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湘江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早晨七点,坐车去归阳,归阳变化真的很大,特别是苏家铺一带,新修的汔车站和商贸城,看见开发区正在修建厂房,干得热火朝天。

  归阳,江南水乡古镇,象一位窕窈的少女静静地偃卧在蓆草如茵的湘江北岸,清江南边,白河的两岸,不分昼夜的江水,在低呤浅唱,诉说衷肠,白河古称余溪水,《水经注》“余溪水过县南,入于湘”。 五十年代,三吨的小木船可以通航三十二里公里,可达印塘、柳杨、官山、新桥、高城、马安、大营市,青江,十八公里可通木船,后因下游修堰而停止通航,归阳位于湘江的中上游,是中南通往两广的咽喉,往北连接衡阳、长沙、武汉,住西连接永州、桂林,直达两广和大西南云贵川。归阳古镇有一千八百多年历史,明太祖洪武元年设归阳巡检司,素有“金归阳,银白水” 之称,民间流传“乡比乡,白水乡;司比司,归阳司”,“ 双桥土布金桥纱,归阳草蓆甲天”。 特别是清朝、民国时期,手工业发达,商业繁荣,依托湘江、白河、凊江三条河流,顺流而下可通江达海,溯流而上,可达穷乡偏壤,江西、广西、福建、衡阳、邵阳等外地商人纷纷涌入。江西帮主营药材和山货,福建帮主营烟丝茶叶,衡阳帮主营南杂百货,广西帮主营日杂土纸,邵阳帮主营五金雨伞具。本地人从事酿酒、做豆腐、熬糖,贩运硝碱、草席、土布、土纱、牲畜、黄花、百合、生姜、香芋、湘莲、油茶、桐油等,最辛苦是到广东连州去挑食盐,翻越南岭,深山老林,不仅有毒蛇猛兽,土匪强盗出没,还有官方的道道关卡盘查,来回一趟少说要三个多月,有很多人在路上暴葬身亡,个别幸运儿千辛万苦才挑回来,利润可以让一个五口之家过上三个月的温饱,所以有很多人铤而走险,民间也留下了许多挑南盐的故事

  第一次来归阳看划龙船,并坐船去祁阳浯溪,他不时打量街道两边木板房,木板楼,木晒楼、木窗棂,木栏杆,也有那种江南特色的骑马墙的青砖铺子,白墙黛瓦,大部分都是二层结构,楼上住人,楼下开店,楼上地下用木板梯子相连。一扇一扇朱漆的大门,油漆己经剥落,木板由于年代久远已经发黑,两边都是摊贩,经营五金日食、农具、蔬菜水果、农产品、水产品、家禽、肉类。两边店铺有百货店、南杂店、生资店、书店、文具店、纸马店、理发店、饮食店、照相馆等。

  有几条小巷砌着石级延伸到湘江河中,成为小码头。从这小巷,或站在店子里可以看到湘江对岸的唐家岭,可以看到小机动船“突突” 地横过湘江,把赶集的人渡过来,把赶完集的人渡过去。小码头边镇上的女人们在洗衣服,洗菜。

  我向湘江边走去,五百多年的古槐树依旧,万福街,太平街,上世纪八、九年代,昔日的繁华都在太平街上,从临街的小巷,便是通往湘江和白河的码头,码头用那种红色的条石砌的,当时的湘江很繁忙,江边洗衣、洗菜。渡船也很多,客轮上通祁东、下通衡阳,我走进老街,街道狭窄,但人和车很少,有些破落户的样子,记得以前在这里赶集,显得拥挤、嘈杂、喧嚣声,现在就象是走进一个村落里,寂寞,打铁匠升起了烟火,烟煤里的硫磺味道有点刺鼻,老街的商铺仍然无奈地坚守着,客人不多,都是从湘江横渡过来的祁阳唐家岭、观音滩,常宁大堡,稀稀拉拉的,我走在太平街上,旧房子一年比一年少,或大门紧闭,任其在风雨中飘摇,屋背瓦楞上都长出绿色的青苔,或者是老年人坚守着,或者是传统的陶瓷店、弹棉店、纸马店、棺材铺、订秤店、书画店、渔具店,刻章店,理发店,炸油作坊,小本生意,租金便宜,也能生存下来,多数是房东自营。状元桥头,正在开发的十多层的电梯房,把这些老房子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过状元桥,桥上有二个算命先生和几个算命的中老年妇女,桥亭有几处漏水,木栏杆也有两处毁坏,站在桥上看看湘江,看看白河,过去那种舟车喧哗的景象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因为现在留守在乡村的人越来越少,从前热闹的码头,只有一个中年妇女独自在那洗衣服。桥上吊挂着三条倒挂的破旧龙舟,过了桥便是兴庆街,古民房保存得较完整。一直走到渡口,一条去黄泥塘的船停在那里,在那里卖鱼苖,一个小姑娘打着小花伞从船舱里走出来,归阳的女人少骨少肉,象是水中的鲤鱼,苗条而温柔,说话也有多江南水乡的软声细语。从兴庆街走到新桥,从新桥又转入太平街返回农贸市场,觉得有点饿了,便吃一碗水饺。又走出小镇,看到白河两岸的黑杨树,白河就象一道弧,又象是一条弯曲的胳膊。走上一道通向双河村的公路,来到四中,一直走到清江上的红光桥,沿着公路从红光绕到苏家铺,绕行十多里,至清江入白河处,汇合口有一桥,白河有一桥,继续沿白河往上走,有一公路桥,有一堰,上行三里有一洲,大吉、湘屏一带,白河如S型,湘屏江中一洲,洲上种植疏菜,有一堰,两岸都有排灌站,村落里有古樟。过去该段种植席草,现在多种蔬菜、水稻和烤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