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悲情红牡丹的情感故事

故事 时间:2019-02-2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祁小茹美院本科一毕业,就和男友杨子朔一起来到了上海。安顿下来后,祁小茹和杨子朔就马不停蹄地背着作品去画廊推销,两人决心用自己的实力在这个城市站住脚,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可他们一连跑了十多天,不仅一幅画也没有卖出去,而且带来的生活费也一天比一天少,这可把两个人急坏了。

  这天,杨子朔带着一位衣着考究的中年男人回到了出租屋,一进门他就大声喊道:“小茹,你看我把谁请来了?”祁小茹赶忙从狭窄的厨房里跑出来。杨子朔介绍道:“小茹,这位是‘白石画坊’的王总王游之,快……快把我们的画拿出来给王总看看。”小茹一听,忙搬出自己所有的作品。

  王游之翻看着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半天才笑着说:“看你们初来乍到的,我才教你们。你们要想方设法参加画展,而且一定要获奖。不然,这画是卖不出去的。”突然,他打量了一番祁小茹,惋惜地说:“你身材不错,又有艺术气质,如果你愿意到我们公司做人体模特,我不但给你们举办个人画展,每小时还给你800元的报酬!”

  祁小茹一听“人体模特”四个字,脸顿时变得通红,她低声喝道:“我要当的是画家,而不是模特!您另请高明吧!”王游之并没有生气,反而笑道:“人体模特在我国已有很多年的历史,你不必这么惊恐……你不愿意不要紧,今后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按照这张报纸上的地址来找我……”

  祁小茹把他递过来的报纸使劲地摔在地上,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杨子朔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劝道:“我就是饿死,也不让你去当模特!不过,他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如果我们能参加画展又能获奖的话,以后还愁画卖不出去?先把他的地址留着吧,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呢!”他弯下身子去捡地上的报纸时,一则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原来“白石画坊”正在举办“时代女性”人体绘画大赛。杨子朔看后,惊喜地对祁小茹说:“我有办法了!”

  祁小茹眼含泪水,疑惑地问:“你不是想让我给你当模特吧?”杨子朔忙解释道:“每个画家都会为自己的爱人画一幅画,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了。你还记得上大学时的外号吗?那时你是那么喜欢红牡丹,长得又那么美丽脱俗,我一直叫你‘红牡丹’。如果我能为你作画,那它一定就叫‘红牡丹’。如果我们参加这次人体绘画大赛,那么我们既有获奖的机会,又能完成我的心愿,真算是一举两得!再说你是我女朋友,给我当模特有什么不可以?”

  祁小茹脑子里乱成了一团,虽说在艺术家眼中,“人体模特”是美与纯朴的代名词,可真要让她在聚光下把自己的身体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杨子朔苦苦哀求道:“为了我们的将来,也为了我的心愿,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吧!”看着杨子朔期盼的眼神,祁小茹心软了。她走进卧室,缓缓脱去自己的外衣,对着镜子把自己的身体看了一遍又一遍。她还是第一次这样仔细地欣赏自己,她感到自己比平时临摹的那些油画上的女人还要漂亮……可自己真这么做了,亲戚、朋友、同学们看到画上的她又会怎么想呢?

  祁小茹心里在艰难地挣扎,这时杨子朔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祁小茹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把门打开的,只记得当时自己的头发全披散了下来,把脸严严实实地遮住。她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烫,心里像揣着只兔子一样“怦怦”乱跳……

  经过杨子朔半个月的精心创作,一幅富有青春活力的油画《红牡丹》终于诞生了。它在“白石画坊”一展出,立刻引起了各方关注。王游之告诉杨子朔,《红牡丹》有可能获得此次比赛的大奖,他打算邀请祁小茹以“牡丹使者”的身份出席明天下午的颁奖典礼。另外,白石画坊会在近期为他们俩举办个人画展。杨子朔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要死,他连忙打电话向祁小茹报喜,可祁小茹听了他的话,一点也不兴奋,只让他赶快回家。

  原来,祁小茹最近常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总是询问她的病情怎样了。开始,祁小茹还以为是打错了电话,没太在意。没想到同样内容的电话接二连三地打来,这才引起了祁小茹的注意。

  杨子朔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一进门,他就激动地说:“小茹,我真该好好谢谢你!主办方说那幅《红牡丹》可能会获大奖!如果真的获奖,我们不但有十万元奖金,还可以举办个人画展呢!对了,刚才有个大牌画家要请你当模特,一幅画五千元!我还在考虑怎么答应他。”

  祁小茹听了他的话,显得异常冷淡。于是,杨子朔小心地问道:“怎么了?小茹。”

  此时,祁小茹的手机又响了,她刚听了一句就气得把手机关了。杨子朔忙问她:“谁打的电话?”

  祁小茹气愤地说:“和你一样无聊的人!杨子朔,你听好!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如果你再打我的主意,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你真想让我成为林语堂笔下的红牡丹,把我逼上绝路吗?”

  杨子朔笑着说:“你想哪儿去了?小茹,我获奖不是和你获奖一样吗?主办单位请你明天下午参加颁奖典礼,他们还给你准备了几套服装……”

  祁小茹不耐烦地说:“你自己去领奖不就行了吗?我去干什么呀!你没看我正忙着吗?从今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画展的事,颁奖典礼我绝不参加!”

  杨子朔苦苦哀求道:“小茹,你帮人帮到底好不?你要不去参加颁奖典礼,主办单位就会把这个大奖撤下!那我们不就白忙活了吗?小茹,算我求你了……”说着他差点儿跪下了。

  祁小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道:“好了,好了!我跟你去,但这是最后一次!”

  颁奖典礼在市博物馆隆重举行,三等奖、二等奖陆续颁发后,舞台上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随着悠扬的音乐响起,灯渐渐亮了起来,人们看到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祁小茹踏着碧水似的地毯轻盈地走了出来,她缓缓地脱去身上那件缀满牡丹的衣服,只着一件画着红牡丹图案的内衣在台上翩翩起舞。与此同时,大屏幕上出现了《红牡丹》的特写镜头。

  整个会场沸腾了。突然,人群里不知是谁突然冒出一句:“脱呀,怎么不脱了?”会场马上变得骚动起来,不少观众嚷着要“红牡丹”脱掉衣服,祁小茹吓得连衣服也没顾上捡,慌忙逃下舞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