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吴克群非自我而不为名人故事

故事 时间:2019-08-0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每个人都有很多的角色,在家是孝顺的儿子,在外是雷厉风行的老板,在女友面前可能是俯首帖耳的男佣。怎样才算了解自己?怎样才感觉踏实?只有在想不明白自己是谁时,才发明了定位,给自己找个框架,一个安全的窝,钻进去……”

  从《大顽家》到《将军令》,再到《老子说》,吴克群有种不拘泥某一种个性的脾气,在万变中依然保持不变的智慧。努力把这个率性纯粹的他落实在文字上,实在有点为难。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也许正像他自己所说:“当你什么都抓不住,什么都不曾了解过的时候,那已经是真实的了。”

  天马行空的音符,淋漓尽致的“自我”,还有说不清楚的种种,事无巨细,都被他珍惜并宝贵着。他说,不知生命的螺旋还要承载他多少的胡思乱想,任这些圈圈环环放任地转,自然地稠密,随意地延伸,在自由中享受不着涯际的快乐,这样的五线谱应该有的不仅仅是音符。

  吴克群,这个英俊阳光的青年为自己挚爱的音乐乐此不疲,还有笑脸一现时,可爱的板儿加虎牙让他纯真得看不出一点沧桑的痕迹。他环抱椅背,手撑下巴,睫毛黑浓,“电眼”微张,漂亮、深邃,略带忧郁……

  音乐:唱自己的歌,让听的人说去吧

  因为他的音乐太过率性而为,他的曲风太过多元丰富,难免一个不留神就踩进了别人的地盘。“模仿”、“抄袭”,这样刻薄的字眼儿对于一个走实力路线打天下的歌手,确实有些恶毒!吴克群回应:“音乐没有可比性。”的确,从不同的音乐个性来看,他说得在理。现今的吴克群今非昔比,其在江湖上的名声日益显赫,拥趸与日俱增,伶牙俐齿的他已经有相当的实力说:“唱自己的歌,让听的人说去吧!”

  面对追捧和非议,这个动过心脏手术的男人没有舌战群儒的叫嚣,转而将力气一股脑儿地投进了创作,他一直想用底气十足的音乐来证明:吴克群的音乐,非“自我”而不为!

  “音乐对我不只是喜爱,而且是需要!就像阳光、空气、水一般,它是我赖以维生的第四元素。”在吴克群清清楚楚的眼里,相信他说此话时不是作秀,也不是清高,他对音乐,就像叔本华对哲学一样,是用生命去热爱。

  “当你写了一首好歌,首先会全身发抖、冒冷汗,然后一直反复哼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和那首歌一样的孤单却又兴奋!”

  听他的歌,你会感觉到他的“自我”根本无迹可寻。

  “我知道将军说的话不一定对,我知道对或错,我自己能分辨,请你安静点!请你安静点!”你说他是《将军令》里鼻干虹霓、豪情万丈的狂生,似乎又不尽然。因为在《家的名字》里,他分明是个疲惫委屈需要疼爱的宝贝,听到他对家的呼唤,手握钥匙告诉自己,原来温暖还在。大男人、小男人,都是吴克群在现实生活里的种种角色,纯粹、丰富、天真、成熟,仿佛立体真实到可以让人靠近,而睁开眼时,才发现,当他真的做到坦诚到简单,反倒让人不曾清楚地看过。

  智慧:老子与天池的水

  崇尚黄老哲学的吴克群在豁然开朗的那一刻读懂了“魔自心生”,昔时心志品性尚在磨砺中的他还未脱去一脸的书卷气,对任何事情姑且摆出一副淡然一笑,或是处变不惊的高姿态,恐怕连他自己都觉得虚伪。可是,眼前的这个他真的不是以前的他,默然、含蓄、淡泊,在不抢白的嘴角、在不洞穿的眼睛,找不到曾经燃烧的痕迹,涅槃的过程全发生在心里。

  吴克群说他有过一次难忘的天池之行,之所以难忘是因为那样的美景不早不晚地出现在他迫切需要的时机。吴克群的眼里有天池幽幽的湖水,涟漪散尽剩下一川清凉的瀑布:“当我在那一片大瀑布前接受洗礼的时候,过往的一切喜怒哀乐都像投影机般清清楚楚地投射在脑海里,我突然叹了一口好大的气,也突然想通了好多事情。有哪些感触被我忽略了?又有哪些小事被我放大了?这一勺天池的水让我平静了,一切都有了一个好冰凉好爽快的答案!”

