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话剧剧本

剧本 时间:2015-04-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人 物:尤梦想、郝现实、小梦露、娜娜、女同事、部门主任、前台小姐、群众演员若干

  人物简介

  尤梦想:贫穷的外表,富有的内心,执著,有理想,曾经苦苦喜欢小梦露,却惨被抛弃,重新振作后,打开了自己的一片大地,并找到了真正的爱人。

  郝现实:说话门大,处处高人一等,见到女生就本能的打量,自以为是,苦苦追求娜娜,却与小梦露结婚。在经历生活的波折后,开始重新思考,审视自己。

  小梦露:擅长发嗲,撒娇,天使的面孔,鬼的身材,市的大脑。

  娜 娜:真正的独立女性,有思想,有能力,不愿成为男性的附属物,敢于为了自己的梦想拼搏,能够自己把的生活。

  第一幕

  地点:技校校园,路的两端,骄阳似火

  尤梦想:热坏了吧。

  小梦露:(拿出镜子)恩,这该死的天气,人家的防晒霜都烤化了。

  尤梦想心疼的表情

  尤梦想:不涂你也很漂亮。

  小梦露:那是,那你可又省下一份钱!

  尤梦想:那就再涂吧。

  小梦露:很贵的!涂完了,你有钱立刻给我买吗?

  尤梦想说不出话来

  小梦露:还不帮我撑着。(把伞给他)

  尤梦想:别生气,我请你去吃冷饮吧。(小心翼翼地呵护)

  小梦露:好吧,不过你什么时候请我去吃哈根达斯啊?

  尤梦想抱歉的笑。

  郝现实:今天我开车来的,这辆车真是棒极了。

  娜 娜:(心不在焉)哦。

  郝现实:你不是想评优秀毕业生么?我给我爸爸说,一个电话的事。

  娜 娜: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郝现实: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吧,他们都以为我们恋爱了。

  娜 娜:哪个他们?我认为我们不适合。

  郝现实:我对你不够好么?马上就要毕业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有我在,对你有多大好处。

  娜 娜:是因为你的爸爸吧,这不能成为我欣赏你的理由。

  相遇,灯光聚集在郝现实与尤梦想身上

  郝现实:嘿,梦想。

  尤梦想:哦,现实。

  郝现实:这是去哪?大热的天还出来,你不在宿舍啃书本啦?

  尤梦想:梦露要出走走,你呢?

  郝现实:带娜娜去兜风。(色迷迷地打量梦露),啧啧,你小子,呆头呆脑的,这就是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不错!

  尤梦想:……

  郝现实:哥们,今晚咱宿舍点名,还得替我瞒着,谢啦,我睡不惯那硬床!

  灯光聚焦小梦露与娜娜

  小梦露:哈喽,娜娜

  娜 娜:你好,(咬唇思考),都叫你梦露,不知道你真名?

  小梦露:嗨!我喜欢人家这么叫我!(对郝现实努嘴)那是你男友?

  娜 娜:(看看郝现实)不是。

  小梦露:别装了,知道你是好学生,矜持的很,不承认算了。不过你可真命好,好男人都围着你,那个郝现实家境好,出手阔绰,长的好,又风趣,真羡慕你啊!

  娜 娜:风趣?这倒没看出来。

  小梦露:(骄傲的)当然,什么样的男人我没见过,我的直觉是很灵的!

  娜 娜:说点别的吧,你和你男友怎么认识的?

  小梦露:从小帮我写作业呗,我就不爱写那玩意。我们是贫贱夫妻,没法跟你们比?

  娜 娜:我没有男朋友。

  尤梦想小梦露与娜娜郝现实再见

  尤梦想:咱们去哪吃?

  小梦露不吱声

  尤梦想:不高兴?

  小梦露不理

  尤梦想:怎么啦?

  小梦露:干嘛?烦死了。

  尤梦想等小梦露继续说

  小梦露:(生气)你名叫梦想,怎么却无法实现我的梦想,我想要漂亮的衣服、想要可口的食物、想要舒适的环境、想要美好的生活,可是连我冰激凌的梦想都无法实现,你再看看人家……(看尤梦想的难堪起来,变语气缓和),虽然面包有了,但是起司、慕司也很诱人,你好好努力吧。

  尤梦想:(受到鼓舞一般)恩!相信我,我们现在没有,但我会努力,将来什么都会有的!

