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_散文集

散文

 

“散文”的概念最早出自中国的佛教徒之口,而“散文”一词大概出现在太平兴国(976年十二月—984年十一月)时期。

《辞海》认为 :中国六朝以来,为区别于韵文和骈文,把凡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包括经传史书在内,概称‘散文’。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

随着时间发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散文
 

1散文特点

1、形散神聚:”形散“既指题材广泛、写法多样,又指结构自由、不拘一格;“神聚”既指中心集中,又指有贯穿全文的线索。散文写人写事都只是表面现象,从根本上说写的是情感体验。情感体验就是“不散的神”,而人与事则是“散”的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形”。

“形散”主要是说散文取材十分广泛自由,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表现手法不拘一格:可以叙述事件的发展,可以描写人物形象,可以托物抒情,可以发表议论,而且作者可以根据内容需要自由调整、随意变化。“神不散”主要是从散文的立意方面说的,即散文所要表达的主题必须明确而集中,无论散文的内容多么广泛,表现手法多么灵活,无不为更好的表达主题服务。

2、意境深邃:注重表现作者的生活感受,抒情性强,情感真挚。

作者借助想象与联想,由此及彼,由浅入深,由实而虚的依次写来,可以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托物言志,表达作者的真情实感,实现物我的统一,展现出更深远的思想,使读者领会更深的道理。

3、语言优美:所谓优美,就是指散文的语言清新明丽(也美丽),生动活泼,富于音乐感,行文如涓涓流水,叮咚有声,如娓娓而谈,情真意切。所谓凝练,是说散文的语言简洁质朴,自然流畅,寥寥数语就可以描绘出生动的形象,勾勒出动人的场景,显示出深远的意境。散文力求写景如在眼前,写情沁人心脾。

散文素有“美文”之称,它除了有精神的见解、优美的意境外,还有清新隽永、质朴无华的文采。经常读一些好的散文,不仅可以丰富知识、开阔眼界,培养高尚的思想情操,还可以从中学习选材立意、谋篇布局和遣词造句的技巧,提高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

2分类

1、叙事散文(偏重于记事、偏重于记人)

2、抒情散文

3、哲理散文

热门查阅>>
散文图文推荐
散文最新文章
  • 夏天,行走的温柔散文2019-06-25

    这个夏天各种味道混杂,无法忍受的却是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香水味。很多时候我都想不通,憎恨的是那些打扮的如同妖孽般的女人还是那浓郁的让人无法呼吸的气味,木木说“你不像个女人”,我知道他真心想说的是“你不像...

  • 儿子的狗缘散文2019-06-25

    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猫、狗一类的小动物,既是怕过敏又是嫌它们脏,也许我天生就和小动物无缘吧,所以我的家里从来不许养宠物。 自从搬到单位的家属院,我们就和许多同事住在了一个大院里。一天,一个同事不知从哪...

  • 种鸡公散文2019-06-25

    六七十年代,农村很穷。百姓,别无生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唯盼猪鸡快快长。 家家有猪栏,有鸡笼子。养猪和养鸡,既是家家的副业,更是家家的希望。在人都吃不饱肚子的年代,猪吃的是家里剩下的清潲水拌青草了,...

  • 东府行散文2019-06-25

    迎着西天的云霞,我们一行四人驱车登上了西延高速公路,开启了酝酿已久的关中东部渭北平原的东府之旅。 雨后的九月,温暖如春。 午后的阳光挥洒着橙红的光芒,温柔地抚摸着五彩斑斓的大地。沿途,公路两侧的山坡上,...

  • 一壶茶的清香散文2019-06-25

    “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自古至今泱泱中华大国,五千年文明浩瀚无边的历史文化,“衣食住行”人类生存活动中,作为必不可少四件大事之一的“食”来讲,应为首当其冲。 人生苦短除却生死,功名富贵恍若过眼云...

  • 别爱得太晚常回家看看散文2019-06-25

    别爱的太晚,老人不需要营养品,只是想说说烦心事。别耐不下性子,人老了就爱絮叨,已经不起任何小打击。适时开导,健康比物质远远重要。 常回家看看,父母愈来愈年迈,拿东西的手微微颤颤。头发越来越花白,时代不...

  • 梦话汝水散文2019-06-25

    突然一笑,无故地傻笑,惹友人问:你有啥好事,这样偷着乐?我含糊其辞,无意解释。如来佛祖能笑,他笑天下可笑之人。我非佛祖,是平凡的人,笑不得别人,是自嘲地笑。 忽而,我无心安坐,似梦非梦,不想做一个作茧...

  • 冬访窄峪川散文2019-06-25

    说实话,要不是陕西散文学会蓝田创作基地曹林燕主任的邀约,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窄峪川,也就没有这一次充满冒险和探索的快乐之旅。 从蓝田县城出发,顺蓝小公路,过水陆庵、王顺山、蓝桥镇,也就是抽几根烟的功夫...

  • 遥远的西渡口散文2019-06-25

    我一直没有忘记西渡,更没有忘记西渡的渡口。渡口上那几座的矮破房子,房子里房子外有向河面斜去的地面,那些分道的铁锈斑斑的走廊,渡船上空落的零星的座位,以及渡船上那个抛绳、栓绳师傅利索、正确的动作,还有那...

