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论《平凡的世界》中人物的悲剧命运

平凡的世界 时间:2018-02-2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平凡的世界】

  引导语:《平凡的世界》中路遥把国家大事、政治形势、家族矛盾、农民生活的艰辛、新一代的感情纠葛,以及黄土高原古朴的道德风尚、生活习俗都真实而细腻地描绘了出来,构成了一幅中国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中期农村生活的全景式画卷。下文就是小编收集的有关《平凡的世界》中人物的悲剧命运知识,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论《平凡的世界》中人物的悲剧命运  

  路遥是当代文坛上一位重要的作家。他的一生是短暂的,仅仅活了四十二岁,但他却为世人留下了三百多万字的丰厚遗产。其中,《平凡的世界》获1991年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路遥是一位用生命和良知进行创作的作家,他的小说大气磅礴,震撼人心。在他逝去多年以后,其作品仍越过纷繁喧嚷的时日,被众多的人所喜爱,尤其是许多青年人,至今仍把《平凡的世界》视为对自己人生影响最大的文学作品之一。

  《平凡的世界》立足于特定的时间(1975——1985)和空间(陕北黄土高原),全景式地反映了这一时期陕北人民苦难的生存状态,以及他们如何从苦难中自我救赎、寻找生存之路。但是,在这部长篇小说中,悲剧色彩一直笼罩着这块苦难的大地。作品中的主人公一直在承受着来自生活道路方面和爱情方面的悲剧。可以说,路遥把他的悲剧理论真实含蓄地、毫不夸张地、一点一滴地渗透到这个叫做双水村村民的普通生活中来。作品中虽然没有“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气势,但是却让读者能够感受到真实生活中真实的悲。究其原因,作品中的人物的悲剧命运是由社会、性格、宿命造成的。为什么作家路遥要给他笔下的人物赋予悲剧的命运呢?

  一、人物悲剧命运的表现

  作者一开始写到:“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没有到来。”作者突出了“一九七五年”这一期间,让读者从一开始就进入黄土高原“尚未解冻的冬季”,去感受严寒中弥漫着苦难的陕北大地,也预知了作品中人物特定的悲苦人生。

  (一)生活以及人生道路的悲剧

  作品中最先出场的是主人公孙少平。这是一个善良、能吃苦耐劳、而且面对困难时不服输的年轻人。然而生活是残酷的,小说中的主人公孙少平在校园中登场,随之而来的是等级森严的饭菜,在“欧洲”、“亚洲”和“非洲”这样的等级菜谱前,我们可以充分的感受到孙少平是挣扎在生存的边缘。但是,他又有着惊人的自尊与自强的融合,有着可爱的执拗和顽强的拼搏精神,不满足于立于黄土地上,所以尽管孙少平在辍学回来后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先生”,在失去这个职业后,他便来到城里,渴望呼吸城市的文明之风,渴望在更广阔的天地中展示自己,成就一番作为。他从来不鄙视自己的出身,他是农民的儿子,是在苦难和饥饿中长大的,他不怕艰难困苦的社会现实,求学期间饥饿时时折磨着他,褴褛的衣裳使他在女同学面前不体面,苦涩、凄楚,心中郁积着难以言表的悲愤,但是他挺过来了,以清醒的思考,以男子汉的豁达平静的接受这一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要去城市闯荡人生,自觉地勇敢地挑战困难。他受过高中教育,可是他却不得不进煤矿,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他不得不放下读书人

  的架子,去做社会最底层的工作,在那样的工作境遇下,他发奋汲取知识营养,可是直到全书的结局,他仍然回到了大牙湾煤矿。生活的压力使一个有志青年,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知识分子投入到社会大生产中,这不能不说是一出人生的悲剧。他是平凡世界中的精神斗士。无论我们的主人公多么努力地想摆脱这种境况,可是命运已定,他的悲剧命运由不得他去选择其他,只能选择维持自己最基本的生计。可以说,孙少平走过的路是布满荆棘的,一一数来,中学时只能啃着“非洲”黑面馍支撑学业,毕业后外出闯荡只能做小工,即便是招工入煤矿也是在恶劣环境下从事着高强度的体力活。这是生活所致,他的人生道路只能如此。

