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据》现代白毛女版的小品剧本

剧本 时间:2017-03-13 编辑:晓玲 手机版
【www.ruiwen.com - 剧本】

  有关写现代白毛女版的后续故事的《借据》小品剧本,下文就是相关内容,欢迎大家阅读与了解。

  人物:黄不仁(老板)

  杨爱劳(老板)

  白毛女(杨的秘书)

  黑玫瑰(黄的秘书)

  黄 (独白)我叫黄不仁,是黄世仁他儿!想我爹当年,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富豪啊。可惜好景不长久啊,我这个老幺儿硬是没沾到我爹一点光,一生下来就成为别人唾弃的对象,成为为富不仁的代名词。虽说靠我个人努力,我好孬也当上了一家公司的老总,但是,我可一点没有我爹当年的那种风光,现在是家产不多了,老婆跟别人飞了,情人们也一个一个地转向了,过去的好朋友现在也装不认识了,最可气的是,连我家喂的黄毛狗,见到我尾巴也不摆了。这不,眼看就快过年了,我拖欠工人们10万块钱的工资还没个着落,都怪那个云阳妇女熊德明,在温总理面前啥子说不得,非把拖欠工资的事情说出来,害得我是坐立不安,心头象猫抓一样难受,生怕法院哪天来强制追讨,唉,啷个办哟!

  黑(敲门)

  黄 哪个?

  黑 是我,黑玫瑰。

  黄 (不耐烦地)进来,进来。

  黑 (推门进)黄总,我刚才在清理公司帐务的时候,发现一张借条。

  黄 啥子借条哟?

  黑 好象是杨爱劳前年春节还债还不起求到你,在大世界饭桌上乘你喝麻了借的。

  黄 我啷个没得印象?

  黑 当时,你还不要借条,说啥子当年你老汉为钱把杨白劳女儿逼成了白毛女,你要操回耿直,扭转一下你们老黄家在世人面前的印象。还是我鼓到他写下的,不晓得有没得用哦?

  黄 (眼睛发亮,一跃而起)好好好,赶快找他的电话。

  黑 (找到电话)黄总,他的电话是9090980。

  黄 好,走,黑玫瑰,到万豪大酒店订个包房,约他出来吃饭。(二人挽着下台)

  杨 (慢慢溜达,挎着秘书上)在下杨爱劳,苦大仇深的杨白劳是我老汉。上学时老师说我上课不听讲,下课讲不停,上了班领导说我不干活光睡觉,其实他们哪里晓得嘛,我这个人,心眼好,路子宽!前几年把老婆踹了、工作辞了、自己办的熟食连锁店“杨当劳”红红火火,现在我是洋房住着、洋车开着、洋酒喝着,洋妞泡着,那小日子呀,简直不摆了。呵呵呵呵……

  白 哎呀,口罗嗦啥子嘛,走,陪我逛大都会(商场)。

  黄 (边走边打手机):9090980

  杨 (手机响,递给白)如果是催帐的,就说我没在。

  黄 杨总在吗?

  白 喂,我是杨总的秘书,你是哪个嘛?

  黄 我是黄不仁,我想见一下杨总。

  白 有预约吗?

  黄 哎呀,没得。

  白 没得啊,那可能不得行哟。

  黄 请你转告杨总,我爹黄世仁与杨总的爹是世交,我在万豪定了酒席,你看他能不能赏光啊?

  白 (转头向杨)有位黄先生要见您。

  杨 不见!

  白 黄先生说在万豪噢。

  杨 你听清楚没得,是万豪大酒店还是万豪隔壁那个“三拖一”火锅?

  白 黄先生,你是说在万豪还是在万豪隔壁那个“三拖一”?

  黄 你想得出来哟,象我们恁个有地位和身份的老板,啷个可能去吃那个地摊“三拖一”嘛。你给杨总说,是在万豪大酒店。

  白 (转向杨)他说是在万豪。

  杨 哦,万豪啊,那不妨见一下嘛!

  (餐厅内)

  黄 (见杨走近,赶忙站起来迎上)哎呀,杨总,好久不见,越来越帅了耶。

  杨 啊,你是……?

  黄 杨总,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黄不仁噻!

  杨 (似懂非懂地)黄不仁?哦……?!

  黄 (激动地)想起来了哈?

  杨 (摇头,轻描淡写地)没印象。

  黄 (差点跌倒)杨总您真会开玩笑。来,请坐,请坐。(二人坐下)

  黄 (随手掏出借据)杨总啊,我这次约您出来呢,主要是想跟您商量商量您还钱的事儿(把借据给杨看)

  杨 (推开黄的手)哎……你先别忙,来,让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秘书小白,我们都叫她白毛女。

  黄 (眼睛一亮,伸出手来,夸张地)哎哟哟,这么漂亮的秘书,杨总,你真是艳福不浅呢。白小姐,幸会,幸会,久仰,久仰!

