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尉迟恭杀马的名人故事

故事 时间:2019-08-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尉迟恭(585—658),字敬德,鲜卑族,朔州鄯阳(今山西平鲁区)人。中国唐朝名将,封鄂国公,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赠司徒兼并州都督,谥忠武,赐陪葬昭陵。尉迟恭纯朴忠厚,勇武善战,一身戎马倥偬,征战南北,驰骋疆场,屡立战功。玄武门之变助李世民夺取帝位。

  唐朝武德年间,江南水乡周墅镇上来了位威风凛凛的骁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王李世民的心腹大将尉迟恭。人们见了都很疑惑:据说,因为秦王屡立战功,使得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心生嫉恨,兄弟之间经常明争暗斗。可是,就在这纷争不断的时刻,秦王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得力助手赶到这个偏僻的小镇上呢?

  其实,李世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那天,他设宴犒劳众将,席间的座次都是按身份高低排列的。不料,军师徐茂公一时疏忽,竟将尉迟恭的位子排在了一位文官的后面,顿时惹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尉迟恭指着那个文官责问道:“你有什么功劳,竟敢坐在我的前边?”

  徐军师见状,赶紧上前相劝,哪知尉迟恭更是勃然大怒,挥起拳头,把徐茂公打得鼻青脸肿。这样目中无人,李世民再也坐不住了,指着尉迟恭痛心地骂道:“就算你功高如山,也不能如此鲁莽,今天不治一治你,恐怕来日你的铁拳就要打到我的身上了!”

  江南周墅小镇,地势低洼,沼泽遍布。面对这片水汪汪的荒地,尉迟恭变得束手无策。看着百姓们经常被水涝害得有地不能种、有家不能住的凄凉景象,他是心急如焚。秦王把自己贬到这里就是要为百姓造福,想当初在百万军中都能叱咤风云,难道今天连这一亩三分地都无法治理吗?

  尉迟恭不愧是条汉子,第二天,就带着手下的兵丁和百姓们一起大干了起来,霎时间,挖的挖填的填,一眼望去,煞是壮观。经过几个月的不停劳作,挖成了好几条河道,垦熟了一片片长满苇蒿的荒滩。百姓们在播种时都感激地说:“是老天爷给我们派来了救命菩萨啊!”

  望着眼前一片片绿油油的麦苗,尉迟恭的心里感到十分欣慰。这天,他和副将曲大海一起踏勘屯田青苗长势,忽然发现有好大一圩麦苗,被马儿糟蹋得不成样子。尉迟恭蹲下身去,抚摸着踩烂的麦叶,心痛得差点儿掉下泪来。这是百姓们的命根子,是谁这么心狠,要和这些无辜的幼苗过不去呢?谁知一连几个晚上,马儿都出来糟蹋麦苗,他即刻授命曲大海暗中追查,一旦查出元凶,就按军纪处罚。

  三天后,曲大海忐忑不安地来到尉迟恭跟前,附耳禀道:“将军,糟蹋麦苗的是……是‘千里追风’。”闻听此言,只惊得尉迟恭张口结舌,额角间顿时渗出了点点汗珠。

  千里追风可不是一般的战马,它浑身刷白无一根杂毛,三天不吃照样能日行千里。像这样的宝马,当时大唐的国土上只找得出两匹,另一匹就是远渡唐三藏去西天取经的白龙马。原本,千里追风是隋炀皇帝胯下的御马,隋朝灭亡时被汉将王世充的侄子王琬夺去了。李世民攻打洛阳时,王琬骑着千里追风杀到了阵前。李世民是个识马之人,当下就暗暗关照尉迟恭:今天,破不了洛阳城没关系,可千万不能放走这匹宝马良驹。交战时,为了不伤着马儿,尉迟恭总是缩手缩脚,一不留神,反被王琬一枪刺中了胳膊。坐在阵前观战的李世民惊得失声叫了起来,也许是宝马通人心,知道对面那人才是它真正的主子。于是,在王琬再次挺枪刺向尉迟恭时,它突然前蹄腾空,暴叫如雷,活生生将王琬摔到了马下。

