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短剧那年那月小品剧本

剧本 时间:2017-09-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剧中人物

  杨橙橙——女,有良好教养和文化底蕴。自幼对于考古有浓厚兴趣,最大的理想即从事与考古相关工作。

  灵魂——杨橙橙的第二自我。

  杨远——杨父,希望女儿可以继承自己的产业。

  杨母——杨橙橙的母亲,考古队员,不明原因的车祸中去世。

  王彪——男,橙橙的同学和好友。

  沈明——男,橙橙的同学和好友。

  李娜——女,橙橙的同学和好友。

  李奶奶——李娜的奶奶。

  刘富——梦中人,奸商。

  舞队、职员、化妆、女记者

  多人幕外音:今天,在这个舞台上,我们将要为大家讲述一个故事,关于梦想的故事。剧中的人物和事件是虚构的,但是这一切又都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关于梦想,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诠释。有的人始终如一的坚定追求,有的人因为现实的残酷而选择放弃。我们无法评论他们孰是孰非,因为这样的抉择对于谁来说都是难题。在梦想与现实之间,我们究竟该如何取舍呢?

  音乐《19岁的最后一天》起,灯光渐明。马路中间立木牌一块,上书红色大字"禁止鸣笛"。舞队上。舞队表演,其中穿插家长们送孩子进考场,有嘱咐的、有不耐烦的、有匆匆忙忙的,纷纷入校。铃声响起。灯光渐弱至无,随后灯光渐明。教室内有若干桌椅。

  王彪:(上)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可怕的问题。(站在椅子上,表情陶醉,夸张)是这样默然忍受着估分放学后带来的悲惨与失落。还是挺身大喊:分儿要我死,我不得不死。(夸张的造型)完了,结束了……我们的悲惨生活即将结束了!噢!曹禺、老舍郭沫若;歌德、席勒、莫里哀。我的人生即将真正开始,我的思想会慢慢升华!我……

  李娜:王彪!(王彪吓了一跳,从椅子上几乎是跌在地上)

  王彪:李娜!你干什么呀?

  李娜:别在那张牙舞爪的了。谁都知道你考得不错,马上就可以去中戏学表演了。

  王彪:嘿嘿,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老大死了,老二偏瘫……

  李娜:别贫了。

  杨橙橙不大高兴上。

  二人:橙橙。

  沈明上。见沈明进来,橙橙转身坐下。

  沈明:(未理会)橙橙,橙橙,你听我说吗?(橙橙转向一头,不理他)

  李娜:你们怎么了?

  沈明:橙橙,你听我解释呀!

  杨橙橙:我不听,我不听,不听!

  李娜:沈明,你究竟怎么橙橙了!

  沈明:我决定要走了。

  李娜等人感到莫名其妙。

  王彪:走了?去哪?

  沈明:(看一看橙橙)美国,去念mba,学成归国就接我爸的班。

  李娜:诶,你原来不是说,要去学考古吗?

  沈明:我是喜欢考古,但是去美国是老爸的安排,只能服从。再说,学考古。将来能有什么前途呢?

  杨橙橙:无论如何,都不该如此轻易的放弃自己的梦想!!

  沈明:我们现在都长大了,应该想得更远一些。也要为爸爸妈妈着想些。我老爸也有他的理想。我去学考古,他的事业该有谁去接过来?!我知道,你肯定会觉得我软弱。但是面对父母的安排,该怎么说不?

  杨橙橙:你闭嘴!明明是你自己怕吃苦,还要把父母摆在前面来掩饰。从考试结束,走出考场开始,我爸爸就一直以你为榜样来教训我,说我任性,不懂事!难道我错了吗?我只知道我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没有错!

  李娜:你们别吵了。谁都有自己的选择,谁都不能说谁是错的。

  沈明:你懂什么?你的奶奶又不会替安排未来!你要理想,就得吃苦。可听从父母地安排,你就可以顺顺当当的做个有价值的人!可以无忧无虑安逸的生活!这也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呀!难道我有错吗?

  杨橙橙:你没错,难道我错了吗?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沈明,你太让我失望了!(哭泣着跑下)

  沈明:橙橙。(追下)

  王李:橙橙!?

  暗灯,换景。杨橙橙的家。杨橙橙伏在案头,写日记。

  杨幕外音:6月10号,晴转阴。沈明违背了高二时候我们定下的诺言,走上了爸爸为他铺好的路。理想和现实真的有那样大的诧异吗?我是继续执著下去?还是效仿他呢?(稍顷,昏昏欲睡)

  灯光暗转,烟雾。镜框内出现另一个杨橙橙。

  灵魂:橙橙,橙橙,醒醒呀。杨橙橙,快点醒醒呀,别睡了。

  杨橙橙:(睡眼惺忪)谁呀,干嘛……啊,你是谁呀?怎么会在我在家里!