  白 黄先生,我们杨总常提起您,说黄先生为人厚道,耿直得很呢。

  黄 哪里哪里……(目不转睛地盯着白,紧握白的手不放)

  杨 (不满地咳嗽)

  黄 (不好意思地干笑):哦,杨总,献丑了。坐坐坐。

  黄 (再次拿借据给杨看)杨总啊,您看看这借据,你看还钱的事……

  杨 这事嘛……,呵呵,小黄,哦,不,黄老板、黄先生、黄总啊,你看我现在也正处于困难时期,能不能商量商量?

  黄 杨老板呢,恁个久了,你也该还了噻。

  杨 (求情)黄老板,你就通融通融小杨我一回吧。

  黄 (生气地)小杨,你还有一点良心吗?恁个几年,你从不主动还钱,你是能痞就痞,能赖就赖。今天,你是还得起也得还,还不起也得还。

  杨 (一把鼻涕一把泪)黄大爷呀,我倾家荡产也还不了这么多钱呀,你就包涵包涵吧。我给您鞠躬啦。(跪下后转向白)你这死丫头,还不快过来给你黄爷爷磕头?

  白 (忙坐到黄凳子边上,慢慢靠拢黄献殷情、抛眉眼等,开始实施美人计)黄先生,你就通融通融一下嘛,10万块钱,对你来说是小意思啦。黄总,你就通融通融嘛……

  黄 小白嘛,还比较懂事……

  杨 (会意)黄总呀,我们小白还是不错的,就去当您秘书?

  黄 (打量白,点着头,不说话)

  白 (撒娇地)黄先生,你看我还行吗?

  黄 (自言自语)小白不错。

  白 (随手拿过黄手中借据看,突然发现签名不象杨字迹)黄总,钱是要还的,让我与杨老板商量一下吧。(拿着借据与杨走到一侧)

  黄 (自言自语)这个小白真不错,还主动要求还钱。

  白 杨老板,我发现这签名不象您的。

  杨 (看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我当时就留了一手,故意伪装写得歪歪斜斜的。好,好。(走到黄前面,态度180度大转弯)

  杨 我说黄总,哦,小黄呀,这借条是我签的吗?恁个歪歪斜斜的字,也是半个书法家老杨我写的吗?

  黄 (吃惊地拿过借条看)

  杨 (对着观众)想当年,他黄世仁鼓倒我爹按手印卖女,结果把我姐姐搞成了白毛女,现在又想把我搞成白毛男嗦,门都没得。

  黄 (发现签名确有问题,心虚地)杨老板,这白纸黑字还能有假吗?

  杨 啷个就不会有假?不是我签的就不是我签的,你能咋的?

  黄 (求情)杨老板,就看在您爸与我爸是世交的份上,您就还了嘛。

  杨 还?还个鬼!我不控告你诈骗就算便宜你的了。(恶狠狠的)

  黄 杨爷爷,马上就要过春节了,我现在是分文没得,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给你磕头了。(跪下,边哭边抹眼泪)

  杨 走,小白,别理他。

  白 (得意地)拜拜啦,黄先生。(二人下)

  黄 (无助地瘫坐在椅子上,唱)满天风雪一片白……

  黑 (拿着一张报纸上)黄总,你看今天的《重庆日报》没得?

  黄 (生气地)我哪还有心情看报纸哟,秘书就不会当,你看人家白小姐是啷个当的呀。

  黑 你看一下嘛,可能有点用哟。

  黄 (不屑一故地抓过报纸,读)重庆市司法局近日又批准了十余家司法鉴定机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市笔迹鉴定的水平已在全国领先,……啊!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走,黑玫瑰,搞鉴定去(下台)

  (舞台上杨与白正坐在办公室,亲热地打扑克)

  黄 (拿着一份鉴定书上)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有了这份鉴定书,这回看你杨爱劳怎么逃,怎么逃(哈哈大笑)。

  黄(敲门)

  杨 哎呀,哪个嘛,耽搁我干正事。小白,开门去。

  白 (开门)是你呀,杨总不在(准备关门)

  黄 我晓得,你在杨总就肯定在。(强行进去)

  黄 哟,杨老板潇洒嘛,别来无恙?

  杨 小黄你来干啥?我忙着呢。

  黄 杨老板啊,今天这钱,你一定是要还的!

  杨 还钱?门都没得。

  黄 杨老板,你看看这个是啥子?(将鉴定书递给杨)

  杨 (不屑一故地接过转手递给白)

  白 司法鉴定书?(紧张地打开)经与杨爱劳同期的签名样本字迹进行认真比较,发现该借据虽然存在明显伪装,但其笔迹特征是同一的,因此,借据为杨爱劳本人书写。

  (杨、白二人瘫坐在凳子上)

  黄 (得意地)杨老板,你看这钱……

  杨 黄老板,我认了,我认了。唉!只怪我当时没有伪装好。

  黄 你以为伪装得好就鉴定不出了?我告诉你,小杨,专家告诉我,只要是你本人签的,现代科学技术就一定能够去伪存真!

  杨 是,是,小白,填支票,还钱。

  黄 (面向观众)是司法鉴定维护了我的合法权益呀!在此,我给全体司法鉴定人鞠躬了。

  (谢幕)

本文已影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