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4人校园喜剧小品剧本

剧本 时间:2018-02-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小品要有较完整的结构、成为较为完整的艺术成品,并追求情趣、魅力与观赏性。以下是4人校园喜剧小品剧本,欢迎阅读。

  人物:

  贾经理——男40岁某假货店经理

  贾秘书——女23岁贾经理秘书

  贾吉哲——男28岁假冒记者

  贾威风——男25岁假冒警察

  [舞台右侧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茅台酒、五粮液酒和各种烟的样品,桌子后面一张转椅,旁边两把沙发椅,沙发椅侧面一张牌子,上书“大发烟酒经贸公司”

  [贾经理叼着烟卷哼着小调上

  贾经理(对观众)您问我这公司什么时候开的?昨天。营业执照办了没有?根本用不着办,现在是(拉长声)试—营—业。不是吹的,要说这做买卖,我可是专家,不信,告诉您个窍门儿:

  租房俩仨月,

  资金全靠借。

  执照不用办,

  天天试营业。

  捞一把就走,

  转移阵地,重操旧业。

  眼看春节快到了,趁机我还得捞一把。

  [贾秘书拿镜子边化妆边一扭一扭地上。

  贾经理(看着贾秘书)行了,行了,别描眉打鬓的臭美啦,赶紧把价签写出来。

  贾秘书(不高兴地)人家这是新买的防皱霜……(继续化妆)

  贾经理(生气地)这世上数你们女人胆大,什么玩意都敢往脸上招呼。干完活儿再擦,行不?

  贾秘书(不满地)行,行,我的大经理。(拿价签欲写)经理呀,咱们的“茅台”卖多少钱?

  贾经理大商场里的真“茅台”现在什么价?

  贾秘书二百五。

  贾经理那咱们就卖一百八。

  贾秘书(边写标签边问)咱们的“五粮液”卖多少钱?

  贾经理大商场里的真“五粮液”卖多少钱?

  贾秘书三百三。

  贾经理那咱们就二百五?

  贾秘书行,二百五就二百五。“红塔山”、“万宝路”怎么标价?

  贾经理咳,你看着办吧!比真货价低点儿就行。(对观众)咱们这儿也没外人,跟您说实话,我这儿的烟酒没一样是真的。这酒精兑上凉水、放点香精、再加点白糖,往瓶里一灌就成了名酒茅台、五粮液。在我这儿买烟酒的没一个是自己抽,自己喝的,全是送礼的,图的是个便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您要是当官儿的,我可告诉您,给您送礼送的烟酒十有八九是假的,您信不信?

  贾秘书经理呀,工商局要是来检查营业执照怎么办?

  贾经理你就说咱们是试营业,营业执照正办着呢。

  [贾吉哲扛摄象机,穿着用红纸贴的“中央电视台打假万里行摄制组”的摄影背心,手提大旅行袋,打着饱嗝上。)

  贾吉哲都说当记者吃香,没错,连我这个假记者也挺吃香,走到哪儿吃到哪儿,喝到哪儿,拿到哪儿,全靠我这牌子唬人。这不是,刚刚采访一个会议,正赶上会餐,又是一顿白吃白喝,那鸡鸭鱼肉都顶嗓子眼儿了。(打嗝)眼瞅快过年了,我再划拉点儿好烟好酒。(进门,用摄象机对着贾经理上下左右一通乱照。)

  贾经理(用手挡镜头)哎,哎,停,停。您是哪儿的呀,干什么呀这是?

  贾吉哲我是中央电视台的,有人举报你这儿出售假货。(接着拍)

  贾经理(害怕,忙递烟)兄弟,抽烟,抽烟。(冲贾秘书)贾秘书,快,快倒茶,这位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

  贾秘书(一脸媚笑,边倒茶边说)哟,大哥,你们记者也真够辛苦的,这大冷的天,还得出来采访,快喝茶,暖和暖和。

  [贾吉哲坐在沙发上,喝茶。

  贾经理请问您是中央电视台哪个部门的?

  贾吉哲(掏出名片递给贾经理)这是我的名片,自己看吧。

  贾经理(念名片)中央电视台一级记者贾吉哲。哟,咱们还是一家子呢!

  贾吉哲(转过身,亮出摄影背心上的字)你看我这背心:“中央电视台打假万里行摄制组”。

  贾秘书(走近仔细看)哟,我怎么看这字怎么象是红纸贴的?

  贾吉哲(对观众)坏了,要露馅。(对贾经理)看样子,对我的身份有怀疑?也是,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人冒充我们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招摇撞骗。(掏出一个小本一晃)看,这是我的记者证。(迅速放进兜里)这样吧,我再给你一个电话号码(拿过贾经理手中的名片,在背面写)88686868,这是我们中央电视台赵忠祥台长的电话,你要不信,可以打电话问问他。

  贾经理不用不用,您哪能是假的呢。(转过身到台边拿出手机拨号)

  喂,您好,啊……,您就是赵忠祥台长,哟,没听出来。我怎么听声音不太象啊?啊,啊……,不是,不是,不是怀疑,您嗓子怎么哑了?啊,啊……,昨天晚上喝多了?好,好,再见,再见。

  贾吉哲(竖着耳朵听)怎么样,我不是假的吧。(冲观众)那是我大哥,我告诉他,有人打电话,就让他就冒充赵忠祥。

  贾经理我们公司的烟酒也不是假的。谁那么混帐,告我的黑状。你看,这是茅台酒厂、五粮液酒厂发给我们的特约经销商的牌子,这是红塔山、万宝路烟厂发的牌子……

  贾吉哲这样吧,你们做生意也不容易,我呢,拿点样品回去检验检验,也好给领导回个话。(递过大旅行袋)把这个装满了就行了。

  贾经理(不情愿地)行行。(冲着贾秘书)贾秘书,去,把这个袋子装满喽。

  贾秘书(拉过贾经理低声)经理呀,我怎么看他象假的呀?

