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母亲的花书包经典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7岁那年,我要上学了。看着在贫困中没有耽误成长女儿,母亲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手摸着我的小脑袋,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去学校报名的那天,母亲早早地把我叫醒,帮我扎好了“歪歪桃”,换了一身不带补丁的衣裳,从柜子里把头几天用精心缝做的小花书包拿出来,给我挎在肩上。镜子里的我立刻焕然一新。

  花书包是母亲用一块小碎花的平纹布手工做成的。书包的四周与兜口处都夹着均匀的非子。书包带是母亲向编小辫似的编成的。虽然很普通,可我背在身上觉得沉甸甸的,里面装满父母亲的爱和殷切的希望。

  我向一只活泼的小燕子,一路上高兴得连蹦带跳,母亲在身后不断提醒,小心点,躲开车。

  当母亲手牵手把我领到老师面前时,我有点怯生生的,面对老师的提问,有点磕磕巴巴,声音有点抖。母亲在一旁一再鼓励。梅,别害怕,你是最棒的。母亲的鼓励仿佛是一粒镇定剂,接下来,不管是让我查100个数,还是用用手指头算10以内的加加减法。我基本上对答如流。

  老师夸我聪明,母亲在一旁乐得合不拢嘴。我顺利地通过测试,被安排到一年二班。

  接过老师发给的新书,我好像捧着人生的字典,小心翼翼地翻看着里面的彩页,里面的内容感到陌生,又似乎很熟悉。回家了,母亲帮助我把书合上,装进书包里,领着我走出校门。

  路过商店,一向仔细的母亲破例给我买了两张包书皮的亮光纸。回到家后,立刻拿出剪刀,坐在炕上帮助我包书皮。母亲的手天生柔软细嫩,不向父亲的手粗大,青筋爆皮。母亲一向做事认真。包好的书皮棱是棱角是角的。这还不算,母亲把包好的书放在炕上,再用几块木头压实,母亲说,这样用的时候板正。

  每天坐在课堂上,端着母亲给我包好的书,念课文的时候声音洪亮感觉底气十足。

  母亲很疼我,可也很抠门。我的作业本,铅笔都不是敞开供应。作业本要前后都写满字后才可以以旧换新。铅笔握不住的时候,母亲就把里面的铅取出来,安在自动铅管里接着使用。母亲怕我削铅笔的时候碰到手,所以,每次上学前,母亲都给我削好几支铅笔放在文具盒里。

  母亲的花书包,陪伴我走过3年的春夏秋冬。我使用得特别爱惜,虽然时间用得较长,有些退色,花纹不太清晰,边角有点破损。但我始终舍不得丢掉。从最初的1+1等于二的浅显算数,学会了解难度应用题,学会了感情阅读,学会了词语运用,学会了写段谋篇。

  不可否认,母亲是我学知识、学文化的领路人,是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给予我安慰、给与我自信、给予我鼓励最多的人,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