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校园喜剧小品剧本精选

剧本 时间:2018-02-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导语:对于喜剧小品剧本,大家会有怎样的创作?精选以下是小编整理的校园喜剧小品剧本,欢迎各位参阅,希望可以为大家带来帮助。

  校园喜剧小品剧本一:《同桌间的叙旧》

  人物:A(可用真名代替)

  B(同上)

  出场次序:AB

  A:(站在话筒前,面对观众)俗话说的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次我见的人不只是我的老乡,还是我同班同学,也是我同桌,想当初我可真惨的,他常常欺负我,用他的话说“欺负你那是我看的你,”大家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嘛,哼!看我这次…

  B:(跑上台,大口喘粗气)呼吁,老同学,来晚了,(用手狠狠拍A肩),哈哈…

  A:(下蹲,强笑)呵呵……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B:对!习惯,习惯了,

  A:对了,言归正传!今天我们来这是做什么的?

  B:叙旧呀,今天跟大家讲讲我们在济宁职业技术学院上大学时那光荣的历史,呵呵,让大家热闹一下,大家说对吧?

  A:瞧,这小嘴甜的,和当初在学校简直是一副嘴脸,

  B:哎哎……怎么说话呢你?还别说我,想你当初在女生面前姐姐长,姐姐短的,(装出A的声音)姐姐,你真好,不只人美心也美,嘿嘿……能用一下你的钢笔嘛,

  A:(推了一把B)去你的,

  B:怎么啦,面对这么多人不好意思承认啊?

  A:你还别说我,想想自己,

  B:我怎么了?

  A:有一天吧,我们一起去市场,在我们的前面有一对情侣,人家手牵着手正走着,他对着人家就唱:“牵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牵右手,牵着小姐的手好像回到十八九,牵着……”

  B:(抢话题,看着A牵着自己的手)嗨,牵!牵!牵!还牵呢!

  A:(松开手)呵呵………还别说,当初不是我把你牵走,人家早你扁你了,

  B:那是因为我喜欢唱惹出来的,后来打死我也不唱了,

  A:不唱就没事吗?还记得那个灯火辉煌的晚上吗?

  B:灯会!灯会那一晚吧!哎哟,那是人山人海呀……

  A:哎……还记得咱们吗?应该说还记得你?

  B:我?我怎么了?

  A:灯会上有个猜谜的,当时你一手拿着冰糖芦,一手拿着一个灯走了过去,老板一见到你,不给大家猜谜了,

  B:那他做什么了?

  A:他给你出了一道急转弯呀,周围的人把目光唰投向你,

  B:对,他给了一道急转弯,很多人看我,

  A:老板说:“一只狗熊做裁判,一只乌龟和一只兔子赛跑,它会宣布哪一个会赢?“我同桌搔搔头说:“兔子会赢”!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说:“原来你是那保狗熊呀,挺像的”,

  B:那次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上当了。

  A:反应慢了是吧?还有一次反应快的呢?有一次我们上课,老师问他“圆明园是谁烧的?”他马上说:“我没参加”,我们老师又问他“你知道北京人和现代人的根本区别吗?”他反应又很快回答:“现代人会开车,北京人只会跑,我们老师都听傻了。

  B:嗨,嗨,怎么不说自己呀!(两手放腰间,瞪着A)

  A:你问大家想听吗?

  B:(向大家问)想听是吧,我就讲给你们听,那次我们班物理小测验,有一道题这么说:“稳定电压一般是多少伏?”结果他随手一挥,“二百五”,我们老师叹气,“唉,真是二百五”,

  A:“那道题太简单了,我随手一挥而已,一时大意了,

  B:大意,还大意呢?你哪次考试比我好啊?

  A:你不就考了一个59.5分比我高0.5分嘛,那是过去的事,现在你就不一定比我好了,

  B:就你?(打量着A,不服气)哼,没发现,

  A:怎么?不信?咱们比试比试?

  B:谁怕谁呀,比就比,你说比什么吧?

  A:咱们比反应能力,我说一句话,你把顺序重排一下,变成另外一句话,不许乱改!

  B:这没问题,你说吧!

  A:听好啦,我是一个勤恳的农民,

  B:哈哈…简单!一个勤恳的农民是我,

  A:好,正确,就是这样比赛的,再来!我是一个爱岗的工人,

  B:一个爱岗的工人是我!

