很快,这座位于浙东沿海的小镇便笼罩在浓重的夜色下。她在灯下坐了下来,疲倦的脸上双眉紧锁。她十二岁的女儿在晚饭时告诉她,明天要参加学校的舞蹈演出,前几天为女儿购置的那套粉红的连衣裙不能穿了,老师临时要求换成白色的裙子。可天色已暗,小镇上仅有的几家服装店早就关了门,去县城吧,太远了已经没车了,怎么办呢?

  看着女儿坐在书桌前写字的背影,她轻声地叹了口气,女儿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自从十年前她嫁进这个家,嫁给这个憨厚淳朴的男人,成了这个可怜瘦弱的小女孩的后母,她就想好了,要用爱去修复这个原本残缺的家,给这个从出生起就缺少母爱的女孩更多的呵护,让她感受到家的温暖。

  她来回踱步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有点惊动了女儿。女儿一向很乖巧,回过头对她说:“妈,要不我就穿小姨给我做的那条白裙子吧,没事儿,老师说过,只要颜色是白的就可以了。”

  “乖,不用担心妈妈答应你,明天早上一定为你准备好,快点写作业,早点睡。”她尽量安抚着女儿那颗期待的心,同时也想着怎样才能在明天早晨,让女儿穿上漂亮的白裙子去学校参加演出。

  [二]

  一声声重重的敲打声传入她的耳际,她知道,那一定是她的丈夫阿德在做木工活。阿德是小镇上手艺极好的木匠,家里的柜子、庭院里的花架、栅栏、小板凳或小椅子都是阿德做的。

  阿德还是一位很不错的园艺师,那个花木丛生的庭院里,盛开着的白玫瑰,紫罗兰、海棠、丁香等都是阿德精心种植的,他搭的那个花棚,是她和女儿最喜欢的地方。她从来都是一位温柔体贴的女子,为丈夫沏了一杯茶,端了上去。

  月光透过小阁楼的窗子洒了进来,倾泻了一地的柔光。她的目光在阁楼的旧衣箱里翻来倒去,突然触到一只用绸带系着的长方形的盒子,她早已不记得那里面藏着的是什么。

  她俯下身子提起那沾满灰尘的盒子,拿起一块抹布,拭去盒子表面的灰尘,在打开盒子的一刹那,她突然想起了盒子里的物品——一条白色的裙子,那是和阿德相识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收到的礼物;还有一枚紫色的胸针、一条紫水晶手链,那是结婚前一天在县城的饰品店买的……

  看到这些,仿佛一层层地揭开了那些沉寂在旧时光里的美好往事:恋爱时,风里雨里的接送,耳鬓厮磨的缠绵,倾心写下的情诗和略带伤感的书信……那些感觉总会在心间缓缓而静谧地摇晃着,在柴米油盐的平淡中,在沧桑历尽的缓缓咏唱中,浪漫渐渐走远,生活变成了一股温柔的气压,带着一丝枯叶残花的清香,让人屏息静气,体味着生命,就在这温柔和缓的流动中,令人不知所措。

  [三]

  往事如烟,那些金子般的岁月仿若一部老电影,上演着十年里日益苍老的爱。长长的十年啊,3650个日日夜夜,有多少酸苦甜蜜的争吵、泪眼朦朦的和解;有多少相爱的狂热和缱绻的相思。她的阿德曾是那么专注,那么痴情,那么浪漫。

  一颗泪珠,不知不觉中滴落在盒子上,她揉了揉眼,提醒自己:“你呀,已经是三十五岁的人了,浪漫早就成了生活里的镜中月水中花……”瞬间,一种近似悲凉的情绪袭上心头:好久了,阿德再不送给她带点浪漫的小礼物,也不再给她激情的拥抱、亲吻,更不用说是写诗了……但她从不怀疑丈夫的爱,日子照样过得平实简单,只是当她看到盒子里装着这些爱的礼物时,自己对浪漫的渴望又死灰复燃了。

  阿德回过头,看到她的神情有些抑郁,便停下了手中的活,走到她的身后,用一双有力的大手扳过她的肩:

  “萍,有什么心事,能不能告诉我?”

  她似乎很为难,嘟囔着说不出口。重新打开盒子,取出那条紫水晶手链:

  “阿德,你还记得这条手链吗?”

