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夺命金》原创微型剧本

剧本 时间:2018-11-0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故事背景:郊区或城关临近的乡镇,有院子

  编剧:徐高栋

  主要人物:

  张伟琴:女,55岁,退休在家,姚旺财的继母

  宋春蕾:30岁,姚旺财的老婆

  次要人物:

  李小萍: 女,30岁张伟琴亲生大女儿,保险公司业务员

  姚旺财:男,32岁,张伟琴继子,宋春蕾丈夫

  姚贝贝:男,5岁,姚旺财和宋春蕾的儿子

  马大夫,乡镇医院医生,男,50岁左右

  小王,男,28岁左右,保险公司理赔人员,李小萍同事

  6岁左右小孩2-3名

  剧本正文:

  1、户外 日 内

  宋春蕾在户外接一个电话,神态显得很激动。

  宋春蕾:旺财在城里有相好?!坤子,你不要耍我啊,我待会去找大牛、黑子核实一下。(省略号是对方静音,略停)

  宋春蕾通完电话后满脸怒色,恼火地踢了身边那棵树几脚。

  2、姚旺财家客厅 日 内

  一包装着不明颗粒的袋子放在客厅茶几上。旁边有个添满水的玻璃杯。

  宋春蕾右手握手机跟丈夫姚旺财在电话里争吵,左手激动地挥舞着各种动作。(几秒钟的时间过滤,表情、动作表示)

  宋春蕾听到儿子姚贝贝哼唱儿歌的声音隐约从大院外传来,声源越来越近。

  宋春蕾边通话边往卧室走,进卧室后关上门。

  3、姚旺财家厨房客厅 日 内

  贝贝唱着儿歌,欢快地蹦跳着走进厨房。

  贝贝拿着水瓢到缸里舀,没有舀到水。(摄像机特写水缸空空的镜头)。

  贝贝打开装食物的橱柜,里面只有空碗,没有任何食物(摄像机特写没有食物的橱柜)

  贝贝从厨房出来,喊了声“妈妈,你在哪里,我饿,我渴”。

  贝贝进客厅,见茶几上放着一袋类似糖果的东西,一个茶壶、一个玻璃杯和几个茶杯。

  贝贝走到茶几旁,弯腰端起那个装满水的玻璃杯。

  贝贝喝了几口水,低头好奇的盯着旁边那袋类似糖果的东西。(给那袋物品特写)

  4、姚旺财家卧室 日 内

  卧室门关着。宋春蕾在卧室里来回走动着和丈夫通电话,情绪很激动。

  宋春蕾:别想就这样敷衍我,你快滚回来跟我说个清楚!

  宋春蕾把电话狠狠摔在床上,瘫坐床沿掩面哭泣。

  客厅有玻璃、瓷器摔碎等声音传来,瘫坐床沿的宋春蕾回过神来,顿然警醒。

  宋春蕾脑中快速闪回快切:

  (场景一 客厅)装满不明颗粒的袋子在茶几上(特写,袋子越来越大)

  宋春蕾脑中闪完这个场景,顿时惊恐起来。

  宋春蕾自语:糟了。

  宋春蕾从床沿弹起来,快速打开卧室门往客厅走。。

  5、姚旺财家客厅 日 内

  宋春蕾走出卧室,看到客厅茶几旁边有一个茶杯和一个玻璃杯被摔成几瓣,儿子姚贝贝躺在地上,身体抽搐,口里有白沫流出。茶几上包有不明颗粒的袋子封口被撕掉,里面空空。宋春蕾顿然明白咋回事,紧张地大叫着向贝贝冲过去。

  宋春蕾:啊!贝贝,贝贝,贝贝你不能有事呀。

  宋春蕾抱起儿子往外面狂奔。

  6、乡镇医院急救室门口 日 外

  张伟琴、李小萍和宋春蕾在急救室门口,紧张地往里看。马大夫在姚贝贝身边忙碌着。

  马大夫用白布盖住贝贝面部,走到门口向张、李、宋三人摇头。

  马大夫叹了口气:唉,送来太迟了。

  宋春蕾扑过去抱住儿子身体呼天抢地:天啦,我这造的什么孽啊。贝贝-贝贝,你别离开妈妈呀!

