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心的最里面经典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心的最里面,有什么?

  我想,必定是生命的春夏秋冬。

  奥尔罕帕慕克说:“对我来说,做一个作家就是承认我们内心的伤痕。”

  我们的初生就像是一只通体透明的玻璃杯,有的人在上面留下他们清晰的指纹,有的人会使它出现裂痕,还有人会将杯子打碎,我们内心的咸湿的气息,不受控制的弥散开来,以至于我们自己都未必能感觉到。

  有时候,我深深地觉得,春天、夏天、秋天、冬天,轮回的四季能够通向我的内心,窥视着我生命的动态。可究竟是谁允许它们逐渐占据了我寂寞的灵魂呢?

  是我自己。

  犹记年少时,一直向往“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境界,带着欣喜和茫然,将明玉一般的纽扣,一针一线缝在岁月的衣衫上,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那么井井有序。但是从十三岁开始,我突然就觉得自己孤单了,世界也孤单了……独上高楼,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也锁了自己的心。清凉而凛冽的风吹起柔软的短发,尘封的记忆被时光的钥匙轻轻开启,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我心的最里面,发现那是难以启齿的伤痕,那些伤,究竟有多少,只有我知道。

  好在我将自己的孤寂交给了文字,我一直地抒写,其实就是为了抒写这样的伤痕。耐心地挖掘它们,了解它们,最后照亮它们,让它们成为我自身、我的精神和我写作的一部分。

  曾读过林徽因的《悼志摩》,里边说:志摩最动人特点,是他那不可信的纯净的天真,他比我们认真,虔诚到傻气,到痴!他愉快起来他的快乐的翅膀可以碰得到天,他忧伤起来,他的悲戚是深得没有底。徐志摩在林徽因的内心深处,悄悄地点燃了爱情的一把火,他是她的朱砂痣,是她的床前明月光。爱上过一个人,天开了,地也开了,原来,通往内心的路可以有爱作为路标,一步步指引我们走向美妙而凄凉的殿堂。

  其实,只有心灵的孤独才是最大的孤独。我想,当爱情面对着错综复杂的内心时,总显得势单力薄,有一份孤单,爱情不可拯救,亦不可消除,爱只不过是一根拐杖,有它,走得快些,无它,走得慢些。人们心底的苍茫有时候会气势傲然,会剑走偏锋,还有的人倔强地坚持着自尊和骄傲,宛若一支素梅,清高、冷艳,有所爱亦有所恨,那是因为他们知道,离开了心灵,就是背弃了自己。我们一生所质问的、所寻找的,难道是别的吗?

  是内心。

  而通往内心的道路深不见底,蜿蜒曲折,像那千沟万壑中的涓涓细流。这让我不禁想起那个曾经将万水千山走遍的三毛,渴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和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鲁迅,他们是不是都走进了人心的最里面呢?

  我喜欢看那秋天的太阳从碧波荡漾湖面上一点点沉下去的景象,这时候,我仿佛也跟着夕阳慢慢地沉下去了,一阵强风吹过,卷起了湖水咸湿浓烈的气息,还泛着苍老的绿意,清凉而寂寞。我站在湖边发呆,看着自己的影子倒映在水中,却不知此情此景早已在我不经意时袭击了内心,忧伤且缠绵。此刻,我只想离开这座心的围城,远走、再远走……

  内心的百转千回,也许只有自己最清楚了罢?张爱玲有句话说得尖酸刻薄:沾着人就沾着脏。她只是自将萎谢了。她潸然的知道,自己的内心早已与世隔绝了,只剩下文字和疾病伴随她度过凄凉的晚年。

  在心的最里面,必定潜藏着另一个自己,每当我找不到方向,寻不着内心的时候,我就会猛然发现——原来,我与我自己竟隔着千山万水!

  走在路上,蒙蒙细雨将一切染得翠绿了。我放眼望去,好像看到了自己饱满的童年,儿时的那个我,正在时光的岔路口,微笑着,用手亲切地拍拍自己的小脑瓜,唱着好听的《七色光》……

  我一直以为远方总是很遥远,后来才知道,再遥远的地方,都远不过心的最里面。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