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中路遥的爱情观

平凡的世界 时间:2017-07-3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平凡的世界】

  作为路遥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平凡的世界》中刻画了多种形式的爱情,从中我们可以体会到路遥对于爱情的观点,同时也能体会到深深的时代烙印。

《平凡的世界》中路遥的爱情观

  在路遥众多的小说作品中,最有影响力同时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非《平凡的世界》莫属了。《平凡的世界》全书共三部,1975年路遥就开始着手写作,直至1986年6月才在《花城》杂志发表了第一部,至1988年发表第三部。在全书尚未完稿的情况下,小说就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说连播节目中播出,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1991年,《平凡的世界》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

  在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国情研究室主持的一项名为“1978―1998大众读书生活变迁调查”中由被调查者评选出“到现在为止对被访者影响最大的书”,《平凡的世界》排在第6位,而在调查公布的前28位作品中,没有其他的“新时期”以来的当代小说入围。在另外一项针对茅盾文学奖前4届20部获奖作品的接受情况进行的一项名为“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调查”中,读者购买最多和最喜欢的作品都是《平凡的世界》。通过这两项调查,我们不难发现《平凡的世界》在读者中的地位,虽然路遥的其他小说,比如《人生》也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但显然《平凡的世界》更有影响力,获得的荣誉也是其他小说无法企及的。

  在《平凡的世界》中,爱情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爱情既是作品中人物生活的重要内容,也是作家刻画人物性格的重要方面。选择这样一部作品来讨论作家的爱情观,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首先,作家眼中的爱情是多样的,丰富的。从关系的数量来看,小说中描写爱情(婚姻)所涉及的对象,单就主人公孙少平而言就包括了他与田晓霞、郝红梅、侯玉英、惠英、金秀的情感纠葛,此外还包括孙少安与田润叶、贺秀莲;李向前与田润叶;孙兰香与吴仲平;金波与牧马姑娘;田润生与郝红梅;郝红梅与顾养民;杜丽丽与武慧良、古风铃。从人物的所处的社会地位来看,有农民出身的煤矿工人与省委领导的女儿、大学生、省报记者的爱情;有农民与农民的爱情;有司机与寡妇的爱情;有军人与少数民族姑娘的爱情。从爱情所涉及的层面而言,既有青春期的懵懂好感,也有长期接触,相识相知的爱情;既有为了报答救命之恩的以身相许,也有为了长辈工作的自我牺牲;既有媒妁之言,也有为了爱情毅然离家出走我们从感情发展的角度来分析孙少平的爱情关系。以小说中的主人公孙少平为例,与他有感情纠葛的女性共有五位。其中少平与田晓霞、郝红梅、侯玉英都是同学,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有着明显的区别。少平与晓霞的感情是在共同学习过程中,发现对方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由友情逐渐演变成为爱情。少平与红梅因为有着相似的贫困处境,在共同面对生活的窘境中形成的一种好感。这种好感或许就是爱的萌芽。但后来郝红梅和顾养民谈起恋爱,这种萌芽就夭折了。而另一位女同学侯玉英,因为一次意外的相救,侯玉英对少平产生了一种单相思,但少平从未对她有过男女方面的念头也没有接受她的好意。虽然都曾是同学关系,但在作家笔下,呈现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惠英虽然是少平的师娘,但师傅矿难去世加之晓霞在洪灾中牺牲,两人在生活上的相互照顾之中一种微妙的情感逐渐滋生。相比少平和郝红梅高中时朦朦胧胧的好感,这种逐渐滋生的情感更接近于爱情。从小说的情节发展轨迹来看,未来少平应该是和惠英结合。在少平与金秀的关系中,作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并且与少平的直接接触并不多的金秀,她主动向少平表白既有因同学关系,更多的是出于对少平的崇拜。而少平对于金秀的表白显然十分意外,毕竟在他眼中,金秀一直是作为妹妹的角色存在的。