  张伟琴、李小萍也走到贝贝身边默默抹眼泪。

  7、姚旺财家客厅 日 内

  宋春蕾坐在地上哭泣,张伟琴和李小萍蹲在旁边陪她说着话,也都显得很难过。

  张伟琴叹息:好好的孩子,咋说没就没了呀!

  李小萍(对着宋春蕾):嫂子,贝贝怎么会中毒了?咋回事啊?

  宋春蕾拍打着自己的双腿哭嚎着:啊—贝贝呀,是妈妈不好哇,怪我一时马虎把老鼠药留在茶几上啦。我真傻啊。

  李小萍:好好的你干啥要把老鼠药放茶几那么显眼的位置呢?

  宋春蕾停止哭泣,有些愤恨:你旺财哥在外面找了相好!上午我们大吵了一架,我原本想自己服老鼠药做个了结的,那想弄成这样啊。

  李小萍:唉,你好粗心啊。把药收回屋里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张伟琴长叹:春蕾呀,你真是太糊涂了啊!

  姚旺财走进客厅,冲到宋春蕾身边,抬手要打宋春蕾,没有打下去,宋春蕾哭丧着脸,没有躲避的意思。

  姚旺财冲着宋春蕾怒吼:怎么就没毒死你呢,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呀!

  李小萍:旺财哥,你别太激动,嫂子也不是故意的,她心里也难受呢。

  宋春蕾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8、张伟琴家卧室 夜 内

  张伟琴和女儿李小萍靠在床头说话。

  张伟琴:虽说旺财不是我亲生的,我却一直把他当亲儿子看,想到他们家现在的变故,我心里不好受呀。

  李小萍:哎,嫂子脾气太倔了。旺财哥在外面做了点出格的事,她也不能动不动就闹自杀啊,瞧这事闹的。

  张伟琴:咳,春蕾本来性子就烈,现在出这么大一趟子事儿,以她那脾气过不去啊。

  李小萍:他们俩人都不安分,一见面就相互掐。嫂子已经寻死觅活好几回了,这次是个坎儿,他们家眼看要毁了。

  张伟琴:唉,叫人操心啊。咱有空好好劝导下他们。

  李小萍:是啊,再这样下去,那个家真不知道会弄成什么样子。

  张伟琴摇头轻叹:心里留下阴影了。我看他们家迟早还会出问题。

  9、姚旺财家客厅 日 内

  李小萍走进客厅,见面色苍白的宋春蕾在沙发上痉挛,近旁的地面撒着一些药片。

  李小萍惊慌,立刻跑出屋大喊“快来人帮忙啊” +黑场

  10、乡镇医院急救室 日 内

  宋春蕾躺在急诊室病床上,露出忧郁的眼睛。张伟琴、李小萍和姚旺财站在旁边谈话。

  姚旺财(对宋春蕾):你还自杀成瘾啦,你这叫害人害己知道不?孩子的事情还没跟你算完账呢。

  李小萍(对姚旺财):旺财哥,你就别火上添油了行吗?还嫌不够乱啊。

  姚旺财(指宋春蕾):你以后要死死远点儿(说完走了出去)。

  张伟琴(对宋春蕾):这次幸亏小萍及时送你到医院了。孩子啊,以后可别这么犯傻呀,有什么不痛快的跟我说。

  宋春蕾突然背过身去哇哇大哭。

  11、姚旺财家客厅 日 内

  宋春蕾和姚旺财在客厅里站着大声吵架。姚旺财身边放着行李箱。

  姚旺财:整天喊着要死要活的,你能不能消停下?你是存心要把家毁了阿。

  宋春蕾:在家多待几天会死啊!你提着行李箱干嘛去?要跟我分开,找你的相好去吗?

  姚旺财:以后别胡闹行吗?儿子没了,我现在对你也没啥感情,在家呆着难受。

  宋春蕾:想出去跟你的相好呆一起吧?你知不知道村里人都在戳你的脊梁骨?

  姚旺财:别人爱咋地咋地,我不在乎。看着你那张脸就不舒服,我出去几天散散心还不行吗?

  宋春蕾:孩子才走几天,你就一门心思想着你的相好了,姚旺财你有没良心啊?

