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三人小品剧本搞笑短

剧本 时间:2018-01-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小品的基本要求是语言清晰,形态自然,能够充分理解和表现出各角色的性格特征和语言特征,最为代表的是喜剧小品。以下是小编整理的三人小品剧本搞笑短,欢迎阅读参考!

  婚变(小品)

  人物:

  小金——男,70岁,小花一朵的老公。 (小金)

  小花——女,68岁,小金一根的老婆。 (小花)

  小乐——男,30岁左右,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  (乐)

  场景:

  某婚姻登记处,有桌椅等办公用品,桌子上有一注有“婚姻登记”的三角牌。

  (幕启,小花在前、小金在后,依次从舞台右侧幕上——)

  小花: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最怕生错崽,坑爹没商量。有错也甭怕,赶紧去转岗;男女二人转,越转越敞亮。

  (对幕内高声叫道——)唉,你能不能快点啊,这离婚又不是上刑场,你磨磨叽叽的搁那儿搞啥阴谋诡计呢?。

  小金:(很不情愿地出场——)急啥?不就离个破婚吗,犯得着你这么起劲吗?

  小花:破婚?我……告诉你老东西,你别给我存心磨叽,那利比亚啥的看见没?

  小金:利比亚咋啦?

  小花:卡扎菲那啥的磨不磨叽,让他走人横竖不挪窝,磨叽到了咋的?还不是一枪给撂趴下了。

  小金:(冷笑——)嘿嘿,卡扎菲那孙子档次太臭,天底下美女如云他不感冒,愣是惦记赖斯那老菜帮子不撒手,能有个好吗?你听听这名字,赖斯,赖死,谁赖上谁死。

  小花:扯蛋。天底下的事情,好赖跟名字有啥关系?那佛山叫的倒是慈眉善眼的,可出了那档子见死不救的缺德事,你也怨菩萨丧良心啊?

  小金:嗨,好好的你咋又扯上咱中国了呢?

  小花:外国的事咱管不了,中国的事不管准不行。今天,我就要在政府的主持下,跟你把这婚给离了。

  小金:离啥呀?这事我、我还没想好呢。

  小花:咋?想变卦咋的?

  小金:啥卦不卦的,我不就是怕你日后委屈吗?

  小花:怕我?我看是你怕了吧。

  小金:我怕?我怕啥?不就一老菜帮子的问题嘛,好说。

  小花:(愤怒——)我老菜帮… 好,那…敢离呗?

  小金:离!搞这大动静,吓唬谁呀?(气呼呼地走到桌子前,拍着桌子叫道——)喘气的呢?

  乐:(从舞台左侧幕急上,他脸上戴着硕大的眼镜,样子有点搞笑——)来啦来啦。大爷,大妈,请问登记吗?

  小花:登记,报告领导。

  乐:别领导,个人崇拜啥的不太好,您老叫我小乐就成。大爷大妈,您二位请坐。

  小花:不坐了,你就赶紧着给登记了吧,要不,一会儿就赶不上回家的2路汽车了。

  乐:好,我这就给您二位登记。(坐下,感慨——)哎呀,看大爷大妈这把年纪还来结婚,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小花:哎哎,领导那啥的,你弄错了,我俩,不是,不是那个。

  乐:不是那个,那是哪个?

  小金:哪个?这个,离婚,我们登记离婚。

  乐:(大惊——)离婚?你俩?为、为啥?

  小金:为啥,寿星佬上吊。

  乐:咋说?

  小金:有人活得不耐烦了呗。

  小花:说谁呢?谁活得不耐烦啦?

  小金:我呗,脑袋让门框挤了,没事离婚玩。

  小花:有话明着说,有屁响着放。你为啥不直接告诉领导咱俩因啥打离婚?

  小金:因啥?因为你心里有鬼呗。

  小花:我有还是你有?这位领导你……

  乐:不敢领导,小乐。

  小花:这位小乐领导、不,小乐同志,今天你可要给咱评评理。我和这死鬼一起过了50多年,啥样苦没尝过,啥样罪没受过,就这,从来也不敢动那离婚的念头,丢人啊。

  乐:大妈,这我理解。可现在为啥?

  小花:为啥?问他。

  乐:大爷,是您要离?

  小金:我?我哪敢啦?