  郝现实:说点什么?

  娜 娜:谢谢你送我回家。

  郝现实:就这些?

  娜 娜:我不愿成为你女朋友。

  郝现实:没劲!说点别的。

  娜 娜:我们现在都要把心放在学习上,知识才是……

  郝现实:停!哎呀,又是这一套,我看你在台上跳舞时可不这么唠叨。

  娜娜不做声。

  郝现实:(点了一支烟)

  娜 娜:你还是学生!

  郝现实:那怎么了,男人都抽烟!这叫有味道!你没发现我很帅?(自我欣赏)英俊多金的好青年,你去哪里找?

  娜 娜:男人都有思想,你有么?

  旁 白:毕业在即,这帮天真的少年将走出象牙塔,离开美丽的校园,对于外面的世界,他们即好奇,又无知,走出神圣的爱情童话,他们不知道自己将会遇见什么。(准备第二幕道具)

  第二幕

  毕业第二年,热闹的街区,志愿者服务区

  尤梦想:娜娜?

  娜 娜:尤梦想!

  尤梦想:公司这么小可是要遇见还真的挺难。

  娜 娜:是啊。正好两家单位联合组织活动,不然还真难遇着。

  尤梦想:没想到你那么与爱心。

  娜 娜:你不一样?(笑笑)帮助别人快乐自己。

  尤梦想:你还好么?

  娜 娜:挺好的。

  尤梦想:现实呢?你们不在一起?

  娜 娜:我们压根没在一起啊,倒是你,你和梦露呢?

  尤梦想:……

  娜 娜:不好意思。

  尤梦想:没关系。(看看时间)饿了吧,活动要结束了,收一起去那边(路边排挡)吃饭吧。

  娜 娜:恩,还真的有点饿了。

  尤梦想:走吧,相请不如偶遇。我请你。

  娜 娜:那谢谢啦!

  排挡

  娜娜坐在那里等候,落落大方。

  尤梦想有些疲惫,气色不佳,但强打精神。

  娜 娜:工作很辛苦吧。

  尤梦想:对啊,(与娜娜异口同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相视开怀。

  娜 娜:那还参加公益活动,不在家好好休息。

  尤梦想:帮助别人,也是一种放松,融入社会才更能认识到自己的价值。不是么?

  娜 娜:英雄所见略同。

  尤梦想:说说你吧,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娜 娜:我的故事?恐怕太乏味了,毕业后,我被分在电厂,一直到现在。

  尤梦想:郝现实对你挺好的,为什么和他分手?要求高?

  娜 娜:这与要求无关,是根本不合适。郝现实说如果跟他在一起,别说轻松的岗位等着我,就算不上班也不愁吃喝,我觉得很可笑。我是我自己的,怎么能成为他的一个装饰,当初,他追求我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感,我不能与一个把作秀当生活的人。没意思,不懂我的人,我不可能接受。你呢?

  尤梦想:一毕业,我们也分手了,呵呵,你知道的,跟其他人一样。我只是个井下工,不能满足她那么多要求,她走时很坚决,我挽留她,(喝了口茶),她说,她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她自己,既然我不能帮助她,就也别管她。我被甩了……(苦笑)。

  娜 娜:抱歉。

  尤梦想:没什么。

  娜 娜:现在怎么样呢?

  尤梦想:努力工作吧,分手后,我的时间一下子多了,就用学习填充自己,起初是打发时间,后来发现很有收获,就渐渐迷上了矿井技术。

  娜 娜:很好啊,你没有自暴自弃啊。就应该这样,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尤梦想:对,梦露的离开唤醒了我,我不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欺欺人,我必须要努力,用一个男人的样子!

  娜 娜:(站起来)好!(举起茶杯)来!干杯!为了自己!

  尤梦想:(也举起茶杯)干杯!为了生活!

  起身离开排挡

  娜 娜:今天很开心!

  尤梦想:我也是,谢谢你!

  娜 娜:那么……再见

  尤梦想:再见!(转身离开)

  娜 娜:尤梦想!(尤梦想回头,发现娜娜还在原地)

  娜 娜:(凄凉又倔强的笑脸)加油!