  姚旺财: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不想跟你一起过。

  姚旺财提起行李箱往外大步走去。宋春蕾疯叫着拿起一个茶杯摔成碎片,瘫坐在地上大哭。

  姚旺财走到门口碰到张伟琴,姚旺财和张伟琴说了几句话。

  张伟琴:唉,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吵闹,哪还像个家啊。(留意到姚旺财的行李箱)你这是干啥呢?

  姚旺财:我心情不好,准备出去待一段时间,家里您就帮我担待点儿吧。

  张伟琴:你这一走,她要是再寻死怎么办?

  姚旺财:我怕她再做傻事,把家里的农药,老鼠药都收起来了。

  张伟琴:那你放哪儿了?可别让她找到啊。

  姚旺财:我锁在库房的木箱子里,周围还堆了很多杂物,她不会找到的。你们有空帮我照看下她啊。

  姚旺财说完,没等张伟琴回话就大步离开。

  12、姚旺财家客厅/卧室 夜 内

  客厅和宋春蕾卧室里都没有开灯,卧室门虚掩着。张伟琴提着一个盒饭走进,扭亮客厅的灯,过去推开宋春蕾卧室门。

  借着客厅灯光,张伟琴见宋春蕾坐在床沿发愣,两目无神,地面上洒落着衣服和被子,还有些玻璃杯碎片。

  张伟琴扭亮卧室的灯:灯不开,也不吭声,你这样子吓死人啊。(把盒饭递过去)知道你没做晚饭,给你带了些吃的。

  宋春蕾没有接饭盒,目光凄然地看着前方,语气低沉:他不要我了,孩子不在了,我什么都没了。

  张伟琴:春蕾,别多心,旺财只是一时心情不好出去走走,他不会抛下你的。孩子,先趁热吃点东西吧。

  宋春蕾迟钝地接过盒饭,打开,拿起筷子,机械的往嘴里送食物,目光涣散,依然直愣愣的盯着刚才的方位。

  13、张伟琴家卧室 夜 内

  张伟琴和李小萍靠在床头聊着天。

  张伟琴:你旺财哥白天离开家了,说是出去待几天散散心。

  李小萍:嫂子情绪还不稳定,他这一走,家里没人照看咋办?

  张伟琴:让春蕾在家也休养一下吧,望她情绪能慢慢平复下来啊。我们有空轮着给她做做饭,陪她谈谈心。

  李小萍:咳,只能这样了。

  14、姚旺财家卧室 日 内

  屋梁上挂了一根绳子,宋春蕾站在一张凳子上、伸着脖子试着往绳圈里套。

  张伟琴走进卧室看到宋春蕾把绳子套到脖子上准备踢凳子,顿时大惊,赶紧冲过去抱住(绳子脱离)往地面放。

  张伟琴:春蕾呀,你怎么又做傻事啊。

  宋春蕾哭喊着:我不想活了!你干嘛拦我啊,让我死了算了。

  张伟琴:孩子,想开些啊,可别再这么冲动。你要出事了,我们咋向旺财交代呀。

  宋春蕾:你们都不管我了,我一个人活着有啥劲啊。

  张伟琴:孩子,别那么想,我们都关心你。这几天你好好休息下,我和小萍会常过来照看,有啥事你跟我们说。

  宋春蕾大哭:呜——没有贝贝了,叫我怎么活啊。 +黑场

  15、姚旺财家大院 日 内

  宋春蕾穿着睡衣,衣衫不整的坐在院内一张椅子上,盯着手上的一个玩具发愣,张伟琴走过来。

  张伟琴:春蕾啊,你这两天不做饭也不洗衣服啦。看你穿着睡衣就出来像个啥样子。

  宋春蕾盯着玩具答:我想贝贝了。

  张伟琴:哎,你这样折腾自己何苦呢。

  宋春蕾两目呆滞,表情怪异,指着玩具:贝贝,我买的这个玩具,你喜欢吗?

  张伟琴摇着头,轻叹了一口气,离开。

  16、张伟琴家卧室 夜 内

  张伟琴和李小萍靠在床头聊着天。

  张伟琴:贝贝的事情对你嫂子打击太大啦,看她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

  李小萍:有多严重?