  灵魂:哈哈哈,你仔细看看!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呀!你不是想知道你的爸爸为什么坚决反对你去学考古吗?

  杨橙橙:为什么?

  灵魂:因为你的妈妈!

  杨橙橙:妈妈不是出车祸去世了吗?

  灵魂:想知道那就跟我来吧。(将杨橙橙拉入镜子)

  镜子另一面(室内)光亮。杨橙橙独自在镜中窥探。杨母在沙发上看报纸。稍顷。门铃声。杨母开门。

  门外:您好,您是考古队的杨领队?

  杨母:您是。哦,有什么事情进来说吧。

  一个西服革履的人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刘富:杨小姐真是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呀!鄙人刘富,这是鄙人的名片。

  杨母:(接过)富国远洋贸易公司。

  刘富:鄙人经营的一个小公司而已。

  杨母:您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刘富:杨小姐,你我都是爽快人。给您先看看这个(拿出十万块钱)

  杨母:这是……

  刘富:这是刘某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杨小姐笑纳。开门见山地说啦。晚报上登出来您现在要去一个汉代古墓考察的消息。鄙人很喜欢古董收藏。希望杨小姐可以尽绵薄之力帮我搞一件古器。

  杨母:(无语,站起来,脸色隐晦)出去!

  刘富:杨小姐,这只是一部分,只要您同意了。事成之后,按东西估价,一分都不少给您!您看……

  杨母:拿起你的臭钱,从我的家滚出去。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卑鄙,自己到手之后再转手到外国。有好多文献性的文物就是被你们这些人毁了的!现在就从我家给我滚出去!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刘富:咱们走着瞧!敬酒不吃吃罚酒!

  刘富下,杨母独自坐在桌前沉思。

  杨橙橙:妈妈!(奔向镜子)

  灯光开始昏暗。镜子消失、灵魂隐没。追光杨橙橙

  杨橙橙:妈妈,妈妈你在哪里?我好害怕呀,我到底该怎么做?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妈妈?妈妈!

  杨母幕外音:橙橙,不要哭!要坚强!妈妈支持你!

  杨橙橙: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妈妈,妈妈……

  灯暗,杨橙橙不停呼唤“妈妈”。稍顷光渐亮。杨橙橙趴在桌子上,呓语“妈妈”,杨父上。

  杨父:橙橙,你怎么了?

  杨橙橙:(投入爸爸怀抱)爸爸,我要妈妈!

  杨父:孩子,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吧?

  杨橙橙:爸爸,妈妈不是车祸死的,她是一名考古队员,正直的考古队员,是吗?

  杨父:(坐下)不要说了,橙橙,一切都过去了。痛苦不该属于你,我的孩子。

  杨橙橙:(趴在爸爸的腿上)爸爸,告诉我,我想知道。

  沉默片刻。音乐

  杨父:(抚摸着孩子的头发)15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你的妈妈离开了她的丈和孩子,奔向了她的理想国。我抱着你去送她,离别前,她吻着你的额头,对我说“杨远,如果我回不来了,请你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孩子!”我会永远祝福你们的(失声)

  火车鸣响。

  杨父:火车渐渐的远去,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他再没回来。我曾经想去沙漠楼兰去寻找她,但为了你,我的孩子,我不能!之后我就拼命的工作,好让受伤的心不再想她。你长大了,你太像你的妈妈了,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我在你身上再次感觉到了她的存在……15年后的今天我们一家三口又团圆了!

  杨橙橙:这就是您不让我学考古的原因?

  杨父:我是不想让你延续这个家庭的噩梦,痛苦不属于你,我的孩子。爸爸要让你幸福,我不再强迫你做任何事情。但……

  杨橙橙:爸爸,我真的想去学考古!

  杨父(沉默)答应爸爸一个条件,永远不要到你妈妈失踪的地方去。

  杨橙橙:不!爸爸,我要踩着妈妈的足迹去,完成妈妈未了的心愿。

  杨父:天下大的很,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择那个不详的地方呢?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孩子!

  杨橙橙:爸爸你爱我妈妈吗?为了妈妈,您也不能阻止我呀?!

  杨父:就因为我爱着你的妈妈,所以不能让你去!我答应过你妈妈,要好好照顾你,让你幸福!你要理解爸爸的心呀!

  杨橙橙:爸爸请你理解我,妈妈说她支持我!这是我的理想!

  杨父:你说话,你妈妈是不会同意的!

  杨橙橙:不,爸爸(紧逼,杨父躲避女儿的眼光)您比我更了解妈妈!

