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一大学生被逼创业9天赔光7万元的故事

故事 时间:2018-08-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走出大学校门不到一年的西安大学生舒正义高调宣布开办公司,9天之后又高调宣布“破产”——这个不满23岁的大男孩在网络上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少人认为这是一场炒作,有人甚至发出这样的质问:“开公司不是过家家,你想开就开呀?”

  据记者了解,因为受骗上当,舒正义宣布“破产”的公司根本还未曾注册。

  开公司9天即宣布“破产”,舒正义说正在写遗书

  4月22日,西安某媒体以《8名大学生创业办公司西洽会上受到副省长肯定》为题报道说:23岁的大学生舒正义信心十足,他和其他7名大学生共同创办的公司正式亮相了。在刚刚结束的第12届西洽会上,舒正义带着公司代理的环保防水手电走上西洽会,给副省长等领导做了现场演示,得到了肯定,引来媒体记者的关注。

  几天之后,另一家媒体又报道:4月29日,舒正义一天没有吃饭,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跑学校、跑银行,但是没贷来款,“原因很简单,现在我没有房子、汽车做抵押,也没公司当担保”。困境中,舒正义作出决定,召开记者招待会让公司“破产”。

  激情满怀的大学生开公司仅仅9天就因资金短缺而宣布破产,5月5日,本报记者联系舒正义时,他激动地说:“你不要来了,我正在写遗书呢。”记者火速赶到舒正义租赁的位于西安市南郊兰泰花园的一套民房,面带稚嫩的舒正义激动地对记者说:“我响应国家政策,自主创业,为什么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政府却不帮我?我要从钟楼上跳下去,要唤醒大家对大学生创业体制上存在的问题的认识。”

  这套民房被布置成了办公室,客厅里摆放着会议桌椅,一间卧室挂上了经理室的门牌。西洽会上舒正义和副省长交谈的照片被放大,悬挂在客厅的墙上,开业时的10多个花篮还摆放在房间里,但花已凋零。

  找不到理想的工作,舒正义被“逼”创业

  舒正义去年从西安工程大学毕业。“我完全符合当代优秀大学生的标准,成绩优秀、实践能力强、为人处世也不错。”舒正义说,“原来我非常自信,但是工作几个月后,我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不到一年,舒正义换了好几份工作。刚开始他托了亲戚的关系,去某区政府机关谋职,“我中午就走了,因为他们让我从最基层做起,做城管,成天去赶小商小贩,我一个大学生,做不出这种事”。仍然是托了亲戚的关系,舒正义又去了一所高校做辅导员。但他只做了5天,“负责学生报名、军训,很无聊,我又太认真,一个学生没回来,我一晚上没睡着”。后来,他去了一家装修公司拉业务,酷暑中天天到小区门口去发传单。第三个月还没到,一起去的人都走光了,舒正义也想到了辞职,“每一天我都很迷惘,这里不属于我,但我属于哪里?”11月,舒正义又从装修公司辞职。此时,又一批大学生面临就业,竞争更加激烈。

  舒正义家在咸阳农村,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那段时间,他不敢回去,不敢给亲戚打电话,怕人家说“你一个大学生,还不如没上过学的”。“年前我认为我好像活不下去了,工作不顺心,又没有钱”。他在家过了一个有生以来最郁闷的春节。

  2月19日,他应女友的邀请去内蒙古做客,在火车上看到有人在销售一种不用电池的环保手电。舒正义如获至宝,回到西安后就跟厂家联系,希望代理这个产品。对方要到他的公司考察,他借了同学父亲的公司,被对方察觉后拒绝,在他再三恳求下,对方答应如果一次性进3万元的货,就授权他做陕西总代理。

  几乎与此同时,他应聘到西安一家著名的网络公司做网站设计,“从第八天起我就有了创业的想法。因为做这个太挣钱了。而且大公司有一个缺点,小单子看不上。有一家公司想做一个网站,公司太忙说不做。我就跟他说给3000元就给他做。”19天后,舒正义再次辞职,开始筹备自己创业。

  走出大学校门不到一年的西安大学生舒正义高调宣布开办公司,9天之后又高调宣布“破产”——这个不满23岁的大男孩在网络上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少人认为这是一场炒作,有人甚至发出这样的质问:“开公司不是过家家,你想开就开呀?”

