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剧本医生 英文

剧本 时间:2017-05-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有的朋友还不知剧本医生是一个什么的工作,下面的分析可能会帮助到朋友们了解

剧本医生 英文

  对剧本医生的解读

  Michael Hauge 迈克尔 “豪哥” 80年代初来到好莱坞,他身上除了梦想以外,和电影产业的一切,一毛钱关系没有。后来上了些课程之后,和很多好漂一样,他成为了一名“文学策划” -英文叫“reader" 就是读剧本的, 写小梗概,评价,推荐与否,属于好莱坞掏粪工级别的工作。豪哥来好莱坞之前这种工作从来没听到过:按剧本数量收费,经纪人制片人觉得你的贡献有用,就给你更多剧本让你读。于是堆成山一样的剧本从明星经纪,大制片人,到各种制片公司那里抛过来,豪哥才意识到,原来虽然搬上大荧幕的电影80%都是烂片,但是至少没有那些没能搬上荧幕的烂。 大多数人爱电影,梦想学习电影如何拍,剧本如何写的,理应通过看经典,看获奖,看票房冠军电影去学习;而豪哥是在粪坑一样的烂剧本漩涡中一坨一坨的扒。读者你可能会同情他,认为生活跟他开了个残忍的玩笑,那反而说明,你离电影产业还太远。因为豪哥了解,世界上居然有一个市场机制,造成了他堆满一屋的烂剧本的现实,这才是个产业存在的证据- 无数个像他一样的读剧本的,组成了一座高墙把拍不了电影的堵在外面,才能让制片公司生存下来。豪哥没有只去看那些成功的好电影,也把被拦在墙外的坏剧本看了个清清楚楚——烂剧本,到底都会犯哪些常见的错误。他很快成为了文学策划中的熟手,并被一个制片人雇佣成为全职的项目开发经理。豪哥要公司生存发展,就要从制片人角度(市场端)出发,明白一个剧本从不能拍,到能拍,究竟差在什么地方。我们总以为商业运作轻则把艺术家的创作磨去棱角,重则断肢砍头——豪哥并不否认好莱坞开发过程有时能搞坏了一个好作品,但是大多的剧本和编剧在未经商业视点的检验时,更是一身的毛病。比如,一个年轻的编剧会写“马克刚进入气泵间,因老化漏气,气泵间被一下炸飞,与基地分离,带着马克射向半空,落下砸在地面上。马克起身,听到了自己EVA服漏气了。”而一个师从Joss Whedon 的 Drew Goddard 这位历练过的编剧写了:

  内/外 空气泵间 - 日

  轰! 空气泵间撞向山坡。马克迎面拍到壁,面罩拍个粉碎。空气泵间空翻几周滚下小丘。马克像个滚筒洗衣机里的布娃娃一样上下翻腾。十五米才嘎然停下。

  急促呼吸,耳鸣。马克让自己不要昏迷,血从头上淌下来。妈的,搞什么?

  他侧躺着从空气泵窗看出去,基地建筑垮塌。粉碎了的设备零件铺满了他和基地之间的地面。

  丝丝丝。。。

  马克把血从眉毛上抹掉,翻身跪起来,把EVA服脱了,检查伤口。好歹他还活着。

  丝丝丝。。。

  这他吗什么声音。

  空气。

  空气泵间在漏气。

  “剧本医生”是一个什么工作?

  ----《火星救援》

  豪哥所著已经畅销二十多年的《写出卖得掉的剧本》(writing screenplays that sell) 强调的就是商业性,而他无论是和制片人,studio还是剧本编剧一起工作时,虽然职位和商业诉求不同,每一方都是渴求把纸上的内容的“愿景”变为现实。 豪哥从来都是商业的,目的就是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到这个由创作者产生的“愿景”。对于艺术片,低成本片, 这些影片的艺术价值,它们展现的创作者的独立思考,个人表达,从来就不与它们的商业性形成矛盾。

  “剧本医生”是一个什么工作?

  豪哥:

  “And I think a lot of times writers either forget that or wanna ignore that, they feel like thinking about commercial prospects is somehow selling out or is gonna diminish their project and so on, and I don’t believe that’s true at all... if you look at movies like Black Swan and True Grit and TheKids Are All Right and The King’s Speech – all of those movies in one way or another, well, they’re all personal visions on the part of the writer and the director, even King’s Speech I would argue even though it’s a very particular story with a particular vision of the writers first and then the filmmakers, and yet every one of those movies has been hugely profitable already. And so I think the idea that commercial potential and artistry are antithetical is erroneous. ”

  很多时候作家忘记了,或者努力回避商业的诉求,仿佛那是在妥协背叛,或者是会损害作品和项目,我完全不相信是这样。 如果你看看《黑天鹅》《大地惊雷》《孩子们都好》《国王演讲》这些影片从编剧,从导演的角度上看,都是极为个人的视野。甚至我会说《国王演讲》首先是表达了编剧的视野,然后才是其他制作者的,但是这部电影,还有刚才所有电影,都是商业上十分赚钱的。我觉得认为商业就一定和艺术对立,是大错。”

  豪哥做剧本医生不喜欢当年写剧本coverage那样的做法。他看剧本以后整理思路不久,就会约客户面谈,无论他是制片人还是作者,豪哥会查户口一样的问客户一堆“为什么要写这个拍这个”“你要通过这个说明什么?”, “你希望观众看完以后产生什么感受?” 来明白客户的“愿景”,从而明白之后讨论剧本中的任何一个场景,一句台词,都是要有目的的完成什么样的戏剧任务。

  豪哥也在麦基,西德菲尔德教过书的Sherwood Oaks College 把自己市场端的剧本之道传授给各地的编剧和小说作家。他成了包括Will Smith的制片公司 Overbrook 开发部,哥伦比亚电影,环球影业,索尼的御用教练和剧本医生(《我是传奇》,《全民超人汉考》,《功夫小子》)又在去年新出了《60秒卖掉你的故事》,帮助编剧和各大公司内部开发人员高效并且准确的进行Pitch提案。豪哥35年的好莱坞经历给他的不是一个从烂剧本当中扒出一条通往导演折叠椅的通天路,而是培养一双能看穿剧本腠理疾病的慧眼。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