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三河湖畔的黄昏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9-2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迷恋上了三河湖畔那光影交错,绚烂多姿、美丽纯洁并且赋予庄严和神圣的黄昏。或许是生于斯、长于斯、爱于斯和恨于斯缘故吧。这份复杂的情感让我对湖畔的黄昏才有了如此的痴迷、有着如此诚挚的爱。并且每次让我在痛苦或者欢乐的抉择时,我总会独自一人,沿着湖畔,静静地去感受、去触摸,她那份独特的美丽。

  其实,这条被称为三河湖的河流并不美丽,甚至还带有些贫瘠。两岸因海水倒灌,土壤呈碱性。因此多生长黄荆菜、红荆条;其次就是满天遍野的芦苇,春天发芽,秋天吐穗,让这一方水土,每年秋季都摇曳在飘飘然然的芦苇花里。我也就是从芦苇花,开始认真接触这条被称为三河湖的河流,以及她婀娜多姿的黄昏。

  那年我才十六岁,初中即将毕业,考学无望,又加之家徒四壁,在这种情况下,我一个人溜达到河边,面对着自己恐慌、不安以及倔强的灵魂,我面朝大河,第一次感受到她黄昏所赋予的美丽。

  那是一个即将春暖花开的日子,涌动的河流在凛冽的冰封下有些焦灼,有些急躁甚至还带有些期待的心情。我一人,在茫然无所适从的情况下,下意识走进河滩,走进她独特的黄昏。虽然,风还有些冷,虽然隔岸看柳的风景即将来临,但脚底下的土地依然坚硬,依然带有寒冬不愿离去的身影;甚至河面,都被白花花的冰层覆盖,尽眼望去,看不到一丝生命的迹象。或许这年的春天特别晚,瘦弱的我,在孤冷中显得有些单寒。抬眼望去,一片萧杀寂寥,一轮落日正挂在对岸杨树光秃秃的树梢上。朗空万里,没有半丝云朵,就一轮红日,一轮即将西沉的红日,低低地挂在树梢。整个西边的天空,被它渲染地一片殷红。整个太阳仿佛一只硕大的红灯笼,在凛冽的北风里,摇曳在突兀的枝条上。除了西天酡红,像醉酒的脸,其他地方一片靛青,冷峻、寒冷。而脚下的这条名不见经传的河流,河对岸白花花的冰面上忽然间闪耀起五彩缤纷的光影。从河对岸开始,一坨醉酒的嫣红,将惨白的冰面照耀的让人心里莫名地激动。接着嫣红变淡,变轻,变得有些虚幻、有些瘦弱,那红色的光晕里渐渐被靛青沁透,仿佛间,有着无数的不同颜色的光在挣扎,在游斗,在不停地相互侵染相互渗透。在这种渗透和侵染中,风一吹,一团芦苇花,飘然而至。它就像一个洁白的精灵,忽然间闯入一场莫名的战争。它自己也在这场光的纷争中,不停地变换着色彩,先是洁白、其次靛青,然后有些许微弱的红晕,接着身体就像慢慢烧透一样,在嫣红的光晕里,让自己完全燃烧起来,燃烧成一团流动的火焰。

  我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虽然当时说不清自己怀着怎样的心情,但这场大自然的盛宴,深深触动了我的内心。以至多年后,这幅唯美的画面还像一场惊心动魄的交响乐一样,时时响在心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河畔的,就像我不明白当年为何要背井离乡一样。总之转了一个圈后,我依然回到了这条河畔。河水依然清澈,茂盛的芦苇,遮天蔽日。不同的是,站在岸上的我,就像个圣徒一样,对这条时时萦绕梦境的河流内心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虔诚。当下正是这条河流最为丰腴的季节,翠绿的芦苇中,穿插着簇簇红荆,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或黄或白点缀其中。这些平常的景物,在归来后看到,显得特别亲切,从心底里让人产生快乐的感受。

