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老人童心诗会小记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今天是庚寅虎年正月初五,车城的年味还正浓。公交车恢复了除夕前的拥挤,鞭炮受不住管制,此起彼伏,已然代天地而喧声:虎年吉祥!我应原郧阳地区老专员王金欣老人盛情邀请,于上午十点前往军分区新开办的五星酒店,前来参与由这位政界老领导发起的第二届“十堰市老年人迎春童心诗会”。

  与会者都是花甲以上老人,我是正在花甲杠杠上。王金欣老人发起这样活动的主旨是为了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与会者(除我外)都是市城区文化、文艺、教育圈内名流。活动虽然属于民间性质,虽然比不上官方公款铺排的辉煌阔绰,但预备了很丰盛的酒宴,请大家开怀畅饮。不过,不是谁都能来白吃喝的。一是金欣老人定的有杠杠,你看他打印好的与会者名单都是带了“家”字号的呢。附带条件要求是人品好,文化艺术专业精。二是要带上自己的新作品,在各自专长外,还统一要求要吟诗。

  按照金欣老人的要求和规定,我是够不上杠杠的。幸亏近年在专工牡丹的大画家郑大华先生家与他谋过几次面,听郑先生详细介绍过我在文化艺术方面和二胡演奏、毛笔书法等方面的勤奋与努力。金欣老于是就记下了我的名字。去年正月初五就邀请了我,但因为回竹山老家过年,未能如愿前往。及至今天与会,方知少参加一次就是很大的损失。

  我今天领着孙子信步进入3288大客厅,认真端详,真个是满座皆鸿儒,入席无白丁。放眼看去,诸如有古稀老人、原十堰大学美术教授、大书画家莫麓云,原东汽军车部书记、诗人张绍敬、竹山籍大书法家黄家喜、竹山籍二胡演奏家左洪明、竹山籍著名画家郑大华、原省工建三公司书记、诗人书法家李树芳……年龄最高者为82岁的原东汽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诗人书法家朱能华,最小者是我带来开眼界受熏陶的九龄孙陈植松。幸亏老人们不仅不多嫌松松,普遍感觉松松还为他们增添了乐趣。所谓老人童心诗会,到底有了个童心的比照参数呢。

  再朝客厅们后侧看去,一张为公款吃喝饭局前“经济半小时”活动的麻将桌,被真正的文化人改变了用途,上面迭次铺排的是与会者带来的书法、绘画作品——都堪称精品。金欣老人的孙子在对作品小心整理,认真拍照。

  我是生就的“色盲”,不会绘画,不会摄影,虽然爱好写毛笔字,但不敢大胆让其上墙,尤其是见了黄家喜等大书法家,真要动起笔来,春寒料峭也令我汗颜的。但我带了一把比较高级的二胡,便权当南郭先生,滥竽充数,与左洪明夫妇、郑大华先生和松松小后生为大家演奏了开幕曲《喜洋洋》、《金蛇狂舞》等;有几位老先生兴之所至,居然还放喉高歌起来,我们的伴奏当然立马就跟了上去。

  宴会是十二点正式开始,进入活动主题吟诗迎春。老先生们正襟危坐,依照座次顺序各个开始吟诵带来的自己新创作的诗词,一位位咬文嚼字,抑扬顿挫,煞有介事,兴趣盎然。吟到得意时,诵到微妙处,自然而然摇头晃脑,慷慨激昂。那模样,确实都回归了童心!一位老先生的《莫叹老》诗,把吟诗推向了高潮。据悉,在座的好几位老先生都是《中华诗词》杂志的老作者。老人们的诗歌,以古体诗见长,讲究押韵合仄,讲究工整对仗,虽然要受一定限制,但是限制不了诗歌题材的宽泛。有歌颂盛世升平的,有歌颂车城建设发展变化的,也有鞭挞时弊、抨击假丑恶的。但歌颂真善美是主流,涉及国事民事天下事,民意民情和民生。

  轮到我了,因为我不知道有这些正经程序,确实没有提前准备,但如果让我唱花鼓船歌,我能随口溜得出的,但不可以在老先生、老前辈面前张扬,便推说没有准备。其实我朝那里一坐,也有不叫诗的五句子就想好了:“庚寅虎年兆祥瑞,迎春吟诗映紫薇。金欣老人办诗会,有缘相会老前辈。(我)班门不敢把斧挥。”

  金欣老人不大了解我长于顺口溜的底细,没有勉强我开口。趁着下家吟诗的当口,我在琢磨一个问题,一位政界退休多年的老人年年坚持私人花钱主办这样的活动,开宗明义是为了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市、县、区的专事文化工作的部门就为什么不主办这样的活动呢?!是否认真在践行金欣老同样的主旨呢?琢磨不透。恰好金欣老宣布宴会开始,请各位开怀——

  虽然名叫喝酒,但并不强人所难,玉米汁,鲜豆浆、橙汁等都有,能喝啥愿意喝啥就喝啥。我身上虽然是西医说的所有带“高”字的症候都存在,还是喜欢喝白酒。我认为除了白酒是酒,其它都不应该叫做酒的。今天有缘相会文坛老前辈,尤其是平时很不容易坐到一起的喝酒的同籍贯老乡,当然加码喝白酒。与老乡亲喝了几多来回,记不清了。亏是金欣老人宴席结束的招呼声惊醒了我:“各位要记住,明年的今天还要迎春吟诗……”

  金欣老人这句话,我认为不是简单的嘱咐,而是另一种祝福。因为自然规律,今天的与会老人,很有可能说不准什么时候谁就走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这是自然规律,谁也不可抗拒,小人伟人皇帝庶民都不可抗拒,人的出生就是逐步向着死亡的大门迈进的。关键是在成长的路上,在迈向死亡的过程中,是否无愧于世界,无愧于社会,无愧于他人,最起码要无愧于自己的良心。王金欣老人,就像太白星,为天上为人间都是善行善举。

  今日没醉,在阳台春风的微拂中,在服务员小姐甜甜的先生走好欢迎下次再来声的蔓延中,大肚皮里面泛起了古人的绝妙词话:“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明年有新篇。”最后一句是我就原韵偷换的“千里共婵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