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粽子的选择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没有一个一妈一妈一不是偏心的。

  哥哥比他大一岁。从小两个人在家里什么都是相同的。一样的碗筷,一样的床铺,一样的衣服,吃同样的饭菜。只是在位置上,哥哥习惯一性一地在左,他在右。

  家里穷,买不起小孩子们喜一爱一的玩具,也买不起小孩子们喜一爱一的零嘴。可一妈一妈一从田里干活儿归来,会捉两只一模一样的蚂蚱给他们玩耍。也会从兜里掏出一把酸甜的野浆果,洗干净放在盘子里,然后哥哥吃左边的,他吃右边的。

  然而,这样相同的环境和条件长大的孩子,一性一格和体质却是迥然不同的。哥哥似乎生来就弱一些,瘦瘦的,总是一爱一生病,一性一格看起来也偏内向,像温室中的小幼苗,像城里没有见过一陽一光备受呵护的小王子。而他却是虎蹿着长的,又黑又结实,整天没心没肺地又说又笑,树林子里奔跑,小河中摸鱼。皮实健壮的他看起来更像是哥哥,哥哥也成了他的跟屁虫。

  一妈一妈一总是对他说,你哥哥不如你强势,你是他的亲人,你要让着他啊。一妈一妈一也总是会对哥哥说,你是哥哥,你要知道一爱一护弟弟啊。

  一妈一妈一的担心其实是没有必要的。从小没有不打架的兄弟,不过他们哥俩的感情倒是不错。即使上了学,他们也在一起,成了同桌,哥哥坐在左边,弟弟坐在右边。一起回家,一起写作业,一起看一本故事书。

  穷人家的孩子多半都知道刻苦,他们也不例外,学习上的事情从来都不让父母一操一心。转眼间,他们都读到了高中。那一年,爸爸却摔伤了腿,不能再出去打工挣钱了,光靠几亩薄田是无法供他们读书的。月底回家,一妈一妈一犹豫了很久,还是透露出了担忧。他们很懂事,他说让哥哥继续读吧,而哥哥坚持说自己是老大,理当撑起这个家,让弟弟读书。

  这是弟兄俩长大以来第一次最强烈的争执,哥哥急得脸都红了。一妈一妈一看着桌上昨天一个亲戚送来的一兜糯米,一把蜜枣,突然有了主意。她对他们说,你们哥俩别争了,我晚上把糯米泡上,明天早上给你们包粽子,吃中蜜枣粽的那个继续上学。

  他们都点了点头,这对他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就多了一盘粽子。哥哥向来有早起的习惯,已经坐在桌前等他了。像往常那样,哥哥吃左边的粽子,弟弟吃右边的粽子。

  当他吃完一个,又打开一个,刚咬了一口,就吃出了蜜枣。他愣住了,一妈一妈一一时也愣住了,甚至有几分惊讶。哥哥却高兴极了,似乎是他意料中的事,说,你看,老天爷都要让你读书,你还跟我争。

  一妈一妈一那天只说了一句话,行,就你读吧。然后就去忙着干活了。

  对于他去读书的事实,在亲戚邻居们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他和哥哥的命运却是在这件事情上越走越远。哥哥为了照顾爸一妈一,没有选择出外打工,跟着邻居学起了养鸡。他用一妈一妈一和哥哥种地养鸡的钱读完了高中,又读完了大学,然后留在了城市,有了一个体面的工作。

  后来,一妈一妈一生病,需要输血,哥哥把他叫回来,他才知道原来哥哥身上流的竟不是爸一妈一的血。哥哥是爸爸同事的孩子。当年,爸爸和哥哥的爸爸同在一个地方干活,而哥哥的爸一妈一因为一次意外不幸离世。爸爸回来和一妈一妈一商量,一妈一妈一觉得这个孩子可怜,就收养了他。

  哥哥很早就从亲戚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可他只把这个秘密紧紧地藏在心里,不曾问过爸一妈一,更不会对弟弟说。他心里知道,爸一妈一对他真好,比对自己的孩子都好。

  那个蜜枣粽的选择其实是有意的。一妈一妈一在那个包着蜜枣的粽子上是做了记号的。她觉得羸弱的哥哥更适合去读书,所以悄悄地把蜜枣粽放在了哥哥的那边。而恰巧早起的哥哥看到了一妈一妈一的纠结和痛苦,他趁一妈一妈一离开的刹那,又悄悄地动了手脚。然后,弟弟就自然而然地吃到了蜜枣粽。

  一妈一妈一到底是偏心了,她的天平偏到了最需要一爱一的那一端,而哥哥把这份本来就属于弟弟的一爱一又还给了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