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再见,乌蒙山麓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遇见乌蒙山,是惊艳和纯粹,有美好;恰似在人海里遇见一个人,忘记或者记得,便已是一眼万年。

  近了,更近了,在车窗的右边,有蔓延的山麓,挺立在这个城市的东边。

  苍茫,模糊,渐渐清晰。

  近了,更近了,期待许久的土地,终于能够有机会踏上了。

  心在一遍遍的期许和祭奠,知道自己是愿意踏上这片土地的,曾经以为这辈子会和这片土地结下深深的缘分。当在人海里边走散的时候,心底有深深的遗憾,带着刺痛。

  思念却因此更深,更重。

  某一天想起,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于是打起背包。在脚步踏出门口的时候,犹豫了。

  算了,缘分,自己怎么强求都得不到的。

  而今,终是来了。

  远远的就开始在心底疼惜,踏上这片土地的瞬间,就知道了自己在干嘛。

  心底是有清醒的,再错一次吧,就一次。

  这样,也许自己就甘愿了。

  于是,把自己所有关于曾经的矜持和骄傲都收拾了起来,只是跟着自己的心走。就一次,用一次把自己对于这片土地的所有激情挥霍掉,从此,也许就可以不想念,不记得,也可以不心疼了。

  原本以为思念只是路过的,恰似此刻的脚步,一定是要离开的。但是听着如此撕心裂肺的声音,原来,乡音真的可以如此相似。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不可救药,只是听到类似的声音,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思念。

  一遍遍的挣扎,最终还是抵不住心底的留恋。

  放下了,放下自己所有的骄傲。

  远处是高耸的乌蒙山,在山的某一个地方,一定有某个人生活过的痕迹。只是纯粹的想去看看,看看他的童年,看看他长大的地方,看看他读过书的学校,只是想去看看,只是看看而已……

  看看可以和他有关联的一切……

  这样,在自己转身的时候,便不再有遗憾了。

  努力过了,争取过了,最终还是在人海里边走散,是缘分的关系么?

  也许不是,只是在人海里遇见的太过仓促,仓促到不能够找到彼此,不能够了解彼此的心。

  终是走散了……

  来到这里,来到这片土地上,心底的渴望更强烈,在一遍遍的激荡着心胸。

  去吧,去到大山的深处,在乌蒙山麓的某一个角落,必定有些记忆,可以充实和满足此刻心底的虚无。也许,走过了,未来,真的可以只是装在心底,放在生命里,便可以不去打扰,不去记得,也可以不用忘记的。

  车窗外是深秋里边的颜色,在河流的岸边,是大片大片的金黄色。是有多久不曾细细的看着季节从身边走过,是有多久不曾静静的凝视着流光。

  高大的响叶杨,或矗立在高山之巅,或挺立在河沿田畔。站成岁月寂寞的样子,在大风里,肆意的张扬。身姿如此伟岸笔直,试与蓝天共语。如此,便可以排遣心底的疏狂和落寞。

  苍翠的松树,掩映着斑驳的深秋,一株株杨树,用生命的姿势,凋落在季节最后的流光里。只是深秋,只是黄叶,只是大风起兮云飞扬。

  心底,为何,却有了落寞。

  莫非,只是在季节的开始,便已看穿了生命的全部。

  过程,短暂,但知道珍惜的有几人!

