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名家散文 听雨

散文 时间:2018-04-1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听雨是一篇借景抒情的散文,关于名家的《听雨》散文有哪些呢,下面是YJBYS整理的相关内容,欢迎大家学习参考!

名家散文 听雨

  名家散文 听雨 篇一

  听 雨

  季羡林

  从一大早就下起雨来。下雨,本来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这是春雨,俗话说:“春雨贵似油。”而且又在罕见的大旱之中,其珍贵就可想而知了。

  “润物细无声”,春雨本来是声音极小极小的,小到了“无”的程度。但是,我现在坐在隔成了一间小房子的阳台上,顶上有块大铁皮。楼上滴下来的檐溜就打在这铁皮上,打出声音来,于是就不“细无声”了。按常理说,我坐在那里,同一种死文字拼命,本来应该需要极静极静的环境,极静极静的心情,才能安下心来,进入角色,来解读这天书般的玩意儿。这种雨敲铁皮的声音应该是极为讨厌的,是必欲去之而后快的。

  然而,事实却正相反。我静静地坐在那里,听到头顶上的雨滴声,此时有声胜无声,我心里感到无量的喜悦,仿佛饮了仙露,吸了醍醐,大有飘飘欲仙之概了。这声音时慢时急,时高时低,时响时沉,时断时续,有时如金声玉振,有时如黄钟大吕,有时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有时如红珊白瑚沉海里,有时如弹素琴,有时如舞霹雳,有时如百鸟争鸣,有时如兔落鹘起,我浮想联翩,不能自已,心花怒放,风生笔底。死文字仿佛活了起来,我也仿佛又溢满了青春活力。我平生很少有这样的精神境界,更难为外人道也。

  在中国,听雨本来是雅人的事。我虽然自认还不是完全的俗人,但能否就算是雅人,却还很难说。我大概是介乎雅俗之间的一种动物吧。中国古代诗词中,关于听雨的作品是颇有一些的。顺便说上一句:外国诗词中似乎少见。我的朋友章用回忆表弟的诗中有:“频梦春池添秀句,每闻夜雨忆联床。”是颇有一点诗意的。连《红楼梦》中的林妹妹都喜欢李义山的“留得残荷听雨声”之句。最有名的一首听雨的词当然是宋蒋捷的“虞美人”,词不长,我索性抄它一下: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听雨时的心情,是颇为复杂的。他是用听雨这一件事来概括自己的一生的,从少年、壮年一直到老年,达到了“悲欢离合总无情”

  的境界。但是,古今对老的概念,有相当大的悬殊。他是“鬓已星星也”,有一些白发,看来最老也不过五十岁左右。用今天的眼光看,他不过是介乎中老之间,用我自己比起来,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鬓边早已不是“星星也”,顶上已是“童山濯濯”了。要讲达到“悲欢离合总无情”的境界,我比他有资格。我已经能够“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了。

  可我为什么今天听雨竟也兴高采烈呢?这里面并没有多少雅味,我在这里完全是一个“俗人”。我想到的主要是麦子,是那辽阔原野上的青春的麦苗。我生在乡下,虽然六岁就离开,谈不上干什么农活,但是我拾过麦子,捡过豆子,割过青草,劈过高粱叶。我血管里流的是农民的血,一直到今天垂暮之年,毕生对农民和农村怀着深厚的感情。农民最高希望是多打粮食。天一旱,就威胁着庄稼的成长。即使我长期住在城里,下雨一少,我就望云霓,自谓焦急之情,决不下于农民。北方春天,十年九旱。今年似乎又旱得邪行。我天天听天气预报,时时观察天上的云气。忧心如焚,徒唤奈何。在梦中也看到的是细雨。

  今天早晨,我的梦竟实现了。我坐在这长宽不过几尺的阳台上,听到头顶上的雨声,不禁神驰千里,心旷神怡。在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有的方正有的歪斜的麦田里,每一个叶片都仿佛张开了小嘴,尽情地吮吸着甜甜的雨滴,有如天降甘露,本来有点黄萎的,现在变青了。本来是青的,现在更青了。宇宙间凭空添了一片温馨,一片祥和。 我的心又收了回来,收回到了燕园,收回到了我楼旁的小山上,收回到了门前的荷塘内。我最爱的二月兰正在开着花。它们拼命从泥土中挣扎出来,顶住了干旱,无可奈何地开出了红色的白色的小花,颜色如故,而鲜亮无踪,看了给人以孤苦伶仃的感觉。在荷塘中,冬眠刚醒的荷花,正准备力量向水面冲击。水当然是不缺的。但是,细雨滴在水面上,画成了一个个的小圆圈,方逝方生,方生方逝。这本来是人类中的诗人所欣赏的东西,小荷花看了也高兴起来,劲头更大了,肯定会很快地钻出水面。

