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思想的本质是不安的故事

故事 时间:2018-08-3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就忘记出发的初衷。

  十年前,当陈虻问我如果做新闻关心什么时,我说关心新闻中的人——这一句话,把我推到今天。

  话很普通,只是一句常识,做起这份工作才发觉它何等不易。“人”常常被有意无意忽略,被无知和偏见遮蔽,被概念化,被模式化,这些思维,就埋在无意识之下。无意识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常常看不见他人,对自己也熟视无睹。

  要想“看见”,就要从蒙昧中睁开眼来。

  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因为蒙昧就是我自身,像石头一样成了心里的坝。

  《看见》这本书中,我没有刻意选择标志性事件,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在大量的新闻报道里,我只选择了留给我强烈生命印象的人,因为工作原因,我恰好与这些人相遇。他们是流淌的,从我心腹深处的石坝上漫溢出来,坚硬的成见和模式被一遍遍冲刷,摇摇欲坠,土崩瓦解。

  这种摇晃是危险的,但思想的本质就是不安。

  我试着尽可能诚实地写下这不断犯错、不断推翻、不断疑问、不断重建的事实和因果,一个国家由人构成,一个人也由无数他人构成,你想如何报道一个国家,就要学会如何报道自己。

  陈虻去世之后,我开始写这本书,但这本书并非为了追悼亡者——那不是他想要的。他说过,死亡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无意识,那才相当于死。他所期望的,是我能继续他曾做过的事——就像叶子从痛苦的蜷缩中要用力舒展一样,人也要从不假思索的蒙昧里挣脱,这才是活着。

  十年已至,如他所说,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