  车子沿着乌蒙山,一步步的跑向屋脊,爬向山顶。

  只是静默,仰起头,开着车窗,享受着清新的山风。把心底的伤感和落寞压下去,知道结局又如何,放下所有的以后,安静的享受此刻暖暖的阳光和冰凉的山风。

  忍不住,伸出手,也许,也许可以抓得住的。

  也许,也许可以留得住的。

  车窗的那边,略过的流云和山涧的黄叶。

  飘飞,是在孤寂和骄傲的时候,可以选择的姿势。

  决绝和遗憾,有心痛,有不甘。

  大片大片的田园,都是绿油油的大白萝卜。在深秋的细风中摇曳,慢慢沉浸在空间和时间里边,最终成全生命的另一次轮回。

  不断上升的红土地,一阶一阶的往上攀升。变成天高云淡的掩映,变成滋养生命的初衷。

  在天的尽头,被乌蒙山的苍翠截断,只留下残缺的蓝天白云,回荡在山间的云雾之中。

  迷迷糊糊,恰似此刻的心境,真真确确,有冰凉从指尖划过。

  真的不再是梦,真的来了,真的快到了。

  车子从柏油路上转到蜿蜒的盘山公路上,是沙子铺好的。净白的沙子,穿插在阵阵松涛之间。

  无憾,不枉此行了。

  车子爬上山顶之后,开始往山腰上走去,这里的山路,不曾有细细的修葺,可以看得分明的红土地。

  在心底里边想过,想过这样的村子,在绿树红花之间,但那都只是属于文学,属于想恋的美好。对于大山深处的农家人,必定有很多艰辛。

  都想到了,但是真的面对的时候,还是有震撼。

  原来他的品质,来自如此深邃的大山。所以遇见的时候,是有安心的,在他身边就是深深的满足,就是依恋,就不愿意离去。原来是这样,原来自己真的不曾错过,也不该遗憾了。

  山麓上的山路,曲曲折折,看着身边的三姐夫,有些不要意思。只是因为自己的任性,所以让他又辛劳的带我来。

  但真的感激,感激遇见,感激自己的任性,也感激在遇见大山的时候,所给予我的美好。

  终于,到了。

  那个在我心底期待过千万遍的地方,但是却不曾想及,终是,还是我一个人来。

  也许,真的没有勇气再念及,所以,选择一个人来。若有他相陪,是不是心底的需索就不止于此。

  走进来,细细的看着这个家,这个把他养大的地方。看看就好了,只是看看。

  很亲切,没有不好意思。

  我只是他的一个朋友,很普通的那种。

  曾经,早已过去,即便离别的两三年,心底只留下了思念,但也该有个终结了不是么?

  一家人,和和气气,感觉和回到自己的家里没什么区别。也许都是大山的孩子,只是回到了大山而已。

  躺在他睡过的床上,听着窗外的呼呼风声,也许,等他回来,能够念及,心底便也知足了。

  清早,大妹、小妹和小倩,想带着这个不速之客去摘山茶花。心底有私心,想她们带我去看看他的小学。

  于是便允了,转过屋角,拐到山的那边,抬起头,沿着她们手指向的方向看去。这里是半山腰,在离山顶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房子,孤零零的立在松涛之间。风一吹,似乎也在随着风浪,不知会飘向何处。

  三个女孩子,接近豆蔻年华,嘻嘻的笑着,追逐着,往山上走去。自己只能够憋着一股劲,气喘嘘嘘的跟在她们后边。那么贴心,走走停停的不时回头。在等我,心里有满足,满满的足够。

  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爬到了校门口。脸上有细密的汗水,幸好是阴天,不至于太过狼狈。

  学校不大,两层楼,一个简单的围墙,没有操场,操场是蔓延的杂草。稀稀疏疏,凌乱的互相牵制和依偎。

  一个人也没有?

  周末没有人,教室是空空的,连桌椅都没有。正在疑惑的时候,大妹发话了:教室在二楼,一楼不上课的。

  哦,原来如此,总共一层楼三四间教室,只是两层,却只用了一层。

  原来,原来是在这里成长的,在这里学到了一些知识,在这里慢慢的长大。

  回来的时候,从山上下来。上来的时候是上坡,没太留意,回去的时候,有一段路,居然有些害怕。从小在山里长大,坡度,应该是习惯了。但是眼前,女孩子们蹦蹦哒哒的到了坡缓的地方等着我,我很不好意思的说,你们快躲到一边,万一我摔下来了,会伤到你们的。一边说一边往下走,不敢看的太远,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脚步。

  山路在这里,几近笔直,估计也有六七十度的样子了。捏着一把汗,终于下来了,从后边紧紧的抱着大妹。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带我来。

  在心底,一遍遍的说着。

  谢谢你,谢谢在人海里边遇见了你。

  如若不是,此生,也许不能够来到大山的腹脏。去感受那份浑厚,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朴实和坚韧。

  吃完饭,一转身,看到小妹在自己洗头,忍不住走过去,帮她轻轻的揉着头发。冲洗干净之后,帮她用毛巾擦去一些水分。然后用梳子帮她理顺头发,也在理顺自己的心情。

  该走了,下次,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但是,来过,在一路的风景中,还有遇见的人儿,就此,便已足够,便不留遗憾了。

  不管以后,此刻,是开心的,真的开心。

  也感激,感激大山的赐予,感激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

  也感激,在人海里,遇见过你。

  走了,车子沿着来时的路,往山顶爬去。

  离别,应该就是这样的旋律。

  艰难的往上,然后平静的道别,然后释然。

  可以听着一路的风声和细细的流水。

  再见,乌蒙山,再见……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