  我的心又收近了一层,收到了这个阳台上,收到了自己的腔子里,头顶上叮当如故,我的心情怡悦有加。但我时时担心,它会突然停下来。我潜心默祷,祝愿雨声长久响下去,响下去,永远也不停。

  名家散文 听雨 篇二

  从前不懂聆听,因为不曾经历。如今喜欢聆听,因为已经懂得——题记

  喜欢在无眠的夜里,聆听窗外的雨,思绪飘飞,借雨来填充空虚,打发寂寞,化解孤愁。

  密密斜斜的雨,像缠绵的柔情,丝丝入心,绵延永恒。满空飘洒的有几多爱恋几多忧愁,满地流淌的是几多情怀几多思念。

  隔窗听雨,雨声飘落,落在屋檐,落在窗台,落满眼眸,落进清冷的床沿。声声作伴,像女子的纤指弄琴,细细将幽怨传送,弹到断肠时,眉黛轻锁,梨花带雨。孤寂也飘渺。捧一手雨点,凉了掌心,湿了情怀。

  初听细雨,飘飘洒洒,像初恋般温暖。遥想远古的马蹄声响,骑来了谁的白马,自烟雨迷濛中,伸手牵来衣袂飘飘的女子,踏云烟,沐风雨,眉目含情,红了容颜,乱了心思。许下天长地久。风含情,水也含笑。

  雨渐浓时,缠缠绕绕,像热恋中的情侣,风情万种,激情燃烧,你侬我侬,窃窃私语,生死相依,海枯石烂。相爱的两个人紧紧相拥,在风雨中,在天地间,忘情的飞舞、盘旋、升腾,四目相望,秋水涟漪,浓浓的凝眸已胜千言万语。

  再听,已然断断续续,像离人的眼泪。薄雾处,一低头的回眸,已是天涯海角、劳燕纷飞,怎不泪眼凄迷?一滴滴,一行行,一声声,如此凄凉琐碎,如一颗颗散落的珍珠,落地,零乱无主,随意散开来,滚落进红尘,无法寻觅,无法拾捡,所以,再无法回到,从前的模样。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雨中,飘来断肠人的词阙:如果雨后仍然是雨,如果忧伤之后仍然是忧伤,请让我从容面对这离别后的离别,微笑着继续寻找,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你。

  于是,雨水泛滥,雨中的两个人,一个空留一点背影,最后,连背影也化成雨滴。云烟深处两茫茫,另一个,泣别离,望穿天涯,徒留一腔余恨。

  这雨,倾刻间诡异,听不到它真实的意图,有一种神秘而蒙胧的错觉,像是在哭泣,又或是,在陪一个孤独的灵魂,倾谈。

  雨声泣声,声声飘坠。像风雨中受伤的孤鸟,翅膀扑腾得惊慌,被雨淋湿了衣裳,淋湿了心房,淋湿了一个又一个原本美丽的梦想。不知该飞向何方,连来时路也遗忘。

  一场雨声,是一场心灵的告白,也是一场生命的坦言。这雨,有它独有的灵魂,演绎一段又一段春花秋实;而人,有着各不尽同的心声,诉说着一场又一场生离死别。

  爱听雨,雨中一帘幽梦,梦里梦外花儿谢了又开,鸟儿去了又来。孤单的人影拉长,相思成疾。

  一滴雨是一个故事。多少故事,从古到今的延续,一幕一幕的画面,自雨帘映射,或喜或悲,或歌或泣。缘何总是见风落泪,遇雨伤怀?走过,方能了悟。

  想起雨中断桥上的油纸伞,撑开的一段缠绵悱恻的姻缘。相遇时,细雨如柳絮飞扬起漫天情愫。前世的恩,今生来报,不论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抱。