  “嗨!”他容光焕发,高兴地咧开嘴,像个孩子一般笑了:“从哪儿找到的?那是你结婚时戴在手上的,还有一枚紫色的胸针吧……”

  “喏,阁楼的旧衣箱,一只小盒里。你看,盒子里还有好多东西呢,”她说:“有你送给我的礼物、有诗、有我俩来往的书信,还有你送给我的那件白裙子,那时的我们多浪漫,多亲密!像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

  “萍……”阿德看得出她要哭了,伸手把她搂在怀里。

  “没事,看到这些旧物,就想起了那时的情景,那时你爱我爱得那么深。”她贴着他的胸膛喃喃地说,“我们是怎么了,阿德?当初的柔情哪儿去了?”

  “是生活改变了我们,萍。我们从爱情的童话中走了出来,走进现实开始了真正的生活。”

  “可它是那样的美好!不该就这样没有了,我们不该失去那一切的!”

  [四]

  他的手轻轻松开了,脸上拂过一阵不快。

  “是的,恋爱时,所有的日子都是美好的,可谁又能永远保持那种激情呢?总要变的。你觉得我们失去了什么,真叫我难过。”他重新回到了那只没有做完的柜子面前,又开始了一阵接着一阵的敲敲打打。

  她不再说什么,从盒子里取出那条白裙子,发现裙摆上有些泛黄的斑点,袖口上也有脱落的针脚,她用手轻轻抚摸着裙子,决定把这条裙子改一下,然后给女儿穿。于是,她开始忙碌起来,在灯下,把裙子拆了,量好了尺寸,又在缝纫机前一上一下地踩着、踩着……

  夜很静,阿德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阁楼里只剩下她孤单的身影和“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模糊了岁月,清晰了惦念;这样的声音,悄悄地盘旋在耳边,凝结在空气的浮动中,轻盈地飘向那个叫爱的地方。

  她几乎一夜没有合眼,天色微亮的时候,裙子已经改好了,她的手真巧,这条裙子看上去就像新的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改过的痕迹。她微微一笑,笑容里有一种小小的得意,她不断地想象着女儿早上起床时看到时的惊喜,穿上时的美丽,心里洋溢着幸福的感觉。于是,她踮起脚,轻轻地走下楼,把裙子用衣架挂起,放在女儿的房间里。

  [五]

  她走到自己的卧室前,推开们,房间里空无一人,她不知道他的阿德去了哪里?她知道刚才的一番话伤了阿德的心。她正要转身离开,却撞在了阿德的怀里。

  “你……”她的声音有点颤抖,“你去哪里了,我正找你呢!”

  “我不是在这儿吗?”他从背后伸出手。啊!一朵用信纸包着的白玫瑰——那是她最喜爱的花。

  “小心点,”阿德说,“当心刺。”

  她扑在他的怀里,紧紧拥抱着他。

  “萍,我们不可能回到十年以前的日子,但是爱不会消失的,我还是像十年之前那么爱你,爱,不会撒谎,任何时候,爱都不会减少……”他继续吻她,就像恋爱时的缠绵柔情。

  “本想再写一首诗给你,可十年不写了,生疏了。”他双唇吻着她的的脸颊,“人会老,心会荒,情爱在俗世间不停地翻转,但有些东西远远不是语言能概括的。”

  “妈妈,妈妈……这条裙子真漂亮!”正当他们沉浸爱的甜蜜中,耳边传来了女儿的尖叫声。“妈妈,这是我的新裙子吗?”

  她羞红着脸,走出了卧室。“妈妈,你真像一位魔术师。”女儿跑过来,搂着她的脖子高兴地跳着。

  “漂亮,真漂亮,太漂亮了!萍,你看,我们的女儿穿上这条白裙子,就像一个小仙女……”阿德站在一边看着女儿美丽的样子,不停地夸着。

  “谢谢你,萍,这十年,你给这个家太多太多的美好,这些美丽,都是你用心收藏起来的。谢谢!”

  萍,一脸的幸福,微笑着,不言不语,就像庭院里那些美丽的花儿。

  [六]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这户普通的人家,庭院里清风习习,花香阵阵,扑鼻而来。

  阿德伸展手臂,将妻子和女儿一起搂在怀里,心中默默地感恩着。时光里,这些珍贵的片段为简单的日子,贫乏的心灵烙上了丝丝美丽的印记。

  女儿挣脱了父母的怀抱,回到房间,为妈妈取来了一件风衣:“妈妈,快披上,早上风好大的……”

  又把一袋包装精美的“好时Kisses”巧克力塞在爸爸的手上,轻轻地说:“老爸,这不是给你的,晚上记得给妈妈哦……”

  “爸爸,妈妈,再见,我上学去啦!”然后哼着歌,穿着那条白裙子,向学校走去……

  身后,那一条长长的爱的小路上,飘落了一地的美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