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小品剧本节目范本:手机情

剧本 时间:2018-06-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小品剧本节目:手机情

  手机情

  编剧:江克关

  时间:20xx年春节前

  地点:九牧王时装店

  人物:马老板,男,40岁,时装店老板,简称“马”,讲江汉平原方言

  小芳,女,35岁,马老板妻,简称“芳”,讲江汉平原方言

  田主任,男,40岁,移动公司营销中心主任,简称“田”,讲普通话

  置景:时装架一个(上有数件冬衣),桌子一张,椅子二把,副食若干

  (启光,马老板在店内找笔、哼歌)

  马:常言说得好,马长膘,吃夜草,人赚钱,靠营销。你郎们看那,我这件标价只有50元的棉袄,我把它后头加个“0”,保管等哈有人要。(加0,手机响)短信来了!“你浑身上下都发肿,长的蛮象萨达姆,你鼻子眼睛长的丑,活象那演员李金斗,长的丑并不是你的本意,是你老头老娘的特别创意,如果没有你,怎么来衬托这世界的美丽!”哈哈,这是我老婆小芳一老说的话,是郎变成手机短信了?(将手机放入衣袋)

  田:我的爸爸今年89,还经常到水库把泳游。要问有什么长寿经,告诉你吧,全靠孩子们讲孝心。这不,春节就要到了,我来这里给他买一件新棉袄。老板,老板!

  马:你好你好。

  田:你这里有没有老年人穿的棉袄啊?

  马:有啊,都在这里,你随便看,随便挑,这里的服装档次高。

  田:这些衣服都小了,我爸爸身材高大又魁梧,腰围足有四尺五。

  马:哎呀,那你爸爸不有我这大个肚子?

  田:呃,有点象。

  马:那就这件怎么样?(拍自己身上的棉袄)

  田:这是你的衣服,我怎么好意思要呢?

  马:这是我穿在身上示范,你看标价还在呢。

  田:500元?

  马:只要你觉得不错,价钱你随便说。

  田:300元怎么样?

  马:你真狠心砍那。那这样吧,我看你确确是个孝子,300就300,卖到你算了。

  田:那就谢谢了。(递300元,哪看真假,放到桌上)

  马:好,我来给你装好。那你慢走,有事再来啊。

  田:再见啊!(下)

  (马老板高兴地唱:“这就是冲动对你的惩罚”,抱着椅子跳起来)(芳上)

  芳:老马,老马,马大哈!萨达姆!

  马:呃!

  芳:不喊你的诨名你硬是不答应!

  马:老婆,刚才是不是你用新手机在发短信鄙我呀?

  芳:是的啊。

  马:你是朗把我说得一钱不值啊,我们想办移动业务代办点的事你问了没有?

  芳:人家要招标,标书等哈贴出来。

  马:把手机给我看看。是不是全球通啊?

  芳:我这个叫动感地带。

  马:动感地带?

  芳:不知道吧?我跟你讲啊,全球通,全球通,走遍天下都成功,神州行,神州行,千山万水传真情,动感地带真不赖,倾倒革命下一代。

  马:哦,这是那年轻娃们玩的东西,你买它搞么事?

  芳:我未必还蛮老?

  马:你不老,不老,你还嫩得很呢!

  芳:这机子带猫眼,还能传彩信那,对我们做生意很有好处。

  马:有么好处啊?

  芳:这种手机可以传彩色图象,我们要订什么时装,厂家就直接把服装样式传到我这手机上来。那就不需要你到这路上跑去跑来了,你说这动感地带好不好?

  马:这动感地带好是好,我就怕你跟到别个跑!

  芳:马大哈!我买个手机你总是象疑神疑鬼,愁眉不展那?

  马:我苦心经营的这个家,不能被动感地带搞出情感地震来!

  芳:马大哈,我问你,你发财是不是靠的手机?

  马:是靠手机,加喀力气。

  芳:(对观众)我跟你郎们说,马大哈原来是一个黄泥巴腿子,在农村里种田呢!

  马:又来痛说革命家史了。

  芳:刚来城里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懂。他看到有一个人的摩托车坏了,用骡子托起去修,就对我说:老婆,我看见摩托骡拉了!

  马:少说喀掉底子的话。

  芳:他听说城里的钱好赚,就大街小巷到处看,硬是看中了拉板车,拖了大半年,赚了万把快钱,那乡里的屋倒了他都不管,就用那万把块钱买了个大哥大,象块大黑砖,后来他又还搞了个板车运输小集团,把那些拖板车的指挥的团团转,睡觉都把那块砖头放到脑壳边,做梦都喜得流梦涎。

  马:你还不说那砖头块子大哥大,我天天用它练举重,还治好了我的肩周炎。

  芳:为我节约了不少钱那。

  马:拖板车的时候,那狗子一老喜欢跟到我赶,我把那大哥大一举,狗子就吓得打飞劲地跑呢!

  芳:后来,就把那大哥大给他的老头,农村里信号又不好,回回打个电话,还要搭个梯子爬那桃树高头去打。

  马:有一回差喀掉下来达死了。

  芳:现在全县建了86个基站,

  小品剧本节目:手机情第2页

  你的老头蹲到厕所里都能打电话了!

  马:这移动通信发展的是快啊!

  芳:他板车拖了那几年,又想办这个服装店。说卖服装不出力,不流汗,天天都行乱律汛?br%26gt; 马:我将砖头块换成了全球通,致富路上一路冲,喝啤酒,吃蒸肉,我们还住上了小洋楼。老婆,你说这电话一移动真是好啊!