  晚风习习,将水面吹起层层涟皱。蔚蓝的天空中,漂浮着朵朵白云,倒影在水里,竟然被揉成无数残缺不全的碎梦。对面的天空中,一轮鹅黄的太阳,就像一枚蛋黄,镶嵌在那些残缺不全的碎梦里。我冷静地点上一支烟,想起多年前那个黄昏,那个充满梦幻般让人陶醉的黄昏。但思绪却突然间模糊起来,仿佛眼前的真实和昨天的记忆开始慢慢变得混肴。如梦的碎云,似有还无,在沉醉的光线下给人以轻盈、袅袅虚幻的感觉。渔舟牧晚,迎着光灿灿的落日,舒展开金色的渔网,水面倒影的落日于是如同惊扰的白鹭,一霎那间不见了踪影。接着水面慢慢平静,慢慢变得摇曳清纯起来。于是太阳逐渐清晰,黄灿灿地、慢慢在收缩的渔网里变成活蹦乱跳挣扎的鱼群,被倒进拥挤的渔船。随着水面不断的变幻,青紫靛蓝红各种不同的色彩,聚合离散,仿佛在将河面渲染成了一副光与影的写意画。在不断的重复中,那盘金灿灿的太阳,终于激情地一颤,最后红着脸盘,躲进一片厚厚的云层。天空在蔚蓝中,渐渐变成靛青。水面终于平静下来,四周一阵哑然,渔舟自湛清的水面上,一边放着隔夜的渔网,一边慢慢划远。仅留下我沉醉其中。

  也许人生,不经历坎坷和磨难,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也许人不经历一些磕磕绊绊,仿佛是一种人生的缺憾。然而,真正去面对的时候,又有谁能够坦然呢?每次在我心情不能平静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地走近她,走近这条被称为湖的河流傍边。她也总能带给我少许的平静,少许的安稳。看着她日复一日川流不息的河水,看着她春夏秋冬坦然面对的冷漠,看着她丰腴倘或瘦弱的水面,我总能在日落时,感到灵魂里有股神秘的冲动,要与她心灵息息相通。或许我是喝着她水长大,才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吧。

  不要以为,所有有关这条河流的记忆都很美好,也有愤怒,甚至是怨恨。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过最后一个暑假。那天,天气特别闷热,中午和几个小伙伴一同去游泳。因为前几天连绵不断的大雨,不但水势急遄,河面也非常阔大。在河边的孩子怎会惧怕水呢?越是这样的环境,越能激发我们的斗志,于是一起打赌看看谁能够第一个游到河对面。基本上没有悬念,大家水平相差不多,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拼搏之后,在顺流而下五六里路远的河滩上我们会齐。大家疲惫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他,谁也没有了胜利的喜悦。为了不至于让水流冲的更远,我们稍事休息后,就徒步往上游赶去。等我们嘴唇青紫,浑身疲惫地仰躺在我们原来出发的河滩上时,天色已渐渐接近黄昏。整个西天仿佛着了火般,将天空烧的发紫。一群大人从不远处急急赶来,见面第一句话就问我们是不是整个下午都呆在河滩。我们恐慌地点点头,其中一人问我们有没有看到他的女儿。我们顿时感觉到一股不祥的异样恐惧感抓住了自己,他问的这个女孩是我们同班同学,平时不爱说话,但为人却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大人看我们一脸茫然地摇着头,于是就都急切地说,一部分人再到下游找找,一部分人到上游去找。在那个如血的黄昏里,我们几个孩子也加入了找人的行列。顺着河滩,我们在上游没了人深的玉米地旁,找到了她的衣服。女孩的母亲看到衣服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顿时嚎啕大哭起来。那天的黄昏真的如血般光灿红透,硕大的圆盘,定格一样,远远地镶在地平线上。天地之间,血色浸染。一想起那天,我记忆中总抹不去,火红的落日以及落日下顺水飘来的黑发。这些都给我留下了刻骨的恐惧,即使很多年过去后,我都不敢独自一人下水。

  时间,就像川流不息的河水,日复一日,永不停息。人的一生也像这河水,开弓就没回头箭。在经历各种各样被称为阅历的今天,我逐渐被钢筋混净土浇筑的欲望所淹没,每当孤独的时候,也只能透过栅栏般的防盗窗,去看日落,去看日落前被各式各样的楼顶剪辑过的天空。此时心里总会闪现出这条河,以及这条河上唯美的黄昏。让我烦躁的心,逐渐平静下来。她俨然构成了我生命中流淌的血液,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总是带给我另一种人生体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