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怀念我的小白原创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小白死了。但它又没死,因为在我心里,它还活的好好的,一如过往的在我的院里觅食,行走,或是悄悄的溜进我为它准备的房屋。

  小白是只鸡。之所以被唤作小白。你大约已揣测到我对它的爱,究竟有多深了。

  小白的妈妈,月白鸡婆抱窝时,我一点不知。后来,细心的妻发现了,对我说;“月白不下蛋,抱窝了。身底孵着一个蛋,贵气的咋赶都不起来。”听了她的话,我索性又拿了五个蛋,送月白去孵。

  许是与蛋少有关,月白孵的很好。六只蛋就是六只小鸡,一只不少。

  我对月白照顾有加,偏吃另喝。六只小鸡自然不在话下。我去学校前,看一次,从学校返回还要再看一次。

  有一日下午回家,妻对我说;“不知谁家养了他嫩老子,等我听见鸡叫,六只小鸡仅留下一只白的,其余五只悉数被咬死了,不信你看那柴窑口去。”我是含泪看那残相的。忍着些伤心,葬了小鸡遗体的。

  一只母鸡日日带一只小鸡。其情景真的让人看着心酸。自然也对它们,用了些心的呵护起来。

  又是一日午间,我们一家在屋里吃饭。听的门口,一阵突突声里,一辆摩托带着呼啸声,快速飞过。紧跟着是一只鸡的尖叫,我说声不好。跑向门口,只见小白鸡躺在当路。一大滩血泊里,小鸡膛破肠裸,一只腿不停的哆嗦。我在看远处,那里还有那骑摩托的鬼影子。

  我感觉到了这小白的多灾多祸。心疼的抓起奄奄一息的小白,叫来了妻。我们把它沾血的毛剪掉,塞进肠肚,再用针线缝了,撒些消炎药粉,就看它的造化,是不是还活的过来。

  可怜的小白躺着吃东西。俩天后,他又奇迹般站起来了。其后,一路顺顺的长成了大鸡。

  大约如命理学所述,这小白还有劫数在后。

  小白长大成鸡,欲下蛋时。有那么一晚,老鼠咬烂了小白的屁股。当我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时,真的感觉了啥叫束手无策。我只能象征性的给点药粉,再看看能否逃过这一劫。

  小白又挺过来了,并且比别的鸡,更能下蛋。在我心里,勿说下蛋,就是好好活下来,就是天数。我都自然会高兴的不得了。怕它再遭恶鼠害苦,我把小白的鸡窝,修到我家近房檐的高处。

  直到我搬家进城,才不得不把它送人去喂。要不,我们的友谊会更长久些。

  我怀念我的小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