  在他毫无杂质的眼睛里,有他的释怀,有想想刚出道时没有人相信,音乐没有人听,独自抱着一把烂吉他坚持着。当被问到现在是否还珍惜着当初“无物一身轻”的幸福时,吴克群表情平静,回答时声音却快乐:“以前我很在意排名,一度险些迷失了,差一点以为做音乐是为了奖项,一种附加的光荣,差一点以为得奖感言才是音乐!真的,就差那么一点,我好感谢老天给我机会清醒,让我知道写一首歌写到全身发抖的感动才叫感动,唱一首歌让你们感动的光荣才叫光荣!”

  吴克群曾陷入“无为”的思索,吴生没有刻意煽情,可他却让人一次又一次跟着他感动,除了那些海阔天空的音乐,他还有着自己独到而极富文采的词汇,不做作、不掩饰,且颇含哲理:“人的生活没有规律可循,如果说你想过的东西我要是再想,就叫跟随、走别人的路子,那样的看法有些偏颇。我就做我自己的音乐,就算跟别人产生重合那也是无法避免的。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要是能说出来、写出来,那人人都成圣人了。这个世界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说得清楚吗?只能说胜者为王,但不能以此来分辨好坏对错。只有好听和不好听,音乐也不用分辨老子和孔子的区别。”

  爱情:多嘴的人,恋爱不会认真

  成人的恋爱发生在大学,而吴克群的初恋在初中就开始了,至于当下的爱情还未发生,也不知道能说点什么。他垂下睫毛,掩藏起自己的腼腆,闲扯别的话题搪塞自己的羞涩。其实,在他听到“爱情”这个词的时候,你就已在他躲闪不过的纯情眼神里找到了答案。

  吴克群忽闪着大眼睛,说:“我更喜欢现代一点、开放一点的女孩,但开放是有限度的,要会收敛。她应该漂亮,而且聪明。”

  “你觉得女孩太聪明是件好事吗?”不由问他。

  吴克群瞪大眼睛,疑云重重:“聪明有什么不好?”

  “你玩儿不转吧?”继续把问题投向他。

  吴克群得意地大笑:“不会啦!因为我比她还聪明啊!”

  他其实也有点“狡猾”,一问到实质问题就左躲右闪,把话题引向了他的新歌《男佣》。

  “煮饭烧菜你不懂,洗衣擦地的粗活全部都丢我来做。不管你站着坐着趴着我在你左右,如果你累了酸了瘫了我帮你按摩。我做你的男佣。”听着歌,对比着人,实在是想像不到这个一看就娇生惯养的男孩竟然能模范到这个地步!而吴克群对“大男人”自有看法:“适度地退让是种气魄,太大男子主义反倒狭隘。两个人在一起应该互相尊重,平等地对待对方。我教她打篮球,她为我煎鸡蛋。看她爱看的电影,听她爱听的音乐,不必很娘娘腔地学她指甲彩绘,但可以开始学着欣赏。学着用她的眼睛看世界,这样彼此之间的鸿沟才会越来越小。”

  有一种专门讲爱情故事的“纯爱电影”,吴生说他看过之后很有感触:“我们活在一个脑子动得比自己感觉还快的世界,仿佛能好好感动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眼睛越睁越大,泪腺却越缩越小,一直退化到不堪使用!赫然发现‘纯爱’是我们小时候老掉牙的童话,因为老掉牙,所以我们认为蠢。在这个男女关系迅速‘进步’的时代里,放纵好像是家常便饭,反而单纯的爱情成了稀世珍宝!于是‘纯爱电影’开始流行。其实我们最渴望的还是一份真挚的爱,一种能够牢牢握在手心的爱。”

  说到这里,有关吴克群的爱情还没有出现一个具体的女主人公,他总是用第一人称说着自己的音乐,用“我们”讲着现今的爱情故事,他的有所保留让一切的揣测都变成枉然。“多嘴的人,恋爱从不会认真。”这是吴生《明天过后》里的歌词,也许这正是他不轻谈爱情的原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