  其次,作家的爱情观是理想化的。虽然路遥在小说中描写了十分丰富的爱情,但细究之下,我们不难觉察小说主要的几段爱情故事背后的相似性。先来看孙少平和田晓霞之间的爱情。虽然两人最初相识的时候同为县城高中的同学,在交往过程中逐渐发现双方的兴趣爱好或者说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相似,但两人的家庭背景毕竟差距十分遥远,一个是贫穷的农家子弟,一个是县委主要领导的闺女。在高中阶段,不同凡响的知识和观点使得两人的认识和交流越来越深入,两人之间的友谊超越了与其他同学的关系。在小说中,田晓霞性格活泼、开朗、积极向上,她敢想、敢说、敢做,心地十分淳朴,从未以干部子女自居。因此,在与少平的关系处理上,由她主动表白对少平的好感是符合作品的逻辑的。即使以后少平成了煤矿工人,而晓霞成了省报的记者,但我们难道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这两人的恋情吗?但作家笔下的爱情并不只是孙少平和田晓霞。以少平的哥哥孙少安与田润叶的关系来说,少安最初并不了解润叶对他的感情,他自己也从未对润叶有过男女之间的爱恋。润叶与少安从小一起长大,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与少平与晓霞的关系不同,润叶与少安的差距并不仅仅是社会地位的巨大差异――一个是偏远农村的农民,一个是城里小学的教师――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这个差距足可以称得上是天壤之别。更主要的是两人并没有更多思想上的交流,也没有价值观上的共同点。在小说中,润叶被塑造成一个对物质条件没有追求的女性,可是作品中也没有塑造她精神方面的其他追求。因此,当时农村和城市的巨大落差居然没有对她的爱情追求产生动摇,这很让人费解。更何况,在和少安的关系发展过程中,他们俩几乎没有情感的交流。于是,我们就不免怀疑为何晓霞和润叶都能超越出身、工作,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爱情呢?

  再有,小说中的爱情关系还有田润生和郝红梅。他们俩感情真正发展时田润生的职业是令人羡慕的司机,而郝红梅则是带着一个孩子的寡妇。润生和红梅虽然是老同学,但读书时的交往小说中并没有过多介绍,应该就是一般同学关系。润生要与红梅在一起生活,并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甚至红梅起初也不敢往那方面想,毕竟两人的差距过于悬殊。是什么让润生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甚至不惜与家人翻脸,难道仅仅是出于对孤儿寡母的同情吗?此外还有吴仲平与孙兰香。虽然同为大学生,但毕竟一个是省委领导的儿子,一个是农民的女儿。

  当一部作品中的人物在谈情说爱的过程中,都只考虑感情而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时候,我们只能说是作家的爱情观过于理想。路遥在描写人物的爱情方面,深深地打上了理想化的烙印。或许在作家看来,真正的爱情就应该是理想化的。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作家在情节的设置上并没有让少平与晓霞最终走到一起,也许作家也意识到这与现实生活的距离。爱情可以浪漫,可以理想化,但婚姻还得面对现实。

  第三,作家认为爱情是恋爱双方的事,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小说中田润叶本来看上的是孙少安,但由于种种因素,两人的感情发展并不顺利。直至后来少安通过亲戚的介绍娶了贺秀莲为妻,加之田福军的岳父劝说润叶为了她二爸的工作嫁给李向前,来一场政治联姻。润叶违心的答应了。结果婚后润叶一直不愿意和向前一起生活,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最后,心情郁郁寡欢的李向前在一次酒后出车过程中出了车祸,成了一个残疾人。虽然润叶回到了向前的身边,但总体来说,两人的婚姻就是个悲剧。相反,田润生不顾家庭的反对,甚至不惜离家出走,最终赢得了自己的爱情。通过姐弟俩这种截然相反的对比,我们不难发现作家的爱情观点。

  最后,作家的爱情观是当时社会的产物。《平凡的世界》写作的时间是在七十年代中后期至八十年代末。小说反映的内容也正是这个时间断。这个时期我们国家正处于文革结束随之而来进入改革开放的时期。整个国家,从上到下,如饥似渴地学习外来的先进思想,只争朝夕地工作以补以前造成的落后。人民群众对国家,对个人的前途也都充满了美好的期待。应该说,理想主义或者说理想情节是当时社会的主流思潮,它影响了每一个中国人。从某种程度上说,理想主义也是当时社会的一种现实。作为一名现实主义的作家,路遥深受理想主义的影响。在小说中,并不仅仅是人物爱情的处理有理想化的倾向。小说的其他情节也不乏理想化的处理,比如少安和少平兄弟俩在生活的困境中不时遇到好心人的热情相助,各自追求的目标逐渐实现等。

  《平凡的世界》诞生以来的三十多年中,它一直广为年轻读者喜爱。相信正是由于作品对困难现实的描写但又充满乐观向上、努力奋斗的理想化色彩的缘故。

[《平凡的世界》中路遥的爱情观]相关文章:

1.《平凡的世界》的爱情观

2.《平凡的世界》路遥

3.路遥《平凡的世界》简介

4.路遥平凡的世界语录

5.路遥作品平凡的世界

6.路遥平凡的世界简介

7.平凡的世界小说路遥

8.读路遥《平凡的世界》有感

9.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10.路遥平凡的世界名言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