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安史之乱》剧本

剧本 时间:2018-11-0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安史之乱历史剧剧本:第一幕

  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夜凉如水,一轮寒月高挂悬空,虽是初春,冰雪却还未消融,阵阵寒风过,大明宫更显空旷。男子坐在大明宫正殿的台阶上,细细拭着银枪,在夜色中幽幽散发出寒光。远处有琴声响起,男子陷入回忆。

  【有人渐近,男子似被惊醒,蓦地抬头认清来人后又低首——

  天策(低垂着头):为何还不走?

  万花(不语,取出酒和杯,坐定,良久后):也不知道江夏那边怎么样了。

  天策:叛军攻入洛阳,江夏沦陷,现在……只怕是不复往日,生灵涂炭。

  万花(顾自到了一杯酒):可还记得去年一起去踏马观花?盛赞过巴陵的桃花,可惜未到花时,只略微有几个花苞,景致也不如听闻的那么好。

  天策:是,我记得。

  万花(将就一饮而尽):那可曾想过,卸甲归田,隐居山林……与我……

  天策:不曾,自是身为将领,当以身守护社稷山河。

  万花(站起):安禄山勾结内外起兵造反,现下直破潼关,长安沦陷是迟早的事,皇帝走了,御林军走了,文武朝臣走了,那你呢?你为什么要留下?你就这么想送死……你就没有牵挂?

  天策(平静):就像以前那个样子不好么?就当这大唐盛世还在,就当长安还活着……就当我明日所要做的,还是一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任务。你依旧是杏林圣手……”

  万花(拂袖):离开长安。

  天策(擦拭银枪):恕难从命。

  【空气里已略略带上焦土的气息。远处有铁骑踏过的村庄农田,白岸柳堤,所到之处一片烽火狼藉。】

  天策(倒酒一杯):再过几个时辰安禄山史思明就到了,此间必成修罗场,你我二人,再没有一起喝酒的机会。

  万花:……

  天策:你若真心待我为知己,饮酒一杯,算是为我……践行。

  万花(沉默饮酒,良久后):你还记得我当日入万花谷学医是所立下的誓言么?我说过,一生施药救济众生只为偿还你杀戮过多的罪孽,平日潜心炼药也只为你一世再无病无灾,盼你出征凯旋归来。(停顿,望向远方,轻笑)既然护不得你一生周全,那便化做长安烽烟伴你——

  【万花四肢无力倒地,天策派人驮他上马,不停地往马背上系干粮银两和水】

  万花:你居然学宵小之辈下药!

  天策:恩。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在骂我混蛋,我还没像现在这么觉得自己混蛋过。(笑,转而抬头,神情认真)我也想让你留下,可你得活下来。听着,下面我要说的话,你这辈子恐怕没机会听到第二次了。

  从我从军至今已有数十年,征战沙场数百,有多少次我以为回不来了,但一想到你,我便告诉自己,我的身后有需要我保护的人,在没有看到他平安之前,绝对不能倒下。

  人人都骂我是朝廷走狗,我不在乎,但我在意你的看法,所幸你从未看不起我,我很高兴……曾经以为这条路我会独自走下去,你却说会伴我一生一世,这话我会永远记得,一直带到黄泉去。

  原谅我不能为你卸甲,此生怕是要策马浴血荡平千川,纵然是死后也化要作幽魂镇守国都,方才不愧对东都狼之称。倘若此次我有幸能活下来,我定将与你携剑走遍天涯,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天策(轻声):我不想让你死。白骨荒魂只需我一个就够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所以你要好好活着,去临安赏雨,到昆仑观雪,听扬州丝竹……再替我看次巴陵的桃花。

  【天策在马耳边说了几句话,一鞭抽下,马儿便狂奔起来,渐渐消失在远方】

  天策(望着天边晦暗,起身握枪走向城门,身后是数百名将士):“长安,死战!”

  将士(齐声):“死战!”

  旁白:天地萧瑟,北风猎猎。

  待到天光大亮,便是兵临城下。

  安史之乱历史剧剧本:第二幕

  云裳为君独舞,冰心剑指江湖

  【明月夜下,扬州七秀坊内——】

  叛军头目:素闻七秀坊女子聪慧灵巧,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尤其善舞剑,以舞姿惊动天下。江湖传闻楚秀姑娘颇有公孙大娘昔日风姿,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不知今日我等凡夫俗子可否有幸一见?

