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一个人的舞台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三尺讲台

  八月,总是最温馨的,即便是秋雨打湿了脚下踩出的每一个印记。雨后初霁,薄雾轻起,缱绻了桂花绵绵溢出的清香。我低头路过小园香径。别有一番温馨涌上心头。这里最奢华,正是学校的腹地,周围分布着餐厅,教室,宿舍,办公楼。绿意浓浓,柳枝婆娑,桂花溢香,月季绽放,更为这温馨的校园平添几许艳丽。

  远远的,我看到这里的静谧,在滚滚红尘的喧嚣中。我一步一步向这里走来,忽略了身边的每一处旖旎,我不知道走了多久,把身上的重负一点一点抖落,坚定的沿着那个方向,最终走向这三尺讲台。这里有点孤寂,有点静谧,只一个人扭来旋去,没有霓虹灯的炫彩,没有惊天动地的呐喊,没有鲜花香车可炫耀,没有繁华富贵可媲美。只有几十双眨动的眼睛,静静的如船上的风帆,催动着一艘航行的船。

  有时,这里像一片草原,这里青草肥沃,无边无垠,牧放着一群活泼健壮的绵羊。天空那样的高远而晴朗,四面八方的和风扑面,这里如此的肥腴空旷,我是羊还是牧羊人?

  有时,这里又像一条小河,汩汩的流淌着澄澈的甜津,鱼儿欢快的畅游,阳光静静的流泻,远处的水草丛中,传出鸟儿欢快的鸣叫,我静静的聆听,聆听这河的欢唱,这嘹亮的歌声荡涤着生命中的尘埃和重负。

  我在这里漫步,一年年,被什么驱赶着,在时光中游走。这三尺讲台,何尝不是我生命中的繁华富贵地?我默默的在这里耕耘,汲取阳光的温暖,付出烛炬微光,传道授业解惑,培植出天使般的生命,尽管他们最终渐渐走远,可我分明看到,他们满身溢着阳光。

  一轮明月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这是那节课我讲的主要内容。我的思绪在遗传学的讲解中飞扬,我看到一双双渴望的眼神在我的脸上浏览,在我的声音中舒眉展眼耳不旁听。似乎是我一个人的世界,似乎又是一个巨浪掀天,湖光山色变幻无端的喧嚣世界。即便如此依然有一匹倔强的马驹把自己封锁于沉沉的睡眠中。  我终于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和他一起踏着阳光的碎片,把他的心从一片阴霾的湖底捞上布满阳光的岸砥。

  他告诉我:“我是一个坏学生,老师,你不用管我了。”我轻抚他的头:“孩子,在老师眼里,学生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勤奋与不勤奋之分。我希望你振作起来,你一样可以取得好成绩。不仅仅是学习,包括你以后的工作和生活。”

  我和他走过讲台之外的那个下午,太阳渐渐没入天幕,他在思索中渐渐离我而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台湾的林清玄曾讲过一个动人的故事:一位住在山中茅屋修行的禅师,有一天趁月色到林中散步。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突然开悟了灵性。他喜悦地回到住处,却见自己的茅屋遭小偷光顾。找不到任何财物的小偷刚要离开时,在门口遇到了禅师。原来,禅师怕惊动小偷,一直在门口等待,他知道小偷找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早就把自己的外衣脱掉拿在手上。小偷遇见禅师,正感到惊愕时,禅师说:“你走这么远的山路来探望我,总不能让你空手而回呀!夜凉了,你带着这件衣服走吧。”说着,就把衣服披在小偷的身上,小偷不知所措,低着头溜走了。禅师看着小偷的背影穿过明亮的月色,消失在山林之中,不禁感慨地说:可怜的人呀!但愿我能送他一轮明月。禅师目送小偷走了之后,回到茅屋赤身打坐,进入空境。第二天,他在阳光温暖的抚慰下,从极深的禅境里睁开眼睛,看到他披在小偷身上的外衣被整齐地叠好放在门口。

