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农民工的眼睛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农民工的眼睛

  奔跑在阳光的缝隙里,我的爱,跌落在那年车站旁的天桥下,残喘不已。

  那一年,我20岁,怀揣爸爸从叶子烟袋里掏出的500元,一路南下,一路南下。

  捂紧那叠钱,吸允着那份爱,感悟着叶子烟的味道,我辗转奔波在大小工地,力求一处归属。

  在外漂泊,心愈来愈苍凉,日子愈来愈粗糙,月亮一天比一天圆,家和心的距离,愈来愈近了,近的我能听到妈妈的呼喊声。从早到晚,从工棚到工地,细数着日子,描绘着岁月。将我眼睛里最后的颜色,寄于一行大雁,为我老家的双亲捎去平安信。

  我的眼睛里没有沙子,没有苦楚,没有奢求,没有好高骛远,只有浅浅的一行泪水,如一杯清酒,纯纯的,淡淡的,里面映寸着妈妈的微笑,如此而已。

  一年又一年,妈妈望穿秋水,望断岁月隔阂,她永远不知道,远方的儿啊,为什么迟迟不归。

  一年又一年,远行的人啊,总是站在工棚里,遥望着家的方向,默默的祈祷着,希望牵挂的线头不要早早地断掉。

  这些年,工地不稳定,家也回不去,心也累了。这些年,总想放弃,放弃漂泊,放弃梦想的好日子,回归田野,回到妈妈的怀抱。——漂泊的我时常这样默默的念叨着。

  经年柳絮,黯然神伤,丝丝牵挂,丝丝思念,丝丝相连,丝丝入脾,每一丝都撕扯着我。

  回首,掀开季节年轮,我眼睛忍不住潸然泪下,愁肠断肺;落花处,抱着农民工这个名字傻傻的笑。

  如今,我依然站在工地的一角,目视着家的方向,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农民工的春天

  走过多少个城市,我已经数不清了;干过多少个工地,我也数不清;换个多少个老板,我更是数不清;挣了多少钱,依稀记得,那只有每年春节时,怀揣几叠钞票及一张车票,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车站与家之间,很多时候,来来往往里,我依稀记得哭过,盲目过。大包小包里,除了行李,就是跟妻子买的一条围巾,那是一条城里人都喜欢的款式。

  工地的日子也还算好过,这些年,工资没有在拖欠了,工价也高了;在城里,我租住了房子,买了手机,买了电动车,也买了很多家具,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很多时候,心里暗自高兴,这下什么都有了,如果爸爸妈妈来我城里的家住上一回,走走看看,兴许此时不再有遗憾。

  二

  这些年,穿越大大小小的城市,千转百回里,我总是牵挂着家乡,那抹乡愁总是挥之不去,脑海里偶尔闪过青春懵懂的爱情,隔壁家的幺妹子,幻想无数个见面的场景及她现在的生活境况。

  这些年里,挣钱再挣钱,是我生活的主题,也是我踏出家门的原因,也是给予家人的希望和安慰。人生几何,钱的分量究竟多重,看到妻子的笑脸,我才明白。

  岁月悠悠,时光荏苒,工地熟悉了我,我也熟悉了工地,一来二去,工棚里的一切和我很亲很亲,我们可以心贴心的聊天喝酒,谈天说地,因为,只有这里的一切最懂我,最了解我!

  三

  拾起一轮明月,工地是我生命的第二个家,这里亲切、温暖、美丽。想大声唱就大声唱,想大声哭泣,就敞开嗓门大吼、大闹;想做几个春秋大梦了,就窝在工棚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几年里,虽然腰包没有鼓起来,但是我觉得很知足,很开心,很快乐,很幸福。几年里,虽然每天都灰头土脸、脏不拉几,但是我觉得踏实舒服,每天都阳光灿烂!这些年,渐渐的懂了,泪水和汗水其实是甘甜的,酸中的幸福需要用心和爱去慢慢品尝!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