  当尉迟恭将宝马交到李世民手里时,他欣喜得如获至宝。以后,不管上哪儿,他都是马不离身,要是遇上战事,更是一马当先。在战场上,千里追风曾多次背着主人冒死冲出重围,这使李世民更加爱不释手。后来,在讨伐刘黑闼的战斗中,为了营救李世民,尉迟恭催马连翻几座大山,竟然把自己的战马给活活累死了。看着尉迟恭抱着倒在血泊中的马儿痛心疾首的样子,李世民便忍痛割爱,将千里追风赠给了尉迟恭。

  李世民对尉迟恭说:“好马配良将,只有你骑这匹马儿才是最合适的!”其实,尉迟恭不知道,李世民赠马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以后不管他在哪儿,要是遇上危险,尉迟恭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他身边。

  果然,尉迟恭得了千里追风以后,那般文臣武将都对他另眼相看,就仿佛秦王又多了个贴身保镖似的。特别是太子和齐王恨得直咬牙,简直把他当成了肉中刺眼中钉,甚至还派刺客来暗杀他,要不是他事先就有防范,恐怕早就做了太子的刀下之鬼了。

  按照军中纪律,战马践踏秧苗,同样是犯了死罪,现在要杀千里追风,你叫尉迟恭如何下得了手?他问曲大海:“你怎么知道是千里追风干的?”

  曲大海说这几天他一直暗中留意着整个马群,结果发现,其它马儿都拴得好好的,只有千里追风单独关在圈内,不拴着。“昨天晚上,大约二更时分,我亲眼看见它一脚踢开栅栏,跑到麦田里疯狂地撒起野来…………”

  “放屁!”尉迟恭一把将曲大海拖到跟前,责问道,“曲大海,曲将军,我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为何要下此毒手,陷害我和千里追风?”这一问,可把曲大海吓坏了,他顿时脸色煞白,语无伦次地说:“将,将军,我对你一直忠心耿耿,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没等他把话说完,尉迟恭已命人将他押了下去。

  尉迟恭心里非常难过,他一直把曲大海当成自己的兄弟,可没想到这小子竟是个吃里八外的东西。自打马踩麦苗事发后,尉迟恭也多了个心眼,他知道军营里的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根本不可能半夜跑出来偷吃麦苗的。所以,那晚曲大海赶着千里追风出来吃庄稼的事儿,全被躲在暗处的尉迟恭看得一清二楚。看来徐军师的话儿真的没说错:人心隔肚皮,在军中遇事一定要多动动脑筋啊!

  几天后,在村口的土地庙前,人们围得水泄不通。尉迟恭高坐台前,望着场地上的千里追风,那两只铜铃似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血来。他缓缓走到马前,轻轻抚摩着,从脸上揉到背上,又从背上揉到腿上,心里难受极了,真的比拿刀割自己身上的肉还疼啊!

  这时,百姓们呼啦啦一片全跪下了,一位白发老翁双手抱拳道:“将军,请你饶了千里追风吧,它毕竟是头牲畜,人怎能跟它一般见识。再说,麦苗毁了,我们明年还可以种的。”

  多么善良的百姓,尉迟恭感慨万分,他也抱拳向人群深施一礼,高声说道:“大家的心意我领了,只怪我当初管教不严,不过,军中无戏言,我话已说出,哪里还有反悔之理!再说,今天我的马儿犯了过错就饶恕了,那么,要是明天别人的马儿也践踏了庄稼,该如何处置呢?”