  • 浓浓乡愁的瓮散文2019-06-25

    瓮,是扎根在记忆中的器具。 瓮,鲜活的跳跃在记忆的链条上,于记忆,相随相生。其实,严格地说,瓮要早于我的记忆,听母亲讲,有家的时候,就已有了瓮。 瓮,器型大多为小底托,大肚囊,瓮壁呈一定弧度,口又大于底...

  • 一瓶绿茶散文2019-06-25

    春节,坐大客回家,我带了一瓶绿茶。 那瓶绿茶,原本是想在客车上喝的,只因不是太渴,就一直留在了身边。 回家,母亲正在村头的菜园子里铲着地。见我回,急忙放下手里的铁铲子,跑过来迎接我。“回来了,儿。”只这...

  • 夏海路首的后半生散文2019-06-25

    我爱我的家乡,虽然她贫弱,虽然她历经磨难,但我仍旧爱她。所以,我要为她的后半生设计新的走向,今日文题名为《夏海路首的后半生》,其实,途径我家乡中心的这条柏油路,取名下海路。家乡的人们,热切地盼望着,下...

  • 还是上了当散文2019-06-25

    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改革开放以后,计划经济转型到了市场经济,一些买不到的物资,特别是猪肉,可以在自由市场上买到了。到了农历的冬月份,一些农民把自己宰杀年猪的猪肉,拿出一部分到城...

  • 博雅轩记散文2019-06-25

    博雅轩者,河南农大5号楼330者也。 余欲为之作志久矣,苦于笔拙,胸中实无所学,心中所想无法尽注笔端,实情实景无法见于宣上,败笔连篇,以辱英豪。然吾等初生大志,辈皆英豪,书香门市,才子佳人,不记可惜,不敢...

  • 雨中的森波拉森林公园散文2019-06-25

    清晨,瓢泼似的大雨下个不停,我们冒雨出发了。雨刮器嗖嗖地来回摆动,两边车窗上的雨水就像瀑布飞流直下。我们要去森波拉度假森林公园,据说那里复原了最真实的森林部落的生活场景,打造了广东最大的远古文化大观园...

  • 乡下热闹的村戏散文2019-06-25

    又逢岁末。窗外雪花纷飞,西北风卷着大雪发疯般地呼啸;呜呜的风声,似乎在使劲撕扯着楼顶墙角,简直有点像动物的叫声;时而还呼轰——呼轰——几声,像风暴抱成团在空中翻卷、打滚儿,猛烈撞击着楼体或其他物什。在...

  • 那年七月的那一片翠绿散文2019-06-25

    “你叫宇儿吧?”卖豆腐的女人拾着我要的食品,笑着问。我望着她:“你?你认识我?”…… “宇儿”是我的小名,多年没人再叫过。“我认识你,”她说。我很少进菜场,今儿突然想到了拌凉粉和辣酱蒸臭豆干,下班路过...

  • 老舅妈散文2019-06-25

    我9岁那年,老舅成了亲。我和文新大姨陪着老舅去接媳妇。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老舅妈,她穿着一身红衣服,皮肤有点黑,头上带着喜花,端庄地坐在炕沿上。 自从老舅妈过了门,姥姥姥爷就和老舅住在一起。初中的时候为了方...

  • 打袼褙散文2019-06-25

    在花开的季节,农家户户开窗,土房里过堂风前后通透,太阳光充足。母鸡摇着胖胖的身子正踱方步,琢磨把蛋产在哪个草窝里,花猪懒洋洋地躺在窗下,一只小鸡娃子正细心地叨它嘴边的食物渣滓。偶尔传来哧啦哧啦撕布的声...

  • 守一份烟火日子老去散文2019-06-25

    曾有朋友问我,如何看待婚姻,两个字,接受。守一份烟火日子老去。 小时候,在外疯耍或是放学回家,远远的看见家里的烟囱冒着袅袅炊烟,知道母亲已在家做饭,顿时觉得饥肠辘辘,加快脚步回家。父母是不喊我们回家的...

  • 少年时爱蓝天散文2019-06-25

    岁月匆匆,不知不觉间,感觉自己有点老了。倒是不易觉察面容的苍老,跟同学中的文学爱好者聊起来,还是挺有话题的。到了东坡先生写《水调歌头》的年纪,本已有了些豁达。然而,或许是因为不值而累成的足患,或许是为...

  • 因为爱着所以记得散文2019-06-25

    今天早上在给学生批改作文的时候,突然发现这样一句话:因为爱着,所以记得。那一刻,顿时,心里觉得暖洋洋的,屋外的阳光正明媚,暖洋洋地普照着大地,万事万物,都沐浴在这一片秋日暖阳中,那山,那水,那树,那渐...

  • 丫儿蛋儿小事儿一二三散文2019-06-25

    有个女孩小名儿叫丫儿蛋儿,这个小名她很不喜欢,不过没有办法,当初妈妈生她的时候,正好邻居家的一只母鸡在鸡窝里下了个大大的蛋,正扯着脖子炫耀,一只别人家的大公鸡献媚似的围前围后地跑着,仿佛这母鸡下蛋,它...

  • 在冬雨中看海,听海散文2019-06-25

    看海,看那辽阔而深邃的大海,那蔚蓝的大海涌动着蔚蓝的梦。 看冬雨,缠缠绵绵,缕缕温情注满这一季的那山,那海,那人。 冬雨绵绵,不急不躁的下着,时不时还夹着小雪花慢悠悠的飞舞,撩动路边的大树小树都顶着团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