  泪雨滂沱时,已是别离时刻,明明人在眼前,可听可语,却伸手不能及,只能两两相望,两心相许。一座雷峰塔阻隔了两个人,却阻隔不了两颗心。雨中人痴痴等候,塔下人愁肠百转。一段真情一段绝唱。

  若说有情,情满沧海,若说无情,情尽云烟。

  拢一手雨珠,珍藏在心间,岁月染霜,情怀不老;折一串水帘,挂在窗棂外,容颜老去,心依然。

  名家散文 听雨 篇三

  沏一壶茗茶临窗而坐,听雨。

  夜雨中,纷争的夜晚总算安静了下来。剥去了白日的伪装,卸下了粉饰的面孔,静静的听着窗外的雨。

  雨在轻柔的下,无声无语。牵着微微的夜风、浅浅的笑从窗前消失跌落昏暗的夜色里。一束路灯的亮光穿过雨线射进窗口,巧巧的沉静在茶香里。黄色的灯、聆听的雨、深情的茶、一缕飘香、萦绕着幽静的茶楼……

  一束娇菊静静的插在陶罐里缩在角落,不声不响的散发着清静香气,把一屋的凉意融化了;若隐若现的灯光照着昏暗的小厅一起听雨、一起听着幽静的琴声、一起闻着俊馨的温润茶香……

  窗外小雨淅沥,湿滑了石板路;各种颜色的伞具从窗下移动着。白织的路灯下照着伞面的色彩斑斓丰富,绚丽纯洁。不时传来笑语声、叫喊声、唱歌声、夹杂着店铺的吆喝声,声声脆响。一条石板路承诺了岁月的苍桑和蹉跎,收获着四季的丰收和希望……

  雨中灯光是黄色的。带着无数的怀念、眷恋,把回忆悄悄的藏在心里放飞。或翱翔于蓝天下、或腾飞在狂野里、或踏浪大海、或漫步秋红……石板路上书写了世纪的辉煌,小河演绎了历史的沧桑。雨线轻漫落下把温柔贴到石板路上,温暖一路冷光,暖暖的路暖暖的雨……

  雨中,柳叶垂落一地,将绿色铺满石板路。叶片上的水珠晶莹剔透,映着石板路和着小河,和谐着满街满巷满路。微风在雨中幽幽的牵手清香,散步于小街。温馨着夜的雨中、清悦着风中的雨。一片黄色的路灯照射出一条婉如青龙的石板路向前延伸、弯曲……

  雨中的小路青光闪亮,沉淀着雨点打在石板路上的积水,溅起小水花在灯光下微微闪亮。细听雨中一阵阵苍白的琴声、叙说着过往的岁月,用年轮的浓墨泼洒在绢丝上将丹青收藏于心、情留于世……把人间的温情脉脉遗留在石板路上,流淌在缓缓的小河中了……

  窗口静静听雨,窗里阵阵清香。白兰花在清香里饱尝雨水的纯洁,把暖暖的阳光融进心里。花开在雨中、花落在梦里,花样的年华在雨中、在路中、在河中。光阴如梭,踏一朵云彩,携一程山水,静静的在一杯茶的空隙里欣赏雨、聆听雨……

  小雨静静,陶醉于绵绵的琴声中,是醉心的思念?是哀柔的期待?一段刻骨的爱浇灌了兰花的清香,也失落了根的培土。石板路留下了花的清睿和心的剧痛,雨中在听。花的伤痕泪的流血?

  花开接受花落。收藏着片片花瓣写下昨天的故事再珍藏在心间。岁月如流云,光阴似细水。茗茶前回味浓厚纯洁,湿润白兰花的淡雅。庭院里的雨中漫步,接受雨线落在手上,清爽、滑润、透明。望院外灯光斜挂,把一片黄色的光柔柔的落在庭院……

  听雨还在。琴声悠扬里丝丝的哀伤和眷恋,思念昨日的拥抱和亲吻。总希望有一首乐曲描述着热恋的恒温和长久;总愿意化作一片云飘在心中;总想挥笔画出绚丽的玫瑰贴在胸前。总想的总想只在雨中静静的听……

  听雨在秋色的微风中。总有一朵彩云在心里。霞光山色中、迟暮时光里,我们欣赏着秋的红叶雪的晶莹,踏着时光前行寻找着那片霞光那朵云彩。云飘过的地方有爱,以云的姿态让爱相守,收藏着美好的瞬间,鲜花芳香在眼前……

  听雨,还在深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