  在本部作品中,受生活所迫,人生道路极其坎坷的当然并非孙少平一人,其兄孙少安所背负的苦难甚至要远大于他——至少孙少平还能在父兄的支持下完成高中学业,而孙少安从6岁便开始干农活,13岁辍学帮助父亲支撑起风雨飘摇的家,18岁凭借着“精明强悍和可怕的吃苦精神”被推选为生产队长,成为双水村的“能人”。正是在他的庇护下,弟弟和妹妹才得以完成学业,姐姐一家尚能够勉强度日。而弟弟孙少平之所以敢放心到外面闯世界,前提也是有哥哥在,他的后方就平安无事。孙少安不仅要与与生俱来的贫困搏斗,还要处处提防来自书记田福堂的算计。孙少安就是在来自家庭和政治的“双重压力”下顽强抗争,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他不屈服于命运,虽然与土地相依,但却用自己的双手靠土地过上好日子,但最终生活还是无情地袭击了他。孙少安就是一个负重前行的跋涉者,一直把自己的人生价值实现于土地,依恋于土地,他的人生价值在土地上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实现,可是他也失去了太多的东西,比如说爱情,生活给了他悲剧。

  (二)爱情悲剧

  爱情,这一美丽的词语,古往今来,有多少人为之迷醉,有多少诗词歌赋吟赏,却又怎么能咏尽人间瑰丽的爱情。爱情原本就如一位古书里走出来的少女,是诗意的,是浪漫的,是一株空谷幽兰,又是一枝眩目的火玫瑰。有位作家说:“没有爱情的生活,不是生活,而是活着。”它真实地点出了爱情在人生中的重要性。在《平凡的世界》里,作家对生活在陕北的农村和城市的男女爱情进行了细致动人的描写,在这个浪漫的、充满幻想的隐性角落里,作者依据人们实际的社会经济地位和微妙处境,以现实的笔调赋予美好爱情以悲剧的色彩。

  在《平凡的世界》中,每段爱情几乎都历经波折,而最后成功者却无几,如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悲剧:孙少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老实实的农民,而田润叶却是一个吃公粮的小学教师,他们的出身不同,生活环境不同,使孙少安有一种本能的自卑心理。当善良的田润叶向他发出爱情信号是,他退缩了,难道他的内心没有激情?难道他不向往浪漫的爱情吗?不,当然不是,当得知田润叶的心意后,他也想到了“要是真的能和她一块生活一辈子,那他对自己的一生会多么满足啊!”但是现实中的孙少安却不得不拒绝了田润叶,他也感到自己对爱情的躲避态度是愚蠢而不近人情的,而且为相爱的人不能结合的不幸而感到悲怆、愤懑,但他又清楚地看到了青梅竹马的过去并不能清除他们之间的现实距离。经济条件、社会地位的巨大悬殊,像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横在他们面前。他们只能忍受彼此内心的痛苦,把对对方深深的留恋与怀念埋藏在心底。田润叶的爱情理想破灭了,最终以女性特有的坚韧和固执把这份爱情带到了她与李向前“门当户对”的婚姻悲剧中。

  再来看看孙少平和田晓霞的爱情。孙少平是一个善于独立思考,有着高尚的精神追求,常常能够超越现实的苦难的人物形象。那个羞于排队拿黑馍的孙少平,不管在多么艰苦的环境中都能与苦难做斗争。他与田晓霞的相识、相知到相爱足以体现他对人生理想的追求。他与田晓霞的现实距离也很大,他是农民的儿子,而她是高干的女儿;他是一名普通的矿工,而她是有名的省报记者。地位、环境的悬殊使他也犹豫过,可最终他做出了他哥哥不敢做出的决定,他认定了自己的爱情。但命运并没有眷顾这对狂热相爱的年轻人,他们的爱情如昙花一现,就在他们的爱情走向成熟的时候,一场洪水夺走了田晓霞美丽的生命,这对孙少平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作品中这样写到:“他疯狂的奔过选煤楼,沿着铁路向东奔跑,他任凭雨水在头上脸上身上漫流,两条腿一直狂奔不已。”田晓霞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的爱情成了永远的悲剧。最终,孙少平与曾是矿工妻子的惠英走在了一起,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种背离初衷的选择,更多的是因为惠英那个失去男人的家需要他、依赖他,是出于一种相互的需求和他道义上的“报恩”式的婚姻基础,并非源于爱情。因此,婚后的孙少平能否幸福,还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