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袭人香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在我们博物馆常有游客这样提问,古代人穿衣服都这么肥吗?似乎在今人眼里,古代的概念是模糊的,朝代只是时间轴上的点,可以根据个人感觉,熟知度来断定。我熟悉清朝的物件,那么清以前的人可以被称为古人,我不了解民国的东西,民国时期的人对于我而言,也可以是古人。在大多数人的知识结构中,古人是指生活在包含清代在内的封建社里的人,他们的穿着打扮几乎没什么变化,还处处无趣,日子过得好像现在的流浪汉,满身浊气。但当我们看见遗留至今的物件又禁不住感叹其生活的处处雅致。古人生活的究竟如何,仅从女子日常的细枝末节便可一探究竟。

  女子爱美,不论是悦己还是悦人,都少不了在身体上下功夫,那么天生丽质又聪慧的美人总是当仁不让引领着女性的时尚。早起,当然要金盆初晓洗纤纤,必不会蓬头垢面示人,那么对镜梳妆就成了大事一桩。进行基本的清洗后,在擦粉的脸上开始调色,画眉是女子变相的重要一步,画眉需用材料,将天然或者人工的黛,墨在研板上用水研开,蕴含其中的龙脑香油等随之散发出微香,佳人执眉笔画出新式的内家样。这时尚未妆罢,杨家红牡丹还未曾碰触杨玉环映有口脂的素手,如何能称的上一捻红而被奉为神话,当然,唐朝时的口脂理所应当的涂于唇上。梳妆的女子将藏于精致管筒里的固体膏脂轻轻挖起,直接点,注唇上,散发着昂贵香料气息的唇妆便完成。如花的美眷或许想要效仿怡红院的姐姐们,想要胭脂来涂唇,簪子在丝绵上转动,而丝绵此时早已被加入各色香料的胭脂侵染,浮在玉搔头上的那点红可着实能画出点花样,想必是朱唇未动,已觉香。

  妆罢,红袖们还有个重要活计,燃烧了一夜的香炉,香味早已散尽,横躺与隔火上的香也亦焦糊,香灰如雪似霜冷。将烧透的炭火埋于新灰下,富有灵性的可人儿几度伸手试火气紧慢。当然,崇尚风雅的现代女性也没有时间铲平炉灰,亲手添,常见的则是将一捧香棒,取一枝插入香炉,燃起袅袅云烟。出户忽看春雪下,这可如何是好,不妨将新制的衣袍,被褥拿出来熏熏。将焚香的炉立于盛水的香盘中,罩上竹制的熏笼,摊开衣裙,香气缭绕中慢火熏。趁着这个余闲,何不倚着云屏新睡觉,思梦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