  张伟琴:老是自言自语地和贝贝说话。

  李小萍:唉,真是造孽啊。

  17、姚旺财家卧室院子 日 内

  张伟琴和宋春蕾在卧室聊着天;有群孩子在院子里做游戏发出欢笑声。宋春蕾听到那些孩子的吵闹声,神态顿然落寞。

  宋春蕾喃喃自语:要是贝贝在,会跟你们一样很开心吧……贝贝,贝贝?

  张伟琴:唉,春蕾,别太伤心啦。

  宋春蕾自顾自语:贝贝,是妈妈不好,没人陪你玩,妈妈陪你。

  张伟琴见宋春蕾目光呆滞,朝着孩子们欢笑声传来的方向发愣。

  张伟琴起身走出卧室,来到院子。

  张伟琴(对孩子们):你们几个回家玩去啊。(张伟琴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糖果每人分发一颗)

  孩子们领了糖果一哄而散。

  18、姚旺财家卧室 日 内

  宋春蕾早晨起床,发现床边的小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些照片。

  宋春蕾拿起细看,是关于贝贝的照片--有贝贝可爱的单人照,也有贝贝分别跟张伟琴、李小萍等人的合影。

  宋春蕾拿出一张贝贝单人照看得入神,用手抚摸照片里贝贝的脸,潸然泪下,反复嘟囔着:贝贝,你走了,爸爸也不要妈妈了,妈妈想你,妈妈要去找你。

  19、张伟琴家卧室 夜 内

  张伟琴和李小萍靠在床头聊天。

  李小萍:她这两天怎么样啊?

  张伟琴:精神状态更不好了,别人都没法跟她交流了。我看她现在已经是个活死人了。

  李小萍点头:嗯。

  20、张伟琴家客厅 日 内

  李小萍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张伟琴走进,李小萍扔下杂志,起身。

  李小萍:妈,刚听隔壁刘大婶说你去医院了,你咋啦?

  张伟琴:咳,还不是因为你嫂子啊。我都快受不了了。

  李小萍:嫂子又怎么啦?

  张伟琴:现在她都魔障了,大部分时间疯疯癫癫的,照顾她太累了,刚上医院给她买了点儿镇定药。

  李小萍:瞧嫂子都成那样了,活着还有啥意义,只剩下拖累人。我看她还不如死了呢。

  张伟琴:不行啊,旺财离家前交待了要我们照顾她。虽说不情愿,我们还是得尽份责任啊。

  李小萍:孩子没了,旺财哥也出走了,这家已经完了。照顾个废人,太累了,不如让她死了,这样大家都省心,而且她死了我们还能得到赔偿。

  张伟琴没有回答小萍,陷入思索中。几秒钟后,张伟琴长叹了一口气。

  21、姚旺财家卧室 夜 内

  宋春蕾蓬乱着头,光着脚,在卧室抽屉、柜子等位置到处翻找。张伟琴和李小萍走进,看着宋春蕾的动作,不明所以。

  张伟琴:春蕾,你这是干啥呢?

  宋春蕾:嘿嘿,我不活啦,不活啦!

  张伟琴:孩子,你可别干傻事啊。

  宋春蕾:嘿嘿,我就要见到贝贝了。(打开抽屉里一个盒子,自言自语)以前记得放在这里,咋找不到啦。

  李小萍(对张伟琴):她这么乱翻,不会找到毒药吧?

  张伟琴:不会的。旺财走前把农药和耗子药都锁在库房的木箱子里,藏得那么严,哪能找到?何况她现在不清醒呢。

  宋春蕾翻找着,听到张伟琴和李小萍的对话,顿了一下,翻找的动作渐渐放慢。

  22、张伟琴家卧室 日 内

  张伟琴坐在床沿上织毛衣,女儿李小萍走进。

  李小萍:妈,嫂子昨晚服了毒药。早晨马大夫他们来看过,说嫂子死了好几个时辰了。

  张伟琴:哦,我晓得了。只怪春蕾命薄啊。你跟旺财联系了吗?

