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披一身暖阳过寒冬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1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窗外的街灯已经昏暗了许多,天边的夜空,辽远而沉静,还来不及紧紧的梳理过往,秋季就滑去了,冬天来了,一年的时光也即将要去了。

  天是开始凉了,手脚的冰凉也提醒着我,要好好的让自己温暖着。那些不敢触摸的心事却一点一点的荡开,顿积长久的泪水,颗颗滚落。就这样倚窗,听风,闻着自然的气息,心底平了,泪也挥洒,情感也就真实了。

  随着自己愈长大,看着父母亲脸庞从年轻变憔悴,头发从乌丝变白发,动作从迅捷变缓慢,总有一种感动让我无法安心。突然好留恋家,从未如此强烈。抬头,母亲似乎就在前方一直对我笑,一直笑……如此慈祥,如此苍凉,然后阴霾迅速消散,露出干干净净的明媚的光,大片大片的暖意涌过来……

  有时,真的想自己做一片叶子,随风飞舞。不安的时候,迷茫的时候,音乐便成了最好的依托,思绪便有了所依,随着节奏,流淌出来……沉默,习惯了这样的方式来疗伤。累了翻一翻书,倦了眯一眯眼,念了,看一段彼此的文字,哭了,低头把泪轻轻擦去。一切的一切,那么自然,又那么的痛。一直以来,所有的痛,所有的伤,我都自己忍着,自己来扛,即使想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我只是在想,这样的痛,还要持续多久?人的一生总是会被许多憾事纠结,一段思想,就那么交给了风,我终于明白那是我永远不能到达的岸,闭上眼睛,周围是那样的静,像黑夜里的沙漠一样静的出奇,静的让我的心跳都想停止。如果可以,我愿意选择不曾相识,如果可以,我愿意不去陷入这爱的沼泽。

  我一直想寻找一处能够测算前世今生的卜卦之所,悄悄地探测一下不长不短的生命历程中,我终究会飘向何方。我的虔诚亦不足以抵消我对未知的恐惧之情,在追寻一粒尘埃的命运面前,我怯步了。怯步的理由,也仅仅是,我不过一粒不起眼的尘埃,命运于我,早成定数,无论落于何处,我都逃不过一粒尘埃的下场,所以,我认命。

  法国畅销书的作者德莱姆说:“多少时间是浪费的?没有。多少时间是确定的?零。如何破壳而出?脆弱。”逃不开,又靠不近。伪装的笑容下,是凄楚的悲鸣。那些泪流满面的瞬间和感动,就要我在寂静中黯然老去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多么美好的誓言。是的,幸福一辈子,温暖一屋子,或许是每个女人的心中永远的梦吧。我不会再奢望什么,就一个人静静地躲在角落里,欣赏着别人的幸福,就让夜的黑与我相伴,我不想让一些不相干的事,将我的思想束缚。笑,就灿烂的笑;哭,就痛快的哭。倘若我总这样封闭自己,伪装着生活,我会多么痛苦。

  立冬了,这个季节里有一个真实的自己,坐在这里怀想。不管生命的阳光所填充的日子有多少笑声,被挤占的空间还有多少黯然,也要合情合理的为自己找一个借口,丰盛而热烈的活着。期待,期待那暖暖的阳光,那么一丝丝风,一定迎面拂来一股温暖入心……披一身暖阳过寒冬!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