  楚秀:大人盛赞,我不过一平常女子,论剑艺,实在不敢和公孙大娘比肩,更不用说蒲柳之姿,怕是入不得大人的眼。

  叛军头目(大笑):楚秀姑娘不必自谦,当年姑娘身若游龙,以一曲剑舞惊了世间。实不相瞒,自此之后,欧阳大人便对姑娘姿容念念不忘……这欧阳大人可是安大人身边的红人,姑娘只需一点头,从此便可不流连于这烟花之地,步踏青云只是片刻之间。

  楚秀(低眉轻笑):大人怕是错了。

  叛军头目:哦?我哪错了?

  楚秀(正色):我自幼便呆在这秀坊中,学诗画,习棋艺,听宫商,世人皆视吾等为商女,只知歌舞不知国恨,却不知我们虽是女子,却心藏天下(抚摩剑柄)

  欧阳林远勾结乱党,私通卖国,此等无耻下流之人,不配进我大秀坊!(拔剑而起)

  叛军头目:你!……哼!(拂袖而起)

  【闺房内烛光闪动,灯影下楚秀凝神端详着一发簪,陷入回忆之中——】

  【琴秀敲门而入,打断楚秀回忆】

  琴秀(笑道):怎么,又在想那位小了?

  楚秀(急忙收起发簪):没有的事。

  琴秀(望向窗外的明月):他驻守长安约莫三个月了吧,怎么也不给你写封信,报个平安你也不至于如此担惊受怕的。

  楚秀(低头):烽火连天,硝烟四起,他此刻身处的是以性命相搏的战场,一刻的分心只怕都会要了命,如此,他不顾儿女私情倒是合了我的意。

  琴秀(叹气):你倒是一片痴心。

  琴秀(沉默许久,开口笑道):今日可是花朝节,你历来都是赶着头一个放花灯的,怎么这会却让其他的姐妹抢了好彩头?

  【窗外,一盏盏花灯沿着飞翘的檐角依次亮起,点点灯光灿若星河,坊内女子的欢声笑语化作春风入金声碎玉散落四处】

  【琴秀取来剪刀和彩纸,楚秀剪了五色彩笺,取了红绳,把彩笺结在花树上】

  楚秀:花神在上,信女今日为君祈福,愿其一生安慰无忧,无灾无病,不求一生荣华,只求两人白首同心,相知相守。

  旁白:我不求他能加官进爵平步青云,只求他能完完整整站在我面前。

  【楚秀点燃花灯,轻轻放飞,忆盈楼上灯火阑珊一片,在冷如深海的月色下有种恍然一梦的不真实感】

  【突然七秀坊内传来一阵嘈杂,数千名军官将忆盈楼团团包围,为首的正是欧阳林远】

  楚秀(不亢不卑道):大人今日好大的雅兴,我小小一个秀坊竟能劳大人近千人马,可真是秀坊姐妹三世修来的福气,恕小女子愚钝,不知大人此次有何贵干?

  欧阳林远(笑道):倒不是什么要事……我不过是来告诉姑娘一声,潼关沦陷,长安已破,驻守长安城的三千天策将士全体战死,无一生还。

  姑娘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天下迟早是安大人的天下,已经不姓李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三千守城将士还真是无药可救(冷笑)皇帝都走了,却还死死地守着一座空城,三千兵力对安大人十万大军,当真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罢了。

  【楚秀沉默良久】

  欧阳林远:姑娘可否还记得三年前的名剑大会?实不相瞒,自从在二十四桥湖心筑台观楚秀姑娘一曲剑舞后,竟是夜不能寐,锦衣玉食,更是索然无味,今日来,就盼着姑娘能再舞一曲,好解了我心中的相思之苦(挥手,端上绫罗绸缎,黄金百两)我虽知这些俗物姑娘看不上眼,但若姑娘有意,我必将筑金屋,建盈楼,效仿武帝石崇,博美人一笑。

  楚秀(良久,掩面轻笑):大人大可不必如此,我一介烟花女子得大人青眼相加已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今日是花朝节,大人若不嫌弃,我便独舞一曲,以庆贺安大人得天下。

  【琴秀绮秀薇秀拿起乐器,丝竹声响起,月夜下江海凝光,楚秀妙舞神扬,风袖低昂】

  旁白:我曾允诺过,云裳只为君一人独舞……

  【杀意顿现,剑指欧阳林远——】

  【楚秀笑着点火,秀坊女子皆立于船头,望着熏天大火,缄默无言】

  楚秀:“想嫁个好人家相夫教子的,自可离去。其他姐妹,随我赶赴长安,誓与大唐共存亡!”

  ——从此,世间再无七秀坊。

  第三幕仗剑逍遥镇山河,八荒无我剑归宗

  【白雪皑皑,一人手持长剑身着道袍肃然立于太极广场,神情漠然,任由飘落的雪霜沾染上宽大的袖袍。他身旁呆立着一个约八九岁的孩子】

  小道士:师父……师兄他们已经前往长安一个多月了,怎么还不回来?

