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平凡的世界的读后感

平凡的世界 时间:2018-05-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平凡的世界】

  我一向不喜欢读现当代小说,固执地认为他们的价值需要时间的考验。但这一次我读了《平凡的世界》,心里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

  小说从侧面开始,首先是引出了孙少平——小说的主人公,然后再通过孙少平的视角,将一幅广阔的社会图景在我们面前逐步展开,让我们似乎又回到了文革后期到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个十年!

  孙少平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他的个人经历有一种现实的代表性。因为文革的耽误,他没能考上大学。但他并没灰心,不断地探索着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方法。为此他干过小工,当过煤矿工人。他在劳动,也在思考,思考着他应该拥有一个怎样的人生。最后,他选择了他钟爱的煤矿工人的事业,重新回到了煤矿上。

  而他的爱情呢?高中时代和郝红梅的交往应该属于青春期的萌动,而他和田晓的爱情是令人羡慕的,也是令人惋惜不已的。我觉得促使这两颗年轻的心结合到一起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有着共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倒和思修书上说的差不多)。尽管形式不同,但他们都是在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田晓在抗洪斗争中牺牲了,使得这段宝贵的青春之恋没有划上圆满的句号。但我非常怀疑这是作家痛苦而无奈的安排。写到这儿,如同福娄拜笔下的包法利夫人一样,田晓恐怕已经不能不死了。试想一下,如果田晓不死,情节一如既往地发展下去,他们或许会结婚,然而婚后的生活呢?文中已经多次暗示到孙少平心系煤矿,不会往其它地方调。而田晓也有自己的事业,她是记者,不可能屈居在一个煤矿里。要想婚姻幸福美满,至少得有一个人作出牺牲。但我相信,无论牺牲哪个人的事业,作家都是不愿意的,因此他只好这样安排。否则,当青春的激情一过,留在他们面前的将是一大堆现实的问题。从这点上来说,金秀似乎更适合孙少平。但此时孙少平还沉浸在失去田晓的痛苦中,加之他特别不愿意耽误金秀的前程——和爱情,所以他选择了退出。在经历了这么多变故后(尤其是田晓的死),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血性方刚的少年了。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当年孙少平是渴望摆脱现实的桎而出来——去寻找属于他自己的理想,但现在他又从理想回归到现实中,,失去了前进的动力,转而眷恋起了家庭的温。或许惠英嫂才是他的最后的归宿,这一点,作家已经暗示到了。

  对于孙少平最后回到煤矿的决定,我们没有任何资格来指责他。从理想回归到现实是每个人必经的历程,或早或迟而已。当我们在信念的支持下冲锋陷阵,攻城掠地时,我们的心也会受伤,随着年龄的增长,会逐渐变得伤痕累累,这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便成为我们最渴望的世界。无可奈何地激流勇退,只能对自己的理想说一声辛酸的抱歉。

  从《平凡的世界》中,我们也可以读到不少的人情世故。人生在世,免不了要做一些不得已的事,不管我们情不情愿。徐国强向田润叶陈述了厉害关系之后,田润叶迫不得已地嫁给了李向前。她的婚姻就葬送在这里,后来李向前失去了双腿,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并勇敢地承担了起来,夫妻之间好像出现了新的转机。两口子的确是相敬如宾,但思情远远多于爱情。她的婚姻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本来她和孙少安是青梅竹马,但中国几千年来的门户之见在他们中间划下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本来田福堂心理也盘算过他们两个人。但是,田润叶是小学教师,“吃公家饭的”;孙少安呢,只不过是一个农民,两人地位太悬殊,田福堂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他的。孙少安自己也明白这一点。传统的力量太强大了,他只能选择逃避与屈服。丢下田润叶,他是不负责任,但除此之外别无它法。孙少安是个厚道人,但在这方面缺乏挑战世俗的勇气。农民阶级的局限性在这里表现出来了。还有孙兰香对吴仲平一开始也抱有这种观念,不愿去他家里做客。这些都是社会观念造成的压力。还有田福堂从村支书的位置退下来时,提出条件让他儿妇郝红梅当村里的小学教师。村里的人们就给他这个人情。田福军对张有智始终抹不开面子,狠不下心来撤换他。事实上,有很多决定都是中利益相互妥协的结果。没办法,中国人重视这个,儒家的中庸和仁已经根深蒂固。这一方面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另一方面又会给社会的前进带来不小的阻力。即使现在,人情世故仍然是影响我们作出决定的重要因素,短时间恐怕难以改变。

  如果再继续纠缠于书中的爱情故事和人情世故,那可就是对作者的大大不敬了。作者力图展现的是那个十年中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社会的发展趋势。我个人认为这才是最值得我们深深思考的地方。文革末期,看似轰轰烈烈的阶级斗争已经是外强中干,通过疯子田二的口:“世事要变了”,作者一次又一次的暗示着一场暴风雨的到来。果然,四人帮倒台,文化大革命结束,但问题是否就完结呢?绝对不是!我们需要的思想的解放!作者在这方面有着同样出色的描述。改革开放的大潮席卷整个中国大地,也使人们的思想产生分化,以孙少安为代表的一批农民仅仅抓住时代的机遇,发展了自己的事业,成为新一代乡镇企业家的典型。而像田福堂这样因循守旧的人看不惯新生事物的发展,最终他也无法阻挡社会前进而淘汰-------从村支书的位置退下来。当然,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也有不少人乘机浑水摸鱼,干一些不法的勾当,如神汉刘玉升,小偷金富,游手好闲的王满银。他们不是靠勤劳来致富,而是妄图不劳而获。文中孙少安说过:“这年头,干小偷这一行的人越来越多了。”“林子一大,什么鸟都有。”失去了集体生产制的庇护,他们再也无法滥竽充数了,只好干起这些勾当。作家对这些人都安排了他们应有的下场:刘玉升修庙的企图没有得逞,金富一家获罪判刑,王满银最终良心发现……作家是公正的,抑或说社会是公正的。

  但作家并非对每一种新的现象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例如杜丽丽和古风铃的关系。作家只是对古风铃的自高自大表现出了厌恶,而在写到他与杜丽丽的关系上,采用的是极为平实的语言,不动声色的描述。或许作者自己也隐喻的感觉到,判断权应该交给读者,留给时间去裁决。作者是对的,关于婚外恋的讨论,其实是关于道德标准的讨论。杜丽丽不是王彩娥,她有自己的特殊性。作者只提了这么一句:“他们对家庭和两性的看法都属于全新一代。”是的,直到现在,这个讨论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