  乐:那、那是……

  小花:是这样的,小乐同志,这些年日子好啦,腰包里有钱,儿女孝顺,给咱弄了只手机,说是大事小事招呼起来方便。可自打有了这手机,我可就遭了老罪喽。

  乐:遭罪?啥罪?

  小花:(指着小金——)他、他偷窥呀,一早一晚的盯着,只要手机一响,一个箭步就上,那速度比咱那“神六”蹿起来还快啊。

  乐:大爷,这就是您的不对了,通讯自由那是受法律保护的,您老查看大妈手机,是违法的。

  小金:违法?我为啥违法?你问问她。

  小花:别问,你心眼太小呗。

  小金:我小?这位小乐,有些话我本不打算说的,可她既然当你的面给我扣屎盆子,我也就不能不说了。自打她有了这破手机,整个人就得瑟得不成样了,不管生的熟的、远的近的,都是一句话:哈哎——,有事打我手机,24小时热线开通。

  乐:大妈是个热情的人。

  小金:热情,热的太情了,都快热昏啦。就说那次,不知谁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是银行卡号改了,把款打到现在的号码上,号码是12345677654321,她二话没说,立马就打出了5万块,5万,整整5万啊。你说,就这智商,我要是不帮她看着点,行吗?

  乐:那是不行,大妈,还真是不行。

  小花:那事我承认是有点挤着门框了,可后来,你问他做的是不是过份呢?

  乐:后来,大爷您后来过啥份啦?

  小金:发现了人家见不得人的秘密呗。

  乐:秘密?

  小花:你把舌头给我捋直了说话,谁见不得人啦。

  乐:就是,大爷,光天化日的,没有证据,你可不兴瞎说啊。

  小金:证据?有。上回,那手机又来短信,开头就一个字:亲。我的亲娘四舅三大爷耶,就这老不咔嚓眼的货色,还“亲”,差点没把我给酸死过去。

  小花:酸死活该。人家公安部的通缉令都能写:亲,跑不了的,还是早点自首吧,记住,等你噢。我一个楚楚动人的小老太太,为啥不能“亲”上一把?

  乐:大妈说得有道理,大爷,您还是过份啦。

  小金:过啥份,下面还有呢。

  乐:还有?还有啥?

  小金:亲,明晚8点,老地方,括号,省去三个字。亲娘四舅三大爷耶,省去三个啥字,那是火星人脚后跟都能想到的啊。

  乐:想到啥?

  小金:我我我……那个呗。

  小花:放屁。那是我一老姐们,约我一起去跳桑巴舞,发短信时一时脑子缺氧,想不起“桑巴舞”咋写,就用括号省去了。就这,他认定我、我出轨了,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去侦查,结果发现是个女的,比我还大两岁呢。

  乐:大爷,您老查清了,也该放心了吧。

  小花:放啥心吆,免除了“出轨”,又怀疑我“出柜”了,说是香港那叫啥“祖儿”的都出了,你难道不出吗?呸,老不死的东西,我看是你 “出鬼”了。

  小金:我出啥“鬼”,50来年都在你领导下活命,阎王爷似的看着,我有“鬼”也出不了啊。

  乐:二位别争了好不好。你们的婚姻矛盾呀,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一个字:爱得太深。

  小金:四个字啊。

  乐:关键最后一个字,深。所以老怕有啥闪失。要说婚姻这玩意,我总结出来,它就是你后背上那块怎么也够不着的痒痒肉,别老是惦记它痒痒,惦记多了,它不痒痒也痒痒了。痒痒了咋办?不挠难受,挠呢手又太短。

  小花:小乐同志,你说的太精辟了。他这人就这毛病,老痒痒,又老是手短,到了还“猪八戒出招”——“倒打一耙”。

  小金:你才“猪八戒”呢。

  乐:好了,大爷,按说大妈那些“出轨”的事,您老也闹清楚了,这婚你俩还离吗?

  小花:离,必须离。

  小金:离,坚决离。

  乐:那行。既然二老都要离,就按程序办吧。请你们坐好。下面,我代表国家婚姻登记处,接受你们的离婚申请。请问二位的姓名。(见二人紧张,不作答,再作提醒——)就是二位叫啥名字,大爷您先回答。

  小金:小金一根。

  乐:(记录状——)小金一根。好,大妈,您呢?