  A:很好,我会开拖拉机,

  B:(迅速的回答)拖拉机会开我,

  A:啊?哈哈………

  B:别笑,我说错了,上了两次当啦,我的回答是“拖拉机我会开”。

  A:(呵呵………对大家小声说)很快就上钩了,

  B:我就不信会输给他(自语)(对A)再来!

  A:我为社会做贡献,

  B:社会做贡献为我,

  A:我骑驴,

  B:驴骑我,(给A一拳)驴骑你,不说短的,说长的,

  A:好,听着,我怀里抱着一个大娃娃(做抱娃娃动作)

  B:大娃娃是我怀………

  A:你怀………?(跑下台)

  B:又上当了.(追A下台)

  校园喜剧小品剧本二:《白字先生》

  人物:小竹,小洋

  场景:小洋家

  (小竹拿着一本字典慢慢走上来,一边走一边翻看字典,嘴里念念有词·······)

  竹:一帆风顺、二龙戏珠、三星高照、四世同堂、五谷丰登、六六大顺、七步奇才、八仙过海、九九归一、十全十美······

  洋:小竹、小竹快看哪。

  竹:什么呀,我的美籍华侨同学。

  洋:照片、我去黄山、泰山、崂山、天山、武当山的玉照。

  竹:哎呀呀,这真是高大英俊、玉树临风、眉清目秀、助人为乐、体贴入微、相貌堂堂、妙语连珠的我的最好的同学吗?太一般了·······(洋一边听一边摇头,摆手说:过奖了,过奖了·······)

  洋:啊,我还以为夸我哪,太有才了········

  竹:没有、没有······

  洋:您看,谦孙(逊)、谦孙(逊)······

  竹:骂人,骂人可不好,大家听听,骂我什么“孙”,报复,就因为我没夸他的照片漂亮。

  洋:我说你很谦孙(逊),是表扬你。

  竹:明白了,中国文字那么多,难免说错,给你纠正一个字。

  洋:给我纠正一个字。

  竹: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洋:谦“孙”(逊)哪。

  竹:错了,

  洋:错了?

  竹:这孙字下面还有一个走“之”,念“逊”。

  洋:不,我是说你在文学方面很有造“纸”(诣),我是这个意思。

  竹:唉,我还有这手艺,我去造纸厂了。

  洋:就你的理解能力咋考的师大附中呀,不,我说的是你的文学方面很有造“纸”(诣)。

  竹:又错了,那是造诣。

  洋:我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你呀,学习学傻了,真不懂 “涵”(幽)默,太不“涵”(幽)默了。

  竹:那是幽默!

  洋:这次我跟老师请假出去玩。

  竹:老师给你假让你玩?你妈同意了?

  洋:我妈能同意吗?我使出全身解数,就说头疼,迷糊、恶心、胸闷、气短、腿脚不利落·······

  竹:去,去,你还老年痴呆(ci dai)哪·····

  洋:对呀,我咋没想到呀痴呆,那我妈就同意我出国了。教师节校园喜剧小品剧本《白字先生》教师节校园喜剧小品剧本《白字先生》。

  竹:得、得,有完没完呀······

  洋:我妈领我到医院检查,验血、验尿、透视、CT、核磁共振·······花了3000多块钱,身体全面检查,没病。

  竹:敢情,瞎折腾······

  洋:我妈没招了,给我找个大仙,你猜怎么着?

  竹:你还有理了。

  洋:对呗,我给大仙100元钱,大仙照着我教的说:这孩子没什么病,出去走走20天就能好。

  竹:你妈就信了。

  洋:那当然,这不就不用考试了吗?

  竹:好呀,原来是躲避考试。

  洋:我坐上飞机,穿过白云,登上·······我都去哪了?

  竹:去哪都忘了,这不黄山、泰山、崂山、天山、武当山·······

  洋:对对、那可真是心“广”(旷)神“台”(怡)呀!

  竹:心旷神怡。

  洋:简直就是如醉如“茄”(痴)呀。

  竹:都成醉茄了,什么呀,是如醉如痴。

  洋:我就是这个意思,可是回来,我、我就傻眼了,看同学们学习那是一丝不“句”(苟),真有点后悔。

  竹:不后悔才怪呢,那是一丝不苟。

  洋:对不起,对不起。

  竹:改过来,改过来。

  洋:是是······你学习真是一丝不“挂”苟呀。(竹和洋分别向两边走,洋也有些觉得说的不妥,竹实在和无奈。

  洋:这也不对,这也不对·······

  竹:要裸奔怎么着,我跟你说,这字念苟。

  洋:我······(很为难的样子)

  竹:苟。

  洋:我能那样称呼同学吗?