  尤梦想很感动,紧了拳头,眼中有泪,却对她笑。

  各奔东西。

  旁白:他们不知道,这轻轻一句再见,究竟是多久的时间,一天,一年,还是更久。世界太小,却也太大。他们都是孤独的行人,必须为了生活努力,要像天空的无脚鸟,一旦停下飞行,就要坠落在梦想之外。但此刻,这句再见,像一个美好的约定,已经足够温暖彼此。(第三幕道具)

  第三幕

  又过了两年。

  (尤梦想在中央,小梦露娜娜、张总与郝现实分别在四角)

  (灯光聚焦小梦露)

  小梦露陷入了沉思,托坐在桌子上,面对郝现实的猛烈追求,她的两股思想打起了架。

  理智(天使状):不能答应郝现实的求婚,他是花花公子。

  虚荣(鬼状):男人谁不好色,郝现实对你还不够好吗?

  理智:他第一次见你就色迷迷的,太不礼貌!

  虚荣:他说了,那是一见钟情!被你的美貌吸引,并且你不也对抛媚眼了嘛!

  理智:难道你真的喜欢他么?还是因为他满足了你的虚荣?

  虚荣:女生就应该美丽,就应该高贵,你的漂亮衣服与高档化妆品不都是他送给你的吗?

  理智:但是他那么庸俗,无知,不上进。

  虚荣:那是因为他不需要这些东西,你跟她在一起有谁敢不尊重你!

  理智:你不要被暂时的虚荣所蒙蔽啊,爱情的真谛是——

  虚荣:(打断)不要说那些没有用的了!难道每天累得灰头土脸,变成黄脸婆才是爱情吗?!

  理智:冲动是鬼,你这不是真正的爱情啊。

  虚荣:去你的真正的爱情!

  虚荣把理智按在地上暴

  (灯光聚焦尤梦想与小梦露)

  尤梦想在桌子上认真读书,他的身边到处堆满了各种技术书。

  电话铃响……

  尤梦想:喂,你好

  小梦露:(嗲)梦想,我是露露。

  尤梦想沉默。

  小梦露:我们还是朋友,对么?

  尤梦想:(坦然)恩,是的。

  小梦露:我要结婚了。

  尤梦想:恭喜。

  小梦露:你不想知道是谁?

  尤梦想:哦,是谁?

  小梦露:是郝现实,你知道有多巧?(激动地)我在KTV遇见了他,他变得更帅了,热烈的追求我,带我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并且答应爱我一生!(觉得失态,压低语气)你会参加婚礼么?

  尤梦想:祝贺你。

  小梦露:我希望你亲自来。

  尤梦想:我会考虑一下,再见。

  娜娜手机铃响。

  娜 娜:喂,你好

  郝现实:(大门)娜娜,我是现实。

  娜娜沉默。

  郝现实:别那么不待见我,我们还是朋友,对么?

  娜 娜:(坦然)恩,是的。

  郝现实:我要结婚了。

  娜 娜:恭喜。

  郝现实:你不想知道是谁?

  娜 娜:哦,是谁?

  郝现实:是小梦露,我在KTV遇见了她,请她吃顿饭,她就黏上我了,不过她比以前更有味道了,并且,她比你好此后多了,几件漂亮衣服,几次约会酒吧她搞定了,你说,同样是女人,你们的差异怎么那么大?(觉得失态,压低语气)家里催着结婚,你会来参加婚礼么?

  娜 娜:祝贺你。

  郝现实:我希望你亲自来。

  娜 娜:我会考虑一下,再见。

  郝现实又有电话

  (灯光聚焦张总与尤梦想)

  尤梦想:你好。

  张 总:梦想,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尤梦想:张总。

  张 总:这种机会可不多啊?咱们单位打算大力培养你!

  尤梦想:多谢张总,这次出去学习的机会能给我,我很高兴。

  张 总:你为了这次机会,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工作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这么多一起分到矿上的小伙子,你是最突出的。

  尤梦想:谢谢张总。

  张 总:小伙子,机会到了要回把握,你的能力很强,要好好努力。

  尤梦想:好的,我一定好好学技术,不负煤矿的厚望!

  张 总:好!小伙子,有志气!那就把名额上报了!

  尤梦想:谢谢张总。

  挂上电话

  突然,尤梦想想到了什么,他立刻又拨电话。

  (聚焦尤梦想与小梦露)

  小梦露:(嗲嗲滴)喂?

