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关于太阳雪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等了很久,终于,尘封的心情,就这样被一场久违的飘雪轻易敲开。

  晨雪,其实下的并不大,与冰寒料峭的大东北相比,这里,充其量也算是一毛一毛一细雪,可这毕竟是龙年里黄河三角洲的头场雪啊。雪,在悠闲的飘着,而太一陽一却依旧照着,天空依然裹满暖和的气息,所以才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太一陽一雪。

  冬日的一陽一光虽说不是特别温暖,可在雪的映照下,天空越发显得耀眼,以至于人站在雪幕中,心情异常的敞亮,异样的爽一快。索一性一走进这漂白的世界,行走在寂静的路上,无人与我同行,只有温顺的冬松站立在冷峭中,默默的伴着我。几片雪花飘来,粘落在唇角,那跳跃的小一精一灵,等不到手指轻抹,便化成一丝甘露,舌吻过后,丝丝凉意,浸透骨髓,醉了灵魂。

  面对落雪,面对这美丽的景致,我想搜尽所有华丽的辞藻,来诗画这片茫茫雪野;我想用尽所有心思,想去感恩生我养我的这一片沧海桑田;我想面着对空旷的原野,大声的呼喊,苍天厚土啊,你是我的灵魂,是我一脉相承的根源。可我始终找不到那份语言的奢华,似乎也没有多少源源不断的才思泉一涌,我只想踩踏着属于我的这片热土,用我的感受,去撷取一份平淡的静谧,去独享一陽一光里散下的雪舞心情。

  远处,袅袅炊烟升起,朦胧了小村的遥远。疾风里,芦笛声声隐约传来,却清晰勾勒出早已逝去的童年。

  还记得那个寂寞的巷口吗?厚厚的积雪,浅浅的马蹄,深深的车辙,碾碎一袭平川,曾留下两道长长的思索。年少的我,背着简易行囊,在祥父慈母恋恋不舍的目光中,从村口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走过,从无人踏踩的落雪上走过,去外面世界叙写自己一生的故事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多少的憧憬、无奈 ,多少的辛酸、拼搏,一路走来,数不清的故事情节,就像这漫天飞舞的雪花,逝去的虚无缥缈,留存的刻骨铭心。风雨里,我懂得了汗水和价值的等价,雪霜中,我懂得青春无悔,岁月蹉跎。

  忘不了军旅生涯时那个料峭的冬天,那天,有些一陰一霾的天空,也是下着这样的太一陽一雪。

  大雪封门后的天气格外的冰寒。我和刚入伍不久的新兵,随舰艇出海,执行航训练任务。正当我们完成训练科目准备返航时,接到岸勤指挥部紧急命令,大意是说有一艘附近渔村的渔船,因这场突降的大雪,在崂山湾东五十海里的方向迷失了方向,要我们舰艇调转火速前去救援。

  舰艇,在雪雾弥漫的大海上疾驰,信号灯、雷达网,全部打开,将近一个小时的搜寻,终于在汪洋中,发现了如一叶扁舟似的遇险渔船。可是,当舰艇快要靠近小渔船时,由于舰大船小,再加上雾雪天海面能见度极低,一浪一涌不断,舰艇很难靠近小船。这时,我们的轮机班长,一个有着12年军龄的老志愿兵,毅然跳上橡皮艇,在一浪一簇水涌下,奋力划动前行,慢慢接近了渔船,把冻得已经瑟瑟发一抖的几个渔民兄弟接上小艇,然后一一送上了军舰。

  全部六名渔民安全获救了,而我们的轮机班长,这位来自黄河三角洲的老乡,因为在寒冷的冰水中待的时间太久,双一腿关节严重冻坏,尽管及时去海军医院进行了保守治疗,可后来还是拄上了双拐。

  在支队政治部为他举行的庆功会上,我们一群老乡兵,把自豪的目光投向他,一起举起手,敬佩的给他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那场雪,那场太一陽一雪,一生一世,都深深融化在我们每一个经历过战士的心中。

  如今,像一个远行归家的孩子,又回到了这个叫做故乡的地方,那种远离大海喧嚣,那种漂泊已久的归属感,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的确给人带来一种踏实的感受。

  我欣喜,能在故乡的土地上,独自领略这飞舞的太一陽一雪。

  依旧温馨的农家院落,直起轻飏的炉烟,灰白的烟雾与雪花融为一色,慢慢消失在苍穹之间。雪冷的天,趴在门口的大黄狗都懒得动弹,即使胡同口闲杂的脚步走过,它不都不想抬头看上一眼。屋檐下,风干数月的猩红辣椒,串着整个冬天;沾满雪的苫布,遮不住玉米棒槌寂寞的眼,也想敞开心扉,钻出拥挤的粮堆,感受冬天。

  这样的天,一家人围着红红的炉火,烤的焦香烫手的红薯,说着东家西家里长里短。如果,有人给幸福下一个定义的话,我想,这种平淡中的温暖,也算是其中的一种吧。

  雪花,依旧在飘着,透过云缝的一陽一光依旧扬着笑脸。

  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我知道,那是更多的人,也被这场造物主无私馈赠的礼物所感染,一起走进这清新的自然世界,感受瑞雪丰年的吉祥兆头。

  哦,太一陽一雪,我心中永恒不变的温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