  李小萍: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他这会正在往家赶。对了,早晨派出所来过几个民警,刚刚离开。

  张伟琴脸上闪过一丝紧张:派出所的人咋说的啊。

  李小萍:他们在现场仔细勘查了一阵,最后说嫂子是服了老鼠药自杀的。

  张伟琴:嗯。

  李小萍:对了,民警让我们家属拿着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到派出所注销户口。

  张伟琴:等旺财到家了,你和他一起到医院找马大夫开证明吧。

  李小萍:好,我会去的。那个死亡证明对咱们帮助很大。

  23、镇医院某问诊室里门口 内 日

  李小萍和姚旺财走到问诊室门口。

  姚旺财:我先上个卫生间,你先进去开证明吧。

  李小萍:行,等会你还是在这门口等我。

  姚旺财走开。李小萍走进问诊室,马大夫正在里面开着什么药方,抬头向李小萍点头致意。

  马大夫:你来啦。有什么事吧?

  李小萍:是啊,这次过来开嫂子的死亡证明的,又得麻烦你了。

  马大夫:不客气,这就给你开。

  马大夫拿起专用的单子正准备写字,李小萍打断。

  李小萍:马大夫,能不能麻烦你开两份证明啊。

  马大夫有些疑惑:干嘛要两份呢?

  李小萍:我们要拿这个证明到派出所注销户籍,另外,我哥哥给嫂子办过一份保险,也要拿张死亡证明办手续。

  马大夫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是这样啊,行吧,我帮你多写一张。

  马大夫很快开具了两张死亡证明单子,盖章后递给李小萍。李小萍接过单子,将其中一份拿出放进裤袋。

  李小萍:马大夫,谢谢你了。你忙,我不打扰了。

  马大夫点头,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李小萍走出问诊室,见姚旺财正走过来。

  李小萍把手上的那份死亡证明递给姚旺财。

  李小萍:旺财哥,你明天拿着这个到派出所注销户口吧,我得上班,就不和你一起去了。

  姚旺财:行。

  (字幕:两天后……)

  24、张伟琴家客厅里客厅门口 日 内

  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小王正在和李小萍、张伟琴谈话。

  姚旺财推门进来,张伟琴见到姚,面色有些紧张,赶忙把茶几上的一个单子拿起塞进裤袋。姚看在眼里有些疑惑。

  姚旺财:妈,来客人啦。

  张伟琴(指着小王):噢,这位是小萍的朋友,刚顺路过来串串门。旺财,你有啥事吧?

  姚旺财:老婆、孩子都没了,留在家里难受。我这次出门,可能很久不会回来,过来跟你们打声招呼。

  张伟琴:唉,你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有啥难事跟妈说。

  姚旺财:好的,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姚旺财走出客厅,轻轻带上门,留了一点缝。走到门外几米远,姚旺财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闪回镜头)姚旺财推门进来,张伟琴见到姚,面色有些紧张,赶忙把茶几上的一个单子拿起塞进裤袋。(闪回结束)

  姚旺财觉得有些不对劲,转身走回来,悄悄站在门边,客厅里的人看不到他。

  25、张伟琴家门口 日 外

  姚旺财悄然在门边侧耳听着客厅里面的动静,张伟琴他们谈话中透露的秘密都让他听到。

  小 王(画外):被保险人的资料都核实了,没有问题。阿姨,你是受益人,下午再带上宋春蕾的保险单和死亡证明去公司办下手续,就可以获赔30万保险金。

  李小萍(画外):小王,谢谢你啊。

  姚旺财听到这里感到很震惊,脸色变得苍白。

  小王跟张、李二人谈完事,准备离开,姚旺财这时已躲到一个角落。

  李小萍送小王朝着院子外走去,姚旺财看着他们二人走出视线,这才往张伟琴的客厅走去。

  26、张伟琴家客厅 日 内

  张伟琴坐在沙发上,放松地长舒一口气。

  姚旺财脸色难看地出现在面前。

  姚旺财:妈,那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张伟琴:刚才不是说了嘛,他是你妹妹的朋友。

  姚旺财:别骗我了,我刚才在外面都听到了,他是保险公司的。

  张伟琴顿时紧张:是--是有点儿保险的事儿。

  姚旺财:刚才那人提到你们获赔30万保险金是咋回事?

  张伟琴:什么保险金?

  姚旺财:你还想继续瞒我啊。我听得很清楚,这跟春蕾有关。

  张伟琴:咳,就是给春蕾办了一份保险,你知道就行了。

  姚旺财:不行。我还是得弄明白,你们为啥给她上保险。

  张伟琴:我这也是为你们家着想,怕你们出事儿给你们上份保险以防万一。

  姚旺财:妈,我是您儿子,虽然不是亲生,那也总比春蕾关系近吧,这保险您应该给我上阿!怎么就给春蕾办了?