  芳:我看什么东西只要一移动,都好。

  马:你这还是一个新观点呢,说喀我听看。

  芳:你看那,棉花做营养钵,一移动就取得大丰收,油菜一移栽,菜籽就产蛮些子油,水稻的趸秧,一进大田,那稻谷的浆就灌的如马足。

  马:呃,是的啊。

  芳:不仅农作物,国家也要向前发展。不是有一句话叫……与时俱进嘛!

  马:就是国家要与时间一起移动。

  芳:还有,人也要移动。就拿你来说,第一次移动,从农民变成了拖板车的,第二次移动,又从拖板车的变成了时装店老板,你是不是越移动越好?

  马:是的是的。

  芳:你再看那跳舞也是一样。(做跳舞状)男女一抱,如果不动,那有么意思?只有转地转地跳,才能嘿嘿嘿地笑,这都是因为有了移动啊!

  马:老婆,你这理论水平很高啊。这说明,随搞么事都是思维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

  芳:常言道:聪明用于正路,越聪明越好,聪明用于邪路,越聪明越糟。

  马:我们总不是靠聪明发的一喀财?

  芳:你这个人正点子蛮多,歪点子也不少。

  马:你看这300元,我不想点子,象那样赚的到?

  芳:你想的一个么点子?

  马:我穿的那件棉袄,标价50,我把它一改成500,一个伙计用300元蛮快就买起走了,他还以为检了日大个便宜!

  芳:那是一个什么人?

  马:那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伟大的人,一个讲孝心的人……

  芳:住口!你还越说越有味了呢,你这叫么点子?你这是不讲诚信,你这叫欺诈!

  马:老婆,你不发燥,你一发躁吓得我的心里只跳。

  芳:那个人朝哪里走了?

  马:往移动公司那头去了。

  芳:你赶快去退250元到别人!

  马:老婆,能不能算了,下不为例,行不行?这可是煮熟了的鸭子啊!

  芳:不行,赶快去追。你把你的手机拿到,有什么事与我联系。

  马:手机,真的我的手机呢?老婆,老婆!完了,我的手机放到棉袄里头了卖了!好人那,孝子啊,你在哪里呀!(跑下)

  芳:不老实,活该!(田上)

  田:有人吗?

  芳:来了来了,你郎想买喀么什?

  田:请问你这里是不是有一个胖老板那?

  芳:有个有个。

  田:他是你什么人那?

  芳:我们是一个床上的人。

  田:哎呀,你还挺幽默呢。他到哪里去了?

  芳:他有喀急事出去了,蛮快就回来。有什么事你郎跟我说是一样。

  田:那好。我问你,你们这里是不是在搞有奖销售活动啊?

  芳:没有啊!

  田:那你们这里卖衣服,是不是还往衣服里面加点什么纪念品那?

  芳:没的这事啊!你郎的意思是……(突然明白)哎呀,请问你郎是不是来我们这里买了一件棉袄的?

  田:是啊是啊。

  芳:价钱是不是300元?

  田:是啊是啊。

  芳:衣服里面是不是还有一部手机?

  田:对对对。

  芳:手机是不是全球通的?

  田:(拿出手机)我拿出来看一看啊。

  芳:就是它,就是它!(欲拿)不好意思啊。请你郎喝喀茶。(马跑上)

  马:咿呀,满处的找鸡子,鸡子在窝里生蛋那!(躲到衣架后观察)

  田:我爸爸工资挺高的,不需要救助。

  芳:请你郎吃喀花生。

  田:我们兄弟都讲孝心,他老人家过的很顺心。

  芳:再请你郎嗑喀瓜子。

  田:我爸爸非常清高,谁打招呼都不理。

  芳:再请你郎喝喀酸奶,哦,老革命都是这样的。

  田:不,他耳聋。请你把手机收下。

  芳:(激动,接手机)好人那!太谢谢你了!

  田:不用谢,那我走了。

  马:天底下真还有活雷锋啊。

  芳:你郎坐哈,(张望)老马去找你郎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马:我还要观察哈了再说。

  芳:来,喝茶喝茶。请问你郎在那个单位工作呀?我跟你郎的单位送张感谢信去。

  田:认识认识还是可以的,感谢没有必要。我在京山移动公司上班。

  芳:你郎贵姓?

  田:我姓田。

  马:这是朗又开始套近乎去了?

  芳:你郎是不是田主任?

  田:你认识我?

  马:哎呀还出现了新情况。

  芳:我听说你们那里扩大业务,要增设代办点,我想去谈这件是事,别人说这件事是田主任负责,今天碰到你郎真是太好了。

  马:我的老婆还蛮会搞呢!

  田:你们想参加我们公司的业务代办招标?那好啊。

  芳:你郎们都有些么条件那?

  田:刚才,我们公司将标书贴出来了。

  芳:我现在跟你郎一起去看一看。

  田:好,走。(马跳出)

  马:田主任!(做拥抱状)

  田:(受惊)我没有做坏事啊?

  芳:马大哈,还不快感谢别个!

  马:(下跪)亲人那……

  田:(扶马)你这么大的礼,我领受不起呀!

  马:雷锋啊,兄弟啊,(拥抱,田摔地下)太感谢你了!

  芳:慢喀,慢喀。

  马:老婆,你先跟田主任去看代办点的招标条件,等下我请客。

  芳:你说到那个馆子的去?

  马:鸡公蛋火锅城,不见不散啊!

  (谢幕)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