  竹:称呼同学干什么呀?

  洋:同学爱听吗?

  竹:苟就是苟。

  洋:苟同学你好!

  竹:怎么说话呢?

  洋:同学苟你好!

  竹:不象话,不象话·····

  洋:行、行,我记住了,同学们学习是一丝不苟,我越想越后悔,这不,就找老同学,想求你帮我补习补习,唉,你家中海“香”(馨)都的保安还不让我进。

  竹:你还是不是长春人,满大街房地产广告,我家小区是中海馨都,不是香都。

  洋:对不起,又错了,馨都馨都吧。

  洋:其实,我也挺有才的,就拿外国文学家吧,我就知道好多好多。

  竹:跟我说说,你都是到谁呀?

  洋:比如那个果“伐”(戈)里,果“伐”(戈)里,果“伐”(戈)里知道吧?(洋犹犹豫豫地说)

  竹:说话都没底气,还果“伐”(戈)里,果“伐”(戈)里的,那是果戈里,知道吧。

  洋:就,我还知道莫里“朱”(哀)。

  竹:不认识,他妹妹我倒认识,茉莉花。

  洋:不认识,茉莉花是谁呀?(认真地说)

  竹:莫里“朱”(哀)是谁呀?那叫莫里哀,知道吗?

  洋:外国的知道,不光是外国的,中国的,我也很了解。

  洋:咱们可以了解呀。

  竹:谁呀?

  洋:我知道特著名的老先生,曹“藕”(禺)先生,啊,曹“藕”(禺)先生呀!(强调着说)

  竹:得,又跑菜市场去了。

  洋:我去菜市场干什么?

  竹:想吃藕了是不是?你说的是写《雷雨》的老作家曹禺先生,是曹禺,还,曹“藕”(禺)先生呢?

  洋:这么多年,一直说,曹“藕”(禺)先生呀,多亏没让黄老师听见,还不抽我。

  竹:你还知道呀。听这意思,我得推荐一本书给你看看(洋一直点头,说:好呀,好呀),四大名著,水“许”(浒)?

  洋:是吗?(认真)

  竹:哈哈,你看着合适呀,这情节好,内容好,里面还有一个大英雄,大胡子李“达”(逵),尤其手里那个武器,手持两把大“爹”(斧)。(拉长调)

  洋:大“爹”(斧),这可得好好看看,好好看看。

  竹:什么好好看看,满嘴胡话,按你的话说,一边“京”(凉)快去。

  洋:去去,我懂,我才不一边凉快呢,那是李逵,手持两把大斧。

  竹:你看,穿着名牌,坐飞机旅游,不参加考试,还拿着金笔,一张嘴,一嘴白字,唉,我都替你寒碜。

  洋:不帮就拉到,我什么时候说带白字的话了。

  竹:什么带白字的话,你满嘴白字,就是白字先生。

  洋:谁呀?(四处张望)

  竹:你,你看看你都退化什么样子了,那还有当年我们初三一起奋斗的影子。

  洋:什么呀?莫名其“抄”(妙)。

  竹:张嘴就来,你看看你?

  洋:你不要老看我的破“腚”(绽)。

  竹:哎·······(不好意思,回头先后走,在走回来)

  洋:你······

  竹:难听不难听呀,你、唉、你·······那是破绽呀,那是破绽(强调)!

  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幼“雅”(稚)呀。

  竹:那叫幼稚。(和无奈)

  洋:我告诉你,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热”(熟)虑的。

  竹:熟。

  洋:热!不热它能熟吗?

  竹:(甩手来回走,手不出话来)

  洋:同学们瞧瞧他这样子,还威风“鼎鼎”(凛凛)呢。(两手扇风状)

  竹:我这叫威风凛凛。

  洋:还手舞足“踏”(蹈)呢。

  竹:那是手舞足蹈。

  洋:什么手舞足蹈,那是吹毛求“屁”(疵)。

  竹:吹毛求疵。看看这个“给海洋同学的一封信”写了什么?

  洋:苍天啊,大地呀,怎么还要补考呀?

热门文章
瑞文网 ruiwe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