  小花:小花一朵。英文名字:一朵——小花。

  小金:我也英文,一根——小金。

  小花:拉到吧,一根筋,那是犟驴。这都不懂,还敢英格利希呢。

  乐:二位既然都决定了离婚,那么按照规定,我必须首先注销你们的结婚登记,请二位交回你们的结婚证。

  小金:啥?

  乐:结婚证。

  小金:这个没有。

  乐:这个没有?你们一起过了50年,这个都没有?

  小花:这个真的没有。小乐同志,是这样的,那时我小,啥也不懂,被媒婆还有他妈一通忽悠,再加上这老小子不地道,霸王硬上弓,稀里糊涂地就把我给“事实”了,你就按照那“事实”啥的写吧。

  小金:啥“事实”?谁把谁“事实”了?今天你必须当着政府的面,给我说清楚喽;还有,谁“霸王”啦?没有你妲己在那儿挤眉弄眼的,我能“霸王”吗?

  乐:错了,大爷,弄出霸王来的,那是虞姬。

  小金:就是,鱼鸡,又是鱼又是鸡的挂那儿,能不招惹老猫吗?老猫惹急了,它能不“霸王”吗?

  小花:死一边去,得了便宜就卖乖,一辈子改不了的臭毛病。也罢,今天本老太“宰相肚里升火箭”,让你个天高地大成不?(对乐——)同志你写,过去是我和这老东西共同“事实”的,现在,我们不共同了,不“事实”了。

  乐:也行,按照新《婚姻法》精神,你们“事实”的比较早,法律也是认定的。下面进入下一个程序,财产分割。就是住房、家具、存款等等,到底归谁。

  小金:归她。

  小花:归他。

  乐:你们这……

  小金:(将笔硬塞在乐的手里——)听我的没错。写,所有一切都归她。

  乐:那你啥也不留点儿啊?

  小金:不留,最最要紧的没留住,还留那些没用的身外之物干啥呀。

  乐:(感动——)大爷,你太纯爷们了。

  小金:挖苦我是不,我一个混了70多年的老头,到了混成光棍,还纯爷们?

  乐:我不是那个意思,大爷。

  小金:那你啥意思。

  乐:我说您这是“放爱一条生路”,高尚。

  小金:我说你这是迈大步走小路,没崴着脚,倒扯着蛋了。(见乐还欲解释,忙制止——)写吧,这就是一个“人家不玩了,咱也玩不了了”的事情,扯不着高尚那个蛋。

  乐:那好那好,我写,我写。

  小花:慢着。凭啥你不要的我就要?

  小金:我没说不要啊?

  小花:那你要,要啥?

  小金:我、我要的那啥的,你、你不是不给吗?

  小花:我给,你说。

  乐:快说吧,大爷,大妈肯给了。

  小金:那…那我可就说啦。

  小花:说吧。

  小金:真给?

  小花:真给。

  小金:我、我要50年前的小花一朵,肯给吗?

  小花:不给。小花一朵老成了“一朵——小花”,敢要吗?

  小金:敢。堂堂“一根——小金”,我怕过谁呀?(搂过小花,亲了一口。)

  乐:(糊涂了——)大爷,大妈,你们这是…

  小金:没事,三片,少儿不宜,你就当自己害了“白内障”,啥也没瞅见。

  乐,我说大爷,您这可是“二两羊肉一锅汤”,拿我开涮啊?

  小金: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不涮你涮谁?(对小花——)是不,亲。

  乐:大爷,你、你这就太不爷们了。

  小花:小乐同志啊,别怪你大爷,我俩可不是存心给你找事。

  乐:啊?您二位还真的有事?

  小花:有,登记。

  乐:啥,还离婚啦?

  小花:不,登记结婚。

  乐:结婚?

  小金:就是,给咱补办一张结婚证,省得谁把谁给“事实”了,老是说不清楚。

  乐:好好,我办,我马上办。

  小金:(拉过小花——)亲,咱的喜糖呢?

  小花:在,在这。(掏出喜糖放到乐的手中,同时也向观众抛洒喜糖——)给,吃糖,大家同喜啊,谢谢啦。

  乐:(无比感动状——)哇噻,真是伟大,伟的太大啦。大爷、大妈,现在我庄严宣布:你们的爱情,我作主。

  众:哈哈——哈哈——

  (幕闭,剧终。)

热门文章
瑞文网 ruiwe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