  说话间,冷不防千里追风撒起野来,前蹄腾空,一脚把站在边上的曲大海踢得连滚几圈,随即,一股殷红的鲜血从曲大海嘴角流出…………尉迟恭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大手一挥,令牌已抛向半空。刽子手见状,钢刀飞舞,一起一落之间,斗大的马头便随风飘落,一股鲜红的马血直冲云霄…………

  消息传至京城,把李世民气得够戗,当天早朝,他就奏明父皇,要对尉迟恭严加惩处。哪知,他话没说完,边上就走出了太子和齐王,二人异口同声地禀道:不仅不能处罚尉迟恭,并且还要好好犒赏一番。因为尉迟恭这次完全是秉公执法,大义灭亲。至于那匹千里追风,确实死的有点可惜,为了安慰一下秦王,太子又建议,在周墅得西南方向,建一座白塔,以此来永远纪念千里追风。

  满朝文武都面面相觑,没想到,这回太子竟如此通情达理。在太子的催促下,建塔的工程很快动工了,为了鼓励军士们,太子和齐王亲临江南,监督施工。几个月后,一座雄伟的白塔便矗立在娄江岸畔。站在塔顶,既可以游览娄江两岸的秀丽风景,又能够观赏到周墅四乡的全貌。

  人们哪里知道,其实这都是太子使的诡计。太子和齐王早想除掉秦王,只是惧怕尉迟恭,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为了对付尉迟恭,他们也动了不少脑筋,先是送礼拉拢,而后又派刺客威胁,哪知这个黑脸鬼像块牛皮糖,是软硬不吃!

  就在他们束手无策的时候,尉迟恭自己却惹恼了李世民,这使他们万分得意,觉得是老天爷在暗中帮忙。生怕其中有诈,他们又不惜重金买通了曲大海…………可是,好景不长,曲大海一死,他们就失去了眼线,为了重新控制尉迟恭,才想到在娄江边上造座白塔。塔造好后,太子就派人藏在塔顶,日夜监督着尉迟恭的一举一动。最近,皇上的身体越来越差,有时甚至一连几天不能上朝,太子觉得除掉李世民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暗地里又派了不少高手躲进了白塔,因为太子知道,想杀李世民,首先得干掉尉迟恭,要不然,他们的日子也好过不了的。

  说来奇怪,自从建了白塔,好久没有发生的马踩庄稼事件竟然又出现了。村人都说,这次的事儿更绝,没人看到马匹,可庄稼却是一片狼藉。

  这下弄得人心惶惶了,尉迟恭赶紧奏明皇上。恰在这时,去印度取经的唐三藏回来了,皇上就命军师徐茂公和唐僧一起前来帮助尉迟恭。经过一番勘察,唐僧告诉尉迟恭,只因千里追风性子太烈,虽然杀了,魂魄却依然不肯离去。临走时,徐军师悄悄从袖中取出一幅图画,嘱咐尉迟恭:只要按照此图去挖潭布阵,马的魂魄一旦误入潭中,就再也无法出来了。

  周墅镇本来就是河连着河,潭对着潭,只需稍加修饰,图上的水阵便一目了然。尉迟恭仔细清点一下,不多不少,正好是八九七十二只水潭。水阵修好了,马的魂魄果然再也不敢来了。百姓们终于太平了,尉迟恭也轻松了,于是他每天头戴斗笠,手握渔竿,划一条小船,在河泊中游来荡去,静静垂钓。

  这些日子,村民们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白塔内的人越聚越多,虽然都是客商打扮,可一个个目露凶光,杀气腾腾,村民们无意中还看见他们的行李中暗藏着刀枪。有人悄悄告诉尉迟恭,他却似早有所料,不惊不慌,仍然每天划着船儿去潭中垂钓。这天,正钓得兴起,突然老天爷翻了脸,空中乌云翻滚,一阵阵怪风吹的芦苇丛中“嘘嘘”作响。