  尤梦想:我去。

  挂上电话。

  尤梦想陷入沉思,

  挂上电话,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把自己充满,又缓缓呼出。

  旁白:尤梦突然想到了娜娜,一定要去,一定要去!那次茶馆之别,怎么会忘记要一个号码?自己太蠢了。为了再次遇见娜娜,他参加了知道的所有聚会,这次婚礼,娜娜可能会去!他是有些害怕的,怕娜娜因为自己的胆怯,而没有等他,现在他

  要告诉她自己可以做的很好!哪怕有一点可能,自己都会全力以赴。(第四幕道具)

  第四幕

  婚礼现场,热闹

  尤梦想出现后,小梦露与郝现实示意,款款来到尤梦想面前。

  小梦露:(骄傲妩媚地)梦想,很高兴你能来!

  尤梦想:恭喜,你今天很漂亮。

  小梦露:谢谢。(忍不住炫耀)看看我的钻戒。

  尤梦想:哦,很漂亮。

  尤梦想四处张望,寻找娜娜,有点恍惚

  小梦露:不是漂亮,是大!(看见尤梦想,误会)梦想,别这样,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尤梦想:(觉得失礼)哦,那你多虑了,我是真心送上祝福。

  小梦露:谢谢你的祝福,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难过太久。

  尤梦想:不会的,不管怎样,看到你幸福我也开心。

  小梦露:(质疑地)你真的不伤心么?

  尤梦想:怎么会,我很开心!

  小梦露:(不悦)你变了!(生气)你难道对我没感觉了,肯定不爱我了!不然你不会不伤心的!

  尤梦想:不要那么孩子气了,你都要结婚了还说这些,好好地爱你老公吧。

  小梦露不放弃最后的虚荣。

  小梦露:(这故意大声转移话题)婚礼太热闹了!来了很多的单位领导,你的领导估计也来了吧,我都忙坏了。

  尤梦想:是啊。(继续寻找)

  小梦露:(又故作撒娇)不要看不见我,其实不是我不喜欢你,是现实对我太好了,他满足了我对男人所有的幻想,甚至我们蜜月旅行计划要出国呢!

  尤梦想:(敷衍)恭喜。

  小梦露:(讨厌被冷落)我去招呼客人了,没时间陪你,哼!

  小梦露甩手而去!

  郝现实小梦露离开,走过来

  郝现实:(一脸骄傲)不好意思,哥们!

  尤梦想:没什么。

  郝现实:你还在挖煤吧?哈哈,辛苦!

  尤梦想:恩,是很辛苦。

  郝现实:有事就吱声,我现在在机关混,能帮点小忙。

  尤梦想:现在就有一件。

  郝现实:哦?那么快?哈哈,看来你混的是不怎么样,说吧,什么事?

  尤梦想:你邀请娜娜了么?

  郝现实:(一脸疑惑)邀请了,(失望)她肯定不会来。你找她有事?

  尤梦想:没什么。有她的手机号么?

  郝现实似乎明白了什么。

  郝现实:删了!

  尤梦想:那你怎么通知的她?

  郝现实:(说教式的)我说,哥们,别想了,她就是一白天鹅,我都追不上,何况你这样一个(癞蛤蟆没说出口)——下井工!

  尤梦想:是么?我觉得她不是那种女孩。

  郝现实:怎么不是,她要求高的很,给什么她都不要,鬼才知道她想要什么,说不定是个同性恋!

  尤梦想:你不要胡言乱语了!

  郝现实:呦呦呦,还真当娜娜能看的上你,我说的是实话,就你这要啥没啥的,就更没戏了。

  尤梦想:你管好自己就成了。

  郝现实:我说的是实话,别以为我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算的。我见得女人多了,听我一句,没错!

  郝现实没有搭理他

  尤梦想没有心情观看婚礼,他转身离开,没找到娜娜,他很失望,决定离开,可就在饭店门口,他看见了娜娜!

  尤梦想:(快步过去)啊!娜娜!

  娜娜回头,掩不住的惊喜。

  尤梦想:手机号!

  娜娜笑了。

  旁白):尤梦想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但是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再次相见,他们已经那么熟悉,仿佛认识了很久。

  尤梦想:你还好么?

  娜 娜:(害羞)挺好的。

  尤梦想:怎么没有带你男友来?

