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项家山的风云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喜欢项家山是近来的事,与做多年的女婿无关。喜欢那里好多神奇的故事,多得山上有藏着的,水中有沉淀的,地上有渗着的,多得与历史有关与名人有染。

  其实,项家山奇特的故事风清楚云明白,就是现在的人知之甚少。这也难怪,历史的更替社会的变迁,将项家山这个曾经传奇的山村遗忘得干净,让项家山这个曾经辉煌的山村,遗忘在遥远的角落但依然美丽叫人神仰。

  行走在上十岭山中的茶瓷古道上,一条年久失修而又斑驳的石梯路有些零落,只有一路上的青石板上那条深深的独轮车印还记着当年的繁荣,路途上那些个被遗留下来的石亭,早已在岁月中被风雨摧残成断墙残壁,也只有那些堆起的无棱石块还记着遥远的过去。

  太阳依旧是那个千万年前的太阳,山还是那座千百年前古老的山。登上上十岭头向西北回望,山下流水奔放,山头风起云涌,澎湃的心随着风云跟着流水在历史的时空中穿越。

  山涧的流水依旧狂欢,面前的风雨却有些悲壮,以至于悲壮得让人在迷茫中叹息。

  浩瀚的云海,风声雷动中早已掀开一页页封存的历史。

  云腾雾绕的上十岭山外,远方有一队西楚霸王项羽的兵民,在其兵败后四处奔逃,几经辗转又从遥远的辽西匆匆来到江西彭泽上十岭山区定居,从此项氏在此繁衍生息,过着耕读事业的生活。

  历史的画面翻阅到明代,风云簿上刻录着项家山可歌可泣的事迹,让项氏后人记住了家族在这个刀光剑影的年代里英雄辈出的荣耀,也看见了这个曾经鼓角争鸣的项家山区今世的凄落。

  明太祖朱元璋为了一统江山,曾经以项家山为据点,擂起战鼓摇动旌旗,驱兵向盘据在长江鄱阳湖上的陈友谅发起了最后歼击,一时间江南烽烟再起。漫长的征战岁月,有战败胆颤心惊时的绝望,也有得胜后欢呼雀跃的疯狂。

  落冠、斩子岭、叹子岭一一留下了朱元璋兵定江南时的悲壮故事,剑泉则让明太祖在兵败逃回项家山途中人困马乏时绝境逢生。

  烟尘飞扬的黄尘古道上烽火连天,一次战斗中朱元璋战败反被陈友谅挥兵追杀,一队人马簇拥着朱元璋向项家山方向逃窜,绝望中人马饥渴难忍,朱元璋不禁仰天长叹怒掷神剑,豪气感动天地,顿时路边剑插处涌出一股清甜的仙泉。此时朱元璋得以喘息并重整旗鼓鄱湖十八载,逐渐平定了陈友谅,一统了大明的江山社稷。

  至今仙泉仍在上十岭半山腰的茶瓷古道边,常年四季清澈的泉水涌流不断。为了回报项家山百姓舍身忘我的相助之情,弥补根据地百姓的损失,得胜回朝后的明太祖朱元璋下令将项家山建成南京之外的后宫,故今有“小南京”之说。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如今的项家山有些冷落,冷落得让人们只好从荒芜中搜寻昔时的遗漏。

  行走在宽敞的上十岭山谷盆地间,眼前所见的是人烟稀少遍地荒凉,特别是廖廖的项氏后裔。

  蒿草丛生的荒地野岭,显得特别的冷静,以至于冷静得让人感到孤独。寂静中人们只能从那些破弃的古石墩、古对湫和被泥土将要湮没的残墙中,从满地的瓦烁中,寻觅项家山曾经的昌盛繁荣,还能从仅存的几户项氏后裔口中听得到一些相关的故事,还能从幸存的项氏家谱中找到项族的兴衰史。

  项家山所有的事迹不是传说,是悲壮的历史。这段历史随着时间的堆砌早已封存在项家山的青山绿水中,早已被上十岭头的云雾湮没,只有那条古老的无名小河还哼着过去的歌谣,不知疲倦地奔向山外流向远方。

  时光无情,流水有意。项家山的故事之所以能流传至今,得益于它的惊奇,得益于它的真实,真实得让人在《地方志》上都能找到。

  历史的页面翻阅到清代,风云簿上的往事历历在目。一位项姓知府被当朝误判后将要用刑,恰在此关键时刻,案件被调查清楚,定为冤假错案,知府当场无罪释放,回乡行至现在的建山五组小河边,正好接到道光皇帝催人送来的赦免书,于是知府喜出望外,兴奋之余将跪接赦书之处取名“赦书港”以示纪念。

  项氏的故事不仅仅只有“赦书港”,项姓官员也不仅仅只有小小知府一人,项氏在清朝为官有记载的有翰林院侍讲、江西巡察史,有“一夜拔官三十六”谱诗为证,有四十八口官印的传说,有满山的古墓古碑为凭。

  暖春四月,金灿灿的油菜花早己凋谢,满田坂是一层绿绿葱葱待长成熟的油菜角。葱绿铺盖的田野不禁让人联想到广阔的草地,奔腾的战马,隔田坂的故事……

  古人云:学会文武艺,卖货帝王家。早在明清两朝,项氏家族就以耕读为本,勤奋好学的家风,成就了项氏家族的名望,成全了项氏家人的功名,于是众文武举子纷纷投军为国效力。

  从军必备马,备马就得放养,放养的马儿四处游动,时常会损坏邻里的庄稼,无意中给举子们惹了很多的麻烦,于是举子们就干脆将山外整坂田都买下作为放马场,那知当时的他们也碰上了“钉子户”,死活中间一块他的田就是不肯买,举子们以为田主是嫌买得贱,就将铜钱在其田的表面铺上一层做为买金,谁知田主犟得几头牛都拉不回头,无论如何就是不肯出买。

  一望无际的田坂,草色青青马儿嘶鸣,就是中间隔了块别人的田,马儿不能自由,举人们常有麻烦,隔田坂的别扭也特煞风景,举子们无可奈何也只能望田兴叹。

  兴衰轮回的历史,悲欢离合的世情,风淡云轻的时空中,总有些看不清数不尽的流星,那瞬间闪烁的美丽让人搜寻让人回味。

  我喜欢项家山,喜欢从前的项家山代代有英烈世世传书文,喜欢项家山青山的奇境,喜欢项家山清泉的甜美,喜欢项家山那真实而又古朴的故事。

  真想从此住进项家山,做个常年四季都能欣赏项家山奇秀风景的闲人,享受其中;真想从此住进项家山,做个时常搜寻项家山古老故事的痴者,乐在其中;真想从此住进项家山,做个自由的撰稿人,将项家山神奇的故事、秀美的风光写进书里,让更多的人了解项家山,让更多的人走进项家山,让项家山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