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当俘虏的皇帝故事

故事 时间:2018-08-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宋朝是我国历史上极为懦弱的一个朝代。靖康元年(公元1125年),宋与金(我国北部女真族)联合起来进攻辽国(我国北部契丹族),辽国被灭,就在同一年,金兵转过身来大举进攻北京。到了靖康二年已进逼东京(开封)。未钦宗怕得要死,罢免了奋起保卫东京的主战派李纲,造成了东京陷落。金兵借口要皇帝亲自去谈判,拘留了宋徽宗(赵佶)和他的儿子宋钦宗(赵桓),然后将他们当了俘虏。父子皇帝两个,一时都成了敌人的俘虏,这在我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

  且说金兵元帅粘没喝立了张邦昌为伪帝,改国号为楚,然后掳了徽、钦二帝,及金银财宝,一路北上,来到燕京,将二帝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听候发遣。但是,一待7天,连鬼也不来问一声。

  朱皇后身体屠弱,一路屈辱劳累,到了燕京竟一病不起,死了。几个看守士卒取来草席,春饼也似卷起朱皇后的尸体,拖出去草草掩埋了。

  可怜钦宗赵桓连自己这条命也难保,哪顾得了这许多?连出声哭一场都不敢,只好暗暗抹泪。

  第二天,一位官吏走进小屋,朗声说道:“官家有旨,令你们父子两个到安肃军居住,今天出发,不得有误。”

  于是士卒20人,带了父子皇帝两个,徒步上路了。

  这时正逢六月酷暑,在连绵起伏的沙漠地走,阵阵风来,细沙犹如晨雾一般,吹得天昏地黑,路上又无泉水解渴,一路上的辛苦可想而知。

  亏得为首的小头目阿计替还算善良,他见这两个过惯了优裕生活的贵人走路东倒西歪的样子,对同伴道:“三伏炎天,天气酷热,不值得赶死赶活,我们走慢些吧!”

  每当日头中天时,便挑个树荫坐下来歇歇脚,这才让他们缓过一口气来。

  这样早赶晚赶,好歹走了12天,才算到了安肃军城下。

  这时的二帝,逐日价风吹日晒,早变得又黑又瘦,形容枯槁,头上乱发蓬松,哪里还有半分皇帝的模样?

  进城来到官府,太上皇赵洁和太后站在庭院里,由少帝赵桓进去拜见当地首领。

  首领翻着一对白眼,道:“知道了,知道了,到囚室里去待罪吧。”

  于是又被送人小屋里住,每天由阿计替送些粗米饭咸菜汤为他们保命。

  徽钦二帝自春天到夏天,长长两个季节,里里外外的衣服也不曾换过一件,早已油垢污秽,生满了虱子,成日里从早到晚东搔西挠,苦不堪言。阿计替看不下去,就叫左右替他们洗一洗。那些士卒极不情愿,只是在水中将衣服浸湿了,胡乱搓揉几下,踩上几脚,叫他们自己去晾干了,再行穿上。

  有一天夜里,城里忽然火光冲天,喊杀声四起,吓得二帝一夜不曾合眼。

  原来安肃军的首领有两个,一个是契丹人,另一个是金人,两人一向势若水火。那个契丹人眼看有两现成皇帝在手头,只消杀了那个金人,就可以抢了二帝到西夏去。有了这两个人质在手里,宋朝准会拿钱拿地去赎。他们一心要把这两人抢到手。不料,这风声被金人得知,连夜举兵,将契丹人及他的亲信杀了个精光。

  事后,那个金人将赵桓叫了去,大骂一通,道:“你这个死皇帝,胆大包夭,竟敢与契丹人串通了来谋害我,同归西夏?现在这厮们已被我杀干净了。我且将这事去奏知大金皇帝,到时候再与你算帐!”

  赵桓道:“我被关在铁窗之内,你们又防范得严,怎么会去与他同谋?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知军大怒道:“你这个死囚,还要嘴硬。来人,与我鞭他10下!”

  左右军卒如狼似虎,举起鞭来劈头盖脑抽去,其中一鞭正落在赵桓的嘴上,直打得他满嘴鲜血淋漓,连牙齿也被打落了好几个。

  第二天,金主有诏,说:“赵氏父子,朝廷令他在安肃军好生将息,不料胆敢反叛,本该赐死,念其初犯,发配到灵州,听候处理。”

  赵桓没奈何,只好拜了两拜谢恩。

  殊不料那个知军还是不放过他,喝道:“娘的,你昨天想杀我,今天如何白白便宜了你?不让你知道个厉害,以后你又来老虎头上搔痒!”

