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风筝从未断线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母亲总说我是风筝,小时候她把线紧紧攥在手里,希望风筝飞得越高越好。长大了,她觉得不安了,因为觉得风筝的线断了……

  上大学后我不再经常回家,虽然家离大学很近,可自己还是最起码一个月才回一次家,我也不习惯经常打电话问候父母。只有当父母主动打我电话叫我注意天气保重身体时,才发现好久没有想起他们,好久没有问候他们。我一边愧疚自己的冷情,另一边却自豪自己的独立,我不再是个奶娃娃处处依赖着父母了!我喜欢母亲把我比作风筝,飞得越来越高才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躲在父母撑起的世界里是成不了雄鹰的。

  最近一次回家,父亲抱怨我很少打电话给他们,很不放心我的生活。我不置一词,认为只是父母的控制欲作怪,没有把它放在心上。母亲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幽幽的说:"你一直嫌我们管你太多,可是我们却觉得你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离我们太远了……"当时我心中的感觉是复杂的,酸涩、委屈、愧疚……自己也分不清。不可否认,我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父母,也许是成为断线的风筝了,但父母那样直白的表达让我很愧疚不安,只能涩然淡笑。

  回校没多久,我的牙齿突然很疼,腮帮肿肿的、牙龈红红的,吃饭睡觉都不得安生,我很孤单很害怕。虽然身边有同学和朋友,可是她们也只是淡淡的关心一下,毕竟没有人是世界的中心。我第二天实在受不了了,想请假去医院检查,虽然可以找朋友却还是难以心安,那时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是很脆弱。克制不住内心的害怕和恐惧,我打通了父亲的电话,我想伪装的坚强一些,可开口的话语就带着哭腔和委屈:"爸爸……"父亲一听就急了,忙问我怎么了。当时不知为什么,听到父亲的声音心就安定了不少,告诉父亲牙疼想回家看医生。挂完电话,我就在宿舍休息,不到一个小时,父母就来到了学校。我在父母焦急的目光中眼湿润了,所有的委屈不安都爆发了出来。原来风筝害怕风雨时,线会牵扯它,告诉它,他们在……一直都在……看着风筝……

  我是断线的风筝吗?在看完医生躺在家里休息时我一遍又一遍询问着自己。经历了这件事又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可笑啊又是多么盲目浅薄啊,那条风筝的线不是在父母身边时就有,不在父母身边时就断的。那条线没有那么不堪!那条线有着我和父母的血缘羁绊,有着十几年以后会更长的亲情的依恋,有着家这个特殊存在的绑定和凝聚。那是一根不会因时间距离而断的线,死亡不幸都割不断它,它一直连在我和父母的身上,烧不掉剪不断……

  我是一只风筝,一只想要飞得很高很高的风筝,可我身上有着令我安心的一根线。我可以在风中飞翔的时候感受到它的存在和牵绊。但那根线从来不是阻挡我飞得越来越高的障碍,不会将我扯下去使我落入淤泥……因为牵着那根线的人比谁都要爱我比谁都希望我能飞得越高越好……父母撑起的天空我一直嫌弃它太小,可是受伤回头时他们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回到学校,我还是老样子,不会三天两头打电话给家里,还是隔了一个多月才会回次家。父亲还是会抱怨我不关心他们,电话打得太少。母亲偶尔还是会说我是断了线的风筝,可我不会再涩然笑着默认,我很认真的告诉父母,我是不会断线的风筝,走多远飞多高,你们手中都握着那根牵引着我灵魂的线,那线永不会断……

  我从没告诉他们那句藏在我内心很久,却是我最近才发现的事实——我深爱着你们,我的家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