  就在尉迟恭准备收竿时,猛地发现芦苇丛中有无数只小船在悄无声息地向他划来,小船上是清一色的黑衣人。他放下渔竿,抽出双桨,两膀一用力,船儿就像箭打似的向前飞了出去。此刻,小船上的黑衣人也奋力划了起来,可是,他们连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却还是无法追上尉迟恭。黑衣人弄不明白,据他们了解,尉迟恭平时并不熟水性,可今天怎么能把船儿玩得像手中的玩具。

  尉迟恭回头看看,见黑衣人已被自己甩出老远,于是他故意放慢速度,引他们往水阵深处而来。大约兜了十几个圈子,估计那些黑衣人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尉迟恭才收起了双桨,坐在船上抽着旱烟。一袋烟的工夫,黑衣人的小船才一只只靠了上来,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刻,尉迟恭一下揭掉头上的斗笠,一阵狂笑,把所有的黑衣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原来眼前的钓鱼人根本不是尉迟恭,而是在土地庙前求尉迟恭不要杀马的白发老翁。

  黑衣人知道上当了,他们在白塔上苦苦盯了几个月,却一直在钻尉迟恭的圈套。顿时,一个个气得怪叫连连,从船舱内抽出家伙,奋力扑向白发老翁。但见白发老翁笑声不绝,双脚轻轻一点,一个鹞子翻身直插河心,眨眼之间便消失在茫茫的水色之中。望着这无边的水面,黑衣人都不敢往下跳,最后等了半天,只得灰溜溜地向原路退出。眼看天色已暗了下来,他们哪敢再多留片刻。然而,任凭他们如何使劲划桨,小船总是离不开这片水域。此刻,他们才猛然醒悟,这就是徐茂公设下的迷魂水阵,进了这个阵,再想出去恐怕比登天还难。

  事情传到京城,可急坏了太子和齐王,他们连夜召集死党,悄悄策划下一步计划。情况已到了十二万分的危急,如果再犹豫不决,等尉迟恭赶回来,恐怕就没有机会下手了。好在,现在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千里追风一死,尉迟恭就是想回来,最起码也得二至三天。经过一番周密的布置,一张无形的大网悄无声息地张开了。

  翌日清晨,李世民和徐茂公跟往常一样,早早向午朝门外走来。一路上,军师徐茂公总觉得气氛有点异样,周围似乎隐藏着一股杀气,就连两旁的军士也变得一个都不认识了。快要走进午朝门时,徐茂公突然拉住李世民拐进了边上的侧门。

  见事已败露,太子便不顾一切,带领人马在后边紧追不舍。就在秦王和徐茂公跑到玄武门门口,准备飞身上马的一刹那,齐王李元吉也带了一队人马从斜刺里杀了出来。齐王手持长矛,一下便顶住了李世民的咽喉。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听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那声音由远而近,像长了翅膀似的,很快就来到了眼前。兵士们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一支雕翎已不偏不倚将齐王射下马来,当追过来的太子看到这一幕时,直吓得丢盔卸甲,抱头鼠窜。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太子最为惧怕的尉迟恭和千里追风。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军师徐茂公早就看出太子心怀鬼胎,便和秦王商量,故意让尉迟恭当众演了一出醉打大臣的闹剧,才毫无破绽地将他“贬”到了江南。后来,在曲大海那里又证实了太子的险恶用心,尉迟恭就和徐茂公商量,先暗中将千里追风藏了起来。为了稳住太子,掩人耳目,他又在土地庙前导演了一出“杀马”。被杀掉的只是一匹普通的白马,那位被马踢得口吐鲜血的曲大海也是兵士假扮的。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当上了万岁爷,尉迟恭也被封为右武侯大将军。也许是国家太平了,不用再打仗了,自那以后,千里追风竟销声匿迹了。不过在周墅小镇上,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人们依然能听到,在广袤的田野里,经常会传来几声嘹亮的马啼声。有人说,这是千里追风来看他们了;也有人说,是百姓们思念千里追风,所以才时常会在梦中见到它……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