  据记者了解,因为受骗上当,舒正义宣布“破产”的公司根本还未曾注册。

  开公司9天即宣布“破产”,舒正义说正在写遗书

  4月22日,西安某媒体以《8名大学生创业办公司西洽会上受到副省长肯定》为题报道说:23岁的大学生舒正义信心十足,他和其他7名大学生共同创办的公司正式亮相了。在刚刚结束的第12届西洽会上,舒正义带着公司代理的环保防水手电走上西洽会,给副省长等领导做了现场演示,得到了肯定,引来媒体记者的关注。

  几天之后,另一家媒体又报道:4月29日,舒正义一天没有吃饭,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跑学校、跑银行,但是没贷来款,“原因很简单,现在我没有房子、汽车做抵押,也没公司当担保”。困境中,舒正义作出决定,召开记者招待会让公司“破产”。

  激情满怀的大学生开公司仅仅9天就因资金短缺而宣布破产,5月5日,本报记者联系舒正义时,他激动地说:“你不要来了,我正在写遗书呢。”记者火速赶到舒正义租赁的位于西安市南郊兰泰花园的一套民房,面带稚嫩的舒正义激动地对记者说:“我响应国家政策,自主创业,为什么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政府却不帮我?我要从钟楼上跳下去,要唤醒大家对大学生创业体制上存在的问题的认识。”

  这套民房被布置成了办公室,客厅里摆放着会议桌椅,一间卧室挂上了经理室的门牌。西洽会上舒正义和副省长交谈的照片被放大,悬挂在客厅的墙上,开业时的10多个花篮还摆放在房间里,但花已凋零。

  找不到理想的工作,舒正义被“逼”创业

  舒正义去年从西安工程大学毕业。“我完全符合当代优秀大学生的标准,成绩优秀、实践能力强、为人处世也不错。”舒正义说,“原来我非常自信,但是工作几个月后,我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不到一年,舒正义换了好几份工作。刚开始他托了亲戚的关系,去某区政府机关谋职,“我中午就走了,因为他们让我从最基层做起,做城管,成天去赶小商小贩,我一个大学生,做不出这种事”。仍然是托了亲戚的关系,舒正义又去了一所高校做辅导员。但他只做了5天,“负责学生报名、军训,很无聊,我又太认真,一个学生没回来,我一晚上没睡着”。后来,他去了一家装修公司拉业务,酷暑中天天到小区门口去发传单。第三个月还没到,一起去的人都走光了,舒正义也想到了辞职,“每一天我都很迷惘,这里不属于我,但我属于哪里?”11月,舒正义又从装修公司辞职。此时,又一批大学生面临就业,竞争更加激烈。

  舒正义家在咸阳农村,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那段时间,他不敢回去,不敢给亲戚打电话,怕人家说“你一个大学生,还不如没上过学的”。“年前我认为我好像活不下去了,工作不顺心,又没有钱”。他在家过了一个有生以来最郁闷的春节。

  2月19日,他应女友的邀请去内蒙古做客,在火车上看到有人在销售一种不用电池的环保手电。舒正义如获至宝,回到西安后就跟厂家联系,希望代理这个产品。对方要到他的公司考察,他借了同学父亲的公司,被对方察觉后拒绝,在他再三恳求下,对方答应如果一次性进3万元的货,就授权他做陕西总代理。

  几乎与此同时,他应聘到西安一家著名的网络公司做网站设计,“从第八天起我就有了创业的想法。因为做这个太挣钱了。而且大公司有一个缺点,小单子看不上。有一家公司想做一个网站,公司太忙说不做。我就跟他说给3000元就给他做。”19天后,舒正义再次辞职,开始筹备自己创业。

  大学生该凭什么创业

  舒正义的状态始终牵动着西安工程大学郭可义老师的心。因为上学时曾创办垃圾回收公司的郭可义在西安高校颇有名气,他深知大学生创业的不容易。他说,舒正义在校时曾担任学生联合会副主席,是个不错的学生,但没想到他这么快创业,又这么快失败,他太年轻,太理想化了。“舒正义给我敲了一个警钟,如何加强学生正确就业、创业的教育。很多学生都很崇拜成功的企业家,但只看到了他们的成功,却看不到他们成功的背后付出的种种艰苦的努力。”郭可义用了很多时间来开导舒正义。

  舒正义的校友秦剑波是个小有成就的创业者,毕业前就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但公司至今只有4个人。他很支持大学生创业,但他认为积累很重要,除了积累资金,还要积累经验、心智和社会资源。虽然创业需要政策扶持,但大学生不能把创业中碰到的问题都归咎于体制问题,“你总要有个详细周全的计划书吧,总要有市场分析吧,什么都没有,银行凭什么要贷款给你?风险投资为什么要投给你?”