  杨父:不要说,不要说了,我不想听这些!也不会答应你!

  杨橙橙:我从您的眼睛里可以看到,您是相信我的话的,为什么您没有勇气面对就的伤痕呢?就让您的女儿去用生命(重音,刺激到了父亲)去解开这个谜吧!

  杨父:(打了橙橙一记耳光)闭嘴,我不许你再胡说!否则我就当没有你这么个女儿!

  杨橙橙:爸爸(哭着下)

  杨父:橙橙,(落座)唉!

  灯光暗。

  音乐小虎队略带哀伤《放心去飞》火车站,灯光渐明。仅仅是一个虚无的象征场景。列车并没有具体的目的地,它的终点应该是成功和每个人辉煌的成就。 杨橙橙独自一人提着行李上。

  杨橙橙:(上)在那大海上,淡蓝色的云雾里,有一片孤帆在闪耀着白光。

  李娜:(上)它寻求什么,在遥远的异地?它抛下什么,在遥远的故乡!

  沈明:(上)波涛在汹涌,海风在呼啸,桅杆弓起了腰在扎扎的作响!

  王彪:(上)唉!它不是在寻求什么幸福。也不是逃避幸福而奔向他方!

  四人:下面是比蓝天还清的碧波,上面是金黄色的灿灿的阳光!而它,不安的,在祈求风暴,仿佛是在风暴中才有着安详!

  灯光渐暗。三人下,留王彪,音乐渐止,稍顷,灯光渐明。

  化妆:(上)彪哥(化妆),您上不戏刚刚播出,就火遍全国,能把

  1

  卖鱼的演的活灵活现,这届奥斯卡最佳男演员非您莫属。

  王彪:哪里哪里,这叫瞎猫碰上死耗子,我爸爸当年就是卖鱼的,而且当年就是凭这份生活积累我才考入中戏的!

  导演幕外音:化妆好了没有?马上开始!第32场实拍,灯光、摄像准备。3、2、1!开始!

  化妆下。王彪无实物表演。

  王彪:卖鱼喽,黄花、鲫头、石头斑、螃蟹、牛蛙、皮皮虾……

  化妆:(上)不好了,记者冲上来了,导演说快撤。

  众人下。李娜扶奶奶上。

  李娜:奶奶您慢点。

  李奶奶:孩子,你工作忙就别管我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李娜:那怎么行呢?我要和您一起去看看我们的新家,以后您什么也别干了,我来伺候您!

  李奶奶:那我不成地主婆了,奶奶可闲不住,我还指望抱曾孙子了,上回那个小伙子……

  李娜:奶奶,我和小何是同事,再说了他是我们公司的主管,八字还没一瞥呢。奶奶,你怎么了?

  李奶奶:没事,我就是想呀,要是你爸妈能看到今天就好了。

  李娜:奶奶,他们会看到的!

  车鸣声

  李娜:奶奶,小何的车来了,我们走。(下)

  沈明上。

  沈明:(冲台下)小刘,把车停好了等我一会儿。

  职员:沈总您来了。

  沈明:我来看看这块楼盘的销售情况怎么样?

  职员:全线飘红,您就放心吧。第一批已经入住,第二、三批在年底前也将陆续入住,估计将有80%~90%,现在只剩下小户型了。

  沈明:好,不错,不错。(欲下,手机响)

  王彪幕外音:沈明,沈明!听说了吗?橙橙要带团深入楼兰古城遗址。

  沈明:太危险了,咱们得去送送她。

  王彪:我也是这个意思。

  沈明:等我,我马上去找你们。(下)

  灯光渐暗。广播声音:乘坐018次列车的旅客请注意,5分钟后018次列车将开往理想国度。

  音乐《和世界做邻居》舞队上。

  杨橙橙:(上)细心的观众可能发现,戏的结尾有些残缺,缺少了我的梦想归宿。那么我的将来如何?我们的将来如何?相信你们大家会和我想的一样,虽然充满艰辛险恶,但是却洋溢着无限精彩。无论怎样,我们都不应该忘记那年那月我们挥洒着青春的汗水与泪水,那年那月我们是否在理想与现实中踟蹰,虽然青涩、虽然懵懂、虽然艰辛、虽然苦痛,但是,心中那份坚定的信念使我们走到了今天……

  众人上,加入到舞队。谢幕。

[校园短剧那年那月小品剧本]相关文章:

1.红色小品《那年那月》

2.母爱小品短剧本

3.校园短剧本

4.年会创意小品短剧本

5.校园小品剧本

6.英语校园短剧剧本

7.校园英语短剧剧本

8.短剧本

9.校园小品剧本《早恋》

10.校园小品剧本《渐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