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霓虹灯下的哨兵》经典话剧剧本

剧本 时间:2018-08-1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子夜,苏州河畔。童阿男家。

  [海关钟响十二记。

  [棚户,路灯,大厦的剪影。

  [路灯下,一个挑馄饨担的过来。

  [童妈妈缓缓上。

  卖馄饨的:童妈妈,深更半夜,才回来?

  童妈妈:有点急事,去找他周老伯,谁知他又不在。

  卖馄饨的:还是为了阿香的事?

  [童妈妈点头。

  [卖馄饨的过去。

  [童妈妈进屋,点灯。

  [短打甲跟踪,窥探。短打乙跑上。

  短打乙:过来一个解放军。

  短打甲:阿男吗?

  短打乙:象,马上动手?

  短打甲:不,太招摇。叫阿香带他上小舢板!

  [短打甲、乙二人下。

  [阿荣领路华上,后面跟着通信员。

  阿 荣:指导员,到了,这就是阿男家。

  [刚好童妈妈拎着小包袱走出。

  阿 荣:童妈妈,有人找。指导员,这就是童妈妈。这位是南京路上的指导员,阿男的上司。

  童妈妈:长官!

  路 华:童妈妈,你老人家好?,www.jiaokedu.com,提供免费课件,免费教案,免费试题,免费论文,舞蹈视频,幼教资源,版报大全,公文大全,下载!

  [二人进屋,通信员在门外警戒。

  阿 荣:指导员,我领报去,发好报再来接你。再会!(下)

  童妈妈:长官请坐。

  路 华:童妈妈,我叫路华,你就叫我路同志吧!

  童妈妈:路同志,坐,坐。这么晚了,同志来有什么事?

  路 华:阿男今天回来过没有?

  童妈妈:没有。

  路 华:好象阿香去找过他?

  童妈妈:是呀。

  路 华:找阿男干吗?

  童妈妈:说起来同志不要见笑,我们是穷人家,只指望阿男今晚能回来一趟,想想办法,救救急。

  路 华:老人家,有什么紧急事情和我讲也一样,我是阿男的好朋友。

  童妈妈:(不愿全说出来)有笔印子钱压在头上,日子有些过不下去了。

  路 华:印子钱?啊,欠了多少?

  童妈妈:(忙掩饰)没多少。(转身提小包袱)同志请坐,我……

  路 华:童妈妈,你这是干什么?

  童妈妈:实在没法子。这是他爹留下的一件皮背心,我想……

  路 华:(接过她手中包袱)我这儿有些钱, (送过去)你看……

  童妈妈:不,不,怎么能要你的钱,政府已经救济过两回了。

  路 华:老人家,收下。这,不是我的……是阿男的。

  童妈妈:阿男的?

  路 华:是阿男积蓄下来的津贴费,我替他保存的。(将钱塞在童妈妈手里)

  童妈妈:真的?

  路 华:真的,阿男让我带给你的。

  童妈妈:(泪珠盈眶)真没想到,阿男他……同志,这是救命钱哪!(跪下)

  路 华:(忙扶起)童妈妈,你不要难过!

  童妈妈:我……我高兴,我喜欢,我做梦也没想到他会碰着你这般好同志。啊,请坐坐,我去叫碗馄饨你吃。

  路 华:童妈妈,我不饿。阿香她出了什么事了?

  童妈妈:就为了还不起这断命的印子钱,有人逼她去香港。

  路 华:什么人?

  童妈妈:是个跳舞厅老板,叫老七。

  路 华:这人在哪里?

  童妈妈:苏州河小舢板上,在等阿男回来。老七讲,只要能跟阿男这孩子碰碰头,见见面,说什么往事就一笔勾销了。我正担心孩子回来出差错。现在好了,不用他回来了。好了,阿香有救了……你坐坐,我就回来。(出门)

  路 华:通信员!

  通信员:有!(进屋)

  路 华:打电话报告连长,说这儿有情况!

  通信员:是!(下)

  路 华:(十分纳闷)老七怎么敢逼阿香去香港?这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和阿男见见面,往事就一笔勾销了?这倒有些蹊跷!往事?什么往事?为什么要到苏州河的小舢板上去?奇怪!