  张伟琴:你老不在家,身份证之类的也没法给我,我们当时也着急就直接办了。

  姚旺财:办个保险有什么着急的?咋就不能等我回来再说?你们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张伟琴:没,没有。其实当初就是考虑你老婆经常做傻事。给她上份保险,她有意外,你们父子也有点指靠啊。

  姚旺财:可我刚才好像听到保险的受益人是你啊,咋不是我呢?

  张伟琴:保险是我买的,当然由我做受益人啊。当初是这么想的,孩子如果没娘了,肯定还是得让我这个奶奶带,需要花大笔钱。再说送你和小萍读书,给你娶媳妇都花了不少钱,我拿这保险金也合理吧。

  姚旺财:我是她丈夫,钱我总要分点儿吧,再说是我花钱办的丧事儿,用了2万多呢。

  张伟琴:那就分给你5万吧。

  姚旺财:啊,春蕾有30万保险金呢,她是我媳妇,我至少得拿一半吧。

  这时,李小萍走进客厅,在旁边听到他们的以上那句对话。

  旁边的李小萍忍不住插嘴:那怎么行!这两年我们给她上保险就垫了好几万,家里都没钱了,要不是你老婆死,下个月我们就喝西北风了。

  李小萍刚说完就发现失言,用手捂嘴。张伟琴向李小萍翻了一个白眼。

  姚旺财变脸色:你们那么期望着春蕾出事后拿保险,她的死是不是跟你们有关?春蕾这段时间可是你们照顾的,我走时她还好好的,突然就死了。

  张伟琴紧张辩解:瞎说,绝对没有的事,春蕾是自己寻死的,跟我们没一点关系,我们只是给她买保险而已。

  李小萍也辩解:嫂子自己服的药,和我们没关系,你别冤枉人。

  姚旺财(对张伟琴):我走时特地把家里有毒的药收好,还叮嘱你留心点别让她干傻事,怎么没看住她啊?

  张伟琴:不知道她自己啥时候去农贸市场买的药,我哪能看得住啊。

  姚旺财:好,这事先不谈了。现在还是说说那30万保险金的事情怎么处理呢?反正给5万太少,肯定不行。

  张伟琴:那我把这保险金领到手后按三份均分吧。

  姚旺财:哎,那好吧。

  姚旺财显得不大高兴,满怀心事地走出客厅。

  27、镇上商业街 日 外

  姚旺财走在商业街上,心事重重的样子。

  姚旺财独自嘀咕:镇上几家出售老鼠药的都说没卖给春蕾啊,家里的老鼠药我放的那么紧,她也不容易找到,怎么就吃上了呢?没道理啊。

  姚旺财脑中突然闪回一个场景(回忆,11场部分)

  张伟琴:你这一走,她要是再寻死怎么办?

  姚旺财:我怕她再做傻事,把家里的农药,老鼠药都收起来了。

  张伟琴:那你放哪儿了?可别让她找到啊。

  姚旺财:我锁在库房的木箱子里,周围还堆了很多杂物,她不会找到的。你们有空帮我照看下她啊。(闪回结束)

  姚旺财自语:不对啊。我还是得回去问问她们。

  28、张伟琴家客厅 日 内

  姚旺财走进客厅,发现张伟琴和李小萍母女俩在开心的笑。姚旺财迅速脸色沉下来。

  姚旺财:春蕾死了你们很开心啊,是不是早就有计划了?

  张伟琴:你这孩子咋说话呢。

  姚旺财面色铁青,声音严肃:春蕾到底是怎么弄到老鼠药的?

  张伟琴:跟你说过,她在附近街上买的啊。

  姚旺财:别再骗我了!我都问过镇上卖老鼠药的,他们都没有卖给春蕾,她是服了家里的药,你们说说怎么回事。

  张伟琴和李小萍结巴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张伟琴:这,这个--

  李小萍:哎,这--信不信由你。

  姚旺财:我知道咋回事了,你们等着!

  姚旺财愤怒走出。+黑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