  留学法国、如今在美国微软担任高级经理的唐朝辉博士认为大学生创业不宜提倡:“大学生用什么来创业?现在很多行业都已经开始走规模化、品牌化经营的道路,由于现代物流的发展减少了流通的中间环节,很多领域从头做起已经很难了,除非你有非常好的创意,否则就别轻易去创业。”

  离开外企后的陈宏刚博士在创办公司5年后深知创业不易,他说他非常赞同唐朝辉博士的观点,大学生创业无论是在资金、心态还是人脉方面都还很欠缺。过度提倡大学生创业会适得其反,令大学生的心态更加浮躁。他认为,大学生需要鼓励更需要引导,对绝大多数大学生来说,毕业以后首先还是要就业,通过实践开阔眼界,锻炼心智,积累经验和资源,时机成熟后再创业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一片支持鼓励声,舒正义自信快乐开公司

  “他的提议得到了很多同学和朋友的支持,很快有人表示愿意和他合伙干,其中有的今年将大学毕业,有的还正在上大学。舒正义东拼西凑了4万多元,其他7人共拿出两万多元,8名大学生用7万多元租房、买设备,开始创办自己的公司,结合自己的特长,公司主营域名注册、网站建设开发等项目,并取得了一种环保防水手电陕西总代理的业务,开始了他们的尝试经营。”——这是西安当地一家媒体的报道。

  他说那段时间是他毕业以后最充实快乐的。从网络公司辞了职,白天做网站设计,晚上就去摆小摊卖环保手电,“我不可能永远摆小摊,我也想成就一番事业,我认为只要努力将来会好的。即使努力了不成功,我也无怨无悔”。

  在西洽会上,舒正义第一次用上了“陕西郑氏科技有限公司”这个牌子。碰巧陕西省副省长前来视察,舒正义抓住机会向副省长演示了这种环保手电,被当地一家媒体作为配图刊发。

  真正促使他注册公司,是因为陕西某市一个政府的网站项目要求招标,要求招标对象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上。做这个网站可以得到1.3万元,舒正义太想得到这个项目了,他去工商局咨询,出门时碰到有人在发宣传卡,说只要出1万元即可注册公司,想要注册多少资本都行。于是舒正义给了对方5000元,另外5000元约定注册成功以后再支付。几天以后对方的电话就打不通了,舒正义这才意识到遇到了骗子。

  开业9天用光7万元,舒正义说破产是必然

  舒正义办公司用的7万多元中,除了有1000多元是他自己的积蓄外,其余都是借的。他给记者看了一个笔记本,上面记着从今年3月以来借的每一笔钱。其中有不少还许以高利息,比如一笔2.5万元的款项许诺一个月以后要归还4万元。舒正义说,他现在之所以宣布“破产”,是因为借款人提前催款,而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借款人还搬走了他的传真机、打印机、笔记本电脑和手机,要他拿钱去赎。

  被逼债的舒正义跑到多家银行去贷款,但被拒绝,他认为这是体制的问题。创业失败,舒正义认为自己虽然也有问题,但“体制就没有问题吗?虽然国家鼓励大学生创业,但陕西却没有具体的措施”。他再次想到媒体,就像他宣布公司开张一样,他再次通知媒体说要宣布破产。他说他是想通过此举给政府施加压力,帮他解决资金问题。但只有一家媒体到场。

  7万元,9天就都用光了吗?舒正义认为他没有赔钱,只是钱都投入到公司了。租办公室时,“所有的朋友都反对,认为设计网站只要有台电脑就可以了”,但舒正义还是把它租了下来,并花了2000多元买了原房客的一些工艺品,又花了不少钱添置会议桌、办公桌以及二手的传真机、打印机等一大堆办公用品,“开公司就得有个公司的样子吧。我也到过很多公司,都很长时间了,还不如我公司气派呢。”当时还有当地一家知名度不高的媒体的记者鼓动舒正义做广告,仍然是所有的朋友都反对,但舒正义说:“觉得人家过来了,不好意思。我请他吃了肯德基,后来做了2000元的广告。”

  舒正义有时还是清醒的,网上很多骂他的评论,说他是炒作:“开公司不是过家家,你想开就开呀?”他说:“我觉得他们说得非常对,在万事不具备的情况下,我居然把公司开起来了,破产也是必然的。”他承认有炒作的成分,但没想到影响会这么大。

热门文章