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_散文集

散文

 

“散文”的概念最早出自中国的佛教徒之口,而“散文”一词大概出现在太平兴国(976年十二月—984年十一月)时期。

《辞海》认为 :中国六朝以来,为区别于韵文和骈文,把凡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包括经传史书在内,概称‘散文’。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

随着时间发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散文
 

1散文特点

1、形散神聚:”形散“既指题材广泛、写法多样,又指结构自由、不拘一格;“神聚”既指中心集中,又指有贯穿全文的线索。散文写人写事都只是表面现象,从根本上说写的是情感体验。情感体验就是“不散的神”,而人与事则是“散”的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形”。

“形散”主要是说散文取材十分广泛自由,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表现手法不拘一格:可以叙述事件的发展,可以描写人物形象,可以托物抒情,可以发表议论,而且作者可以根据内容需要自由调整、随意变化。“神不散”主要是从散文的立意方面说的,即散文所要表达的主题必须明确而集中,无论散文的内容多么广泛,表现手法多么灵活,无不为更好的表达主题服务。

2、意境深邃:注重表现作者的生活感受,抒情性强,情感真挚。

作者借助想象与联想,由此及彼,由浅入深,由实而虚的依次写来,可以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托物言志,表达作者的真情实感,实现物我的统一,展现出更深远的思想,使读者领会更深的道理。

3、语言优美:所谓优美,就是指散文的语言清新明丽(也美丽),生动活泼,富于音乐感,行文如涓涓流水,叮咚有声,如娓娓而谈,情真意切。所谓凝练,是说散文的语言简洁质朴,自然流畅,寥寥数语就可以描绘出生动的形象,勾勒出动人的场景,显示出深远的意境。散文力求写景如在眼前,写情沁人心脾。

散文素有“美文”之称,它除了有精神的见解、优美的意境外,还有清新隽永、质朴无华的文采。经常读一些好的散文,不仅可以丰富知识、开阔眼界,培养高尚的思想情操,还可以从中学习选材立意、谋篇布局和遣词造句的技巧,提高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

2分类

1、叙事散文(偏重于记事、偏重于记人)

2、抒情散文

3、哲理散文

热门查阅>>
散文图文推荐
散文最新文章
  • 曾经的选择散文2018-06-18

    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靠在床头,静静地看着悬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次数多了,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不管什么时候秒针总是匆匆忙忙的,而分针则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移动了,至于时针我都没见它怎么动过,可是它们...

  • 一个深夜散文2018-06-18

    今天去姐姐家了,应该说是表姐,但我从不习惯称呼表姐,就算是别人问我你哪个姐姐,我也习惯说我姥姥家的姐姐。我妈妈是家里最小的,在姥姥家两个姐姐没有出嫁的时候,待我就像自己的孩子,那段时光至今都在我深深的...

  • 又想起你散文2018-06-18

    我来得匆匆,你走得匆匆, 第一次遇见,让人难忘。你的脸上好像有前世的记忆,只是这样的记忆容易引起他人的恐惧。于是,他们告诉我,远离你。他们说,你不是好孩子。他们说,好孩子要和好孩子在一起。我不这么认为...

  • 隐忍的泪散文2018-06-18

    父母的双手是一本沉沉的书,里面有我们读不尽的辛酸和泪水。当你摊开他们的手掌,里面的每一页,都有着坚强背后的痛。 ——题记 今夜无月,还是和平常一样。厂里的机械声却依旧喧嚣着这座陌生的都市。但在晚上加班时...

  • 睡梦中的安徒生散文2018-06-18

    黑夜,一弯寒月挂在天空,唯有寥寥几颗寒星陪着她。残雪般的月光倾洒在青石板上,让人觉得寒凉。月光渗过树叶,一丝清寒透过衣裳。远处,几只老狗的叫声划破了这黑夜的寂静,趁着夜色,几只昆虫悄悄爬上枝头。 父亲...

  • 再见杨柳散文2018-06-18

    他流泪了,眼泪顺着他消瘦的脸庞落下,在脸上留下了弯弯曲曲的痕迹。他想起了一个朋友,那是一位救了五人逝去的朋友。前些天还把酒言欢,拜年的情景历历在目。现在,苍白的房子中,只剩他一人。 他想起了曾经的老朋...

  • 还你一生最美的笑散文2018-06-18

    秋意凉,铺满心间,曾经那一季枫红,早飘散在失色的天空,我的世界,清寂一片。 季节,匆匆聚散,没有问候,无需道别,分不清她们各自的模样。以为你走了,其实你还在。以为她来了,其实还隔着距离。 只能,用心痛的...

  • 每一种感情散文2018-06-18

    世事难料,人心难测,朋友可以变成敌人,而敌人永远只能是敌人。在我的身边,朋友是用来背叛的,同学是用来欺侮的。没有什么真情能够永恒,没有什么人可以依偎一生,只有母爱会伴随我一生一世。没有什么人可以感动一...

  • 等待,那片从容散文2018-06-18

    蓝色街灯之下,一场阵雨来临,某些人开始奔跑起来,但总有些人却依然选择静立在雨中,他们在等待,也许在等待着别人的到来,也许在等待着自己的苏醒。这样的画面,我总是会在无意中瞧见,每当这个时候,我奔跑的脚步...