  太虚(沉默了一会,拍拍小道士头顶):也许是路上有事耽搁了,这几日风雪大,难免耽误了行程……兴许明日就回来了。

  小道士(小声):年前师兄就说过要教我新剑法的,还说要给我做大葫芦……现在都没回来,一定是嫌我傻,故意来寻我开心,师兄是大骗子,大骗子!

  太虚:休得胡闹。你师兄不过是去长安游历一番,等他得道,自然会回来。

  小道士:师父……

  太虚(叹气):你不是一直惦念着长安醉仙楼的桂花糕么?你师兄心细,也许是给你买糕点去了……

  小道长:师父……师兄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那日你书桌前的信我看到了……师兄说的“此生不复相见”是什么意思?……(哽咽)

  师父你说话啊,师兄不会死掉的对不对?

  师父我不要剑法,不要桂花糕了,我们一起去找师兄,让他回来好不好?

  太虚(良久,道):你还记得你初入门派时所立下的誓言么?

  小道士:徒儿记得……(哽咽)今日入纯阳宫,弟子在此立誓,从此将千里之行,发于眼前足下,以手中之剑,诛恶辟邪,伐魔卫道……

  太虚:入我纯阳者,以天下为己任,那日我说过,希望你能坚守誓言,求天地至道,灭世间污秽,寻求天下道义。叛军屠城,朝倾国颓,你师兄心意已决,势必要以己之力,还大唐一个安宁。此次长安之行,以一敌百,他怕是凶多吉少……但——

  太虚(眺向远方):你师兄一定会回来的,我纯阳弟子,纵然是死也要死在这纯阳宫内。

  【太虚进屋,从兵阑上取下一柄宝剑】

  小道士:师父?

  太虚:这是师父当年行走江湖的剑(剑出鞘,寒光毕露),我纯阳以剑立派,以心为剑,平天下,灭妖魔,今日我将此剑交予你……(递剑)此后,离开纯阳宫,游历天下去吧。

  小道士(一惊):师父,你要赶我走?

  太虚:长安已破,叛军攻下这里是迟早的事。你,离开这里……

  小道士:师父!我,我……我要陪你留在这。

  太虚:我们迎战的敌军有数万,你剑不法过皮毛而已,留在这里有何用?徒增笑料罢了,走!

  【太虚看着小道士走远,又从兵阑上取下一柄宝剑,独自一人走向老君宫,将剑插入一抔雪中】

  太虚(自言自语般):我初见你的时候你不过七八岁,浑身是血,拿把木剑杀霜狼……霜狼历来凶猛残忍,你明明只剩一口气了,偏偏又那么执拗,一声不吭。我看不过,便随手救了你……

  你那时还不及我腰,呆愣愣的,问你名字也不说,跟个泥娃娃似的,我只好牵着你的手带你回了门派。

  你还记得我当时问你什么?你可愿意入我纯阳门下,你怎么答的?你冻得连话都说不清,却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告诉我,你想当我弟子。不是纯阳弟子,而是……我的徒弟。

  太虚:你拜师的那天,我送了你一柄剑,你问我剑上的“天地之道”是什么意思,我让你自己去体悟……却没想到代价会这么大(含泪笑)

  【太虚的眼泪滴入雪中,慢慢淹开】

  太虚:你天资不算聪慧,武学造诣也不是一等一的好,掌门选派弟子前往长安支援天策时,我藏了私心不想让你去,因为知道一去,便可能再也回不来……我曾经为你占过一卦,是“水”字,悠然天地间,不受万物所拘,看似柔情,内里却刚直,叛军来袭,你只留下一封信,便带剑奔赴长安。

  太虚(沉默良久,道):此行是你的劫数,我无法寻得你的尸首,只得了这柄剑,你曾说过,剑在人在,而今这把剑又回到我的手中,只可惜物是人非,你已不在。

  【太虚眺望远方,入目的是白雪皑皑的山峰】

  太虚:你说你呆在纯阳数十年,从未认真看过纯阳雪……无妨,你是水,化雾霭成雪,你最终还是回来了,可以好好踏遍纯阳宫的每一处了。剑人合一山河寂,须臾万化归一息……你卧躺青松拥雪眠,此生不过听风吹雪。

  旁边:血战三日,纯阳宫破。被押到刑场上的纯阳道人,身上的道袍都染满鲜血。没有人哭泣,没有人惊惶,没有人哀求。道人们只是微微垂着眼帘,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神策行刑官不知为何心中发寒:“尔等可有话讲?”一道人大笑:“焉需与孽畜费口舌!我纯阳宫,苍天不灭!”——血花飞溅。

  全剧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