  [这时阿香推门进来。

  阿 香:(大声)弟弟,你快走!

  [路华转身,阿香愕然。

  路 华:你,你是阿香吗?

  [阿香点头。

  路 华:你妈告诉我,有人要逼你去香港?

  阿 香:是的。同志,你——

  路 华:我和阿男是好朋友,好同志。有什么事尽管对我说。

  阿 香:解放军同志,快走吧!求你告诉阿男,千万千万,今晚不要回来,有人要暗害他。

  路 华:什么人?老七?

  阿 香:听说,还有个人叫老开。

  路 华:老开?他在哪?

  阿 香:在苏州河上。

  路 华:你带我去。

  阿 香:不行,他们人多。他们本来想借我的手杀害我的亲弟弟。(哭)我差一点上他们的当……同志,你快走吧!

  [路灯下,老七指挥着短打甲、乙、丙冲进屋内,吹灯,与路华厮打起来。

  阿 香:(奔出)解放军同志……

  [老七捂住阿香嘴。

  短打乙:(指倒在地上的路华)昏过去了!

  短打甲:啊!上当了,不是阿男,是个军官。

  老 七:糟!装麻袋!

  [五香茶叶蛋的叫卖声传过来。

  老 七:有人,来不及了。(对阿香)你去联络解放军,好,把她掼到苏州河里去!

  [匪徒将阿香抬走。

  [通信员跑上,扶起路华。

  通信员:指导员,你怎么啦?

  路 华:快,叫连长把部队带到这儿来。

  通信员:那你……

  路 华:快去!

  [通信员跑下。

  [路华挣扎起来,追出。少顷,童妈妈端一碗馄饨回来。

  童妈妈:路同志!(点灯)人呢?(喊)路同志!唉,真是,馄饨不吃就走了。

  [童阿男上。

  童阿男:妈!

  童妈妈:(回身见童阿男站在门口)阿男!(放下碗抓住童阿男)阿男!我的好儿子!快给妈看看!

  童阿男:家里出了什么事啦?

  童妈妈:好了,没事了。亏得带回来这笔钱,你阿香姐有救了。

  童阿男:钱?谁送来的钱?

  童妈妈:阿男,不是你托路同志带钱来家的吗?

  童阿男:我的钱?

  童妈妈:是呀,你看。(取钱给阿男看)他说这些钱是你积蓄下来的津贴费。

  童阿男:姓路的?是什么人?

  童妈妈:说是南京路上的指导员,你的上司。

  童阿男:妈,他人呢?

  童妈妈:刚刚还在。阿男,你怎么了?

  童阿男:我,我……(奔走,又回,坐下)

  童妈妈:阿男,你又得罪人了?又闯祸了?啊?

  童阿男:妈,我对不住他!(抱头)

  [阿荣奔上。

  阿 荣:童妈妈!童妈妈!(见童阿男)阿男,不好了,老七把阿香扔进苏州河里啦!

  童妈妈:童阿男:啊?

  阿 荣:亏得指导员和几个船老大,把阿香姐救起来了。

  童阿男:带我去!

  阿 荣:走!

  [他们正欲动身,路华抱着阿香回来。

  童妈妈:(哭)阿香!

  路 华:(忙将阿香放在躺椅上)还来得及,快送医院。你?阿男!(一阵晕眩,险些摔倒,但又挣扎站稳,欲下)

  童阿男:指导员……指导员,你上哪去?

  路 华:追老七。

  童阿男:你负伤了,让我去!

  路 华:你脱下了军装,离开了连队,又没有带枪,你去干什么?你还是在家里好好想想吧!(冲下)

  童阿男:妈,你好好照应阿姐。指导员!(追下)

  [通信员声:“连长,到了,在这儿。”鲁大成率陈喜、赵大大等人上。通信员将他们引进童家。

  通信员:这是阿男家。

  鲁大成:童妈妈,我们来迟了。

  赵大大:(到阿香跟前)唉!……

  鲁大成:(对陈喜)我的三排长,瞧见了没有!南京路上太平无事了?

  陈 喜:(支吾)没想到……(低头)

  鲁大成:没想到的事多着呢!赵大大留下,护送阿香进医院。其余同志跟我走!

  ——灯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