  • 还记得那年盛夏的银杏叶散文2018-06-18

    不记得是多久以前,我们三个人的友谊是看起来那么的无坚不摧,无所不能,那么的让人羡慕,觉得永远无法拆散。 那年盛夏六月,我们在校对面采摘银杏叶,摘回去夹在书里要做标本。银杏叶成扇形,六月时节,正数繁盛,...

  • 秋日静好,淬染生命之色散文2018-06-18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十月的秋天,深幽、静谧,散发着一种阅尽人间沧桑的厚重。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微风中,秋凝聚成片片黄叶,缓缓飘落。当落英散尽,退色的树木显现出生命苍劲的脉络。细密如织...

  • 散文之我在尘埃中,第一次不再逃开2018-06-18

    我总是依恋一个个过去的故事,乞求在偶然的机会,邂逅那个生命外的我,并拼命的抓住那个彷徨逃开的我。可是,我,却一次又一次让那个我落跑。 有一个地方,算不上美丽,那里依稀有一片草原,那里,没有映月的甘泉,...

  • 漫步红尘的散文2018-06-18

    冬夜清冷,孤灯落寞,一杯清茶,一首纯音乐,冷冷的心就这样温暖。托腮,许久无语。滚滚红尘,蓦然回首,竟撒落了一地的沧桑。 流年似水。青春易逝。白天对镜梳妆,容颜依旧。夜晚对镜端详,微露风霜。轻拥棉被,手...

  • 散文之也许有那么一天2018-06-18

    许有那么一天你忘记了我。你原本不想忘的,却在不经意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不会再想起那个人,那个曾把你捧在手心里的人。 昨天我们打电话说,明知道结局是个悲剧,为什么还要拼命挣扎,拼命的在电话里回忆过去,...

  • 活的很失败,笑得很无奈伤感散文2018-06-18

    很久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去找到那些被遗忘在过逝岁月中的影子。可是,当一切近在咫尺的时候,却茫然把自己给丢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已不再是一个孩子,恍惚间,早已沦落到叫别人孩子的地步。人生走到这一步...

  • 散文:墨染挥香低思吟,乐韵悠扬夏雨亭2018-06-18

    有一种享受是阅读,有一种美丽是静谧,有一种境界是诗意的栖居。畅谈世间百态;品评人生精华。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无所谓从哪儿来,又到哪儿去,谁是谁的谁,执拗而永远的扯紧命运的那根弦,不去看人生...

  • 陌上红尘谁人与我天荒地老散文2018-06-18

    忘了前世,谁陪我一起慢慢变老;记住今生,谁从我身边消失容颜,离散一瞬间,爱恨一轮回,情到终处,谁人与我天荒地老。 一夜梦醒,染白了发,碎念红尘,等痴了心,推开身前门一扇,吹落一路坎坷泪,谁于浮生路上,...

  • 雨后最美的那道风景散文2018-06-18

    午后,从明亮的阳光里突然飘下一阵细雨。疏落的雨线在天地间曼妙起舞,舞出天空的一片净蓝,舞出大地的一片明丽,舞出一个柔光气爽的朗朗乾坤。 雨后的树是最美的一道风景。它们欣然接受大自然的这场沐浴后一下子焕...

  • 情系枣树的散文2018-06-18

    在外漂泊久了,便特别地思念家乡,甚至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投射进了我那迷离恍惚的梦境,融汇成五彩缤纷的心灵画卷。然而,最使我难忘动情的是我家门前那棵枣树,她是我亲手栽培的惟一的一棵枣树,又与我一...

  • 散文日志:我把回忆弄丢了2018-06-18

    这或许是一封不知道寄往何处的信,你还记得那年的冬天嘛?那家网吧你后来有没有再去呢?是不是还记得我呢?在我提笔的瞬间,一连串的问号闪烁在我的脑海里,大概你早已经忘却了吧,可在我的生命却留下了不可抹去的印...

  •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散文2018-06-17

    我是一个痴情的人,我是一个花心的人。我等一个男孩三年却等来了另外的男孩。 我是一见钟情症高发人群,我是一个不懂长久的人。我可以在3.8秒内喜欢上一个人,也可以在几天里倦了那个人,当然会在日后想念那个人。 ...

  • 我本无心,何来心碎散文2018-06-17

    某些人有时间对情人说甜言蜜语,没空对老婆说句好听的话;有耐心哄情人只为情人一笑,没心思理会老婆苦苦追寻。情人就是开心源,老婆就是负担;情人关心理所应当,老婆关心就是打扰;笑脸以对情人那美丽容颜,苦眼以...

  • 把爱种在心里散文2018-06-17

    抬头张望,迷茫的风景已然成为不可张望的地方。 时光,你慢些走,我只渴望拥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可以飞到你在的地方。 把爱,深深的埋藏,把欢喜留在记忆里,让思念串成一道平行线,让爱时时摇曳在心海里…… 也许,...

  • 往事封沉、流年知多少散文2018-06-17

    而那些随年华一道被淡化于无形岁月深处的或喜或悲、往往最美,也最难割舍! 文/听偑 南方、八月,初秋的第一场夜雨悄然湿透大地的每一寸角落、新雨过后残留在芳草上的点点露珠、透过林间小径幽暗霓虹显得格外晶莹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