  贾经理那怎么办?

  贾秘书我二哥前些日子从地摊儿上买了一身警服,让他过来一吓唬,不就吓唬出来了。

  贾经理(思索)嗯……我看行,就这么办。(转身对贾吉哲,笑)您坐,您坐,喝茶,喝茶。一会儿就给您装来。

  贾秘书(走到台边拨电话)二哥呀,你穿上警服过来一趟,有急事,哎呀,你过来就知道了。

  贾经理(对贾秘书)管他真的假的,你先把旅行袋装上。(转过身对贾吉哲)贾记者,我这店里从不卖假货,去年,工商局还表扬了我呢。你看墙上还挂着锦旗呢。

  贾吉哲那锦旗不会是你们自己做的吧?哈哈哈……

  贾经理(陪笑)嘿嘿嘿……,贾记者,您可真会说笑话,哪能那!您喝茶,您喝茶。

  贾秘书(提着装满了的旅行袋上),经理,拿来了。

  贾吉哲(站起身,走向旅行袋)我先看看,(拿出一瓶茅台酒)贾经理,你这茅台酒可是真的?

  贾经理当然是真的,假一赔十。

  贾吉哲(拧开瓶盖儿)那……你先喝一口看看。

  贾经理(一咬牙)喝就喝!(拿起瓶子喝了一口)好酒,好酒哇!

  贾吉哲再来一大口!

  贾经理(无奈,又喝了一大口)不愧是国酒!够味儿!

  (贾吉哲忍耐不住,拿起酒瓶灌了一口)

  贾经理(抢过酒瓶子)贾记者,您回去再喝,喝多就露……露馅了。(自觉说走了嘴,赶紧用手捂嘴)

  贾吉哲(抢回酒瓶子)什么?别逗了,再喝十口我也露不了馅。(又灌了一口)嗯?这茅台酒怎么这个味儿呀?

  贾经理噢……这是……这是茅台换代升级的新产品,您没喝过。

  贾吉哲我说呢,一股怪味儿,不好喝,不好喝。

  贾威风(着警服,没有帽子上,大声吆喝)是不是有人在这儿捣乱哪?我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贾吉哲(看见警察吓一跳,站起)我……我是中央……中央电视台的记者。

  贾威风噢,是中央电视台的……。(害怕,转身走。)

  贾秘书(急忙拉住贾威风,低声)我看他象是冒牌货。

  贾威风啊,冒牌货?(重抖威风)你说你是中央电视台的,那让我看看证件。

  [贾吉哲递过记者证。

  贾威风哎,你这记者证怎么光有皮儿没有瓤呀?

  贾吉哲(慌,似有醉意)是这么回事,我刚分到中央……中央电视台,记者证赵忠祥台长拿去……嗯……嗯盖钢印去了,你不信,打电话问问。

  贾经理(也有些醉意)对,对,我刚刚和赵忠祥……赵台长通了电话,这位贾记者是真的,是真的。

  贾威风啊,是真的?(害怕,又转身走)

  贾秘书(对贾威风,小声地)你今天怎么了,这么胆小?

  贾威风他要是真的,我不就露馅儿了吗!

  贾秘书你再吓唬吓唬他,我看他象是个假货。(转过身,照镜子)

  贾威风(左右为难,突然捂着肚子)那……那……哎哟,哎哟,我胃疼……,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欲下)

  贾吉哲(摇摇晃晃走过来)大兄弟,怎么啦?

  贾威风我胃疼,胃疼……

  贾吉哲(讨好地)我刚刚买的治胃疼的特效药,来来来,(从兜里掏出药瓶,倒出几片药,强行塞进贾威风的嘴里喝点水,一会儿就好了。

  贾秘书哎呀,天那,我的脸……(转身,满脸的红疙瘩)

  贾经理啊!我看看,你买的化妆品是假的吧?

  贾秘书哎哟!这下我可怎么见人啊!简直成癞蛤蟆了!

  贾经理(看贾秘书的脸)你的脸……(揉眼睛)我的眼睛怎么看不清呀?

  贾吉哲哎呀,我的眼睛也看不清了!

  贾秘书啊?你们是不是把那假酒喝了?一准是工业酒精中毒!

  贾吉哲啊?你的茅台是假的?哎呀,这下我的眼睛可完了!

  贾威风(捂着胃,痛苦地)哎哟,哎哟!(指贾吉哲)你给我吃的什么药哇,刚才我的胃疼是假的,这回真的疼起来了,你的药是假的!

  贾吉哲什么?我买的药也是假的?

  四人同时咳!假货真是害死人哟!

  [切光,幕急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