  于是便有一种希望,希望我的话语能像禅师的话语一样,化作一轮明月,使他不再忧慌。

  我的期待在时间的匆匆中见到光芒。期末考试卷的空白页处,他为我留了一封信,我只记得最后一句话是:老师,你的话我会记一辈子!我欣喜,我真的给了他一轮明月,只要他的心里亮堂了,他的生活便会拥有一片无垠的原野。

  出乎意料

  教材早已换过版本,但那本旧教科书,久久地躺在我的书柜的最醒目处,一是为了自省,一是为了纪念。  那是一个秋天,一个充满相思的季节,在这样的季节,我充满喜悦回到我久违的母校,想要看望我曾经的“仇人”郑书建老师。这曾经是我最大的愿望,我想告诉他,我现在已经和他一样在三尺讲台上播撒生命的希望。  秋风一阵阵吹来,片片落叶在空中炫舞,最后旋入泥土,化作春泥,如燃尽的蜡烛,只留下温暖给那料峭的夜晚。

  我正要叩门,却发现锁早已锈迹斑斑:“你找郑老师么?”一个陌生的声音。“是的,他调走了么?”“半年前,他已去世。”我的心突然沉入海底,我的一路的喜悦顿时化作泪雨,今生今世,如此咫尺却又如此遥远。他可知,因了他那次的暴风骤雨,居然为三尺讲台又多了一个自己的副本。

  我对他曾经有太多的“恨”,只为那次他对我暴风骤雨的批评,但到了今天,我做了他做过的事情,甚至比他更狠。

  “刘老师,你管管你的学生吧,某某上我的课老是和我对着干。”历史老师很生气的告诉我。我也气愤,难道他的父亲是某医院的外科主任,他就可以如此不尊重老师的劳动么?下午放学时,我点名那个学生来到我的办公室。我二话没说,拿起办公桌上的课本,狠狠地在他的脸上扇了两下。当时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力气。

  他居然没有反抗,正像十几年前的我,被化学郑老师在课堂上暴风骤雨的批评时的表情一样。只怔怔的看着我,显然我的举动他也吃惊,我趁势告知他的错误,就地教育一番。

  那是我唯一一次的打学生,也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难过,我本不该打他的,可他接受了,并改变了自己,期末考试时,他的成绩全年级第二。

  离开母校,我的思念便随了秋风慢慢荡去,渐渐的浓缩,直至一枚小小的邮票。真的有天堂和地狱么?老师,你可否收到我对你的思念——那枚小小的邮票?

  无能为力

  那一个夜晚,我如此的孤单。天空中舞着雪花的倩影,我在雪花旋成的地毯上嘎吱嘎吱的走着,那么美丽的雪花,居然创造了一个空旷、寂寥和苍凉的世界。

  我打开手机,那封短信跃入眼帘:“老师,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是某报社记者的儿子,我的学生发给我的第一封短信。

  他不交学费,抽烟喝酒谈恋爱。这是其一,更严重的是在学校打架和抢劫。我多次劝慰之后,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以至于班上的学生都怕他。

  告知他爸爸,爸爸也无奈,爸爸给他的学费全花掉,然后抢劫别的学生。我无奈给他最后通牒:不交学费不要进教室。他真的在学校蒸发,然而,在这冰冷的冬天,收到他20多封酷寒的短信。  他的最后一封短信告诉我:“老师,你再管我,后果自负。”我终于发现,这三尺讲台,并不是孙悟空手中的金箍棒,可以斩妖除魔。也不似一场暴风雨,可以冲刷世间一切污垢。我深深的感受到,这三尺讲台依然任重道远,依然负重累累。

  我久久的伫立,看窗外的雪花翩舞,看落日余晖的悲壮,看风花雪月的浪漫。我想,这三尺讲台,虽然有些静寂,但,它依然是人间的四月天,依然是充满朝气,充满鲜花和掌声的最广阔的舞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