  娜 娜:你想认识他?

  尤梦想:(有些失落)哦……

  娜 娜:可惜我还没有男朋友。

  尤梦想:真的?(开心)我要出去一段时间,我怕你——忘了我……

  娜 娜:(打断)不会的,

  尤梦想:(喜出望外)你相信我么?

  娜 娜点点头

  尤梦想与娜娜一起走在路上。(音乐响起,灯光变暗,只剩两人的背影)

  剧场两端,两束光分别照在男女主角身上

  尤梦想:(发信息,轻声)你怎么会来参加婚礼?

  娜 娜:(回复)因为可能遇见你。

  尤梦想将手机放在胸口笑了。

  娜娜将手机放在胸口:(内心独白)我相信,如果我爱你,你一定也会爱我,如果我在找你,你也一定在找我。

  旁白:娜娜没有跟尤梦想在一起,因为她还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但尤梦想很开心,因为他很踏实,哪怕只是一个号码,但他知道,只要拨通,就可以找到自己最牵挂的人,这就够了,至于其他,他可以等。(第五幕道具)

  第五幕

  单位里,同事对郝现实指指点点。

  郝现实:(醉)妈的!一群落井下石的东西,我爸刚退就敢这样!

  科 长:郝现实,我有事找你。

  办公室

  郝现实:科长。(大门,要去搭科长肩膀)

  科 长:郝现实,你看你什么样子!上班时间喝酒!

  郝现实:(厚脸皮笑嘻嘻,站不稳)

  郝现实:(拍桌子)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郝现实:(酒醒了一大半)科长,(辩解)不是,是几个朋友在一起喝个小酒,盛情难却啊。

  科 长:现实,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的工作能力有待提升!现在什么考核都很严格,咱们这个部门可不适合养老呵!

  郝现实:(声音小了)主任,我一定好好干。(内心独白)以前我爸爸在,哪有过工作能力这一说,哼!

  科 长:这个月的工作计划你写的是一塌糊涂!

  郝现实:(走神)(内心独白:以前我爸爸在位,你们算什么东西。见主任看着自己,赶紧回过神)我一定会反省这件事!

  科 长:现实,你怎么老走神啊?听说以前的科长找你谈话,三句不投机,你就吹胡子瞪眼。你现在这种状态能干好工作吗?

  郝现实:(暗骂:这种状态怎么啦!以前谁不怕我,让我三分)是我以前不成熟。

  科 长:别人都下一线,跟职工多交流,你别老在办公室聊QQ,有时间也出去走走,这方便你投入工作,这里有些资料你拿回去好好看看。

  郝现实回到办公桌。

  郝现实:叹气!(内心独白:以前自己呼风唤雨,谁都怕我三分,现在到底怎么回事呢?什么事都涌来了,真是倒霉透了)又叹气!

  胡乱着那些资料,郝现实无从下手,他真的没认真干过这种工作,把资料推落地上。

  门突然被推开

  郝现实吓一跳,一抬头是小梦露。

  小梦露:(撒娇)现实。

  郝现实:(有气无力)你怎么来了?

  小梦露:人家有事情找你了啦!

  郝现实:(不耐烦)又怎么了?

  小梦露:现在,人家在

  现在的单位呆够了,好无趣啊,整天对着电脑,辐射好严重,你没感觉到人家的皮肤都老化嘛。

  (说着不自觉地从包里掏出镜子照)

  郝现实:我看你都被辐射的脑残了!你那个工作还不够轻松?当初爸爸让你选,是你决定的。(从她手里夺过镜子)

  小梦露:(从兜里拿出镜子继续照)我那时候小嘛!不懂事,你再想想办法,有没有那种上一天休一月的部门啊?

  郝现实:(气不过,又夺过镜子)你干脆直接退休好啦!别给我添堵了,我烦着呢!

  小梦露:(拿出手机,当镜子照)人家不管,你快想想办法。

  郝现实:照什么照?黄脸婆!我到哪里去想办法,你整天不是看肥皂剧,就是跟那群妇女在一块东家长,西家短,不思进取!

  小梦露: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了?你不也好不到哪去!

  郝现实觉得头痛欲裂。

  郝现实:(看门口有人经过)别丢人现眼了,赶紧回家去!