  说着,他提起柳条鞭“叭叭”又抽了十几下,直抽得赵桓昏死在地,这才罢手。

  第二天,赵佶和赵桓父子又上路了。一路上有病的爹扶着有伤的儿子,你扶我,我搀你,狼狈之状,不必谈起。好不容易挣扎着来到灵州,被关在监狱里,内外有人把守,每天只送一顿饭拾命。

  谁知道!一件磨难才过,又来一件。隔了几天,灵州首领被他手下几个军官杀了。这几个军官来到二帝跟前,说道:“我们如今投西夏去了。宋朝已经由康王当上了皇帝,你们迟迟早早总有一个回去的日子,好自为之吧,看管你们的20几个人也被我们杀了。”

  说完,他们顾自己匆匆走了。

  二帝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生怕又被牵累,至于逃走,更休要提起。

  这样捱了三天,第四天,金国才有人来。那个阿计替先来见他们,说道:“我在死人堆里躲了两天两夜,这才留得这条性命。今天你们运气,来了救星了!”

  赵桓叹口气道:“我们还指望什么救星,能活下去已算不错了。”

  阿计替道:“你们不信,且跟我来!”说罢,就引了他们两人来到一间大屋子里,只见堂上高高坐着一个身穿紫衣的贵人。

  那人道:“你们可认识我?”

  少帝回答道:“面生得很。”

  贵人道:“我是四太子金兀术的伯父盖天大王。”

  说着又对左右道:“请夫人出见!”

  不一会,从后面走出一个美人来。少帝定睛细看,原来是他过去的妃子韦贤妃。韦贤妃见是少帝,羞得低着头站着一动不动。赵桓心里也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从此,亏了韦贤妃,盖天大王待他们好了许多,不但有了洗换衣服,连吃食上也好了不少。

  不过好景不长,没有多少日子,盖天大王带了韦贤妃走了,换了一个叫兀西哺途的来此作首领。他父亲从前打仗时吃过宋朝的亏,所以他很恨二帝,又将他们关在一间潮湿黑暗的小屋里。

  阿计替道:“二位官人且忍一忍,我要到燕京去20天,一定去找到韦夫人,想个办法。”

  这样又过了几天,有一个身穿褐色衣服的番人到囚所来传旨,说金主有令,让二帝及太后上面凉州听候处理。

  赵桓流着眼泪道:“咱们父子三个就死在这儿算了,还要上什么地方去呀?”

  番人也不听他的,横眉怒目地拖了他们就走。这样一路辛苦,一天要走五六十里。

  这时天已隆冬,二帝和太后满脚的血泡,走一步疼一步;加上渐渐进入沙漠地带,风沙扑面。太后体质赢弱,瘦得皮包骨头,看上去像个鬼似的,在风中摇摇晃晃,眼看就要倒的样子。押送的人怕死了不好交代,砍了几根树枝,做了3副担架抬着他们朝前走,一路上骂骂咧咧,自不必说。

  走了三四天,路上遇见大队人马。大队中有一个身穿绿衣服的人,模样儿像是汉人。他见二帝躺在担架上已是进气多出气少,就要军队暂停一停,叫部下取出清水干粮,还有几块羊肉,塞在二帝手中,附着他们耳朵说道:“臣本来也是汉人,被俘后只好归顺。臣听说金兀术南侵失利,陛下国中有韩世忠、岳飞、张浚、刘锜4员名将,不难中兴大业,愿陛下多多保重!”

  说着,告别了,上马而去。

  这样走了半个月以上,总算来到西凉州。这里十分荒凉,三人又被关在一间破屋子里。

  幸好几天后,阿计替又赶来了。见到阿计替,二帝如见了亲人一般,十分亲热,问他见韦夫人没有,回答说韦夫人不在,未曾见到。

  这以后,因有阿计替在,3人的日子也过得好一些。

  殊不知,这时南宋韩世忠等四将连打胜仗,金主怕二帝与他们互通消息,又将他们押送到五国城去。

  这次还是由阿计替同护卫几十人,引了二帝及太后步行而去。

  当时的太后油枯灯尽,捱了六七天,已是寸步难行,由少帝背了走出没多少路,一命呜呼了。

  士兵们用刀在路旁掘了个坑,将她和衣埋了。

  二帝伤心万分,嚎陶痛哭,以至徽宗的一只眼睛也哭瞎了。

  又走了两天,这才来到了五国城。五国城十分荒凉,全城一共才六七十户人家。

  他们被关在一间土屋里,屋里就一个土炕,一张小桌。每天也只送一盒饭给他们充饥。开始时,他们被管得较严,后来总算放他们出去走走了。

  但是这日子终究难过。赵佶心想,金主这样的暴虐,苦苦活着也真没意思,就背着人将衣服撕成布条,搓了一根布绳,挂在梁上投环自尽了。幸而被少帝发觉,急忙抱下救活,父子俩抱着痛哭了一场。

  此后,赵情又大病一场,几乎死去。

  这之后,他们又被押送到均州,一路艰辛,不必细说了。

  赵情得了呛咳病,加上一路劳累,一时气塞而死。时年宋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四月。

  宋钦宗更加可怜,他在位仅1年半,而被金人一关30多年,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才死于燕京。

  怯懦无能,听信奸佞,害苦了百姓,也害苦了自己。说到底,两个皇帝还是咎由自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