  小梦露:(哭)骗子,都是骗人,骗人家感情,我要跟你离婚,呜呜。

  郝现实呆坐在桌子上,想不通,这人怎么变的那么快。

  旁 白:是别人变了么?不,是郝现实自己变了,因为习惯了傲慢放肆,把别人的笑容与恭维误以为是逢迎自己的花朵,却不知道自己不过是在权力脚下的一个小丑,借助于权力高大的影子,自以为很高大。可如今,影子消失了,逢迎的花朵自然随着影子而去,自己现出了卑微原形,却又不愿承认罢了。(第六幕道具)

  第六幕

  生产一线

  郝现实:妈的,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老子成皮球了,被几个部门踢来踢去。这次换了不少新领导,我趁他们不熟悉我的情况,赶紧表现表现,说不定能找个舒服差事。(叹气)现在工作不好做啊。

  郝现实刚走了两步就热得大汗淋淋,气喘吁吁。忽然,看见眼前一群人在维修设备。

  郝现实:(凑过去)呦呦!(嘲讽地)看看这是谁?

  尤梦想:现实,来啦。

  郝现实:你啥时候调到我们矿上的,我不知道呢?

  尤梦想:这不还没给您汇报么?

  郝现实:你看你的脸黑的,你那的煤挖光啦?又挖到我们这里来啦?

  尤梦想;这边的煤层虽然复杂,但是煤质很好。

  郝现实:你那些书可真没白读,又有什么用啊。

  尤梦想:挖煤怎么啦?

  郝现实:你说呢,这哪是人呆的地方。(撇着嘴打量尤梦想)

  尤梦想:但是咱这公司的效益不就是我们这些煤矿工人顶着么?

  郝现实:啧啧啧!觉悟还真高!

  尤梦想:我忙呢,你要是没事就会去吹空调。

  郝现实:哪能,天天坐的腰疼,我去那边坐坐。

  尤梦想又投身工作。

  一个工人过来,坐在他身边,郝现实厌恶地挪挪身子,离他远点。

  工 人:(小声地)那么多年了,不学无术,没有一点长进,现在没了靠山,看你张狂。(说完愤愤离开)

  郝现实不理他,继续坐在长凳上,吹起口哨,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他突然满足起来,想自己就算没了靠山,但在同学里混的也是不错的,至少比这个还在挖煤的尤梦想强。

  尤梦想看郝现实还在那里,就走过来。

  郝现实:忙完啦?

  尤梦想:还没,现在试运行,得等效果。

  郝现实:不懂,对了,你娶妇了没?

  尤梦想:恩。

  郝现实:你小子,不赖嘛,现在女孩那么势利,你怎么骗到手的?

  尤梦想:你怎么这么想?!有意思吗?

  郝现实:不是么?你这情况,肯定买不起房,哦,你娶的农村的妇。

  尤梦想:(生气)家里的妇怎么啦?据我所知你也是农村的妇生的。

  郝现实憋的脸通红。

  尤梦想:(语气缓和)是咱们的同学。

  郝现实:(不相信的表情)谁?

  尤梦想:娜娜。

  郝现实:不可能!娜娜愿意跟你个挖煤的?

  尤梦想:挖煤的,啦,好好干,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郝现实还是不敢相信(一脸可惜了的表情)。

  郝现实:(嘟)鲜花插在牛粪上!早几年嫁给我多好,非要跟挖煤的受苦。

  郝现实:(想到了重要的事情)对了,问你个事。

  尤梦想:说。

  郝现实:听说你们的队长是新来的?

  尤梦想:这事你能不知道?

  郝现实:我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上班了,一群过河拆桥的东西,都不搭理我,到哪去打听消息,你跟我说说。

  尤梦想:我只知道是新来的。

  郝现实:人样?

  尤梦想:你自己去问问呗。

  郝现实:你也狡猾了,跟我说说,我好对症下药?

  尤梦想:你想干啥?还下药?书不好好读,成语都不会用。

  郝现实:别扯没用的啦,快说,将来我跟他拉拉关系,说不定还能帮你调个轻松的活。

  这时一个工人走过来

  工 人:队长,试运行成功了!

  尤梦想:(站起来,高兴的说)太好了!

  郝现实大吃一惊,加上尤梦想突然站起来,正好跌坐在地上,一生“啊”。

热门文章
瑞文网 ruiwe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